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欲/肉肉纯文纯H

2021年10月28日09:29:46孽欲/肉肉纯文纯H已关闭评论

进去之后, 余蔚红带陶萄看了几个房间,很快陶萄就选定了拍摄的地点,两人一起布置好了拍摄的背景。这次余蔚红的感觉和之前的七言很像。

        

她从来没觉得拍摄是件这么简单的事儿。

        

好像在她反应过来之前, 拍摄就结束了。

孽欲/肉肉纯文纯H

        

“我就在这给你剪吧。”

        

陶萄在余蔚红的工作的房间,给电脑开了机,就直接现场剪了起来。

        

余蔚红有点忐忑地在一边看着。

        

然后她最大的感觉就是——剪片子远来这么轻松么?

        

陶萄看素材, 剪切素材, 跟画画一样行云流水。而她在电脑上看自己拍出来的画面, 是特别新奇的感觉。

        

手法、打光、布景和构局只是稍微变动了一点,但是拍出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陶萄好像有种特别的本事,能牢牢抓住了她脸部的特点, 然后通过拍摄和剪辑手法放大了她身上的独特的气质。

        

不是那种少女感十足的脸,她脸上骨感更多,因为动了手术, 所以有些地方还有一些疤痕。 

        

以前自己拍上妆之前的脸,为了真实,余蔚红没有加过任何滤镜,虽然网友们因此赞叹她诚实, 但并没有女孩愿意把自己脸上的伤疤□□裸揭开给人看的,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这种素颜的展示对余蔚红是不得已的,甚至让她想要逃离的。

        

她每次看到脸上的伤疤, 还是忍不住要压抑一会儿。

        

但是在陶萄拿着相机对着她的素颜拍摄的时候,她的目光很柔和。

        

“这个角度很美。”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余蔚红心里的层层树立起来的自我保护的壳仿佛轰然就倒塌了。

        

“真的吗?”

        

“嗯。”

        

她回忆起来, 只觉得那时素颜状态直面镜头的样子是从未有过的放松和自然。

        

而现在电脑画面里的这张脸,余蔚红看着, 感觉熟悉又陌生。

        

黑眼圈、斑点、伤疤也还是都在,但是她在笑,嘴角扬起来,好像对这一切毫无意识一般。

        

而这种坦然的笑,是有感染力的,笑起来的瞬间,她的气质便从压抑中脱离出来了。

        

她脸上的轮廓被光打的很好看,余蔚红觉得一定是陶萄的拍摄技术太精湛了,否则她怎么会从着短短的几秒钟放缓了的素颜状态的微笑,看出一种电影高清慢镜头般传递故事的意味呢?

        

看着陶萄低头剪片子的动作,余蔚红忽然意识到,有才华的人,简直让人一见倾心。

        

当然,她不是对陶萄有除了友情之外的别的想法,只是自然而然生出这种感慨来了。

        

*

        

【啊啊啊啊啊!又是葡萄呜呜呜!】

        

【好漂亮啊姐姐,这就是御姐的魅力吗!!】

        

【果然只有老婆的好朋友才能名正言顺地拿到徐记胭脂铺的推广吗】

        

【我有点慌啊,虽然拍的真的很绝,但是老婆能不会去做幕后吧?】

        

如同上次给七言拍摄剪辑的视频一样,余蔚红这条新的视频发出去之后,大获全胜。

        

骂余蔚红整容的声音都少了不少,她一条视频也直接冲上了b站美妆区的日排名第一。

        

和七言那种清新的调子不同,陶萄给余蔚红拍摄的镜头是带着点沉郁的写实色调的。

        

她没有刻意通过光线去掩饰余蔚红脸上的皮肤纹理。

        

然而当上完妆,眉眼深刻而卷发红唇的女人看向镜头的时候,人们心里涌现上来的感觉——是那种非虚幻的冲击。

        

真实而富有攻击性的漂亮。

        

陶萄没有出镜,然而在视频最后问了一句:“姐姐漂亮吗?”

        

声音软糯,又带着几分若即若离的淡漠。

        

继而她伸出一只白皙细腻的手,动作自然地帮余蔚红挽了一下鬓边的发。

        

镜头定格。

        

屏幕黑了。继而出现几个字。

        

【你就是神来之笔】

        

这一行大字的下方,慢慢浮现出了徐记胭脂铺的盖章红印。

        

【卧槽!】

        

【???】

        

【绝了,你就是神来之笔,我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表白失败了!】

        

【我不想多想的】

        

【呜呜呜呜女孩纸和女孩纸之间氛围感为什么可以这么绝啊】

        

【请姐姐自信起来,不要管他们的话,就算整容了,你笑起来真的很美啊!】

        

这个视频从内容到镜头再到灯光。

        

好像一点瑕疵也挑不出来。

        

徐记胭脂铺的产品,从奶白色的面脂,到烟紫色的眼粉,再到洋红色的口脂,在高清镜头下,依旧细腻得让人直呼夸张。

        

余蔚红收到了无数鼓励和夸奖她的评论和私信。原本她认为已经达到了上限的粉丝数如同忽然被打开了一个奇怪的开关似的,一下子就突破了平台期,直奔着百万粉丝去了。

        

原来视频怎么拍、怎么剪,这么重要。

        

而一个设计好的桥段,也能让观看者们惊声尖叫。

        

那最后伸出来的少女柔嫩的手,就好像是忽然打破了前面沉闷而现实的色调一般。

        

前后的对比极度强烈而让看的人伸出一种欲罢不能的奇妙感受。

        

余蔚红当天涨了很多粉丝。

        

而同样在这一天,徐记胭脂铺的销售量再创新高。

        

*

        

回去之后,陶萄如同之前一样,在小区门口买了几本书。

        

在家一呆就是好几天。

        

中途她帮七言修改了几次素材,七言似乎对剪辑和摄影也有兴趣了起来,自己自发地开始学一些相关的东西,余蔚红没过多久也来问陶萄自学摄影的方法了。

        

于是陶萄干脆建了一个群,群里就是七言和余蔚红还有她三个人。

        

平常陶萄在的时候,就会直接在群里解答他们的问题,她忙着没时间回消息的时候,七言和余蔚红便会互相讨论起拍摄的一些小技巧。

        

很巧的是,七言和余蔚红都属于那种化妆技术十分精湛的女生,除了摄影之外,两人也还有挺多的共同话题可聊,一来二去,她们也就熟悉了起来。

        

两人平常在群里什么都说,毕竟七言是专业化妆师,每次都会给余蔚红分享一些特别好用的东西。

        

陶萄看着她们的聊天感觉挺热闹的。

        

最近小樱找陶萄的次数也频繁了起来,似乎是知道陶萄闲下来了,一直问陶萄有没有时间打游戏。

        

陶萄想了想,自己确实有些时间没直播了,也没有太和粉丝们互动,不过对于打游戏这件事,陶萄现在没有太大的兴趣。

        

于是她拒绝了小樱的打游戏请求,道:【我会直播一段时间,不过我不打游戏】

        

陶萄:【我可能会继续搞自习室。】

        

陶萄:【你要是可以和我连麦也可以】

        

小樱愤怒的发来了几个点点。

        

小樱:【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