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婢女(h)/染指之后po

2021年10月14日06:05:25书房婢女(h)/染指之后po已关闭评论

       

十三姨卧室里。

        

杨帆和十三姨聊完天下事后聊国事,聊完国事后便到了家事。

        

夜深人静,暖香吹月,一帘花碎。

书房婢女(h)/染指之后po

        

塌上之景,不足为外人道也。

        

除了房子里有窝,花园里,滚滚和大圣也有个狗窝。

        

今晚住花园“野营房”的滚滚,正闭目养神,忽然竖起耳朵,对一旁耷拉着大耳朵的大圣说道:“大姐,你听到什么了吗?”

        

大圣竖起耳朵,聆听半晌:“听到了。”

        

“刚才没听到呢。”滚滚疑惑。

        

大圣白了它一眼:“十三主人和渣男应该是忘了把窗关严实,要是关好,隔音效果很好,我们狗耳朵都听不到。十三主人现在应该是到了关键时刻,所以我们狗才能听得到,人是听不到的,那些傻铁疙瘩也听不到,它们全靠监控,不算什么本事。”

        

“对,我们狗狗才是最有本事的,真才实学。”滚滚很自豪,竖起耳朵,聆听半晌后松了口气:“终于清静了,总觉得渣男这是在虐待十三主人,而十三主人又很喜欢的样子,真搞不懂人类。”

        

“思考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对果果就是最好的报答。”大圣重新趴下来休息。

        

滚滚点头,惬意道:“住这里真好,跟在渣男老家山上一样,可以尽情的奔跑,一天不运动我就不得劲儿。”

        

夜晚巡视花园路过的三宝鄙夷地看了滚滚一眼,不是运动就是睡觉,这样的狗生有什么意思?

        

像它这样的猫咪,活着才有意义。

        

野外的老鼠和蛇等动物不怎么怕铁疙瘩们,但很怕它。

        

它每天巡视花园,赶跑想进花园安家或找吃的蛇鼠,给主人一家安逸的生活环境,活着很有意义。

        

主人房里,杨帆从舒舒服服的塌上下来。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看着软绵绵躺床上的十三姨,杨帆长吁短叹,典型的贤者行为。

        

听在耳里,十三姨脸上露出一丝娇羞。

        

她听得懂这四句话的意思。

        

说的是尽管年轻的女子非常美丽,但是对于不知节制的人来说,就是一把利剑。

        

虽然不见杀头的情景,但是绝色美女会把一个男人摧毁,就像把骨头里的骨髓榨干一样。

        

这首诗是要告诫人们,不要沉迷于美色不能自拔,更不能纵情声色而伤神,不然后悔莫及。

        

一番感慨后,杨帆去浴室冲凉。

        

十三姨没下床,等杨帆走了一会儿,她才拉过空调被,盖住身子,然后沉沉睡去。

        

每次运动完,她都很累。

        

有时会起来,先冲完凉再睡。

        

有时,像现在这样,她只想睡一觉再说。

        

这样的睡眠质量,简直不能再好,以致近来十三姨好像年轻了好几岁,肤色都比以前好了不少。

        

第二天,杨帆出差,趁着季节,继续拍摄《舌尖上的旅行》。

        

出差的第三天,杨帆就发现,限电令开始下达。

        

燕京老太太跟十三通话,说很久没见果果了,想从京城回山城一趟。

        

十三姨没有拒绝,同意让老太太回来看果果。

        

于是,这个通话结束后的第二天,两辆神秘的轿车驶进十三乡。

        

“老太太,你好啊,好久不见!”果果站在房子门前的台阶上,看着从停在小广场上的车子里走下来的文老太太。

        

老太太的头发染过,但没染全,所以是半白状态。

        

如果不染的话,就是一头银发。

        

果果旁边,是一脸清冷的十三。

        

不管是跟老太太,还是跟父母,十三一直这种表情,有距离感,无法释怀。

        

“小宝贝,想太奶奶了没?”老太太习惯了十三的态度,笑着朝台阶上的果果走去。

        

虽然岁数有点大了,但老太太的身板依然很直,没有风烛残年的感觉。

        

因为不是公干,她的穿衣打扮比较随意,但仔细看,跟普通的老太太还是有区别的,穿搭很讲究。

        

她证明了,垂垂暮年,白发苍苍的老人,依旧可以凭借精致的穿搭,追求外在的精致形象,以及内在的审美品味,活出优雅,活出美丽。

        

“想了,不过你要是不空手来的话,我会更想你。”果果左右张望,似乎想看看两手空空的文老太太身后有没有藏东西。

        

老太太笑了笑,停下来。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女子,双手上满满提着好几个袋子,一看就知道有好吃的。

        

果果连忙跑下台阶。

        

台阶下的老太太则赶紧张开双臂。

        

然而,果果不出十三姨的意料,直接跑过老太太身边,朝中年女子跑去。

        

老太太愣了一下,随即释然,回头看着跑向中年女子的小姑娘,笑而不语。

        

不一会儿,老太太跟十三和果果进屋。

        

“小帆什么时候下班回来?”敞亮的大客厅里,刚坐下来,老太太就询问十三。

        

十三心里冷哼,嘴上说着想来看果果,其实是想来见见她的小帆。

        

“小帆出差了,可能得再过两天才能回来。”十三姨不动声色说道。

        

老太太一愣,出差了?

        

半晌,她还是忍不住想跟十三确认一下:“真的出差了?”

        

十三姨面色一冷:“你觉得我会因为你来了而让小帆出去住酒店,受这委屈吗?”

        

老太太一脸歉意道:“十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

        

十三姨没搭话。

        

老太太看了一眼在不远处茶台上跟中年女子拆礼物的果果,说道:“刘菲远程东欧的事,你知道的吧?”

        

十三姨也看着那边一脸高兴拆礼物的果果,回答道:“听芊芊说过。”

        

“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刘菲满载而归?”老太太问道。

        

十三姨转过头来:“我为什么要知道?”

        

孙女这态度,老太太也不生气,说道:“芊芊妈敢去东欧,是因为她请教了小帆。”

        

十三姨神色微动,这事,柳妈没跟她说过,甚至杨帆也没跟她提起。

        

想想十三觉得很正常,因为这对杨帆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杨帆也曾跟文妈畅聊过,文妈说受益匪浅。

        

但妈妈有没有运用到实际中,十三并不清楚,她不关心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