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深情/啊,,啊,,皇上h

2021年9月19日09:18:41攵女深情/啊,,啊,,皇上h已关闭评论

      

再次踏出船舱,曦阳晶灿映射海面波光粼粼,鸥鸟凌空回旋声声不绝,浪涛轻抚船身缓缓划过海天一色,海上男儿喝声振帆迎风而行。

        

远眺海岛上参差交错,有条不紊的各色建筑林立,居中的庄严佛寺轻烟袅袅,未近海岛仍可听闻梵唱悠悠。

        

回望身后迷雾缭绕,应对岛上光风霁月,承昀也约莫了解为何织云岛之名从何而来。

攵女深情/啊,,啊,,皇上h

        

抬眼凝望上船后鲜少发话,一路静默观望的男人,颜娧不禁轻声探问道:“可是有什么发现?”

        

“没有。”承昀扬起令人费解的浅笑应道。

        

没这一笑还不令她怀疑,如今反叫她想问出个什么了。

        

不过在众人面前,嘴上的心思还是沉了沉没立即发作,勾着睥睨的弧度淡淡笑道:“没有就没有。”

        

“嗯——”相芙也从船舱里冒出身影,慵懒伸着懒腰,迎着阳光灿烂,精神饱满地说道:“睡得可真舒服。”

        

看着这个褪去一身污秽短褐,换上藕荷与水绿相间的劲装,梳上娇俏又不师英气的蝶编束发,利落站定兄长身畔。

        

“能不能有点女孩子家的模样?”相汯瞧了自家妹子那大而化之的举止,只能一声声无奈叹息,同样都是女扮男装怎么气质能差那么多?

        

“我要是只想着女孩子家模样,怎么帮你查找冶铁术?”相芙自知被嫌弃而冷哼撇头,不情愿道,“兄长这是找到解决契机之法,忘记当初如何苦恼了?”

        

“瞧妳说的,明明就是轻功不济上不了船只,回不了家,说得像施了大恩大德似的。”相汯没点客气的揭了自家妹子的疮疤。

        

“上不了船怎么了?我...我...怎么说都替雨田城机关奉献了不少心力!”被揭短,相芙急得反驳。“若非十年前那场伤了岛上泰半船只的海难,因落水伤了根基而致使内息停滞不前,哪会有今日内息惨淡?”

        

功夫上不了台面她愿意?

        

“所以,阿娘要妳别离岛啊!”

        

“呃——”相芙咬住唇瓣,忍下差点迸出口的粗话。

        

前头讲了那么多好话,只是想哄她回岛?

        

“相家人多了去,不需要妳出岛寻求答案,阿娘只要你好好的。”相汯抓着阿妹肩膀,指引她看向岛上半山上的幅员辽阔的相家宅邸,缓缓道,“妳的天赋阿娘没想过掩埋,她只想着我们几个兄妹能撑起这座岛。”

        

来到阿妹面前,相汯慎重道:“阿娘说了,少了一个人都不行。”

        

被这一番话说得眼眶子禁不住翻腾的热息,相芙忍下了内心激荡的思绪,本以为阿娘对她私逃出岛定气得不想认她了。

        

“阿娘想妳都想病了。”见妹子一言不发,相汯再次下了重话。

        

相芙生气地挣脱兄长箝制,气得嗔道:“不把我的眼泪说掉下来不情愿?”

        

打从离家也这几年,夜夜停摆在雨田城外的相家船只,她何曾不知?

        

偏偏内力不济上不了船,几次得知兄长来到雨田城巡察也没拉下脸面去找,单纯想哪日能够解决机关问题,指不定也能为织云岛找到契机。

        

几番周折虽没能真正解决问题,也叫雨田城残喘至今,既然决定停摆也无需她继续停驻,昨日入夜便被家中暗卫送上船了。

        

“怕妳再跑了。”相汯半点没迟疑的回答。

        

进入织云岛范围,按照相芙对岛上的了解,不说动她的心思要再逃太容易。

        

如若不是颜娧洞察了她的身份,指不定现下仍寻不着人。

        

“我不走了行吧?”抹去眼角那抹剔透珠光,相芙深吸了口气,气急地哽咽道,“东越境内冶铁技术仅次相家的雨田城都不再冶铁了,我还能上哪去?”

        

离岛不就是为了寻求解套?如今解套之法也没了还能眷恋什么?

        

还不如回到岛上的继续钻研烧熔重石之法。

        

船行缓缓靠近码头,两口子没理会身后俩兄妹较劲径自上了岸,有机会踏上这个与世隔绝的岛屿到处逛逛,谁还理会别人家里的家族恩怨?

        

“这两个没良心的。”

        

承昀自然听到了身后的抱怨,随手扬起手上不知何时被他解离的白玉令牌。

        

讶然无言的看着当空飞扬令牌,想阻止也不知从何阻止……

        

东西是他交出去的啊!

        

这两口子是打算拿着他的令牌在岛上作威作福了?

        

看着俩人并肩离去,没有趁机拿回来真是失策了……

        

缓缓路经码头上熙攘鼎沸的人群,沁着徐徐海风特有的黏腻感,颜娧没能适应地回望身旁男人,纳闷问道:“这是打算上哪?”

        

“找个地方好好歇下。”承昀泰然自若地拥着她所有迎面而来的人群,无视人前人后的异样眼光。

        

“你熟?”颜娧心里颇为怀疑这男人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他铁了心不说谁也料不到。

        

“在船上观望了一会,应该相去不远,再不济也还有我这张嘴能问。”承昀探出大掌打算领着她踏上离开码头的石阶,唇际仍扬着那抹令人费解的弧度。

        

出了趟远门这男人竟然学会了摆谱?

        

瞟了眼故作神秘的男人,颜娧没好气地紧握住面前伸来的大掌,多施几分气力,毕竟身后还站着数不清的人等着她离开阶梯,再怎么不情愿也得当个人。

        

虽吃疼也没缩回手,反手紧握葇荑,他睇着伤心神色,凄婉道:“疼啊!”

        

“不疼抓你作甚?谁让你作妖?”撇头不看男人装模作样,她撩起衣襬踏上阶梯,将道路还给身后敢怒不敢言的码头工人们。

        

“总得找个风和日丽或是气氛怡人的地儿,再来说事啊!”急急跟上脚步,承昀眉眼里尽是无辜地讨饶。

        

这话可就全然说明了,他的确故意不在相家人面前提及,叫她心里又是一阵嘟囔,难道他们走在平行时空?

        

走在一样的地儿,看到相同的事物,他见着的就是与众不同?

        

握了握仍带着硬气的葇荑,承昀看似央求又带着些许强硬的口吻询问道:“好不容易到了可以安心歇下的地儿,不用担心是否有人窥探窃听,难道妳不想好好睡上一觉?”

        

直接上了相家还能歇息?

        

下了船一个日夜都未能阖眼,几个人能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