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h叫出来&古代公憩H

2021年9月19日08:24:53阳台h叫出来&古代公憩H已关闭评论

韩鹏飞还在装死。

        

其实早就醒过来了, 但是穿着大花袄子实在是太丑了,他宁可不醒来。

        

范晓娟拍了一把他屁股:“不起来我们就走了,咱们可扛不动你。”

阳台h叫出来&古代公憩H

        

韩鹏飞怕真把他扔这里, 睁开眼睛说:“这哪呢,在哪呢这是?”

        

想到小纨绔饿的瘦不拉几的样子, 路上又买了几个鸡腿。

        

韩鹏飞半路醒来了自己走,一路上都低着头, 跟个被抓到了的小坏蛋似的,一言不发。

        

这孩子, 以前皮是皮,但是也挺自信的, 尤其是那双大眼睛, 格外的灵动,看着也不是现在这幅畏畏缩缩的样子啊。

        

范晓娟也听说过,韩海跟彭彩兰假离婚了一场, 现在家里面乱糟糟的事,原以为彭彩兰就算再不靠谱,自己的孩子总该顾着些,没想到越来越离谱,家里就一个孩子怎么搞得脾胃不好, 饮食不规律的。

        

彭彩兰可真是个人才!

        

以前多活泼的孩子, 范晓娟看了就来气, 呵斥道:“抬头挺胸好好走路。”

        

韩江不落忍,憋不住看了妻子一眼。 

        

范晓娟眼神却是坚定的,这孩子得好好教,不然从小就这样畏畏缩缩的,长大了能成什么气候, 上辈子他能爬出来,应该也是因为有当初的机遇,但这样的机遇,这辈子不会再有了。

        

上辈子的韩海家庭条件优渥,对孩子自然不会太差。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人多少会有自信一些。

        

想想当初那个一路上侃得没边的不靠谱小青年,范晓娟就觉得还是上辈子那个韩鹏飞,让她更喜欢一些。

        

听了范晓娟的话,韩鹏飞回头偷偷瞄了她一眼,迅速把腰板挺直了。

        

这孩子还是有得教的。

        

范晓娟说:“不管你爸妈怎么样,你自己要像个样,你家现在住哪?”

        

韩鹏飞小声说了一个地方。

        

范晓娟的声音更响更大声:“对,抬头挺胸站直了身子,你是偷了家里的东西吗,怎么就站不好了,说话声音也要大一点。”

        

韩鹏飞跟她赌气呢,很大声的把自家住的地方报了一遍。

        

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我又没偷家里头的东西。”

        

韩江笑着摸摸他脑袋。

        

范晓娟满意的说:“对,讲话声音要大,要堂堂正正,别人做错了事也不是你做错了事,为什么一副欠人钱没还的模样。”

        

她以前也不会给这孩子讲道理,那是因为他自己有爹妈,轮不到她这个当伯娘的教。

        

除非是惹到她家的心头肉,才会给他一顿棍子肉,那打别人家孩子能像打自家孩子那样安安心心的打么?

        

但是他就是怕范晓娟。

        

韩鹏飞大声说:“你们都不是我大伯和伯娘了,我以后可不能占你们便宜了,刚才花掉的钱,以后我会还给你们的。”

        

范晓娟好笑:“还?”

        

韩鹏飞说:“我长大了也会挣钱,你可别瞧不起我。”

        

他知道人家没有义务对他好。

        

别看韩海两口子拧不清,偏偏养出来个孩子跟他们是反着来的,所以说父母养孩子,要么就是完美继承父母的基因,要么就是跟父母拧着来,韩鹏飞就是这么一个人。

        

臭小子,上辈子的你预支了好吧。

        

陈美华也跟他们一起走,笑着说:“韩鹏飞穿着你的衣服,可俏皮了。”

        

范晓娟拎他耳朵:“臭小子,跟谁学的这张嘴这么硬,你妈是鹦哥儿吗?”

        

韩鹏飞气到自闭,丑死了好吗,这还是范晓娟以前不爱打扮时候的衣服,花哨的很,穿在他身上又滑稽又好笑。

        

亲娘不管孩子,他身上的衣服脏的跟狗一样,其实里面也该换换,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范晓娟随手给他挑了一件。

        

范晓娟让大家等等,去路边店里随便拿了一身纯棉内衣,特地拿大了一码,现在能穿到三四月,等开春了就要换夏装了,买大点可以留着秋冬穿。

        

外面的衣服,一时半会儿就不好买。

        

韩鹏飞比韩星辰略高一点,现在个子差不多是120。

        

拿回来以后对着后背比了比,很满意的说:“差不多了,就是这么大的码子,今晚上洗洗,搭在暖气片上头烘着,明天就能干,早上换新衣服。”

        

她突然想起韩鹏飞出门是不是没给家里打个招呼,就问他:“妈妈知不知道你出来了?”

