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s尿np/乖全含进去h

2021年10月11日09:32:24内s尿np/乖全含进去h已关闭评论

林素赢了一整盒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宝石。

        

抱着宝石盒子, 林素:“……”

        

“奶奶,我这不太好……”林素抱着盒子往老太太怀里送,还没送回去, 老太太给推了回来。

内s尿np/乖全含进去h

        

“拿着,这是你赢的。”老太太笑眯眯地道。

        

林素:“……”

        

话是老太太说的,但是不好意思的是林素。

        

说起来,他们组的这场牌局,原本是为了陪长辈开心的。结果一开打,却是爷爷奶奶反过来在逗她开心。

        

她从来不知道, 输牌竟然是那么的难。

        

她知道这是爷爷奶奶喜欢她,所以才这样逗她开心。她觉得打牌时的开心就已经很满足了,这盒子宝石她实在是不能收。

        

可是奶奶好像态度坚决,她往回送了好几下,都被奶奶和爷爷劝回来了。宝石盒子又被塞回了她的怀里,林素回头求助地看向了陶牧之。

        

而一家人果然是一家人, 陶牧之是跟爷爷奶奶一伙儿的。

        

“拿着吧,就当爷爷奶奶给你的见面礼。”陶牧之道。

        

林素:“……”

        

什么见面礼?第一次打牌的见面礼啊?她这来什么都没带不说, 临走还顺了一盒子祖母绿, 你不帮着爷爷奶奶说话, 反过来还让我带走这盒子宝石, 你可真是个大孝子。

        

林素有些忐忑, 有些着急,还有些对陶牧之的无语。

        

她兀自在那里纠结复杂着,劝下她的陶牧之已经给她打开了车门,他手扶在了车门框上, 谨防林素磕到脑袋,在林素上车前, 陶牧之和站在花园台阶处笑着望着他们的老太太和老爷子道。

        

“爷爷奶奶,我们走了。”

        

现在是道别阶段,林素也忘了怀里的祖母绿,她朝着爷爷奶奶颔首点头,乖巧道:“爷爷奶奶再见。”

        

“再见再见~”老太太看着林素,明亮的眼中洋溢着欢喜,她笑盈盈地对林素道:“素素,有时间再来陪爷爷奶奶打牌啊。”

        

奶奶对于下一次做出了邀请,夜晚空气清凉,林素心中却是一热。她望着奶奶,眼中带了些不舍,道:“好的奶奶。”

        

“行了,上车吧。”老太太笑着叮嘱了林素一句后,回头对陶牧之道:“路上开车小心点,回家了记得给我个消息。”

        

“知道了。”让林素上了车,陶牧之关上车门,来到了驾驶座前,他开门上车,对老太太和老爷子道:“你们也回去吧。”

        

“好。”老太太和老爷子点着头,但是却也没往回走。

        

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就站在那里,望着车里的两个人。陶牧之还要调头,车子开得很慢,在他调头时,老太太弯着腰,透过车窗看着副驾驶上坐着的林素,和她俏皮的招手。

        

林素望着老太太招手的动作,隔着车窗,她也笑起来和老太太一块招手。

        

两人一边招手,一边笑着,最后陶牧之车子调过头来,陶牧之按了一下喇叭后,车子开走了。

        

林素一直回着头。

        

她回过头去望着车身后,夜幕降临,主宅前的花园开着朦胧温暖的灯,灯光覆盖照耀在花园台阶的两位老人身上,他们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林素的视线内,但是在林素的心里却更为清晰沉重了。

        

直到看不到爷爷奶奶,林素这才有些恋恋不舍地回过了头来。

        

她回过头来,想着今天下午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时光,她那缺失的人生,正在一点点的被弥补填满。

        

林素抱着怀里的黑丝绒盒子,勾起唇角浅浅地笑了笑。

        

陶牧之开着车,车子朝着陶宅的大门外行驶着,他目视着前方,可却像是能看到林素在笑。陶牧之手臂搭在方向盘上,问道:“开心么?”

        

林素抬眸看了陶牧之一眼。

        

她当然是开心的,她都合不拢嘴了好吧。

        

“开心。”林素道,说完后,她强调道:“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开心。”

        

林素没有体会过有爷爷奶奶的感觉,她没想到和爷爷奶奶在一起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情。她原本以为她和陶牧之在一起有些上瘾,现在她觉得她和陶牧之的家人在一起也上瘾。

        

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林素这样想着,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黑丝绒盒子。虽然奶奶拿祖母绿的时候十分随意,可这毕竟也是贵重的宝石,装宝石的盒子自然也是十分精致好看的。

        

林素将盒子打开,盒子里的宝石即使在没有光的车里都十分耀眼。这里宝石一共有十几颗,每一颗不光大小,清晰度,光泽度上都是上上品。林素是拍过宝石之类的照片的,她知道这些宝石的价值。

        

