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唇扒开H/女主选秀调教h

2021年10月7日08:05:25花唇扒开H/女主选秀调教h已关闭评论

“心诀、心诀你清醒一点,  看清我们是谁,我是郭果啊!”

        

从黑暗中再次睁眼,唐心诀看到了泪流满面的郭果。

        

她的手依旧停留在对方眉心,  下一秒就要按碎那层薄薄的保护罩,  而郭果还在凄厉地试图唤醒她的良知。

花唇扒开H/女主选秀调教h

        

……看起来,这居然还是一个循环。

        

而与上一次速战速决的惨案相比,  这次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比如,  此刻唐心诀的心中并没再冒出挖眼睛的冲动,  也没有产生那些冷漠残忍的念头。

        

她试着收回手,手臂顺从地放下。郭果见状一怔,  目光透出惊喜:

        

“心诀,  你,你恢复正常了?”

        

唐心诀没有直接回答,  她环视四周,从浓稠的黑暗里看出了一些轮廓。

        

这似乎是一间荒废许久的水房,机器上蒙着灰尘和不知名的黑色粘液。房间边缘被掩没在黑暗中,看不见更多景象。

        

但仅从水房构造来看,  不像是教学楼的小型热水房,  更像是宿舍楼里与洗衣区相连的空间。

        

将这些信息都记在心里。另一边郭果又呼唤了她好几声,唐心诀便转头问:“之前发生了什么?”

        

她被填充的片段记忆中,只有对郭果下手的画面和自己[内心]的想法。前因后果俱是一片空白。

        

在这云山雾罩的情节中,  她更想知道譬如时间线这样最清楚的信息。

        

郭果犹豫了一下,  没有选择立刻逃跑,还是如实说道:

        

“你忘记了吗,今天是我们约定好出来探索的日子。本来我们想趁这个机会,让你和晚晴把话说开,解除误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你刚才一到了一楼水房就突然对我出手!”

        

她还有些惊魂未定:“是不是鬼怪在这里留了气息,又把你影响到了?那我们还是赶紧上去……”

        

她还没能把话说完,就惊惧地睁大双眼:

        

刚刚才恢复了正常的唐心诀,现在却又猝然伸出手,扼住了她的脖颈!

        

[嘻嘻,这还不够。]

        

听着内心重新出现的声音,唐心诀看着自己的手再次动作,将郭果的天眼生生挖了出来。

        

刚才的清醒和自控仿佛只是短暂的错觉,第二次循环的杀戮再次开始,每一个环节都与上次严丝合缝地重合:

        

袭击郭果、打伤过来救人的张游和晚晴,开嘲讽,被反讽……

        

当流程走到被张游讽刺的环节时,唐心诀感觉自己的动作微妙地顿了一下。

        

张游剧烈咳嗽着,充血的眼睛里毫无即将死亡的惧意,只充斥着浓浓的嘲意:

        

“我反而觉得,你自以为是的样子,很……”

        

“不许说!”

        

这次,唐心诀听到自己厉声打断对方,先一步嘲讽道:“你们这种没有经历过任何磨砺和痛苦,活在温室里的废物们,就算死了也只是地底籍籍无名的养料。让你们活到现在已经是规则最大的错误,谁给你的信心和我对抗?”

        

她的每一个字都动用了精神力压迫,在对方的识海里摧枯拉朽。

        

张游又咳出一口血,却只是摇头:“因为……我是人啊。”

        

“人既然活着,就会有死的那一天。无论是生老病死,还是在游戏里被杀死,都只是生命结束了而已。难道你杀了我,我的命会让你更高贵吗?会给你增加一条生命吗?”

        

张游甚至在咽气之前,神情还似笑非笑:

        

“……同学,生死不由人啊。”

        

唐心诀陡然沉静下来。

        

这段话像启动了某个开关,虽然没有声音,却让她感受到心底疯涨的暴躁怒意,仿佛下一秒就要挣破身躯的束缚,将整片空间燃烧成灰烬!

        

但是和上次循环一样,场中已经没有能供她再发泄的人了。

        

拖着这股无处发泄的躁郁,当那束光再次照进来,郭果站在山洞入口的时候,唐心诀身体想也不想就扬起武器,杀气横溢的攻击便冲向了郭果!

        

刚看到这一幕的郭果:“???!!!”

        

但攻击还没落到她身上,就像被某种无形的屏障抹消一般,什么都没有发生。郭果还是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

        

“原来是这样。”

        

身体控制权再次短暂回笼的瞬间,唐心诀不禁失笑:“你只能让我体验[未来],却不能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这就是幻境成立的根基,对吗?”

        

[……]

        

那道声音没有回答。

        

虽然它的存在形式是内心无时无刻的念头,真实到几乎无法与自己的心理活动相区分,但唐心诀还是能精准捕捉到它沉默的瞬间,平和而又不失礼貌地让对方破防: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继续开始第三次循环,让我再次亲自体验自己消灭室友的过程,感受自己冷漠残忍的想法,周而复始,直到它彻底植入我的意识为止?”

