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合集阅读/摄政王×皇帝

2021年10月13日08:31:00翁熄合集阅读/摄政王×皇帝已关闭评论

      

“你没有死,我怎么会死?沙彤,我们要跨越瀚海而去,前往聚核星,你放行不放行?”

        

沙彤摇了摇头:“我没有资格放行,除非你击败我们。”

        

“瀚海星星主何在?”北烈阳问道。

翁熄合集阅读/摄政王×皇帝

        

沙彤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我就是瀚海星星主,有话你只管跟我讲。”

        

话音未落,两个截然不同的笑声响起。

        

“沙彤,你闭关多年,我以为你会变得谦虚谨慎,如今看来,还是那样狂妄自大。你想做瀚海星主,问过我佘狂没有?”一个粗豪的声音率先传来。

        

另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佘大哥说得对,沙彤,你若嫁给我青罗,我便认你为瀚海星星主。”

        

沙彤面若冰霜,冷笑一声:“我闭关之前,你们已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敢在我的面前大放厥词,难道投靠了星路联盟?”

        

佘狂哈哈大笑:“有高人指点我,修炼之道,不再闭关自修,而是要在战斗中感悟突破,你连小小的北烈阳都战不过,还想与我们兄弟二人争锋?”

        

沙彤陷入沉思,这番话蕴含着大道理。可惜在瀚海星上,星路联盟不能轻易去惹,她和佘狂、青罗三人打来打去,对修炼之道有什么益处? 

        

北烈阳轻喝一声:“我要跨越瀚海星而去,你们三人有何话讲?”

        

青罗看向北烈阳,脸上露出一股狂热:“佘大哥、沙彤,眼前地渊这小子狂妄无比,不如向将他击杀,我们再论其余。”

        

“要杀你杀,别拖着我。烈阳道友,我狂蛇会愿意放你离开瀚海星,不过,你认识离开瀚海星的路吗?”

        

北烈阳一愣:“你们不知道离开瀚海星的路?”

        

佘狂长叹一声:“我们若找的到路,谁愿意留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沙漠里?沙彤的瀚海沙盗,不过杀几个误入瀚海星的修士罢了。我的狂蛇会,闲得无聊,只能去沙漠深处捕蛇。至于仙掌宗,只能砍伐那些古怪的仙人掌度日。”

        

北烈阳忍不住开口:“去问星路联盟不就好了?他们自然知道离开瀚海星的路。”

        

沙彤冷笑一声:“那两个胆小鬼,怎么敢去惹星路联盟?他们就差去跪求罗龙收留了。”

        

“罗龙?此人和罗虎是兄弟?”北烈阳追问起来。

        

沙彤摇了摇头:“星路联盟的十三名核心首领都姓罗,至于他们是不是兄弟,无人可知。”

        

北烈阳微微一笑:“罗虎的分身陨落在我手中,我与星路联盟是敌非友,你们眼前有两条路,一是随我前往星路联盟,追问出离开瀚海星的路,二是与星路联盟一起与我为敌。”

        

沙彤毫不犹豫回答:“你杀我们那么多兄弟,你我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没有回旋的余地。”

        

北烈阳爆喝一声,悍然出手,沙彤尖叫起来:“青罗,助我杀了北烈阳,我便嫁给你。”

        

青罗面带冷笑,纹丝不动:“沙彤,此战你若能不死,我便带着彩礼和媒人登门娶你。”

        

北烈阳一枪刺出,一道巨大的鸿沟出现在他和沙彤之间。经过了天光之水的磨炼,北烈阳再次脱胎换骨,力量变大了一倍有余。

        

杀气凌人,佘狂、青罗大吃一惊,北烈阳竟然如此厉害,真的能将沙彤逼入绝境。巨大的漩涡出现在北烈阳头顶,隔开了旁人诧异的目光。

        

佘狂、青罗眼前忽然出现一轮大日,大日光芒耀眼,偏偏在其中有一块明显的黑斑。仔细看时,黑斑里古树参天,竟是一片森林。

        

“裂天枪”,北烈阳霸气的吼叫传来,随即便是沙彤的惨叫声。瀚海沙盗围拢过来,纷纷向战场冲去。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在大漠上。佘狂、青罗对望一眼,见到的是对方惊骇的神色。

        

“烈阳道友手下留情,沙彤根脚极深,不能陨落在瀚海星。”大漩涡随即散去,北烈阳的枪尖从沙彤肩头刺入,将她挑在半空中。

        

沙彤面如死灰,双手攥着擎天大枪的枪尖,兀自不停叫嚷:“北烈阳,有种你便杀了我,自然有人会杀了你为我报仇。”

        

北烈阳冷笑一声:“既然如此,我等着你的亲朋好友找我报仇。”北烈阳左手持枪,右手挥拳狠狠击出。

        

“砰”的一声响,沙彤被远远击飞,鲜血洒了一串,瞬间消失在黄沙里。沙彤毫无声息,身上涌出一阵阵波动。

        

佘狂大叫起来:“狂蛇会的兄弟随我走。”他瞬息远去,第一个逃走。青罗紧随其后,走得毫不犹豫。

        

一串癫狂的笑声响起,沙彤站起身来:“你敢杀我的婢女,没听过南天星主之名?”

