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h文@晨勃好紧h

2021年9月22日06:47:18翁熄系h文@晨勃好紧h已关闭评论

开始的两道瀑布声响本来就已经聒噪无比,随着它们汇合起来,声响却不知叠加了几分,更是让人惊心动魄,情绪难平。

        

随着哗啦一道声响,水面之上出现了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只是因为弱水已经淹到了胸口位置,让他们的面色有些难看,身子也站得不稳起来。

        

“呆子林,这是怎么回事?”吕纯的个子稍矮一些,生怕自己脚下一滑就再也看不到头顶天光,但好在他旁边不远有着另外一块石碑,他才能绷直了身子靠在上面,缓解了不少压力。

翁熄系h文@晨勃好紧h

        

“虽然这里没有了正炁扩散,但这石碑长年累月受到正炁熏染,其中仍有正炁存在,所以刚刚爆体符一贴到上面便被激活…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林子岱的面色彻底难看起来。

        

吕纯面上更是一阵苦涩,哀叹道:“常言道: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想我吕纯一生虽然没做多少好事,却也算不得罪大恶极,为何每次都要引来灾祸缠身?怪就只怪那老天无眼,让好人不得善遇,留那祸害遗祸无穷!”

        

“我吕纯受那男觋威胁利用,惶惶多年身不由己,今天死了又何尝不是一种幸事?希望能够早日投奔来生换种活法!”吕纯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将爆体符贴在身上。

        

“吕兄!你要作甚?”林子岱正在思考对策,见到吕纯如此举动也是一阵惊慌。

        

“呆子林,这么多年一直是你在照顾我,事到如今,也该轮到我出手了吧!”吕纯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将身后的石碑负在背上:“少了我这个累赘,你一定有办法活着离开,你快趴到我的背后石碑之上,让我来最后送你一程!”

        

林子岱闻言眼中一阵晶莹,可他见到吕纯背着个石碑的样子却是面色一喜,高呼道:“石龟!”

        

吕纯本来正在悲戚,听闻此言却不知该露出何种表情:“我说呆子林,我这可是好心好意救你,你说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要嘲笑人呢?”

        

可林子岱却没理吕纯,而是控制不住的大笑道:“吕兄!石龟!吕兄石龟啊!”说着他便指向了石台中央的那个体型硕大的石龟雕像。

        

此时的吕纯虽然明白林子岱刚刚的意思并非在嘲笑自己,但是因为自己的状态被联想到石龟的事情还是让他满腹牢骚。

        

“哈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吕兄,这石龟虽然看似与石碑无差,但其中灌输的却是极阴能量,所以它并不会激活爆体符,看来咱们可以出去了!”林子岱面色激动得有些潮红,拍着石龟说道。

        

“可是之前你明明对这石龟…”吕纯恨不得马上脱离此处,但是见到林子岱对待石龟的态度判若两人,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是这样的,在上古时期我们炁医门的先祖曾经受到过洛水神龟赠予正炁针,才依次建立了炁医门。而先祖为了纪念这洛水神龟,才在此处建造了这尊雕像,以供后世顶礼膜拜。”林子岱一边在石龟身上贴着爆体符,一边说道。

        

“啊?”吕纯闻言皱了皱眉,“那你这样岂不是大不敬?”

        

林子岱耸了耸肩:“敬重在乎的并非仪式而是心灵!而且我相信如果这洛水神龟有灵,也不会希望被它赐予希望的炁医门陷入到绝境当中。”

        

林子岱话音刚落,吕纯便见到这古朴的神龟身上突然浮现出了一层金光,好似在回应前者的话语一般。

        

此时的弱水就快淹没了头顶,让其中二人愈发站立不住,林子岱仰头高呼了一句:“吕兄,抓紧了!”然后便扯着吕纯身子一沉趴伏在了石龟之上!

        

随着水面上一团巨大的水花溅起,便见二人一龟沿着头顶裂隙疾射出来,然后力度减缓,又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吕纯才刚刚趴下身子,便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力从胸口传来,几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揉成一团。就在身下的这种压迫感好不容易舒缓起来时,他又觉得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接着狠狠地砸在了石龟背上,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断了几根。

        

“吕兄,你没事吧?”林子岱并未像吕纯一样四仰八叉趴在石龟背上,而是双手双脚一齐支撑,还未等石龟落地便提前一步跳了下来。所以除了浑身湿漉漉的之外,倒是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咦?哪里来的飞天王八?”

