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壶喝尿h/疯狂的肥岳交换

2021年10月14日06:40:09尿壶喝尿h/疯狂的肥岳交换已关闭评论

没曾想,恶斗中,马云腾发觉自己竟然进入了一个战斗幻境空间。

        

而这里,竟然是梦境中的场景。

        

实在诡异至极!

尿壶喝尿h/疯狂的肥岳交换

        

因为视距五步之外,到处皆有滚动的球形巨石。那巨大的滚石,有的突然消失匿迹,有的则凭空凸现,有的单个滚动,有的三三两两结为小阵,有的傍生野草丛内偷袭而出,有的依靠乱石堆原地循环而动……虽然看上去只是简单的滚石阵,却也有百般莫测变化。

        

经过一段时间细心观察,马云腾发现那滚石阵似乎是在遵循某种规律,周而复始地滚动,只要小心避过,也是可以通过的。

        

由于漫天云雾飘渺,马云腾能探视的滚石阵范围极为有限,那前方不能看见的规律又是如何,这阵究竟有多远,都是马云腾心中担忧的。

        

马云腾扯碎了手中的一把杂草,随手一抛,清秀俊逸的脸庞被无尽的愤怒硬生生拉扯得扭曲狰狞,他对着云海竭力咆哮:“草!把老子穿过来玩真人版滚石阵游戏?咋不给老子扔本《凌波微步》?”虚空里似乎隐隐回旋着——凌——波——微——步的声音,仿若嘲笑马云腾似的。待暴怒平息,马云腾一屁股坐在杂草屑与碎石间,良久,无奈地起身,小心翼翼地踏入了滚石阵。

        

走了一会,马云腾心里嘀咕:这阵也没有什么特别玄妙之处,滚动的巨石密集,看似可怕,但巨石滚动的速度一致,都比较慢,前方滚来的巨石都是有时间也有空隙躲避的,关键是临时凭空凸现的滚石比较麻烦,也许你正躲避的那个空地,突然就刷出一个巨石将人压死,这突刷巨石的地方有规律可循么?貌似看不出与其它空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抬眼望去,前方不远处有一堆高约2米的乱石群,马云腾刚决定在那乱石遮挡之地小歇一会,眨眼功夫就发现两个大石球出其不意地突然刷出来,这着实让马云腾虚惊一番,若是早一步,就被巨石碾成肉酱了。他越发小心谨慎,以免陷入进退维谷之境。

        

就这样,马云腾时左时右,有时选择悬崖边缘之处,有时又移至中心地带,竟安然避过了所遇之滚石,来到了山崖另一端。他搞了几次深呼吸,慢慢平息了惊魂未定的心绪,目之所及,仍然是云雾缭绕,绝壁深渊,但见一形似龙头的巨石嶙峋于断崖之巅,上书“缈缥崖”几个遒劲大字,下方似乎还有几行小字,恍若有紫光隐现。马云腾不禁莞尔一笑,靠,为嘛不写“缥缈峰”?等会不会凭空蹦出个“灵鹫宫”吧。

        

马云腾细看那几行恍若有紫光隐现的小字,曰:

        

持剑向天断情仇,绝欲此崖愁未褪。

        

幽焰下斩炽泉水,靖方涌动晔敕归。

        

悬河若有清逸配,搅动乾坤添新辉。

        

待到玉衡七子聚,天殇地恸终不悔。

        

这诗似乎暗藏玄机啊,马云腾暗自思忖,如果没有出路,那滚石阵设立者纯粹是忽悠玩弄人?跑完滚石阵还是孤立于此绝崖之上?那字似乎是用剑刻上去的,但为什么有紫光隐现?用了什么染色炫彩之物?到底是什么人写在此地?此人书写之时心情似乎挺纠结啊。那“剑”是什么剑?“幽焰”、“炽泉”、“靖方”、“晔敕”、“悬河”、“清逸”、“玉衡”似乎意有所指,都是神马东东?“天殇地恸”是指一场浩劫吧,那“玉衡七子”莫非与北斗七星有什么关联?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瑶光为星。北斗七星,一天枢、二天璇、三天玑、四天权、五玉衡、六开阳、七摇光。此“玉衡”与那北斗七星之玉衡是一个意思吗?

