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货喂奶h/嗯,啊,浪妇

2021年10月6日08:45:11荡货喂奶h/嗯,啊,浪妇已关闭评论

地下密窟,正自炼器的苏奕心中一紧。

        

几乎同一时间——

        

咔嚓!

荡货喂奶h/嗯,啊,浪妇

        

万妙炉爆碎,一口道剑腾空而起。

        

和人间剑的造型不同,此剑通体呈古朴内敛的青金色,无论剑身还是剑柄,皆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神韵。

        

随着此剑腾空,飞洒出如混沌般的晦涩光雨,如若潮汐般起伏,似呼吸般一明一灭。

        

而此剑的威势,则可以用厚重磅礴、苍茫无量来形容,一眼望去,若撑起天宇的一座神山,压迫得整座大殿剧烈颤抖。

        

它虽锋芒内蕴,可仅仅那等气息,就远超人间剑太多!

        

还不等苏奕反应。

        

轰隆!

        

此剑爆绽一片神辉,竟是将万妙炉的碎片和九清道火一举吞没。

        

而此剑则再次产生蜕变,剑身内犹如燃烧般,产生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波动。

        

这一切变故,已脱离苏奕掌控,也超乎他的想象。

        

因为他根本没想过,当此剑被炼成的那一刻,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惊变,竟碾碎万妙炉,连同九清道火都一并被熔炼进剑身!

        

“我还是低估了铸剑十二篇的奥秘,从构建出‘方寸化神敕令’那一刻起,此剑的蜕变已开始超出我的掌控。”

        

苏奕暗道。

        

他很吃惊,也很意外,但更多的则是惊喜。

        

这一系列的变故,并非坏事,反倒是让祭炼出的道剑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神妙蜕变!

        

嗤!

        

光焰爆绽,道剑暴冲而起,轻而易举凿破殿宇顶部,冲出这座地下密窟,朝天穹上掠去。

        

苏奕一怔,第一时间跟着追了出去。

        

神物天成,道自应之。

        

这把剑虽没有剑魂,可其灵性却堪称举世无二!

        

……

        

“起!”

        

天穹下,紫衣白发的周天礼抬手一招。

        

轰!

        

一把雷电缭绕的黑色巨锤横空而起。

        

噬雷破霄锤!

        

一件羽化级宝物,一击之下,可撼动九霄,破碎山河。

        

当此宝腾空,那等恐怖的威能波动,让不知多少人为之色变。

        

“破!”

        

周天礼一声大喝。

        

雷霆暴涌,神辉爆绽,噬雷破霄锤猛地朝远处的神工坊狠狠轰去。

        

一眼望去,直似一道雷霆大日从天而落!

        

根本无须怀疑,这一击之下,整座神工坊必将被轰碎,沦为一片废墟。

        

可就在此时,一道苍茫的剑吟响彻天地间。

        

喀嚓!

        

青金色的神芒一闪,噬雷破霄锤这件羽化级宝物,如若纸糊般四分五裂。

        

众人皆惊。

        

抬眼望去,就见一口道剑冲向天穹,恰似大日当空,剑锋之上,有厚重的混沌气息如瀑布般垂落。

        

天地随之暗淡,整个紫河城上空,都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剑威充斥。

        

而随着这口道剑滴溜溜旋转,直似呼吸般的律动力量扩散,犹如风卷残云般,把笼罩在紫河城上空的青金色雷云吞噬一空。

        

这一幕幕不可思议的画面,让不知多少人瞠目结舌。

        

这是何等道剑?

        

“如此神兵,当归我所有!”

        

蓦地,一道身影冲出,凭空一闪,就出现在那把道剑前。

        

赫然是来自南离净土的神婴境逝灵,祝通!

        

他满脸欢喜,掌指捏印,当空朝那一口道剑镇压。

        

嗡!

        

道剑剧烈颤抖,剑锋混沌气弥漫,

        

竟是将祝通的掌印抵挡化解。

        

这让祝通不惊反喜,道:“快来助我一臂之力,镇压此宝!”

        

他看得出,此宝远超一般意义的羽化级神兵,尤其是剑身内蕴的灵性之盛,简直旷世罕见!

        

嗖嗖嗖!

        

顿时,此次跟随祝通一起前来的其他五个逝灵从暗中掠出,和祝通一起镇压那一口道剑。

        

这五个逝灵有男有女,皆气息恐怖,道行远超界王境人物。

        

可出乎人们意料,随着他们和祝通一起联手,竟都无法将那一口道剑彻底镇压!

        

他们彼此对视,皆露出惊异之色,皆判断出这口道剑非同寻常,超乎想象的神妙。

        

远处观望到这一幕的周天礼等人,内心都一阵惋惜。

        

这等瑰宝,若能被他们周家掌握,必然会是一件足以镇族的大杀器!

        

可惜,而今只能便宜那些来自南离净土的家伙。

        

同一时间,紫河城许多强者都已看到这一幕,也都不禁震撼。

        

重宝问世,引来足足六位逝灵一起镇压!

        

仅仅这样一幕,就足以轰动世间。

        

“我的道剑,岂是尔等可染指?”

        

一道淡然的声音冷不丁响起,虽然不大,却清清楚楚响彻在场所有人耳畔。

        

“小心,极可能是那个逝灵!”

        

周天礼眼眸微凝,传音提醒。

        

正在镇压道剑的祝通等六位逝灵,也分出心神,看了过去。

        

就见神工坊内,一道峻拔的身影悠然走出。

        

一袭青袍,飘然出尘。

        

正是苏奕!