        

韩鹏飞无所谓的说:“我爸去了广州,我妈经常跑出去跟人打麻将,我自己在家做饭吃的,上次有一个星期没见着她。”

        

范晓娟吃了一惊,原先听着彭彩兰回来了,还以为她回来好好过日子的。

        

能把孩子晾在家里一周,这人可真是心大。

        

陈美华啧啧一声:“这当爹当妈不用持证上岗,可真是轻松,什么人都能当爹妈了。”

        

范晓娟心说可不是。

        

韩海是个心大的,跑公交车赚不到什么钱,就转身去跑长途了,这年头跑长途挣得多,倒是个出路,可怜这孩子爹妈都不管了,以前奶奶倒是疼他的,可现在韩老太太自顾不暇。

        

嗐,她一个外人,顶多能给他填一顿饭食。

        

范晓娟看了韩鹏飞那一身,心寒:“你家虎子的衣裳能拿一身给他吗,我的衣服肯定不能给他穿了。”

        

韩鹏飞这么大的孩子,可要面子了。

        

刚才在医院其实就醒来了,闭着眼睛装死是因为第二次社死,穿着女人的大花袄子,太丢人啦。

        

陈美华:“回去我找找,家里头就一个孩子,以前的衣服多着呢,还有没穿坏的吧,韩鹏飞,你伯娘是真的对你好,知道不?”

        

她现在搬是搬出来了,偶尔也回。

        

韩鹏飞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伯娘——”

        

范晓娟正色:“以后叫婶子。”

        

别把她叫老了。

        

又不是亲戚了,叫什么伯娘。

        

这一路走到家才发现肚子都饿扁了,韩星辰趴在厨房的灶上头吸仙气,见妈妈回来赶紧找找手:“妈妈妈妈,青菜也洗了,鸡蛋我也拿出来了,咱们吃青菜鸡蛋面?”

        

“哟,韩鹏飞你怎么来了。”她也眉开眼笑的,看着韩鹏飞身上那身破袄子,差点就要笑出声来,愣是给憋住了:“妈,韩鹏飞怎么来咱们家了,他妈知道不揍他吗?”

        

以前韩鹏飞一来,彭彩兰知道就要揍人的。

        

妈妈不在家,她也不敢做饭,其实都饿得要走不动路了,看见韩鹏飞了还能再调侃一下。

        

范晓娟不给她碰炉子灶子,不让她现在学做饭,怕烫着,最重要的是这边住的拥挤,一家起火,一排都能点着了,居委会天天宣传防火,关键也没人听,以前烧炉子的时候,范晓娟做噩梦都是家里起火了。

        

“这里有鸡腿,你两先吃吃鸡腿垫垫。”她赶紧把鸡腿给两孩子一人一个,她自己经常在店里帮忙,对鸡肉相当免疫,尤其是冬天就馋一口青菜和小葱,韩江刚才也说自己不要鸡腿,他要空着肚子吃面。

        

韩星辰会干点其他的活,青菜洗的干干净净,小香葱也切成了葱花,三个鸡蛋整整齐齐的卧在盘子里。

        

两孩子毫不客气的大啃起来,这里面韩鹏飞的吃相最要命了,肉才到嘴里,就咕隆咚的咽了下去,好像那玩意儿都没被嚼过一样,叫范晓娟看了,难免又要批评他几句,要韩鹏飞吃慢点。

        

肠胃不好,吸收不好,脾胃还差,这孩子的身体就是小时候给毁了的。

        

吃着鸡腿,她还不让韩鹏飞坐下,而是叫他在旁边瞧着她做饭。

        

范晓娟速度极快,锅底放油滑了鸡蛋进去,炒散了放水进去,水开了煮面,最后烫了点上海青,一人一碗,这回韩鹏飞不那么饿了,坐回小板凳上,慢悠悠的吃着。

        

医生刚刚也说了,吃饭要慢一点,可他能慢点么,每回吃饭的时候,他都饿得要死了,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彭彩兰就没给他吃饱过,有时候他自己煮饭,就煮方便面吃,那玩意儿香香的,孩子吃饭就不容易挑嘴,彭彩兰因为要打麻将,索性买了几箱子的北京方便面搁在家里头。

        

范晓娟问他最近都吃的什么。

        

韩鹏飞嘴里挂着长长的挂面:“方便面,馍馍!”

