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甜宠道具h/勃起自慰h

2021年10月13日07:39:33sM甜宠道具h/勃起自慰h已关闭评论

        

谢燕来俯瞰从火光厮杀中奔来的人,越来越近——

        

她身材娇小,衣裙翩翩,在明暗交汇中她抬起头。

        

城门高大,火把已经熄灭,但站在墙垛上的少年身形,楚昭一眼就认出来了。

sM甜宠道具h/勃起自慰h

        

“阿九!”她高兴地大喊,“真是你!”

        

她毫无顾忌,将手里的盾甲垂下,催马疾驰向这边奔来。

        

谢燕来握着弓弩一动不动,眼角余光忽的看左右,左右的禁卫都看着他,神情有些古怪。

        

“燕来。”一个禁卫小声问,“还,杀无赦吗?”

        

人已经到了射程内了,还不动手吗?

        

先前不是说了,不来人是谁,就是谢三公子也杀无赦?

        

真是添乱!谢燕来气得咬牙,看着来到城门下的女孩儿。

        

“楚——。”他大声喊,话到嘴边又压低,“你跑这里干什么!”

        

压低了声音,又觉得不对,城门高,压低声音了,楚昭听不到,反而是别人听。

        

他再看了眼四周,果然见四周的禁卫都看着他,这明显是熟人的口气——

        

“燕来。”一个禁卫还问,“你家人啊?”

        

谢燕来将弓弩撑开,厉声喝:“站住,再敢上前,杀无赦!”

        

楚昭似乎听不懂这话什么意思,一直到城门下勒住马,抬起头对着墙垛上的少年扬手:“阿九,阿九,是我,楚昭,快开门——”

        

这个死丫头,还自报家门,他认不出来她吗?他又不是瞎子!

        

禁卫们听到楚昭自报名号,虽然很多人不认识这个女孩儿的脸,但这个名字大多数都知道——那可是当街扑到谢燕来身上为他挡皮鞭的人,也是满京城传遍两情相悦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人。

        

“楚昭?”

        

“燕来,是楚家小姐。”

        

“你未婚妻——”

        

禁卫们顿时纷纷说。

        

你们认识也就认识,最后一句是什么鬼话!谢燕来抽空骂了那禁卫一句“胡说八道什么!”

        

那禁卫缩头,好吧,可能还没定亲。

        

不过既然是快要定亲的未婚妻,现在来到这里好像也可以理解。

        

“燕来,楚小姐是来找你的吧。”

        

外边太危险,女孩儿一心直奔心上人,担心他,以及只有在心上人身边才最安心,唉,不知道自己的家人爱人们此时如何,禁卫们心神恍惚。

        

谢燕来一声喝:“皇城禁地,速速退去。”

        

喝醒了恍惚的禁卫们,大家看他,难道说真的啊,就算来的是家人爱人,都要——

        

醒醒吧,她可不是来找他的,谢燕来握着弓弩,身形绷紧,弓弦已经拉满,箭寒光闪闪。

        

楚昭看着少年手里闪着寒光的弓弩,含笑说:“阿九,我要进皇城。”

        

她要进皇城!

        

果然她是要来进皇城。

        

谢燕来俯瞰城门下的女孩儿,这座皇城,他知道会有很多人会来,但没想到第一个到来的竟然是这个女孩儿。

        

他的视线看向女孩儿身后左右。

        

箭楼的厮杀还在继续,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大,涌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在女孩儿身后左右展开,如雄鹰铁翼。

        

楚昭,楚岺之女呢。

        

他嗤一声,又笑了一声。

        

这里里外外,君臣父子兄弟谁也没想到会冒出一个楚昭吧。

        

这真是有好戏看了。

        

只是,这场戏他也在其中——

        

“楚昭。”谢燕来将弓弩下移,对准马背上女孩儿的眉心,“无召不得入宫,携兵带械不得入城,退后。”

        

他一字一顿。

        

“否则杀无赦。”

        

真杀啊,禁卫们看着墙垛上的少年。

        

真杀呢,楚昭看着那少年,就以前在河边,他也是真杀。

        

但是,那时候没有什么好苛责的,因为他要活下去,他没有别的选择。

        

不过,现在有她了。

        

“阿九。”楚昭迎着箭光,对城墙的少年说,“不是我要见陛下,是小殿下。”

        

她将倚在身前的孩童轻轻推了推,揭开裹着的披风。

        

“我把小殿下带来了。”

        

小殿下?!禁卫们神情震惊,三皇子尚未成亲,唯有太子一子可称为小殿下,皇长孙!

        

皇长孙还活着!

        

禁卫们一时忍不住站起来,要探身去看——

        

谢燕来喝止他们“小心有诈!”

        

城门下除了那女孩儿的确有很多可怕的人,他们不穿兵袍,也没有甲衣,但手中刀剑弓弩骇人。

        

“阿九。”楚昭再次喊,“我不骗你,你来看看。”

        

谢燕来俯瞰那女孩儿,忽的将弓弩一收,转身跳下墙垛,大步向城门下走去。

        

“哎,燕来——”

        

禁卫们吓了一跳忙唤。

        

谢燕来看他们说:“我去看看。”

        

他去看看?刚说了小心,在城墙上也不让他们探身,现在他竟然要打开城门走出去去看,那就不危险了吗?

        

禁卫们神情复杂。

        

“总要冒险,才能知道危险不危险。”谢燕来说,走了几步又停下看诸人,“你们守好城门,如果此人歹意,你们就拼——拼尽所能,然后,就罢了。”

        

他没有再说拼死守住。

        

守不住了。

        

没必要了。

        

他死就死了,这些其他人尽所能完成了职责,不管最后得胜是哪一方,都能留条命活着了。

        

谢燕来大步而去消失在禁卫们的视线里。

        

他说的话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这小子!”一个禁卫咬牙喊道,“说好了一起守城的。”

        

说罢看四周人。

        

“你们戒备,我也去看看。”

        

说罢大步向城门下跑去。

        

身后禁卫们一阵闹腾。

        

“凭什么我戒备?我也要去。”

        

“不许乱,各司其职,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其他人戒备。”

        

......

        

......

        

谢燕来走到城门的时候,身后呼啦啦跟来一群人。

        

他皱眉回头看了一眼,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那些人也没说什么。

        

门栓很快被卸下,沉重的城门被拉开一道缝隙,谢燕来当先走出来,其他人紧紧跟着,城门在后瞬时被关上。

        

“阿九。”楚昭催马迎来,骑在马上,就不用仰头看他了,高兴地说,“原来今晚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在城外,或者在家里。”

        

谢燕来皱眉,说什么废话啊,又不是来唠嗑的。

        

“我也没想到你来这里。”他说了句。

        

楚昭不再多说,这也不是唠嗑的地方,将身前的孩童给他看:“阿九,你看,这是小殿下。”

        

谢燕来看过去,在火把照耀下,可以看到一个孩童随着楚昭的动作转向他。

        

这孩子面色白白,小脸尖尖。

        

小殿下一直养在深宫,很少出入,偶尔出入也是坐车,他身为一个外皇城禁卫,并没有见过小殿下的真容。

        

“你是他舅舅呢。”楚昭笑说,视线在谢燕来和孩童脸上转了转。

        

舅舅,他是姓谢,但谢家能被小殿下称呼一声舅舅的,只有一个,他这个姓谢的从未也没资格见小殿下。

        

但他一眼认出了,这孩子也长着一张谢氏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