        

“一个年轻人?”

        

周天礼等人皆愕然。

        

最初时,他们都以为在祭炼那一口道剑的,乃是一个来历神秘的逝灵。

        

为此,他们还请了六位来自南离净土的六位逝灵一起出动。

        

可谁也没想到,对手却仅仅只是一个面孔陌生的年轻人!

        

祝通等人见此,则暗松一口气。

        

“聂巧师妹,你盯着那小子。”

        

祝通吩咐道。

        

他已懒得再关注,要全力以赴镇压那口道剑。

        

“是!”

        

一个黄衣女子领命。

        

她身影修长,眉梢尽是孤峭之意,一对丹凤眼狭长如刀锋。

        

“不对,归一境后期修为,二十出头的年龄,这样的角色,怎可能炼制出这等旷世的羽化级道剑?”

        

名叫聂巧的黄衣女子一怔,察觉到反常。

        

她不动神色,传音命令周天礼,“一个小小界王而已,莫要再耽搁时间,速速出手,将其镇杀。”

        

周天礼明显也察觉有些不对劲,闻言不禁皱眉,这女人怎可能会蠢到没看出那年轻人有问题?

        

不对,这女人很可能是打算拿他们周家的强者当枪使!

        

想到这,周天礼神色不动,传音给身旁那白发苍苍的老者,道:

        

“族叔,那小子不对劲,你且去试一试他的底细,若是察觉到不妙,务必第一时间撤退,让那些逝灵去出手。”

        

“是!”

        

白发老者站出来。

        

不过,他明显比周天礼更谨慎一些,并未第一时间出手,而是清了清嗓音,沉声道:“年轻人,速速报上名号,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

        

言辞杀气腾腾,响彻天地。

        

苏奕目光一扫四周,心中已彻底了然。

        

他没有理会,拎出酒壶,畅饮了一口,好整以暇地看着远处的祝通等人。

        

五位逝灵一起出手,竟

        

都没能镇压那把由自己炼制出的道剑。

        

这让苏奕内心也不禁吃惊。

        

不过,想一想他就释然。

        

这口道剑,融合了人间剑、玄黄造化藤、万妙炉、九清道火四种混沌神物,以及星汐剑胚、南岳印等数十种羽化级宝物和上百种羽化级神料。

        

除此,更以来自九狱剑的“铸剑十二篇”秘术进行祭炼。

        

这一切,才造就了这样一把道剑,那等威能自然超乎想象的神妙。

        

场中气氛很沉闷。

        

被无视的白发老者,脸色都阴沉下来,感到颜面无光。

        

周天礼等人也面面相觑,这小子……竟敢无视他们!?

        

便是那黄衣女子聂巧也皱了皱眉,愈发感觉有些反常,她冷冷传音道:“周天礼,为何不动手?难道对付一个小小界王,也要我们出动?”

        

声音中透着强烈的不满。

        

周天礼唇角抽搐,心中愠怒。

        

不过,越是如此,周天礼内心越是警惕,传音给白发老者道:“小心些,莫要冒然出手,那臭女人分明想让我们当枪使,心肠太坏!”

        

白发老者眼眸收缩,点了点头。

        

一时间,气氛变得极为诡异。

        

黄衣女子聂巧察觉到不妙,很谨慎地选择冷眼观望。

        

周天礼等人也如此。

        

而在远处观战者眼中,则都一头雾水。

        

什么情况?

        

古族周氏的大人物们,竟迟迟不敢动手?

        

那些逝灵又为何不出手?

        

更出人意料的是,那青袍年轻人自出现后,竟似无视了那些古族周氏的大人物,好整以暇地立在虚空中,在观望远处那些逝灵镇压道剑,显得很是悠闲。

        

到最后,连正在镇压道剑的祝通也察觉到气氛不对,脸色一沉,斥责道:“为何不动手?”

        

聂巧脸色一变,扭头喝斥周天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杀了那小家伙!”

        

周天礼心中震怒,嘴上则对白发老者道:“族叔……只能劳烦您亲自出手一试了。”

        

白发老者气得只想骂娘,他哪会不明白,这是打算让自己去拿命去试探?

        

官大一级压死人。

        

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

        

白发老者内心再憋屈,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心中暗道,一个小小的归一境界王而已,只是出手试探,我只需小心谨慎一些,应当不会出什么差池……

        

刚想到这,一个周家的大人物失声叫出来,道:“不对!那家伙极可能是观主!!”

        

观主?

        

白发老者浑身一哆嗦,刚迈出的脚步登时缩回来,一股冷飕飕的寒气从背脊直冒,一张老脸写满骇然。

        

观主!

        

这个称号,就像有魔力般,让周天礼猛地倒吸凉气,心神剧颤,果然,就知道那家伙有问题!!

        

远处,黄衣女子聂巧不禁悄然攥紧玉手,毛骨悚然,脸色随之彻底变了,

        

作为逝灵,她怎可能不忌惮执掌轮回力量的观主?

        

正在镇压那口道剑的祝通等五位逝灵,一个个也如遭雷击,像被踩住尾巴的猫似的炸毛了。

        

而远处观战者,无不瞠目结舌。

        

观主!?

        

打破脑袋,谁能想象,最近闹得天下沸沸扬扬的观主,竟会出现在紫河城中?

        

一时间,气氛愈发诡异和寂静了,鸦雀无声。

        

唯有苏奕闲散地立在那,似浑然没有注意到在场众人神色和新境的变化,淡然道:

        

“别停,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