第一次来就收爷爷奶奶这么贵重的礼物,林素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而想起原本开始奶奶是要拿比这个小一些的跟他们玩儿的,她说了一句玩儿大的,奶奶就拿了这么一盒大的。

        

要是她当时不多说的话,就赢那一盒子小一些的,说不定她压力还小些。

        

想到这里,林素问陶牧之道:“我当时和奶奶说打大的,奶奶就拿了大的出来,你说现在这盒子大的给了我,奶奶会不会……”

        

林素忧心忡忡,陶牧之打断了她的忧心忡忡。

        

“她还有更大的。”

        

林素:“……”

        

在说完那句后,陶牧之边开车边道:“我们以后再赢。”

        

林素:“……”

        

再赢什么?再赢更大的祖母绿啊?带着别人去赢奶奶的祖母绿,宁可真是个大孝子啊。

        

不过除了夸赞陶牧之之外,林素也从陶牧之的话里提取了关键信息——下次。

        

就在他们离开时,奶奶也再说让她下次再去。林素想到这里,她抬眼看向陶牧之,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啊?”

        

林素是随意地问出这句话的。可是她发紧的声线和急促的声调,透露出了一些她心里的不随意来。

        

她说完,陶牧之道:“随时。”

        

林素眸光一动。

        

陶牧之车子停在红灯路口,他回头看了林素一眼,道:“你想来,随时都可以。”

        

这下,是林素的心动了动。

        

车子停下了。车里的声音都单调了起来,没有车轮碾压路面和落叶的声音,只有细微的发动机的声音。在这种单调的声音里,林素和陶牧之对望着,她看了陶牧之一会儿,低头笑了笑。

        

陶牧之给了她一个承诺,有了这个承诺,林素心满意足,觉得结果都没那么重要了。

        

路口红灯变绿,陶牧之回头开车,车里的声音重新变得复杂了起来。在这复杂的声音中,林素道:“你们家一直这样吗?”

        

林素说着,看了一眼开车的陶牧之。

        

她问他家是否一直这样,是指她今天在陶牧之爷爷奶奶家感受到的一切。爷爷奶奶会批评陶牧之,会让陶牧之做这做那,同时他们也帮助陶牧之做什么。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说,陶牧之也不说。

        

他们就是简单平常的相处,可在这简单平常之中,是他们切割不断的亲情和温暖。

        

林素对于今天的经历印象很深,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家庭生活。她在家的时候,她和母亲之间像是一场买卖。母亲给她爱,她想回馈,但是母亲并不给她机会,她阻断了她对她的一切报答,把她堵在那里,让她心里的爱转化为其他的情绪,积累,爆炸。

        

林素想起了汪佳桦今天下午问她的问题。

        

你有没有觉得这是你的母亲在精神控制你。

        

在汪佳桦问出她这个问题后,林素的脑海是有那么几秒钟空白的。因为在她下意识间,她想要反驳汪佳桦的话,可是她好像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因为汪佳桦的理由比她要充分得多。

        

然后林素陷入了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爱她的情绪里。

        

她是被父亲抛弃的。她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而因为她这个“错误的交点”也毁了母亲的一生。

        

母亲不怪她,而是倾尽一切爱她,但是现在,有人告诉她,她的母亲像并不是单纯爱她。

        

车里在林素问出这个问题后,就陷入了沉默。陶牧之开着车,他并不需要回答她,林素也知道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林素看向陶牧之,她安静地看了陶牧之一会儿,道:“今天汪教授……”

        

“林素,不要跟我说这些。”陶牧之打断了她。

        

林素话被打断,她看着陶牧之,问道:“为什么?”

        

陶牧之目视前方开着车,道:“因为你说了我必然会分析你的心理,在行为和意识上影响你,这些都不可以。”

        

听了陶牧之的解释,林素似懂非懂,她“哦”了一声,回过头后,又回过了头来。

        

“为什么啊?”

        

陶牧之:“……”

        

“我不是你的心理医生了。”陶牧之道。

        

林素道:“但是你是心理医生啊。”

        

他虽然不是她的心理医生了,可是陶牧之还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心理医生,她可以跟他说她现在的心理状况,然后让他来指导和引导她。

        

其实林素一直觉得陶牧之一个好好的心理医生不做她的心理医生而做她的保姆有点专业不对口。他要是想对她的心理问题负责,完全可以和汪佳桦一起做她的心理医生,她感觉这样她能好得更快些。

        

“我是心理医生,但是我不能做你的心理医生。”陶牧之道,“我要避嫌。”

        

陶牧之说完这句话,林素眸光一抬。若是陶牧之说,她因为已经有了汪佳桦做心理医生,所以他要跟她避嫌,她能接受。

        

可是什么叫他是心理医生,但是偏偏不能做她的心理医生。

        

“停车。”林素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陶牧之唇线轻抿。

        

林素的情绪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