        

韩星辰都受不了:“馍馍跟挂面怎么能当饭吃。”她很豪爽:“回头你妈不做饭,来我们家或者嬢嬢家里来吃就好了。”

        

范晓娟瞪她一眼,叫她闭嘴。

        

韩星辰赶紧不说话,低下头吃起面来。

        

“并不是不让你来这里啊鹏飞,可是婶娘和叔叔要上班,你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明白吗,你要是嘴特别馋了,就来婶娘这里,我给你买鸡腿儿吃好吗?”范晓娟边说边皱眉:“青菜和番茄补充维生素,鸡蛋补充蛋白质,你就算是啃馍馍,也要吃这种,刚刚婶子怎么做青菜鸡蛋面你看见了吧,回头婶子教你做个番茄鸡蛋汤,你自己搁家里煮番茄鸡蛋面。”

        

面汤里面放了炒鸡蛋提味儿,又有青菜的爽口,热乎乎的滚进胃里,暖和了韩鹏飞啃了多日干馍的枯燥胃。

        

就着面汤,他又吃了几口榨菜,吃到全身上下都暖烘烘的,最后连面汤都喝完了。

        

范晓娟翻着白眼,看着周围的三个人,皆是面汤喝完舔着嘴,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碗底,那模样看着像是想搞个馒头,撕开了把碗底抹干净了,可真是老韩家出来的穷种。

        

西红柿鸡蛋汤可以就干馍吃,还能煮面,韩鹏飞点头。

        

他的厨艺,大概就是这会儿给磨出来的。

        

韩江又问了韩鹏飞平常吃啥,日常在干嘛,可听来听去,彭彩兰就是打麻将,韩海要出长途没空管孩子,这孩子平常在家要不啃干馍,要不就吃方便面,这两样东西有营养吗可真是。

        

他气得筷子一摔。

        

范晓娟翻他白眼:“你还想干啥,你还能管得了韩海他们家的事,给我坐好。”

        

她很清楚,就算是真亲戚,人能管韩鹏飞一辈子吗?

        

管不了,就得把这孩子给教出来。

        

等吃完了饭,韩鹏飞主动把碗筷给收拾了,才大半年没见,这孩子已经很会做家务了,以前这些活都是韩星辰干,现在轮到他。

        

韩星辰在一旁帮他。

        

韩鹏飞收碗收筷子,她就拿着抹布擦桌子。

        

韩鹏飞洗碗洗筷子,韩星辰就帮着扫地上掉下来的食物渣子。

        

她问韩鹏飞:“医生给你开药了吗?”

        

韩鹏飞点头:“我喝了,甜甜的,有点糊味儿。”

        

韩星辰说:“你放学回家干嘛,怎么不来找我玩了?”

        

韩鹏飞低下头,默默的洗碗洗筷子,又变成一声不吭的模样,其实他来找过韩星辰的,看她打球,看她训练,她现在都跟小运动员一样了,格外的威风,他觉得自己都不够格跟韩星辰称兄道妹的,也不够资格跟她一起玩了。

        

“我才不要跟你玩。”韩鹏飞把洗好的碗筷放桌上,冲到院子里。

        

眼泪唰唰往外面掉。

        

韩星辰跟在他身后,一脸无辜。

        

怎么又哭了哇,小星星这次真的没有欺负他啊。

        

第二天,韩江又带着他去看了老中医,开了五天的中药调理。

        

韩鹏飞要喝苦药,韩星辰就跟小尾巴似的跟着,还特别高兴。

        

看着韩鹏飞咕咚咚,一口气喝完,带着羡慕的小眼神说:“好喝吗?”

        

她长这么大就没喝过中药。

        

这药苦,但是医生说对他身体好,韩鹏飞也就喝了。

        

可要说好不好喝,韩鹏飞实话实说:“不好喝。”

        

可小星星是个什么孩子,好奇心简直不要太强哦,韩鹏飞说不好喝,翻译在她这里就是非常好喝,就是不给你喝的意思。

        

妈妈下午再炖中药的时候,一双罪恶的小爪爪就伸向中药罐子。

        

“韩星辰!”

