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蛇胎肉全/欲妇巨臀小说

2021年10月9日08:06:19十月蛇胎肉全/欲妇巨臀小说已关闭评论

        

8月底的西京,骄阳似火。

        

因为军姿,女生方阵,怨声载道,哀声连连。

        

借用某位女同学的话说,老娘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样的苦!

十月蛇胎肉全/欲妇巨臀小说

        

苦吗?比起犯病,军训这点儿苦,林宁只能给句,呵呵。

        

“你在看什么?给宝宝瞅瞅鸭。”

        

休息的功夫,再次围上来的林茵,的确是吃可爱多长大。

        

声音娇滴滴不说,还特爱抱着人胳膊瞎蹭。

        

“看块表。”

        

主动将手机塞进林茵手心,借机抽出胳膊的林宁,轻舒了口气。

        

真挺佩服那些啥啥都懂的主,不像自己,滴了块儿表,都不知道值钱否。

        

【滴:恭喜宿主,完成女装成就(军训,军姿),奖励生成中】

        

【滴:恭喜宿主,获得劳力士P系列81285纪念纹盘腕表一块,请在物品栏查收】

        

5分钟前,正在晒太阳的林宁,思绪里滴了两声。

        

现在,林宁作训服的口袋,多了块质感极佳,触感冰凉腕表。

        

“个十百千万十万,我天,别给宝宝说你准备买!”

        

手机里,一连串的零,别提有多吓人。

        

原本没怎么当回事儿的林茵,眼睛瞪得溜圆,声音不自觉的大了不少。

        

“什么表?”说话的是孙诗雨,拎着半打水的她,见人就发。

        

“可贵一块儿表。”

        

“可贵?”

        

“嗯,你自己看,拜托,你这什么表情。”

        

“没什么,挺好看的。”

        

67万的售价,是挺贵,但也要分人。

        

孙诗雨笑了笑,如此一来,行李箱那块理查德米尔,到是可以戴出来了。

        

“林凝,你是要买这个吗?”

        

同寝俩富婆的感觉,真不怎么样,瘪着嘴的林茵,也想要块表,贵贵的那种。

        

“已经买过了,只是想看下怎么调表链。”

        

索性都要戴,没必要玩谦虚那套。

        

随着林凝从兜里将表掏出,阳光下,闪着BlingBling的腕表,成功吸引了无数双眼的同时,更是酸了大片姑娘的心。

        

“妈蛋,老娘现在只想望父成龙!”

        

“高就算了还美,美就算了还富,富就算了还瘦,瘦就算了还大!䒑,老娘是来人间凑数的吗!”

        

“女娲炫技就算,财神跟着起什么哄!”

        

“老娘上辈子绝壁是个脑残公主,临终前说要下辈子生在寻常百姓家那种!”

        

。。。。。

        

中午,第一食堂。

        

喜得新表的林宁,一上午军姿,一滴汗没出。

        

反观林宁同桌的三女,顾禾满头汗,林茵俏脸通红,孙诗雨,借用她的话说。

        

老娘胸前有雾,腰间有泉,腿间....

        

都什么虎狼之词,林宁也不懂,也不敢问。

        

毕竟一桌人就属他的状态最好,这会儿说什么,都容易挨揍。

        

“林凝,我抖音都断更好几天了。”

        

林宁身侧,特意装出副可怜样的林茵,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抱上林宁的胳膊。

        

“好好说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知道这姑娘在打自己主意的林宁,一边说,一边起身冲着钱哆哆三人打了记响指。

        

这仨姗姗来迟的猪,貌似又犯事儿了,别人站军姿他们绕操场跑步,也是没谁。

        

“宝宝想拍那个聪明勇敢有力气,你入个镜呗。”

        

“啥玩意儿?”

        

“就抖音那个在宿舍的视频,背景乐是聪明,勇敢,有力气,我真的羡慕,我自己~”

        

说到背景乐的时候,由说改唱的林茵,唱的还挺好听。

        

奈何林宁压根就没看过,根本不知道这姑娘说的是啥。

        

“好不好嘛,她俩都答应了,你就露个脸,其他交给我就好。”

        

“好。”

        

“啊?你答应了?”

        

林宁答应的很干脆,干脆到不可思议。

        

本以为要费点功夫的林茵,不会知道的是,林宁之所以这么配合。

        

是因为宿舍群那些关心话,以及那张因自己而起的检讨。

        

“嗯,我答应了,需要的时候叫我就好。”

        

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看似很性情淡薄,难相处的林宁,实则一直都是这么个性子。

        

片刻,待钱哆哆三人落座邻桌,林宁笑着说道。

        

“你们仨咋搞的?一上午尽看你们跑步。”

        

“别提了,教官本来就罚我们一圈,都是马有财,教官问他够了没,他说不够。”

        

没好气儿的给了马有财一拳,钱哆哆撇撇嘴。

        

兄弟都开口了,自己不挺,那还是兄弟么。

        

“你懂个毛,站军姿哪有跑步舒坦,又没规定时间。”

        

随手摸了包细支华子,马有财挑挑眉,说是跑了一上午,细算下来也就两万米顶天。

        

“舒服你妹,这顿跑的,全年级都认识咱哥仨了!”

        

“都认识不好么,正青春,就该张扬。”

        

说话的是孙百亿,貌似在查什么游戏,低头手机的他,头都没抬。

        

“有道理,谁去打饭?”

        

林宁点点头,排队是不可能排队的,大不了饿着。

        

“老四去了,等他排到我们去端。”

        

钱哆哆说话的同时,特意指了指不远的队伍。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全是人,全是作训服,谁知道他指的是谁。

        

“老四?新舍友?”

        

“嗯,权窦日,咱班的体育委员,篮球打得贼溜。”

        

“处的不错?”

        

“目前还行,这小子球品很不错。”

        

不怪有人说,男人的友谊,有时就是一场球的事儿。

        

好比权窦日,只是跟舍友打了场球,就多了三位家境不俗的好友。

        

至于这份友情能持续多久,日后便知。

        

“你们好,我是权窦日,来自吉省。”

        

权窦日,身高近190的他,看着很壮,体重应该不轻。

        

长相没必要描述,名子有点意思。

        

当然,在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日,还是旭日东升的那个。

        

“你好,我是林凝,辛苦了。”

        

“林茵。”“顾禾。”“孙诗雨。”

        

“嘿,班会上你们做过自我介绍,记忆深刻。”

        

“速度,打饭,开吃。”

        

“......”

        

也不知是谁的主意,中午吃的快餐。

        

大妈抄肉的时候手应该抖了,一盘土豆烧牛肉,牛肉没看到,土豆也没几块。

        

吃到散场,八个餐盘,七个都有剩,唯独没剩的,是林宁。

        

没办法,医院出来的胃,就是这么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