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龙by_公主春宵h

2021年10月13日08:15:42缚龙by_公主春宵h已关闭评论

        

阴九平既震惊又恼怒,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阻拦自己。

        

他抬头看向张御观,神色阴狠:“连我阴竹岛的事情都敢管,你们通海盟要干什么?”

        

张御景淡淡的说道:“你阴竹岛的事我自然不管,但要动我通海盟的人肯定不行。”

缚龙by_公主春宵h

        

阴九平有些诧异,在三大势力当中阴竹岛最强,澜沧殿次之,通海盟则是实力最弱的一个。

        

平日里不要说自己只是斩杀一个毛头小子,就是踏平北陵岛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怎么今天突然变得如此强硬?

        

他又有些意识到不对,张御观平日里只有渡劫初期,怎么今天实力强的这么多?

        

就算还没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但也是妥妥的渡劫中期了。

        

随后他又露出一抹不屑:“怎么,修为提升了,这就是你们兄弟强大的底气吗?两个渡劫中期还不放在我阴竹岛的眼里。”

        

张御景淡淡的说道:“底气如何你不用管,总之今天叶医仙谁都不能动。”

        

“哈哈哈,我看你们张家兄弟是得了失心疯,竟然把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当成医仙。”

        

阴九平一阵嚣张的大笑,随后神色瞬间阴冷下来。

        

“今天老夫就要动他,我看你们谁敢拦!”

        

虽然面对两个渡劫中期,但他实力强大也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再次伸手向着叶不凡抓了过来。

        

“杀了他们,把他们全部杀掉!”

        

阴小贝站在后面歇斯底里地叫喊着,神情间尽是狰狞。

        

“狂妄,给我滚!”

        

张御景一步踏出,亲自出手了。

        

他如今已经达到了渡劫后期,与渡劫中期的阴九平虽然只差了一个等级,但那实力却是差着无数倍。

        

两个人刚一交手,阴九平便倒飞而出,脸色苍白如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你……你竟然到达了渡劫后期?”

        

擦去嘴角的鲜血,阴九平一脸的惊骇。

        

他怎么也没想到,不但张御观的修为提升了,就连张御景也提升了一个大等级。

        

而且两者之间的性质有着截然不同,就算十个渡劫中期也比不上一个渡劫后期。

        

虽然刚刚突破的张御景还比不上阴竹岛岛主阴维雍,但至少已经是同一个等级的高手了。

        

也就是说,以后阴竹岛再面对通海盟已经没有了压倒性的优势。

        

“看在共同抵御妖兽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赶快回去吧。”

        

张御景虽然努力让自己保持平淡,但嘴角还是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露出一抹得意的神情。

        

如果放在几个时辰之前,他遇上阴九平还要弱上一些,而如今完全就是碾压对方。

        

渡劫后期,达到这个修为完全是质的变化,自己在妖冥海的地位已经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已经到了渡劫后期。”

        

阴九平的神色突然一变,“可那又怎么样,我阴竹岛要拿的人你们谁也挡不住!”

        

说话间他一挥手,一团黑气呼啸而出,眨眼之间化作一条足有十几丈长的巨蟒。

        

这东西完全是虚幻的,应该是灵魂状态的存在,可即便这样也算发着无尽的威压。

        

“这是吞天蟒的兽魂!”

        

在场的众人一下子都变得神情凝重,之前曾经听说阴竹岛斩杀了一只十阶妖兽,并且炼化了兽魂。

        

原以为只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而且就在这位大长老的手里。

        

吞天蟒的兽魂大嘴张开,张牙舞爪的向着叶不凡扑了过来。

        

虽然它如今只是灵魂状态,可一旦被它吞到肚里,谁都知道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妖孽,给我住口!”

        

张御观一声大喝,一拳向着吞天蟒轰了过去。

        

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巨蟒的脑袋上,但这家伙只是抖了一抖,随后便将他震飞出去,依旧余势不减扑向叶不凡。

        

张御观一脸的惊骇,真不知道阴竹岛是如何炼制的,这兽魂竟然丝毫不比直接妖兽的威力小。

        

“我来!”

        

张御景眼见着二弟不敌,一把三尺长剑出现在掌心,随后向着吞天蟒斩了过去。

        

剑光凌厉,狠狠的站在这个大家伙的身上。

        

但吞天蟒的灵魂体只是晃动了几下,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叶不凡的面前。

        

“这……”

        

这下所有人都震惊到了,谁也没想到这只兽魂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论实力丝毫不输于渡劫后期。

        

张御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先把叶不凡带走。

        

但现在一切都晚了,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眼见着兽魂已经到了叶不凡的面前。

        

“完了!这个年轻人完了!”

        

所有人都是一阵叹息,医术如此逆天的一个年轻妖孽,就这样陨落在这里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尤广眼中闪过一抹兴奋。

        

原本他还盘算着如何找机会杀掉对方,以报自己喝尿之耻。

        

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招惹到了阴竹岛,现在根本用不着自己麻烦了。

        

阴小贝更是兴奋的握紧了拳头:“去死吧,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打本公主,这就是你的下场。”

        

苏凌霜则是大惊失色:“夫君!”

        

她一声大喊想要过来救援,但哪还来得及。

        

可就在这时,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袖里乾坤!”

        

只见叶不凡一抬手,直接用他的袖子向着吞天蟒迎了上去。

        

这下周围的众人都惊愕地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情况?

        

“这家伙是疯了吗?难道不知道这只兽魂有多强大?连渡劫后期的强者都奈何不得,竟然还要硬扛?”

        

“狗屁袖里乾坤,这不是闹着玩吗?”

        

“我看到了什么,这不是把自己当成神仙吗?什么袖里乾乾坤,我看是上门送菜……”

        

看到这一幕,众人有的震惊有的耻笑,但随后笑容僵滞。

        

只见那只气势滔天的吞天蟒竟然化作一缕青烟被收进了袖子,完全没有掀起半点风浪。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在场的人一个个都如同雕像一般傻在那里,根本就不明白这发生了什么。

        

就连张御景都大瞪双眼,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平静。

        

这只兽魂有多强大刚刚可是亲自领教过的,可以说实力丝毫不在他之下,足以堪比渡劫后期的强者。

        

可如此强大的一只兽魂,就这样被人家轻描淡写的给收走了。

        

最受刺激得还是阴九平,这是吞天蟒的兽魂有多厉害他实在清楚不过。

        

原本以为此招一出连张家兄弟也奈何不得,必然会将眼前这小子斩杀,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这小子有古怪!”

        

虽然意识到这一点,但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许多,没有了兽魂做底牌,根本就不是张家兄弟的对手,留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

        

“我们走!”

        

阴九平一把抓起还在目瞪口呆的阴小贝,两个人化作一道虚光向着远处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