        

马云腾将此诗一句句反复吟诵,直至烂熟于心,也没琢磨出什么特别之处,于是沿着龙形巨石把周围情况全都探查了好几个来回,还对那龙形巨石拳打脚踢推拉敲打一番,仍旧无果。不禁黯然地叹了口气,抬起左手又拍了拍龙形石犄角处,仍然不见任何异动,马云腾有些绝望了,他死死地盯着那几行诗句,眼神晦暗无光。忽然,脑海中灵光一现,他对着诗句大声念道:“断崖下方有乾坤!”

        

草他娘的,又爆了句口粗。

        

断崖下方肯定不会是这般破石乱草扎堆,当然别有天地,还用你说?老子也知道啊,老子要下得去啊!激愤之下,又拍了“龙头”一掌。他强迫自己一定要淡定,淡定……

        

不知过了多久,马云腾终于逐渐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顺着“龙头”往山崖下望去,一棵“青竹”突兀生于龙嘴之下约莫二尺处,细看却并不是真正的植物,那材质不是翡翠就是碧玉,晶莹剔透,他的心跳骤然加快,原先怎么就一直没发现呢?是眼拙还是起先被遮掩住?神马的都不管了。哈哈,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啊,天无绝人之路,老子也像那些“跳崖寻梦者”一样,将得莫大机缘觅绝世功法无上宝器咯,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哈哈……

        

马云腾用左手抓住巨石一角,右手则慢慢握住“青竹”,然后用力一扯,只见悬崖下约莫五尺之遥缓缓伸出一座矩形平台,他没有多想,不顾一切地纵身跃下,平台似乎是水晶所铸,中心地带刻有一些不规则的古怪的符号,他刚刚踏上怪符区域,只见一阵迷雾快速笼罩四周,眼睛再不能视见任何物体,一到紫光闪过,竟然换了一个场景,似乎来到了一个水晶宫般的所在。原来,那飘渺崖下的水晶平台居然是一个传送阵!

        

此处乃九层浮空云盾承托,祥云霭霭,紫雾腾腾,怪石嶙峋,流水涓涓,松竹含岚欲滴,藤木凌云擎天,隐然仙家气派。幽深之处有玉楼十二,玄室九层,右瑶池,左翠水,环以弱水九重,洪涛万丈。主楼最为恢弘,居于正中,通体玲珑剔透,宛若一整块的水晶雕筑,处处流光溢彩,六门八柱,中间两石柱为圆柱形,右柱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左柱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正门上方浮雕“紫微宫”三个楷字,两侧门额阴刻篆书“万年危峰奇石神灵首出,亿载上垣紫微泽润八方”。

        

紫微宫?紫微大帝住的地方?那不是天宫么?难道我被神奇地传送到天界来了?那个“青竹”传送阵很不一般呢,莫非是人间和天界的通道?难道我已经得道成仙了?以后就要常住天界了?当此神仙福地,马云腾不禁心神恍惚,缓缓踏入主厅,顿觉无比诡异。静,太安静了,似乎没有任何活物之声,没有神偶供奉,没有仙童仙女,也没有凤鸟啼神兽鸣。越想越觉得一种森然之气直扑五脏六腑,不觉毛骨悚然。转念一想,看这里绝非地府鬼蜮,乃是一洞天福地,有什么可怕的呢,想到这里,马云腾笑着自嘲了一番,继续稳步前行。

        

远远望去,那九龙座上似乎有一个狭长的匣子。马云腾快步登上紫光闪闪的台阶,走近细观,果然看见一个隐现紫光的古朴的匣子,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做,上面刻着北斗七星的图案,天枢为红,其他六星为白,他伸手掂了掂,很沉。

        

长匣并未上锁,马云腾一下就直接打开了。匣内是一把很沉的古朴的长剑,剑鞘上同样有紫光隐现,马云腾用力拔了许久才将那剑拔出,剑气凌冽如严冬的寒风扑面而来,马云腾小心翼翼地将剑身放到了九龙座上另一侧,那剑身如乌金般漆黑,上面刻着“天枢剑”三字,其上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篆体文字。

        

难道是剑诀?马云腾黯然苦笑,折腾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把破剑?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凡人,什么功夫底子都没有,拿这把破剑能干啥,这么重,我能扛多远?真是坑爹啊。还是先看看有没有可供充饥的东西,说不定还有什么仙果神水,那岂不是长生不死了?等等,我不是神仙了么,神仙都是不吃不喝的吧,我怎么还是觉得饥渴难耐呢?原来神仙也是要吃要喝的啊。

