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洒冲小核h_丫鬟娇喘浪吟

2021年9月19日09:51:43花洒冲小核h_丫鬟娇喘浪吟已关闭评论

     

黑暗中有一顶华美的赤色王冠。

        

后又有一道明亮火线自其中突然升起,骤然就在漆黑夜空中膨胀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恍若黑暗中升起了一个小太阳般明亮刺眼。

        

狂鬼们皆一边慌忙用手遮挡、一边受惊后退。

花洒冲小核h_丫鬟娇喘浪吟

        

可哪怕他们更习惯黑暗、眼睛被大火球刺得生疼,他们充满憎恨、贪婪和恐慌的目光,依旧集中在大火球下。

        

在那里,有一个身材婀娜、容貌倾城的金发少女,竟让他们觉得比夜空中的那团大火球还要刺眼。

        

阿尼西娅依旧红裙如火,金色的秀发在等离子烈焰的映照下,比黄金还要耀眼、还要高贵。

        

只她翠绿的双眸中,一直闪烁着一种属于上位者的无情冷漠,连等离子体的高温都无法将之熔化。

        

不过,她身上那股常年深处世界之巅所养出的王贵之气,往日或还能震慑住周围不知几万、还是几十万的卑微狂鬼,今日却再不可能。

        

末日之下、死生之前,众生平等!

        

狂鬼们很快就无视了越胀越大的等离子火球,纷纷狂叫着涌向电梯口,涌向电梯的前阿尼西娅。

        

包括自己即将彻底腐朽的生命在内,他们早就什么都不想管,只想临死前再最后放纵一把,再最后感受下生命的快乐和苦痛,哪怕罪无可赦。 

        

很多狂鬼的眼里竟都浮现出极其大不敬的淫邪之意,显然不是想简单地“吞”掉阿尼西娅那么容易。

        

既不怕死又怕死的狂鬼们,此次再无恐惧,组成极恶黑潮,争先恐后地朝阿尼西娅涌去。

        

而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淫邪,还是如此浓烈的淫邪之意,阿尼西娅亦不免秀眉紧蹙,内心却波澜不惊,只目光愈发冷漠无情,马上就朝天空打了个响亮的响指。

        

随即,体型庞大的烈焰王龙就用粗壮的机械尾重重在地上一拍,猛然张开带翼的合金双爪,仰天长啸、声震四野。

        

且烈焰王王龙冠上方的大等离子火球,也跟着徒然一胀,“呼呼”地朝四面八方吹出大量的热风和火星。

        

那呼啸的热风所过之处,沿路草皮、纸屑和布制的包装袋等,皆顷刻灰飞烟灭,无一例外。

        

狂鬼们又本能地紧紧闭上眼睛,可不说衣物和体毛被烧毁,连体表也可能被灼伤。

        

也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恐惧,马上就有狂鬼倒在地上嚎叫、翻滚起来。

        

但是,真正值得他们恐惧的东西,才刚要到来。

        

他们的哀嚎很快就被另一种更狂暴的声音彻底淹没,正是连绵不绝地爆炸之声。

        

比热风更可怕的,当然是热风里更炙热的等离子火星。

        

那成千上万的等离子火星,不仅能像激光一样轻易烧透狂鬼们的身体,其能量还和激光不一样,是发散的,隔着半米都能引爆狂鬼们身上的炸药。

        

狂鬼们不仅身体被烧得千疮百孔,“轰隆隆”的爆炸声还正成片成片地响起。

        

在通天电梯附近,大地颤抖开裂、火焰冲天而起,眨眼就又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环,和天上那团烈日般的大火团交相辉映

        

只它们合起来,都驱不散阿尼西娅脸上的无情和冷漠。

        

阿尼西娅可不是米勒,就算没冷冰冰的人工智能辅助,也绝不会手软!

        

待数秒后爆炸止息,剩下的十几万狂鬼们看着前方满地着火的、完全不成人形的焦黑事物,全被吓呆。

        

此刻,他们看向阿尼西娅的目光中,已再不敢有任何一丝的贪婪、淫邪或不敬。

        

那一双双瞪大的浑浊眼睛里,满满都是不信、恐惧。

        

阿尼西娅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冷冷喝道:

        

“死,或者,滚——”

        

而眼见巨大的等离子火球又徒然一胀,狂鬼们都惊恐至极,纷纷放声尖叫起来,又都争先恐后地转身逃跑。

        

连摔倒的都在四足并用地亡命狂奔。

        

阿尼西娅这才不再管他们,又平静地迈出数步。

        

那既精致、又奢华的红色高跟鞋,毫无犹豫地一下下从污泥里踩入、拔出。

        

即使散发着恶臭的泥水溅起、沾在那高贵无暇、一尘不染的雪白足踝上,她亦表情无任何变化。

        

在这点上,她又和米勒有很大不同!

