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瘾小少爷H_宝贝禁忌h

2021年10月11日06:01:50性瘾小少爷H_宝贝禁忌h已关闭评论

强忍着激动的心情,许仁山再次读了一下短信里面的数字。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38500000,3850万。

        

五天时间,伦敦白银期货从最高点的49块一直掉到35块,跌幅高达28.5%。

性瘾小少爷H_宝贝禁忌h

        

在今天凌晨平仓之后,许仁山的1000万在十倍杠杆的加持下爆赚2850万,浮盈2.85倍。

        

即便是前世经营培训部多年,许仁山的积蓄也不过百多万,加上房车等固定资产没有超过千万,重生回来不到一个月就赚到了两个千万。

        

这期货,果然是一夜天堂,一日地狱。

        

玩不得,玩不得。

        

“呼......”

        

脑海里经历了一番波涛汹涌之后,许仁山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走到卫生间例行清理了下有些奇怪的内裤。

        

年轻人火气旺,加上昨天和美女老婆有了重大的突破,许仁山在梦里也控制不了自己。

        

话说,这辈子重生回来的梦里,他都身不由己。 

        

男人,真难。

        

“许木头,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嘛。”

        

一大早来到健身房,李彦妃看了下笑容满面跑着步的许木头,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还行。”

        

看着今天同样是紧身运动服打扮、只是颜色不同的长腿女同学,心情大好的许仁山莫名地觉得对方的平平无奇顺眼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许仁山总觉得对方跑步的身段多了几分韵味,让他眼里多了几分欣赏。

        

“对了,许木头,你真的投资那个白银期货了吗?听说这个星期,白银期货的价格跌得好惨,没关系吧。”

        

之前在群里看到许木头和别人聊起白银期货,李彦妃这段时间特地关心了一下网上的相关内容,不免有些担心。

        

“还好,做空赚了点钱。”

        

听了长腿女同学关心的话,许仁山也不好冷眼相对,简单回答了一句。

        

“那就好,你同寝室的老钱怎么样?”

        

听到对方没有亏损,李彦妃心里舒了口气。

        

难道见许木头愿意陪自己多聊几句,李彦妃说起了对方室友的话题。

        

根据她的了解,许木头做空赚钱的话,那个钱坤家里做多肯定是亏钱的。

        

“不太清楚。”

        

想到那个家境本来殷实的大学室友,许仁山不太想提。

        

即便他知道接下来几个交易日,白银期货或者有反弹,心存侥幸的钱坤他爹就是栽在这上面,但许仁山没有任何办法。

        

大家只是大学同学,实在不适合说太多,反正对方也不会听。

        

说多了,反倒会成仇人。

        

“也对。”

        

见许木头不想提起那位室友,李彦妃很识趣地转移另一个话题:“你的茶饮店要开业了吗?”

        

“快了,到时候请你喝一杯。”

        

“那可说定了哦。”

        

......

        

陪着许木头练了大半个小时,等对方离开后,李彦妃对着那位没有离开的女私教说道:“包老师,我们去练一下。”

        

“好的。”

        

两人来到一个私密的教室,李彦妃学着对方做了一轮中等难度的瑜伽动作,继而换上一身性感的服装,来了一段妖娆的肚皮舞。

        

既然短时间内没办法让先天因素改善,那就听从私教的建议,从别的地方锻炼出自己的优势。

        

平时周一到周五的时候,除了早上来和许木头一起锻炼,李彦妃晚上都会过来练习大半个小时。

        

周末的时候,就在许木头离开之后练习,日日不缀。

        

从小到大,除了学习和喜欢许木头以外,李彦妃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做过一件事。

        

“......我知道了。”

        

刚起床不久的师玉璇挂掉团队负责人打来的电话,稍微发了下呆,继而走到洗手间里慢条斯理地洗漱着。

        

就在这短短的一周时间里,伦敦期货大跌,她的私人基金躺着赚了5.5个亿美元,基金账户达到20.6亿美元。

        

可是,距离30亿美元的目标,相距甚远。

        

若是五一节假日之前,她狠心梭哈一把,或许现在已经完成了SS基金管理层的所有条件,让那位堂叔无计可施。

        

至于私人基金负责人陈若微提议的反手做多,稳妥起见,减少资金投入量,及时止盈,师玉璇没有反对。

        

事已至此,只能希望后续的投资顺利了。

        

再怎么样,能因为基金会的条件遇到帅气老公,多少金钱也是换不来的。

        

“我今天要和小雪去一趟姑苏,可能要下周一回来。”

        

吃着帅气老公买来的小笼包,师玉璇说起了这个周末的安排。

        

其实,难得遇到周末,她是想和帅气老公多待一会儿的,可惜公司的事务急需处理,师玉璇只能等下一次机会。

        

反正,以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很久很久,不急在一时。

        

“嗯,在外面注意身体。”

        

握着对方的手,许仁山微笑着嘱咐一句。

        

“我会的。”

        

一个简单的动作胜过千言万语,师玉璇算是理解了无声为何胜有声。

        

将美女老婆送到机场的湾流G550旁边,许仁山与对方挥手告别之后,开车前往赴约,从始至终和那位黑丝女律师没有任何交流。

        

“李总,幸会。”

        

在一家比较高档的咖啡厅包厢里,许仁山见到了戴眼镜的李编剧和她的那位姑姑副总,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原本约好了周一前去对方的公司签约,临时接到对方打来的约见电话,许仁山也没有拒绝。

        

相比于傻白甜的眼镜妹编剧,这位名叫李琥夙的青年女副总明显成熟老练,真正的职场精英。

        

当然,作为同一家的基因,这位成熟女副总的颜值和眼镜妹编剧一样,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点。

        

“许先生,关于我侄女和你谈的条件,我们青果娱乐没有任何疑义。我只是有个小小的额外条件,你能帮助我们公司完善这个剧本。当然,相应的报酬,我们不会少了你的。”

        

简单确认了一下双方合作的基础,李琥夙提出了一个条件。

        

看到这个故事之初,李琥夙就猜测对方手里或许有一个比较完善的剧本,作为原创作者的思路肯定更符合故事本身。

        

相比于还没有成功作品的侄女,她更相信原创作者的脑洞。

        

“报酬?多少?”

        

听了对方的条件,许仁山有些随意地反问道。

        

“20万。”

        

“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