        

不一会功夫,马云腾果然觅到了不少果子,刚摘下,很新鲜,都是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玄光,农药化肥什么的应该是没有的,但有没有毒,吃了有没有特殊副作用,就不得而知了。不管了,先吃了再说,味道倒是脆爽清甜,腹内总算是填饱了,可还是有点不适的感觉,还是人间的饭菜好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

        

马云腾在那龙座上慵懒地躺下,待恢复了些许气力,信步四处闲逛,仍然不见任何人,也没发现任何动物。倒是在一间貌似卧室的所在,发现了七颗晶莹剔透的“石头”,也不知是何种材质,莫非是所谓的晶石?其中一颗散发着蓝紫淡光,呈立体五角星状,最为特别。其余六颗皆为弹珠般大小的球体,但是颜色各异,红,绿,蓝三色各两颗。

        

马云腾将七颗“晶石”全部收入自个囊中,继续往前探查。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一座典雅的楼阁之前,上书“嫏嬛”二字。是《天龙八部》里的琅嬛福地,还是天帝藏书的地方?马云腾又开始了一系列的狗血联想。里面果然书山书海,但马云腾却无动于衷,一本书都没打算翻动。难道他只能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看一辈子破书?他还是寻思着能不能弄点野味改善下伙食的大计,于是,匆匆走出了“嫏嬛”书阁。

        

“凉冷轻烟带杖藜,苍苍倒影斜阳夕。”寂静的曲径回廊之上,马云腾落寞的独自吟诵着,他所踏足之处仍不见一个活物,连野雀野兔都不见一只。琼楼玉宇,有毛用?真是高处不胜寒啊!

        

不过此处的空气着实新鲜,氧气似乎特别充足,肺腑尤为舒畅。

        

放眼望去,林木葱郁、怪石嵯峨,古藤悬吊、百卉溢香,清溪流泻,幽静空旷,比那世外桃源更胜一筹,更难得的是,还有为数众多变化多端的温泉遍布其中,不仅有普通的热泉、冷泉、甘泉、酸泉、苦泉,甚至还有不少状似机械泉,如气泡泉,波浪泉、漩涡泉、雨状喷淋泉、雾状喷淋泉……既有露天浴池,又有室内浴场,皆玄妙无比,隐现仙灵之气。

        

传说轩辕黄帝就是在沐浴温泉七七四十九日羽化升天的,轩辕黄帝在黄山温泉洗过澡,头发由白变黑,返老还童,黄帝极为高兴,便称黄山温泉为“灵泉”。从此,温泉闻名四海。面对氤氲花海之间,沁香四溢的诸多温泉,马云腾不禁心神荡漾,豁然开朗,暂时忘却了独自一人凄凉立于此处的种种愁绪,放开所有不良情绪,专心享受温泉之趣,“浸、淋、泳”反反复复搞了个全套。

        

他先在不同温度的池中反复浸泡,特别是在一座约莫40℃的温泉池中浸泡,感觉特别刺激,皮肤好像有千万支细针进行针灸治疗,舒服畅快之余,不由得忆起了他曾有幸泡过的那最为著名的素有“天下第一温泉”之称的陕西华清池。秦始皇、唐太宗、唐玄宗等杰出帝王,都曾与那华清池结下缘分。西周时,还没有“华清池”之名,名为“星辰汤”,幽王曾建有离宫,秦始皇又修筑离宫,引泉入室,起名“骊山汤”,汉武帝时再度扩建了离宫,唐太宗也营建了许多宫阁,如“汤泉宫”等,唐玄宗又大兴土木,就山势兴建行宫,改名为“华清宫”,规模更为宏伟、富丽,有二阁、四门、四楼、五汤、十殿。唐玄宗每年冬天携杨贵妃游宴、沐浴,诗人白居易曾在名诗《长恨歌》中赋:“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想到此,马云腾恍惚间似乎看见了一妩媚迷人闭月羞花的少女向他盈盈一笑,转瞬消失于薄雾中,他呆愣了许久,不知是产生了幻觉,还是做了一场短暂的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