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小妖精h_雪白的浪妇

2021年10月8日06:02:51荡小妖精h_雪白的浪妇已关闭评论

     

王建之死引发了轩然大波,都统制张中孚恼羞成怒,立刻找到了完颜兀术,要求严惩郑平,下午时分,完颜兀术派人把郑平叫了过去。

        

王帐内,完颜兀术腰板挺得笔直,气势威猛,铜铃大的眼睛瞪着郑平,“张都统指责你借刀铲除异己,你自己说,王建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平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的张中孚,也挺直腰板道:“王建死有余辜!”

荡小妖精h_雪白的浪妇

        

“你——”

        

张中孚恼火万分,又对完颜兀术道:“大帅,他承认了是故意杀死王建,他.......”

        

完颜兀术一摆手,止住张中孚的话,俨如豹子一般锐利的目光盯着郑平,“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是我手下,却不听我的命令,处处与我做对,我杀不了他,也调不走他,今天上午在粮仓,我指责他进度太慢,他又顶撞我,说他就是这个速度,不满意就找别人干,我实在气不过.......如果大帅认为我做错了,可以将我直接罢免杀头。”

        

完颜兀术一怔,“还有这种事情,以下犯上,你怎么不直接杀他?”

        

“这就要问张都统了!”

        

郑平看了一眼张中孚,冷笑道:“王建原本是张都统的亲兵心腹,若不是张都统给他撑腰,他敢对我这么说话?”

        

完颜兀术冷厉的目光转向张中孚,“是这样吗?”

        

“这个.....”

        

张中孚暗叫一声不妙,四王子明显有包庇郑平的倾向,犹豫了半晌,他才吞吞吐吐道:“他是我同乡不假,但不是我的亲兵,我也从来不会包庇他,或许是他不太懂军中规矩,但郑统制这种借刀杀人的做法,确实令人不齿!”

        

完颜兀术也是军人,他怎么不懂这里面的问题,如果没有人撑腰,以下犯上怎么可能处置不了。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完颜兀术不满地瞪着张中孚道:“张都统还是把精力放在怎么抓捕奸细,怎么围剿陈庆上面吧!某家给你三天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半了,到时你怎么向某家交代?”

        

张中孚后背全是汗水,不敢吭声。

        

完颜兀术又瞪了一眼郑平道:“你怎么知道粮仓里埋伏有暗哨?”

        

郑平眼珠一转,这或许是个去除暗哨的机会。

        

“回禀大帅,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士兵都知道,下面早就传开了,只是上面不知道而已。”

        

“下面士兵都知道?”

        

完颜兀术愕然,如果这些暗哨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那部署它们还有什么意义?

        

要知道这种暗哨是一把双刃剑,它射杀敌人,但也会射杀自己人,几天前,一名幕僚从事去清点兵器库,结果也被暗哨射杀了,尤其是晚上,暗哨根本分不清女真人还是汉人,都一律射杀。

        

“你们退下!”

        

完颜兀术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两人退了下去。

        

完颜兀术负手在大帐内走了几步,心中着实烦闷,宋军探子不知藏在哪里?陈庆居然在外围活动,此人胆识过人,完颜兀术还真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还有暗哨的事情,若不是这个王建之死,自己还真不知道粮仓暗哨早就成公开的秘密了。

        

本想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现在呢?哪怕错杀一万,也杀不死一个敌人,这样的暗哨还有什么用?

        

完颜兀术踌躇良久,终于叹了口气令道:“传我的命令,粮仓大营的暗哨撤销!”

        

..........

        

走出女真人大营,张中孚恼火地瞪了一眼郑平,“别以为大帅护着你,你就能嚣张,你这混蛋迟早会落在我手上。”

        

郑平笑嘻嘻道:“你老人家还是想想怎么对付背后的暗箭吧!”

        

张中孚一怔,“什么暗箭?”

        

“我听说奸细这个消息是来源于女真人在巡逻时捡到的一封信,没错吧!”

        

“没错!那又如何?”

        

“都统不觉得很怪异吗?知道陈庆事情的至少都是宋军高层吧!若宋军高层要出卖陈庆,那早就出卖大散关了,而且他不会派人来秘密送信?万一女真巡逻队没捡到这封信呢?”