        

“哈?”

        

“你在干啥?”

        

韩星辰这辈子都没喝过中药,她打小长得矮矮瘦瘦的,可要说身体底子那是真好。

        

没喝过就没记性啊。

        

“没,没干啥。”

        

刚范晓娟出去,让韩鹏飞回去跑一趟,跟他妈说这一周住同学家里,这一周就留在这里喝中药调理,顺便要把做饭给学会了,彭彩兰是靠不住的,孩子也不会照顾自己。

        

还好现在学校里面也有提供一顿午饭,吃的马马虎虎但是能保证基本的营养。

        

一回来就看见女儿鬼鬼祟祟的。

        

自家女儿多皮好奇心多强范晓娟是清楚,那简直是属猫的。

        

又好吃,又吃不了多少。

        

范晓娟笑笑:“你不会要偷吃吧?”

        

被妈妈猜到了,韩星辰紧张兮兮的说:“没,没有,谁还要偷吃了。”

        

可等妈妈一个转身,她就真的偷偷喝了一口。

        

妈呀。

        

韩星辰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她马上想吐出来,谁知道范晓娟一回头。

        

这孩子受到了惊吓,“咕咚”一口就把中药给吞了下去。

        

苦不苦别人是不知道,可是韩星辰的眼泪就流了出来了。

        

原来生病是这种味道,麻麻呀她才不要生病,才不要吃苦药呐。

        

就这样,韩鹏飞吃了五天的中药,气色看上去好多了。

        

两孩子住在一起久了,刚开始好好的,时间久了就是互相嫌弃。

        

一开始还是相亲相爱小兄妹。

        

最后谁也不搭理谁,时间仿佛又过到了一年多以前。

        

这是韩鹏飞一辈子里面最高兴,也是他记忆中最最美好的日子。

        

韩星辰嫌韩鹏飞脖子上有黑垢了,这是长期没大人帮他洗澡的结果,北方天气干燥加上太冷又缺水,很少人会天天洗澡,一般十天半个月去一次澡堂子,专业搓澡师傅会给撮的干干净净。

        

韩江就带他去澡堂搓澡,回来还推了个小平头,看上去贼精神。

        

他也跟婶子学会怎么做鸡蛋汤。

        

范晓娟把他送走时候再三叮嘱他:“婶子不能一直照顾你,你自己要会做饭,会照顾自己知道不,灶上的火不要随便玩,也要小心被烫到了,要是灶上满满一锅水该怎么办?”

        

这会儿太多被烫到的案例了。

        

韩鹏飞:“如果锅里太满就用瓢舀出来,不会晃出来或者我能搬得动才能搬下来。”

        

范晓娟点头。

        

“如果烧到很烫就要特别小心,记得吗?”

        

“嗯。”

        

“要好好读书,你爸妈不靠谱,你就越要好好读书,只有好好读书才有出路,回头考一百分,婶子给你买肯德基吃,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一年前,这皮小子还一副不懂事的模样,时间和环境让他看上去格外的沉默,跟以前判若两人。

        

昨天吃过肯德基了,特别好吃,那味道韩鹏飞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记得了。”韩鹏飞默了默,抬眼看着范晓娟说:“谢谢婶子。”

        

说完转身就跑到巷子里。

        

冷风呼呼的刮在他的脸上,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他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就在一年多以前,他还觉得伯娘是这个世界上最凶的大人,最不喜欢他了还经常揍他,他爸他妈都说伯娘不是好人,韩星辰也老嫌弃他是个鼻涕虫,不跟他玩。

        

可就是这个凶巴巴的女人,教他怎么去照顾自己,是那个老嫌弃他的妹妹,背着一书包的零食送过去给他。

        

韩鹏飞的眼泪流了一脸。

        

他伸手用袖子准备擦干脸的,想到韩星辰那种嫌弃的小表情。

        

用手擦鼻涕擦眼泪是她最唾弃的,她还指着胡同里面的孩子一个个的说,谁谁谁不讲卫生,小星星不跟用袖子擦鼻涕眼泪的孩子玩。

        

“那谁谁谁,还把鼻涕擦别人背上呢,可恶心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嫌弃。

        

他伸手进去掏出来个干净的白手帕,把脸擦干净了,大步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要好好读书,等考了一百分,再来找小星星玩,再来找婶子!

        

等他长大了,也要给婶子买好吃的,买新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