        

[……]

        

“但是目前看来,这套花了大功夫的游戏环节里,你却连一个炮灰都说不过,未免有点太拉胯了吧?”

        

后面的话唐心诀甚至不需要再说出来。显而易见,对方原本设计好的效果,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

        

四周黑暗又开始翻滚浓稠,在又一次吞没她之前,唐心诀却感觉脑海有某种力量微微闪烁,黑暗便停止了移动。

        

[……嘻嘻,我也很好奇,同生共死的队友就这么死在手中,可你却依然无动于衷。究竟是你掩饰得够好,还是本质上,你就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呢?]

        

[正视你内心的想法,你真的不渴望无上的力量和地位吗?亲手解决掉累赘,彻底释放本性的那一瞬间,你就没有一丝轻松和喜悦吗?]

        

[看看这一切吧,这是不久必定会发生的未来,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避免。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会去做一件没有成功率的事。当然,你也不需要去抵抗命运,只要一点点接受它,接受你真实的自己……]

        

这道声音与唐心诀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但随着它开始试图引导唐心诀的思维,就隐隐露出陌生的扭曲感。

        

唐心诀静静听着,像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无言沉默。

        

心底的声音也明显露出笑意,继续趁热打铁:

        

[不过有一点你猜对了,这里的时间是无限的,你还有很多很多次机会看到真实的自己,不是吗?]

        

“你说得很努力,虽然废话连篇且只有一个宗旨,就是劝我不要做人了。”唐心诀忽然开口:“但是,关你屁事?”

        

[?]

        

在对方一瞬的错愕中,她又短暂夺回了身体控制权,抬起头看向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在和里面的某双眼睛对视:

        

“你们的世界,我曾见过无数次,这种恐吓与引诱也听了无数次。但每次天亮梦醒,我睁开眼睛后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关你屁事。”

        

“怎么样,这句话是不是很熟悉,好像已经听过了一次?”

        

唐心诀也轻轻微笑起来:

        

“距离我们上次见面你劝我弃人当鬼已经过了很久,没想到现在还是不忘初心啊,李小雨同学。”

        

*

        

被洗脑是不可能的,从心中狠毒“念头”出现的一刻,唐心诀就意识到,她大概率被鬼怪占据了一部分意识。

        

这相当于和鬼怪共享同一个大脑和灵魂,被侵蚀到这种程度,人离抬棺也没多远了。但她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很有可能仍是幻境在影响她。

        

而这位声音来源,之所以只能躲在她的身体里cos本体,原因也十分明显:受某种限制,对方并不能直接出面动手。

        

否则还需要在这里不停洗脑她“做人没意思”么——直接杀了她,她不就只能被迫当鬼了?

        

那道声音又一次沉默了很久,久到唐心诀以为对方直接拂袖离去了,它才突然爽快承认:

        

[好久不见,你猜的还是那么准。看来我说的没错,我们果然是同类。哪怕在这个破幻境里面,哪怕你实际已经被封印了能力,也依旧可以感应出我的气息。]

        

“不,你想多了。”

        

唐心诀客客气气地反驳:“是因为我遇到的所有鬼怪之中,像个传销头子一样这么殷切想拉我入伙,话术还这么呆板低级的,只有你一个。”

        

她甚至不需要套话,对方就已经在传销洗脑的过程中,把特点透露得清清楚楚。

        

当然,也要感谢“张游”在两次循环里的精准嘲讽,才促使李小雨这么快就破防。

        

“但即便如此,我给你的回答还是一样:关你屁事,你算哪位?”

        

她愿意做人,愿意活在阳光下,愿意为此终生与黑暗对抗,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没有别人操控的余地。

        

“我就算沉入地底,也永远是人类。而就算你再得到一次做人的机会,还能回去吗?当我的同类,你配吗?”

        

李小雨:[……]

        

它或许还想说出什么台词,也可能受限于鬼怪的脑容量和环境,只能眼睁睁看着黑暗再次流动,沿着设定好的流程,再次吞没了唐心诀。

        

……

        

“心诀、心诀你清醒一点!”

        

第三次循环开始,又伴随着一句已经让唐心诀逐渐开始习惯的话音,她睁开眼睛。

        

但这一回,心中那道充满恶意的念头才刚刚有出现的趋势,她就发现了一抹异样:

        

“李小雨走了,你是新换上来的。”

        

[???]

        

它还什么都没干啊!

        

“不说话,不直接控制我,说明你很谨慎。大概也比较了解我,我们之间碰过面……甚至很可能也交过手。”

        

反复循环的确会令人厌烦,唐心诀不想再重复表演,径直开门见山:

        

“是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来猜一猜,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