深深占有(h)_他忍不住挺H

2021年11月1日08:10:58深深占有(h)_他忍不住挺H已关闭评论

        

长公主夏小蛮眼睁睁看着、自己捂了半个月、都捂出了味儿的宝贝,落入伊凛手中,整个人呆住了。

        

伊凛下起手来,快、准、狠、疾、辣,夏小蛮反应不来。

        

然后,

深深占有(h)_他忍不住挺H

        

她呆呆地看着少年脸上先是浮现出震惊,随后皱眉,再然后,少年抡着帝王玉玺咣咣往土里砸时,夏小蛮再也蚌埠住了,嚎啕大哭。

        

“呜呜呜……你欺负人。”

        

“呜呜呜……你把玉玺还我!”

        

“呜呜呜,我的头发……”

        

“呜呜呜呜呜……我让父皇爬起来鲨了你……”

        

哭到最后,夏小蛮语无伦次,连“父皇爬起来”这种话都说出口了。

        

伊凛此刻心情是复杂的。

        

复杂的原因,不是因为夏小蛮在哭。

        

而是……堂堂传奇级道具,就这么被这大庆长公主,捂怀里捂了半个月?

        

这可是传奇级道具啊!

        

伊凛在接触墨绿色玉玺时,眼前重新浮现出熟悉的属性。

        

让伊凛没想到的是,他苦苦寻找的“七把钥匙”,其中之一,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

        

稍作思索,伊凛将【人皇玺】丢回夏小蛮手中。

        

他刚才抡着【人皇玺】往土里砸,并不是藐视大庆皇族的意思,而是想试试这所谓的“传奇级”道具,有什么威能。

        

镇压江山……他脚下就是江山,可怎么镇不住呢?

        

看来,应该和传奇级道具的“限制”有关。

        

“人皇专属么。”

        

非人皇,无法发挥出传奇级道具的真正力量。

        

人皇玺失而复得,夏小蛮瞬间止住了哭声。

        

她狠狠瞪了伊凛一眼,小心翼翼将人皇玺重新包好,又一脸悲苦,从地上捡起散落的长发。

        

那是她的青春与觉悟啊。

        

你怎么敢说丢就丢?

        

这个时代的观念,并没有那么开放。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对他们而言,头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你说割掉一点点,就和剪个指甲差不多。可把头发全剃了,那就等同于断指截肢,实属大逆不道了。

        

寻常人家皆是这般思路,更何况帝王家族。

        

伊凛看着夏小蛮眼里嚼着泪,倔强地将地上的头发与人皇玺一同重新包好,莫名地觉得这个小姑娘颇为可怜。

        

他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站起身,为自己刚才的孟浪举动作出了合理的解释:“你瞧,自己没有实力,只想着依赖别人,你什么东西都把握不住。你贸贸然跑到镇南王的地盘求救,说不定还没说出要求,你被人卖了也不自知。”

        

夏小蛮瞪着伊凛,心里恨,却不知如何反驳。

        

“再说,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么?”伊凛毫不留情,句句诛心:“你口中说到镇南王,昔日也是有资格争夺皇位的大腕,你真当他到了南蛮之地做一个地方土皇帝,就能心怀感激了?别忘了当年南蛮是个什么鬼地方,气候炎热、遍地沼泽、庄稼不长、毒虫肆虐,假如我是镇南王,早在十三年前你爹死的时候,就撂担子造反了。啧,能忍到现在而不发作,这就挺狗的。”

        

经历这小插曲后,夏小蛮乖乖跟在伊凛身后,下山。

        

她除了不再提让伊凛带她回庆都一事,也不知真的是想通了,还是在赌气。

        

总之,下山的路上夏小蛮一言不发,难得安宁。

        

这就是调教的效果了。

        

伊凛暗暗得意。

        

虽然夏小蛮盯着自己背后的视线,有点扎背,但这问题不大。

        

走出东周群山,便是一片平原。

        

平原多是零星分布的渔村,此处居民,世代海边捕鱼为生。

        

吃不完的鱼,村民们会腌制成鱼干之类的,以及制出简陋的粗海盐,到东周山另一边的集市上,交换日常所需。

        

渔村人来人往,一个个晒得皮肤黝黑,可性子憨厚,伊凛与夏小蛮二位明显不是当地人的前来问路,他们都一一回答,并无耽搁。

        