        

吕纯还未等回话,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道惊咦。他强忍着痛苦从石龟背上滚落下来,却见那贾猎户正提着篾刀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嗯?吕纯兄弟、先生?原来是你们!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贾猎户见到眼前二人顿时面色一喜,提着篾刀冲了过来。

        

“站住!”吕纯看见来人也忘了痛楚,一声将来人呵斥住,冷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这老匹夫还想要靠着装模作样蒙混过关?”

        

“吕纯兄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贾猎户闻言停在了原地疑惑道。

        

“不明白,呵呵,真是好一个不明白!”吕纯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冷笑道:“那我问你,你留下我们自行离去要作何解释?”

        

贾猎户皱了皱眉:“留下你们?之前不是你们二位让俺离开的吗?”

        

“放屁!”吕纯闻言怒火中烧,“你这老匹夫还真是厚颜无耻!亏你还是星火门门主,竟然能使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啊?吕纯兄弟,你是不是眼花了,俺是贾安啊!”贾猎户挥了挥手中的篾刀,一脸迷茫。

        

“老匹夫,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你得到净火壶又能如何?不怕告诉你,那正炁根源已经被我们留在了弱水当中,你还是不要在我们身上白费力气了!”吕纯已经完全将眼前这人看穿,再也不想听他任何言语。

        

他本来还要多说一些什么,却被一旁观察许久的林子岱制止了言语:“贾兄,你怎么在这?”

        

贾猎户被吕纯这一片连珠炮砸得头昏脑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好在见到林子岱问向了自己才算是松了口气。

        

“先生,吕纯兄弟这是失忆了吗?俺明明记得…”

        

“贾兄,你尽管回答我的话就好。”林子岱打断了贾猎户的话道。

        

“好吧…”贾猎户叹了口气,继续道:“按照先生与吕纯兄弟的吩咐,俺只能远远地离开了此处…可就在俺刚刚走出正炁法阵的时候,天空上忽然降下一片雷光将所有的正炁法阵笼罩起来,缓缓地向着中间靠拢!”

        

“当时俺见这片雷光密不透风十分危险,便想着用手中篾刀将这些雷光分担出去一部分,为你们缓解一些压力…谁知道这法阵当中的雷霆威力甚大,竟然直接将俺弹飞了出去,浑身僵硬再也不能动弹半分!”

        

“过了不知多久,俺突然见到脚下地面生出了一道裂隙,周围的弱水也顺着这道道裂隙缓缓灌输进来,我担心你们二位遇到危险,这才顺着裂隙寻了过来,然后就见到了一个飞天王八…”说着,贾猎户看向了吕纯。

        

“飞天王八就飞天王八,你这老匹夫看我作甚?”吕纯见到贾猎户看向自己,也是有些气急败坏。

        

“那贾兄你在来路上可有发现过什么异常状况?”林子岱莞尔一笑,然后继续问道。

        

“异常状况倒是没有遇到…”贾猎户皱了皱眉,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不过这四周的正炁法阵好像全部消失不见了…”

        

“呆子林,你和这老匹夫废什么话!小心他背地里使阴招!”吕纯知道狼千寻得不到正炁根源不会轻易出手,但他还是轻声提醒了一句。

        

林子岱闻言转过头笑道:“吕兄放心,这个贾兄是真的。”

        

“什么?”吕纯闻言一脸的难以置信,没想到自己竟然看错了人。

        

听了林子岱的解释,贾猎户这才恍然大悟为何吕纯一直对自己怒目相向,也是恨得牙根发痒:“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敢假扮俺来欺骗二位!真是不可饶恕!只可惜俺不是他的对手,不然定要让他尝尝这篾刀的滋味!”

        

“这倒未必…”林子岱缓缓摇了摇头,“之前我检查过他的伤口,发现他身上的伤势严重并非假装,应该是在刚刚天劫降临时所伤。”

        

“按照星火门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活口的!所以刚刚他在临走时没有对我们出手,并非是因为时间匆忙,而是因为伤势在身没有把握将我们解决掉!”

        

“那咱们还在等什么呢?反正他现在只带着一个空着的净火壶也无法离开此处,不如趁他病要他命算了!”吕纯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浑身的伤痛都好了大半。

        

而林子岱却是缓缓摇头:“若是如此倒还好说,我只是害怕会遇到另外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就是这狼千寻也可能是为了节省力气在酝酿大招,在等待一个机会将咱们聚集起来一举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