        

“这样说起来,是有一点蹊跷,那你是什么意思?”

        

郑平见左右无人,上前低声道:“如果这封信不是大散关射出来的,而是我们自己人干的呢?”

        

张中孚忽然有点明白了,有人冒充宋军射箭信,在背后整自己。

        

“继续说!”

        

“如果都统制完不成任务被罢职,那么谁会是最大的受益人?”

        

张中孚眼睛眯成一条缝,“你是说张令徽?”

        

张令徽是副都统,是完颜昌的人,在军中比较沉默,也比较阴冷。

        

郑平一个暗示,张中孚立刻想到了此人。

        

“我啥都没说,就跟都统闲聊几句,都统可千万别胡思乱想,末将告辞了。”

        

郑平哈哈一笑,转身拍拍屁股走了,把张中孚丢在凌乱的风中。

        

他唯恐天下不乱,到处煽风点火。

        

虽然郑平目前的风险解除了,但他心里清楚,那封信是真的,一定是大散关内部出问题了,这件事他必须要立刻向陈庆汇报。

        

郑平找来都头王浩,对他低语几句,王浩当天便离开军营,骑马赶去了武城镇。

        

.........

        

武城镇位于宝鸡县和虢县之间,渭河北岸,从陇州流过来的汧水便是在这里注入渭河,水陆交通十分便利,武城镇自古商业发达,一直便是关中的商旅重镇。

        

但金兵大举攻宋后,这里也遭遇了战火的破坏,变得十分凋敝,原本千余户人家的大镇,现在只剩下不足百户,但偶然还是会有商人往来,给武城镇带来一线生机。

        

这天下午,一支十余人的商队从北方而来,住进了镇里唯一还在经营的客栈,武城客栈。

        

“客官是来卖药材的吧!”掌柜一边登记,一边随口道。

        

“掌柜怎么知道我是卖药材的?”商人笑问道。

        

“现在只有卖药材安全一点,别的都不行。”

        

金兵为了备战囤积了大量物资,但唯独药材短缺,完颜兀术便下了一道严令,只要来凤翔卖药材的商队,一律免税,而且严禁金兵骚扰。

        

陕西路各地的药材商都嗅到了商机,纷纷赶来凤翔,客栈掌柜接待得多了,当然知道。

        

“我们是从同州过来的,我有个同伴先来了,约好在你们客栈汇合,不知道他有没有来?”

        

“你的同伴叫什么名字?”

        

“叫做吴辛,辛苦的辛。”

        

掌柜翻了一下登记簿,“是有这样一个人,前天下午来的,住在二楼最东面的房间,我让伙计带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掌柜给我们安排好房间就行了。”

        

商队首领来到二楼最东面的房间,敲了敲门,门开了,里面正是郑平的手下王浩。

        

他看见商人首领,顿时愣住了,关上门,他立刻单膝跪下行礼,“卑职王浩,参见统领!”

        

这位卖药的商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庆装扮。

        

陈庆率领手下沿着汧水进入关中,汧水两岸在春夏季节无法走人,但冬天河流结冰,便可以在汧水河面行走,能一直走进关中。

        

他们一路上都是丘陵山地,遇不到金兵,宋军就藏身在武城镇北面约三十里的一座丘陵山坳内。

        

武城客栈是陈庆和郑平约好碰头之处,陈庆着实不放心郑平,便亲自装扮成药商来到武城镇。

        

陈庆坐下,问王浩道:“郑将军情况如何?”

        

王浩苦笑一声,“或许统领想不到,郑将军现在已经被提拔为协从军统制,手下可是有五千人。”

        

陈庆眨眨眼,颇为惊讶地问道:“这是为何?”

        

“郑将军得到了完颜兀术的赏识,破格提拔为统制。”

        

王浩便将郑平拉船被完颜兀术欣赏,提拔为统制之事说了一遍。

        

陈庆哑然失笑,“郑胖子在宋军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现在居然统领五千人,看来在我手下委屈他了。”

        

“启禀统领,卑职有一件大事要向统领汇报。”

        

王浩便将有人泄露郑平藏身敌军,泄露陈庆军队在外围之事详细汇报了一遍。

        

陈庆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冷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