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伦h/通房清渠

2021年10月12日13:17:47禁伦h/通房清渠已关闭评论

       

君子珩夺目的桃花眼中露出几分无奈,“这么想看我出手?”

        

“好久没见夫君动手了,想知道落后夫君多少。”自夜郎国之后,君子珩极少动手,云浅歌想看看君子珩如今的功夫到了什么地步。

        

君子珩心中无奈。

禁伦h/通房清渠

        

“娘子有令,为夫岂能不从。”

        

君子珩话落,直接对男子出招。

        

百景着跟着云浅歌,在藏经阁四处查看。

        

百招过后,男子确定,他打不过君子珩,君子珩是故意拖着他的。

        

男子好几次想要离开,都被君子珩拦住了去路。

        

“你到底想如何?”男子渐渐失去耐心。

        

“我家娘子想看我动手,你若走了,我家娘子不过瘾,我也会被娘子责怪的。”堂堂一国之君,直接化身成为妻管严。

        

男子深吸一口气。

        

用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不是傻子。

        

如何看不出君子珩是在耍着他玩。

        

回头一看,见云浅歌已经不在一楼。

        

男子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亮光,藏经阁无人镇守,估计是君子珩的吩咐。

        

住持岂可同一国之君抗衡。

        

难不成那人留下的东西还在藏经阁。

        

男子猛地向君子珩发动攻击,招招满含杀机。

        

随后又借着君子珩的攻击,飞身至二楼。

        

正巧看到云浅歌拿着一本书,眉头深锁,男子下意识想要去夺。

        

君子珩立即使出全力,一掌敲晕了男子。

        

“小七,找到了吗?”

        

“找到了,也算是不负所托,答应白灵的事情终于完成了。”

        

男子听到云浅歌的这句话之后,彻底昏死过去。

        

云浅歌看着男子,向君子珩眨了眨眼睛,“洗髓经,好东西。”

        

“调皮。”君子珩拿过云浅歌手中的洗髓经,重新放回书架上,“对我们无用。”

        

洗髓经是相国寺的不传之秘。

        

看似简单,若真要习得精髓,需要极高的悟性。

        

“这人要怎么办。”云浅歌看着地上昏迷的男子,凤眸露出几分纠结。

        

犹豫着是杀还是留。

        

“百景,废了...算了,小七,给百景一颗化功散,丢到先前去过荒院,别让人死在相国寺,我们去后山看看。”君子珩握着云浅歌的手道。

        

“好。”云浅歌丢给百景一瓶化功散,直接和君子珩去了后山。

        

另一边,傅老心疼地看着茶罐子中的药茶。

        

已经过去了一半了。

        

代价有点大。

        

“住持,藏经阁的机关可以启用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僧人走过来道。

        

“传令罗汉堂,镇守藏经阁。”住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起身对傅老道,“贫僧告退。”

        

“不送。”傅老高高兴兴送你走了住持。

        

人终于走了。

        

再看桌子上的半罐茶叶,心疼不已。

        

将茶叶藏起来之后,傅老去了隔壁的院子。

        

走进十三的房间,就见十三抱着厚厚一摞账册正在翻阅。

        

“老爷子,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十三看着桌上的账册,示意丁一收起来。

        

“私盐每年的利润是多少。”傅老开门见山道。

        

“老爷子说的哪里话,江南还有私盐吗?”十三笑着道。

        

从朝堂上提出私盐合法化的时候,龙霄国便没有私盐了。

        

“是吗?不如我让人去西北查一查,看看还有没有矿盐。”傅老笑着道。

        

十三心痛。

        

姜还是老的辣。

        

他又要大出血了吗?

        

“老爷子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十三妥协了。

        

没办法,即便是有云浅歌护着,他也不能得罪官府。

        

尤其是傅老爷子,他可是傅家的当家人。

        

若得罪了他,随便给他找点麻烦,他的损失估计就不小。

        

“没什么,我觉得私盐合法化这点十分合理,若是下面的人不偷jian耍滑,商贾也能遵守规矩,朝廷的赋税定会只增不减,只是担心有人会借此囤积居奇,毕竟矿盐是有限的,公子以为呢?”傅老担心,有朝一日,这些盐商为了钱,会毫无节制地去采矿。

        

北地的盐矿终有一日会被采没了。

        

“老爷子言之有理,矿盐是属于国家的。”十三表示,他不会再动矿盐。

        

果然是老爷子。

        

这一次他在北地的损失大了。

        

“这件事我也就这么一说,想来娘娘心中定有自己的考量,娘娘地见识可比我这个老爷子强多了。”傅老主动退让,表示若云浅歌觉得盐矿可采,他不会说什么。

        

十三又一次见识到了朝中老臣的八面玲珑。

        

如何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的。

        

“老爷子,其实西北的盐矿不是不可以采,只是需要又节制的去采,老爷子是这个意思吗?”十三当然不会相让。

        

很显然,若只是南边利用海水晒盐,短时间内根本供给不了百姓的所需。

        

“此乃朝中大事。”傅老盯着十三装账册的箱子道。

        

想看账册,十三自然不会同意。

        

“傅老说的是,既是朝中政策,十三定当遵从。”十三直接挡了回去。

        

两人试探彼此一番后,算是得到了彼此都能接受的一个答案。

        

“十三公子打算何时回江南。”傅老知道,十三留在京城,一定有所图。

        

心中担心十三行的势力过大,正如昔年的沈家。

        

手中握着的财富太大,让人不安。

        

这才有了后来的沈家,带着家产,远遁海外。

        

即便是如此,沈家若是想要扶持一个人,依旧很容易。

        

在君子珩和云浅歌这一代,傅老不担心,但百年之后呢?龙霄国偌大的江山,又将何去何从。

        

傅老关心龙霄国的未来,正如他对傅家一样。

        

以傅家在朝中的地位,若要延续下一个百年,最重要的是明君。

        

“若主子有令,十三立即离开。”十三言下之意,听云浅歌的。

        

傅老笑笑不语,如何听不出这是十三的推诿之词。

        

以他对云浅歌的了解,十三是否留下,都不会影响到什么。

        

后山草屋。

        

无妄以一人之力,与两个黑衣人交锋。

        

隐约处于下风,君子珩和云浅歌藏在一棵大树上,将一切尽收眼底。

        

“无妄并未用全力,你怎么看?”云浅歌看着无妄,无妄看似处于下风,实则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