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到失禁尿/她那么软(今婳)

2021年10月11日06:21:08被c到失禁尿/她那么软(今婳)已关闭评论

     

“你……你怎么知道?”摊主这一次是真的哭了:“求求你了,把剑还给我好不好?”

        

“拿到剑,你觉得他们能放过你吗?”方常反问。

        

摊主沉默了。

被c到失禁尿/她那么软(今婳)

        

他的朋友们都死了。

        

被浪人灭的口。

        

他之所以没死,是因为他是卖剑的唯一经手人。

        

他这些天一直在这里等待。

        

今天的方常没有带面具。

        

他从身形,最重要的是方常背后的剑,认出了他就是买剑的人。

        

“告诉我,这把剑有什么问题。”方常很想知道。

        

知道了才能提升这把剑的威力。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只依稀听到他们说这是什么存世剑,还有使者什么的。”摊主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存世剑?

        

寸逝剑?

        

或者其他的同音。

        

方常听得一头雾水,倒是那个什么使者,稍微有点信息量。

        

难不成这些浪人们联络起来了?

        

“那些浪人进城了吗?”方常又问。

        

没有进城的话,摊主躲在城里就行了,也不至于怕成这般模样。

        

“对的,他们藏匿在城中,随时都会出现,我不管怎么躲,他们总能找到我。”摊主如同惊弓之鸟,还在不时的查看四周。

        

“你为什么不去找警备厅或者守备军?”方常又问。

        

“找了也没用,我这条腿就是报官之后被砍掉的……”

        

刚砍掉没多久,还有鲜血渗出呢。

        

方常有点一筹莫展。

        

这把剑别说是他买回来,就算抢回来的,不管是机缘还是危机,都不可能还给他。

        

要真是那样的话,这江湖还闯荡个屁。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摊主被杀,他又不太忍心。

        

“你去临海观,就说是安宁让你去的,把事情和那里紫色衣服的道士说,他们会庇护你。”安宁在边上开口了。

        

“安……多谢!”摊主大喜,趴在地上连连扣头。

        

他抓起自己的包裹,一手拄拐,一腿蹬地,飞也似的跳走了。

        

“给我看看你的剑。”安宁伸手。

        

方常毫不犹豫的就给她了。

        

安宁端详了片刻,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在靠近剑柄的地方,发现一个类似“青”字的古文。

        

方常还以为是鬼画符呢,他可不认识什么古文。

        

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安宁直接拔出自己的剑,运气对着绣剑就劈了过去。

        

是剑刃对劈,这姑娘果然是个猛人。

        

当年谢逊如果有她这魄力,也不至于苦思冥想那么多年了。

        

一声刺耳的脆响,安宁卓越级的长剑拦腰折断。

        

而那把绣剑,竟然完好无损。

        

是的,完好!

        

就连锈迹似乎都没有被擦碰到一丝一毫。

        

“世间竟有这样的东西……”安宁都惊呆了,她家里不止是有钱,而是应该说底蕴非凡。

        

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刚才这一剑她用了至少五成的力道,就算是她爹被这么砍一下,估计也不好受。

        

“你的剑。”方常看呆了。

        

“废了,你原来要送我的那把剑呢?”安宁把绣剑还给方常。

        

“不如绣剑给你用吧。”方常也不是假客套。

        

“还是你留着吧,我们道家讲究机缘,此剑与我无缘。”安宁摇头。

        

方常从背上解下另外一把剑,就是闭月羞光剑,递给了安宁。

        

安宁抽出来,非常的满意。

        

“那这把断剑怎么办?”方常很会过日子的。

        

“丢了吧,再好的铸剑师也修不好它,下一次还会在旧伤之处断裂。”安宁根本没放在心上。

        

方常捡起来卖给了一个小摊主,卖了一万多块钱。

        

勤俭持家。

        

两人耽误了不少时间,秀完存在感,然后就离开暗市了。

        

摩托车没骑,推着走,还专捡人少的地方走。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站住!”

        

一道身影翻过他们,落在了他们前面。

        

“哟,这不是东方经理吗,你下班了啊,正好路过吗?”方常乐了。

        

“你……”东方一笑带着面具呢。

        

“是谁给你的信心,第二次打劫我啊。”方常将摩托车放好。

        

“信心来源于实力。”东方经理不打算多说废话。

        

反派死于话多。

        

而且他也不想和方常约定什么三掌。

        

他现在就想把方常揪过来痛打一顿,然后捆起来,对着他呲。

        

至于那个小姑娘。

        

吓走就行了。

        

冤有头债有主。

        

他东方经理虽然算不上好人,但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姑娘。

        

“姨姨,就是他,你把他打趴下。”

        

方常眉头一皱,退至安宁身后。

        

东方经理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茫然的看着安宁朝他走过来,然后紧接着就是后脑勺一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方常把他提起来,绑在摩托车后座。

        

这样他和安宁靠的就更贴合了。

        

安宁也没办法。

        

机车少女爱上了这种小轿车给不了的感觉。

        

兽骨战车停在了巅峰武馆门口。

        

这里人来人往,有干活的,有运料的,明显已经是迫不及待的开工了。

        

方常拖着东方经理的一条腿,把他拉了进去。

        

小六子之前关在地窖——其实就是地牢,以前关押良家妇女用的,这让地窖也成了巅峰武馆的地盘。

        

到了地窖之后,还得把东方经理弄醒才行。

        

安宁下手有点重。

        

东方一笑迷迷瞪瞪的睁开眼,连忙挣扎着爬起来。

        

他第一时间就是去闻闻自己身上。

        

“放心吧,这一次没有人呲你,用的是凉水,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谈不好的话,还是会呲的。”方常坐在阴暗的地下室。

        

周边空荡荡的,东西早就被人搬空了。

        

“你想怎么样?”东方经理四下里张望了一番,发现了那个让他恐怖的身影。

        

再不敢轻举妄动。

        

点太背了。

        

逃窜到了临海城,什么坏事都没干,就干了两笔买卖。

        

竟然全栽在一个人手里。

        

“我原本想的是引你出手,再洗劫你一次,谁知道你身上一点儿值钱的都没有。”方常用一种很嫌弃的语气说道。

        

“都被你……”东方经理气的差点嗝屁。

        

我那点家底,都被你给抢了。

        

你居然还想抢我。

        

这年头人心都如此险恶了吗?

        

“后来我又想把你交给官府领赏……”

        

“少废话,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你既然秘密的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就一定不是想弄死我,说吧,要我做什么?”

        

“其实也不太秘密,拖着进来的。”

        

方常被他一提醒顿时就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江湖经验还是太浅薄了。

        

拖?

        

难怪自己浑身都疼。

        

也不知道脸有没有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