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荡浪妇&古代帝王H文

2021年9月22日06:33:18豪荡浪妇&古代帝王H文已关闭评论

     

仔细感觉,佘舍永远都是那第一个发言的,

        

“十三枚大道碎片!其中八枚最新的四运,另外五枚分别是涅槃,混沌,太易,太初,嗯,竟然还有一枚久远的无常?

        

就这?那也不够分哪!”

豪荡浪妇&古代帝王H文

        

青玄冷冷一笑,“不够分最好!如果真够分了,我们怕是毛都捞不到一根!”

        

理论上是这样,但事实是……多有多的好处,少有少的风险,哪能一概而定?

        

烟婾的注意力却不在大道碎片上,而是,

        

“肠管骤然缩小,就像是个喉管!此处宇宙介质流动汹涌,不运元力都不能维持身形,我就想知道在喉管另一端是什么情况?是会扩回来?还是就这么一直缩下去?”

        

佘舍无语,“师姐啊,都这当口了,您就别再那么好奇了?有这时间就不如好好想想,如果咱们抢几个碎片后怎么脱身的问题?向哪边跑?谁先跑?谁掩护?”

        

烟婾看了他一眼,“我就是想知道另一边是什么,是不是宇宙虚空,才能决定向哪边跑!

        

至于谁掩护,这需要考虑么?不是你们两个之一么?难不成你们两个好意思先跑,留我一个弱质女流給你们打掩护?”

        

佘舍无言以对,您还弱质?那谁是强质?不过这话也对,好像也就只能他们两个在后面阻击,这和性别无关,而是法脉的特点就是一路跑一路挖坑设陷阱!剑修就应该是突前的那一个! 

        

青玄实在是忍不住,“别猜了!那边比这边还要长!出口在冰晶世界,凤还之巢!所以真正要跑的话,也就只能回头跑!”

        

这个消息,让另外两个人很是意外,

        

佘余惊讶道:“凤巢?这种生物可是高冷得紧!我修道三千年,真还没看过凤凰,既然是顺路,机会难得,要不,咱们就从那边走?”

        

烟婾也很向往,“听说凤凰高贵自持,不惑于人间万物,我倒是真想看看,能不能交个朋友?”

        

她完全是对美丽生物的好奇,这是坤修的天性,而且李乌鸦那孙子也曾和凤凰交好,这些内情她转世几回,很清楚的。

        

她有信心,如果真有接触,凤凰肯定会站在她这一边,但能不能交个朋友就很不好说?

        

按理说李乌鸦那粗货都能得凤凰的友谊,她为什么不行?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凤凰就喜欢粗的呢?

        

青玄所知明显比他们多,这都来源于三清道统的源远流长,宇宙修真界中的秘密,就很少有能瞒过他们耳目的。

        

“想见凤凰?也不须费那些周折,就我所知,她们会出现在这里,维持不归路的秩序!从未缺失过!”

        

烟婾就不解,“为什么?仅仅是因为离得近?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这样的层次,这样的规模,维持秩序也是很冒险的,她们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青玄摇头,“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我也不是宇宙百晓生……拜托,师姐你哪那么多的为什么?要是娄小棍在这里瞎问,我早就向他收费了!”

        

佘舍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马白鹿,你这消息准不准确?如果有凤凰在这里维持秩序,乱不起来,那我们三个岂不是就全无机会了?”

        

青玄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太早!机会不机会的,又哪有定论?看看吧,我们原则上不要和凤凰起冲突,她们是太古兽王,曾经和我们统一过战线,这层关系不能破!”

        

……大道碎片,开始在喉管深处汇聚狂欢,佘舍数的很清楚,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但老家伙们却没有现在动手,因为他们还面临一个三十一选十三的问题!

        

基本没有外人,大道碎片就在这里,是囊中之物!如果不事先分配好归属,那就是一场乱战,最终的下场怕是很少会有胜利者,都是活了万年的老怪,这点定性是有的,谁也不会冒然上前伸手,最后便宜别人,他们有他们的规矩。

        

看老家伙们聚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但左右无非那些你让我一次我給你些好处之类的交易,

        

佘舍就有些忍不住,“这是视咱们于无物呢?要不,我们过去那边瞧瞧?就总不能这么跟傻小子一样,看着别人吃馍馍,咱们在旁边流口水?”

        

烟婾也道:“太老实,别人也未必瞧得起!咱们先不争,但穿过喉管去那边长长见识总不过份?这都不许,那就干特娘的!”

        

青玄一叹,搁他一个人,早就过去了!这人哪,一旦有了牵挂,有了朋友,有了同伴,自己还是掌总之人,就要考虑得多些,也是木得办法。

        

“走吧!贴边走!不要引起误会1”

        

三个人贴着喉道边缘而行,往喉道深处飞去,一边飞,青玄还向最近的一个老修喊道:

        

“老前辈!那边通向哪里?还要飞多久才能出去?”

        

这个问题充满了歧义,好像就是看看?路过?去那边?一副你们忙我们不打扰了的姿态,但谁也不知道三头幼兽只是把爪牙深深藏起,等待露出的那一刻。

        

也没人回答他们,由得他们自说自话,但同样也没人对他们动手,现在正在要紧关头,大家唇枪舌剑正吵的不可开交。

        

三人溜边而走,佘舍又在那里唉声叹气,“想我佘舍一生三千年,大小战无数,不敢说全胜,那也是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只走大路,不循小道,堂堂正正,只有别人躲我,又哪有我躲别人的时候?这怎么越混越回去,现在竟然改溜边了?传出去的话,这张小脸还要不要了?”

        

烟婾不耐,“那你走大道去,谁也没拦着你,我就喜欢溜边!”

        

佘舍讪笑,“算了,我还是陪着你们吧,谁让我这人心善呢?”

        

三人溜边而行,喉管很短,不足一刻已经穿越而过,就只感觉这喉管前后通道就是完全的两个世界,一个温暖如夏,一个冰寒入骨,瞬间的温差之大,就不得不运起元力抵抗。

        

喉管这一侧,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宇宙物质流速极高,温度极低,把天象之奇,体现的淋漓尽致。

        

佘舍眼尖,突然手指前方,那是射流指向的方向,

        

“看那边,又有五个修士在接近!他们是从不归路另一头进来的?”

        

三人看过去,果然有五点亮光,顶流而上,越来越近!

        

青玄就叹了口气,“凤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