在感慨民风淳朴的同时,伊凛快速辨别了方向,往海滨赶去。

        

大约还剩下四五天脚程时,伊凛花了点银子,在临近山边的渔村里,换了一匹马,二人同骑。

        

见伊凛只换了一匹马,而没有换两匹,夏小蛮噘噘嘴,心里不畅,但也不敢多言,乖乖坐在了马背后。

        

这个年代的马,除了战马,民用的马大多配不起马鞍,那可是高档货,寻常人家根本消费不起。而没有马鞍的马骑起来,那滋味谁骑谁知道,伊凛知道受不住,取了一件毛毯垫在屁股下,总算舒服不少。可坐在后面的夏小蛮却没那么舒服了,马每每走到颠簸处,她那瘦弱的身躯猛地被高高颠起,又重重落下,直痛得公主殿下呲牙咧嘴的,一上一下,好不难受。

        

可她也没发作,就这么忍了一路,就是不和天杀的林一说话。

        

我不说!

        

打死也不说!

        

夏小蛮实力上斗不过伊凛,可气节上总不能输了不是?

        

她显然和伊凛卯上了。

        

就这样,走走颠颠。

        

策马红尘,由东胜神州南部到东海之旅,最终只剩下伊凛与夏小蛮在走。

        

夏小蛮不主动说话,伊凛抖着缰绳,时不时会找点话题,算是解闷。

        

夏小蛮可没有伊凛那么大度、不计前嫌。

        

无论伊凛问什么,她都撇开头,除了暗暗叫疼之外,再不说二话。

        

屁股都快开花了她,哪有空回伊凛的屁话?

        

终于。

        

两天后,二人于马上颠颠晃晃,抵达海边。

        

远远望去,在一里外,有几座简陋平房随意坐落,乡间小道穿插其中。

        

伊凛骑在马上,忽地眉头一皱,于迎面而来的腥咸海风中,裹挟着一阵阵难闻的血腥味。

        

这血腥味别说是伊凛,连夏小蛮都闻到了。

        

她刚想出声提醒,可一想起自己和自己定下的“谁先和对方说话那就输了”的约定,顿时捂住嘴,板着脸,拍了拍伊凛肩膀,在对方回过头时又指了指自己鼻子,藉此动作提示伊凛小心。

        

伊凛笑了笑,没放在心上,继续前行。

        

距离渔村数百步时,伊凛远眺,发现一位风姿绰约的佳人,立于屋顶上,衣袍随风而动,素面如霜,杀气隐而不散。

        

在村道入口,一位白衣客,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张桌子,淡然品茶,逼格自来。

        

是剑南春和朝如霜啊。

        

伊凛伸了伸脖子,又缩了回来,本来闲了好些天手痒了,伊凛想碰点事,没想到是他们,顿时伊凛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伊凛其实在半路上便想到了,为何自从天剑门的人出现后,他们就再没有遭袭击,原来那群亡命之徒,都提前来到了东海之滨候着,守株待兔呢。而剑南春与朝如霜自然也料到了这件事,提前到终点先清理障碍了。

        

果然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啊,远没有古典小说里的桥段、一路遭追杀越打越多那么狗血。

        

剑南春先是看见伊凛,不见枯叶大师,不小心被茶水呛了一口。可当他看见伊凛身后的长公主时,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迎上前,趁着伊凛下马的功夫,追问:“怎么只剩下你了,枯叶大师呢?”

        

“他到东周山时,收了一个宝贝徒儿,先回大理寺了。”

        

“原来如此。”剑南春一听,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心里这才好受些。要不然大理寺的枯叶禅师因这事丢了性命,那岂不是算天剑门亏欠了佛门一个人情?

        

这人情可难还了。

        

“不错,不错,不错。”

        

剑南春拍着伊凛的肩膀,他现在知道伊凛是自学了“小本事”的,于是也不吝赞叹。

        

“嘿,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师兄。”

        

伊凛眯着眼睛看着剑南春,前面都说得很小声,最后伊凛刻意在“师兄”二字落下重音。

        

剑南春脖子一缩,下意识地往师妹站立的房顶上瞟了一眼,见对方压根不在意这边动静时,剑南春这才正了脸色,轻咳两声,掩饰尴尬:“一切随缘、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