        

南天星主?北烈阳摇了摇头:“要战就战,不用报名号了。我刚到瀚海星,就引来沙盗夺我的飞舟,你的婢女出关后,一直缠着我狠打,对待敌人,我岂能容情?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北烈阳识海中传来了刘兰青的声音:“烈阳,说得好,这个疯女人我惹不起,你多骂她几句,为我出气。”

        

花天童的声音随即传来:“烈阳,不如动用烈日飞舟吧,这个南天星主似乎不好惹。”

        

“南天星在星路深处,比聚核星还要厉害。南天星主是星路七大星主之一,修为已在星瀚巅峰。烈阳,你先和她打几下,若是不行,立刻轰出灵炮脱身便是。”刘兰青的语气也郑重起来。

        

北烈阳满腔战意,一摆擎天大枪:“遇高人岂可失之交臂?南天星主并非真身到此,我倒要领教领教她的高招。”

        

沙彤眼神中满是憎恨:“我好不容易快将瀚海星收入囊中,你却坏了我的大事,今天你走不了,只有死路一条。”

        

一场大战随即爆发,面对神秘的南天星主,北烈阳将擎天大枪挥舞得风雨不透,凛冽的杀气、闪动的幽光在瀚海中极为显眼。

        

沙彤冷笑一声:“这点修为还敢在星路撒野?杀了你,正好去找吴老头索要星舰。有了两艘星舰,南天星便能再深入星路三万里。”

        

三万里在漫漫星路上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北烈阳怒吼一声:“废话太多,打过再说。”

        

就在此时,魔丁的身影出现在虚空中:“主人,你我联手对付这个老妖婆,管你什么南天星主,对我主人不逊,那便是找死。”

        

魔丁高举破军利矛,冲入战场。沙彤手中多了一把金黄色的长剑:“斩了你们这对主仆,为我的婢女报仇,看剑。”

        

一剑击出,瀚海如同真正的大海一般,掀起波浪。滚滚黄沙犹如一条条巨龙,奔涌向前,直奔北烈阳、魔丁杀来。

        

一道黄沙狠狠击打在魔丁身上,一个巨大的贯通伤立刻显现出来。黑红的鲜血洒在黄沙上,激起一阵阵青烟。

        

北烈阳毫不犹豫挥出一道混沌之气,直奔魔丁。魔丁大叫一声:“多谢主人厚赐,我们斩了这个老妖婆,跨越瀚海星。”

        

沙彤忽然尖叫起来:“混沌之气,你竟然身据混沌之气?北烈阳,你到南天星娶我吧,我要混沌之气,我要你!”

        

这变故令人猝不及防,北烈阳怒吼一声:“滚远点,老子和你是在决生死,不是论婚嫁。”

        

十几道黄沙击来,魔丁再受新伤,偏偏黄沙绕着北烈阳走,北烈阳一路向前,却毫发无伤。

        

北烈阳识海中,刘兰青瞠目结舌:“北烈阳这气运实在让人出乎意料,修炼万年之久的南天星主,竟然一眼就看上了他?要知道,当初在人界,那个女子是出了名的厌恶男人。”

        

花天童哈哈大笑:“刘兰青,这你就不懂了,南天星主怕是感受到了星路即将剧变,早日找人托付终身。要知道,烈阳可是千年一遇的少年猛士。”

        

刘兰青叹息一声:“万年等待,星路上的可怜虫再也等不下去了。人界、鬼界、灵界即将重新出世,花天童,你说得对,我们都在找人托付终身。”

        

夏霖在一旁频频点头,刘兰青所说的话,他感同身受。几人感慨间,战场上已分出了胜负。魔丁被连续击中九次,瘫坐在地上无力再战,全力吞噬北烈阳挥出的混沌之气恢复修为。

        

北烈阳则被众多黄沙化成的巨龙缠绕其中,眼看被困无法脱身,北烈阳便要借助圣泉之力,将黄沙巨龙打碎。

        

沙彤的笑声响起:“北烈阳,别人我不管,你随我去南天星走一趟,生个孩子再回来。”

        

北烈阳正要怒骂,忽然沙彤的金色长剑上涌出一道光芒,直击在他的眉心。北烈阳眼前一黑,瘫软在黄沙中。

        

沙彤身形急掠,抱起北烈阳便走。走了几步,忽然感到不妥:“北烈阳,你的灵铠呢?我是女人,你为何如此对我?”

        

北烈阳识海中,刘兰青哈哈大笑:“你这个老女人,装什么纯?烈阳昏倒,灵铠扛不住灵剑的攻击,自然会碎裂,今日便让你开开眼界。”

        

花天童见势不好,便要驾驭烈日飞舟冲出识海,炮轰南天星主。

        

刘兰青一把拉住花天童:“不要莽撞,小心伤了烈阳。”

        

花天童还要反驳,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将三人的视线隔绝。花天童叹息一声:“都怪你啰嗦,这下倒好,我们看不到烈阳了。”

        

虚空中,沙彤抱着北烈阳,一路狂奔。她不断变幻着方向,直到最终消失在天际。

        

黄沙之上,魔丁叹息一声:“看来主人这次难逃桃花劫,我们又如何越过瀚海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