        

后阿尼西娅还挺了挺鼻梁,深吸一口底区污浊的空气。

        

嗅着那令人作呕的空气中,更令人倍感压抑的,绝望的气息,她再不停留,侧身跃起,坐在烈焰王龙弯下的长长脖颈上。

        

烈焰王龙也收起头上的那巨大等离子火球,用火焰点亮合金翼爪,展翅高飞,很快就加速到超音速。

        

烈焰王龙不单可控制气态火焰、等离子焰、核子火焰等火焰,还能加热空气,形成强烈的上升气流,飞行速度非常快。

        

而前方扑面的强风虽经过对冲气流适当衰减,却依旧打乱了阿尼西娅额前的秀发,这才让她感到一丝烦乱,也愈发焦急。

        

数分钟后,烈焰王龙就拖着长长火光,宛若流星般呼啸冲进某处地面打开的甲板,降落在底区的一地下武器研究所里。

        

作为赞巴鲁克地方国会的会长,就算对底区武器研究所遍布、人民饱受折磨的现状深感无奈和愧疚,阿尼西娅仍是亲手批准了数个武器研究所的建立,乃至一直都有视察和指导它们的运行。

        

当你看见你的仇人在磨刀时,那留给你的选择,就已没多少。

        

她只能尽力约束试验的破坏力,务求不伤到任何一个无辜民众。

        

另外,时至今日,她甚至有点庆幸当初尽早设立武器研究所、开发更高新武器的决定。

        

后门一打开,不等一戴眼镜的女研究员把脚伸出合金大门外,出来迎接她,阿尼西娅沾着污泥的高跟鞋就先一步跨入门内,被吸污毛毯自动清理干净。

        

阿尼西娅从容快速地从女研究员身边走过。

        

女研究员则有点手忙脚乱地又转身跟上,手上的平板都差点被甩了出去。

        

“晚,晚上好啊,阿尼西娅小姐!”

        

“晚上好,黛拉博士,试验准备得怎么样?”

        

阿尼西娅头也不回,边走边问,声音却未因着急而出现一点紊乱,尽显顶级贵族的优秀教养。

        

黛拉暂时难以回答。

        

烈焰王龙“砰砰砰”地大步跟在两人身后。

        

等好不容易抓稳平板,黛拉却愈发感到不好回答,为难地说道:

        

“阿尼西娅小姐,您的要求实在太急了,我们实在准备不及啊!可以请您再等一天吗?就一天,一天就好!”

        

但阿尼西娅脚步不停,冰冷严肃地否决道:

        

“不行!现在混沌狂潮随时可能来袭,时间异常紧迫,必须争分夺秒,哪能再等一天那么长?”

        

黛拉内心更加愁苦,愁眉苦脸地说道:

        

“可,可实验的准备实在还不够齐全。强行启动试验的话,真不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阿尼西娅闻言,这才稍稍转头看了黛拉一眼,或者说看了旁边一眼,知道黛拉所言非虚。

        

透过走廊两边的一扇扇透明窗户,可以看见每个研究员都在拼命地为试验做准备,基本都已加班加点地连续工作四五天没休息。

        

不单每个研究室里都堆满大量杂乱的设备或悬浮、倾泻下着海量的虚拟数据,里面的每个研究员亦都双眼深陷、嘴唇干裂,还都有大大的黑眼圈。

        

而既然大家都拼到这地步,那么,黛拉说不行,估计就是真不行,强行开展试验真可能有很大危险。

        

然阿尼西娅进一步加快脚步,若无其事地对艰难追上来的黛拉说道:

        

“没事,只要由我和我的烈焰王龙亲自作为试验核心,那试验的安全性和成功率,就都能得到大幅提升!”

        

黛拉感到有些不出所料、又不免大惊失色,忙阻止道:

        

“小姐,不行啊,太危险了!您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怎么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啊!”

        

阿尼西娅只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地冷冷说道:

        

“海盗若是攻进来,不止是你们,我也得死,大家都得死!到时你连负责的机会都没!所以,管不了那么多,试验必须照原来的时间赶紧启动。且必须由我和我的烈焰王龙亲自作为核心。那样才能保证试验最快成功,把‘它们’最快投入量产,成为拱卫赞巴鲁克的、从神话中走出来的‘巨人军团’。”

        

黛拉内心纠结至极,后也只能叹息一声,低下头来。

        

接着,她们就来到存放着被她们寄予厚望的“神话兵器”的房间前面。

        

等大门缓缓打开,在房间内的一封闭玻璃管里,正静静漂浮着一颗外表平平常常的红紫色种子。

        

且再等一道紫外线照射过去,该种子就立即狰狞地猛然苏醒过来,一胀一缩地剧烈律动、扭曲和挣扎起来,乃至浮现出类似血管的密集纹路,更竟是组成了一张好似恶魔的可恐脸谱。

        

它就像一颗迫不及待要复活的恶魔心脏一样,正在诡异地玻璃管中“咚咚”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