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根攻略/通房清渠

2021年9月22日06:06:47双根攻略/通房清渠已关闭评论

      

杨国山为什么要来柴进的家里,而不是去他公司聊?

        

很简单,他不想把这事情给闹大。

        

最大可能性的保护好柴进。

双根攻略/通房清渠

        

要是他去了中浩集团,那么那些所有盯着他的人,肯定会制造出什么舆论出来。

        

而且他也在郑贺今那边了解清楚了,中浩集团的跨度非常大。

        

涉及了证券、酒业、房地产、实业投资、电子……

        

他最关注的是汽车和电子行业,故而在调查了解了几天时间后,最后挑选了几个最重要的核心点视察。

        

结果是令他十分满意的。

        

尤其是芯片,他万万没有想到,里边竟然还有一天禁售的光刻机。

        

这可是整个华夏第一台光刻机啊。

        

我要是处理了中浩集团,未来肯定会成为整个华夏电子行业的罪人。

        

所以,他护犊子的心思已经非常重要了。

        

后面的交谈非常的顺利。

        

二人之间并没有交谈处理不处理的问题。

        

大多是在杨国山在询问柴进是怎么把光刻机给买回来的过程。

        

要知道,国家也曾经发动过很多力量想要把那东西给买回来。

        

可多方尝试后都失败了。

        

那么多国营企业都没有办成的问题,竟然让一个民营企业给搞定了。

        

能不好奇吗。

        

柴进很是细致地讲着。

        

后来又聊到了俄国的华商银行。

        

这时候的杨国山才想起一件事情,叶利青刚上来的时候来华夏访问。

        

不就在现场提到了华商银行吗。

        

这下好了,杨国山忽然觉得一阵后怕,也幸好当时压住了部门里所有的议论声。

        

坚持要过来调查后再说。

        

万一这么随便地处理了,上头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酒喝得非常的愉快。

        

聊完了工作后,他们开始聊生活,大多是围绕齐教授的。

        

……

        

就在柴进和杨国山两人在喝酒聊天的时候。

        

深市市政府大楼门口。

        

郑贺今刚出来就看到了外面闹哄哄的样子。

        

有很多保安在劝阻着外面的人。

        

这十来个人农民打扮,门口拉了很长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天理难容,中浩集团旗下稻香酒业喝死人拒不承认,我要赔偿!

        

没错,这就是那群一直在稻香酒业门口闹事的人。

        

那个叫小军的人则抱着一个遗像,头上还带着戴孝的白布跪在大门口一动不动。

        

进出市政府的都是一些办事的民营老板,还有很多是外地的公职人员。

        

反正大多是一些有头有脸有影响力的人。

        

所以,不一会就围了很多人,都在指指点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在这年代的手机没有照相功能,若是放在几十年后,瞬间就会传遍大江南北。

        

而不明所以的人真会相信他们有天大的冤屈。

        

小军那个很有心机的样子,这是要钱完全不要脸了。

        

当然了,街道对面的一台车中。

        

那个背后一直怂恿的戴老板就在冷眼旁观着,这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好戏码。

        

一边看着,一边还讽刺了句:“这群乡巴佬,很好忽悠嘛。”

        

“还真有胆子到市政府这边来闹事了。”

        

边上有一个人给他点了根烟:“戴老板,还是你聪明。”

        

然后各种马屁开始供奉了。

        

戴老板听得心情一阵舒畅。

        

心里开始幻想着自己老江酒取代稻香酒业成为浓香型酒的一哥。

        

白花花财富开始把他给砸晕了。

        

这边,郑贺今出来后看到了这边的情况,皱了皱眉头,问了下边上的一个青年:“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年是他的秘书,赶紧回道:“闹了一整天了,赶走了又跑过来,来来回回了很多次。”

        

郑贺今沉默了下,一言不发的走向了那边闹事的人。

        

一看郑贺今走过来,那些苦口劝说的保安们也全都让开了一条道。

        

小军很聪明,一看这些保安这个态度,这肯定是这栋大楼里能够说话算数的人。

        

赶紧磕头,一副很是悲愤的样子道:“求领导主持公道,我们已经无处可说了。”

        

他的那些亲戚也明白了过来。

        

也赶紧各种愤怒的说着。

        

说什么老百姓的人命不值钱,资本家无天理,非常地刺耳。

        

郑贺今看了看横幅上的内容。

        

望着他只问了一句:“稻香酒业的酒,喝死谁了?”

        

小军不知道郑贺今和中浩集团的关系。

        

开什么玩笑?

        

小李白酒我天天在喝,我怎么没事?

        

不但是我,整个市政府都在喝这酒,便宜不违规,然后口感也好,都喜欢。

        

可又听说谁喝出什么问题了?

        

再说了,稻香酒业的成品都被监管部门检测过。

        

我怎么又没有谁说有问题?

        

如果有问题,下面的人都知道我郑贺今的态度,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

        

小军还不明所以,以为自己终于找到做主的人了。

        

赶紧开口:“我爸,他是深市单位里的人,出去和同事喝了酒,人就这么没了、”

        

“领导,我们只求一个公道,别无所求。”

        

郑贺今问了句:“你告诉我,你爸是哪个单位的。”

        

‘还有,死了人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是不是又报案了,是哪个分局处理的。’

        

小军不敢隐瞒,赶紧开口说了。

        

只不过,说到这里时候,他胆子很大,竟然还诬陷了当时处理的警察。

        

说什么收了中浩集团的钱,然后想要把这事情给压下去,弄了一个假的尸检报告什么的。

        

郑贺今没有当场表态,对边上的秘书说了句:“你打电话,把他爸爸单位领导给我叫过来说明情况。”

        

秘书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赶紧打电话各种询问。

        

郑贺今知道,今天这事情不处理好,明天这些人还回来。

        

要是天天这么来,以后别人不知道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坚信稻香酒业肯定没有问题,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干脆就在这里一动不动耐心等了起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后,一个中年人从一台的士里下车。

        

下来一看小军在,火气很大,但不敢发作。

        

小跑到了郑贺今的跟前:“郑副市长,您找我。”

        

郑贺今嗯了下,道:“这个人你认识?是你下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