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女h&丫鬟破瓜H文

2021年9月19日07:16:02自慰女h&丫鬟破瓜H文已关闭评论

      

电梯运输全程风平浪静, 很快疏散到最后一批住客。

        

这批人是纨绔富二代,当时在房间里磕嗨,玩起群.P, 妥妥兔头人心爱的盘中餐。

        

当图腾和工作人员一同进入房间, 果然看到电视墙一幅诡异黑暗的兔头画像, 摆明屋里七个人都被标记。

自慰女h&丫鬟破瓜H文

        

图腾用冰水浇醒七人, 又一拳击碎钢化玻璃桌震慑才将七人赶出房间, 之后让他们去电梯等,他再到旁边的房子里搜寻, 然而再出来时才发现电梯走了。

        

他停在电梯门口,看着红色数字慢腾腾的变化, 从14跳到13,还在下降。

        

此时的电梯厢内, 七名男女酒醒后,体内残余药性,情绪起伏剧烈,刚才进电梯就不顾工作人员阻拦按下关门键, 一边殴打电梯工作人员一边嘲笑:“希望那个死光头电梯失事。”

        

“人家叫喇.嘛哈哈哈……听说他们喜欢和女人做, 叫什么开心禅?欢喜禅?一群□□养的狗。”

        

这时有工作人员鼓起勇气说:“电梯井里有怪物, 那个□□能救我们。”

        

七人闻言哈哈大笑, 将三名酒店工作人员逼至角落殴打,电梯内乱做一团,红色的电子数字速降至8楼突然卡顿,哐当一下停在7楼和8楼中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梯箱内灯光明灭, 嚓一下熄灭。

        

“只是电梯事故,拨通求救电话就行。”金发肌肉男满不在乎地说。

        

他们拿出手机照明, 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靠近电梯紧急求救按钮的红发女生刚伸手,缩在角落里的工作人员连忙制止:“别按!”

        

黑人女工作人员泫然欲泣:“这绝对不是正常的电梯事故,一定是魔鬼作祟!如果按下求救铃,说不定会有兔头人循着声音爬过来。”

        

“噗哈哈哈兔头人……你们居然都相信。”金发肌肉男噗嗤大笑:“你们知道这家酒店为什么有个别称叫幽灵酒店吗?因为传闻只要看到诡异画像就会被兔头人杀死。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传言吗?因为是我爸公关的啊!”

        

红发女:“我记得你爸是某家媒体总监?”

        

金发肌肉男:“我不止一次撞见我爸接幽灵酒店的公关营销案件,全靠我们家媒体和报社联手打出名声,酒店才扭亏为盈。”

        

红发女松了口气,按下紧急求救按钮,陡然发出刺耳的尖叫,像电流划过麦克风表面发出的噪音,电梯内众人狠狠吓一跳。

        

“艹,怎么回事?”、“你确定是营销吗?”、“是不是电梯音响坏了?”

        

金发肌肉男的笑脸有点维持不下去,他突然想起父亲不止一次警告他别入住幽灵酒店,这下心里惴惴,该不会真的有问题?

        

但是酒壮人胆、毒迷人心,酒.毒合在一起就天下无敌,这群人很快将心中升腾而起的一抹恐惧灭杀,兴致勃勃地对着电梯对讲主机喊:“兔头人,兔头人,两只长耳朵一只三瓣嘴,两个红眼珠一张丑鬼脸。兔头人,兔头人,蹦蹦跳跳来吃我啊哈哈哈……”

        

三名工作人员缩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喘地看他们作死。

        

刺耳的噪音一阵又一阵,突然平息,接着变成无数嘈杂的声音发出尖叫,汇聚成一句话:“快,快跑,跑吧,它们已经杀红了眼!”

        

七人愣怔住,回头看三名抱成一团的工作人员僵硬笑说:“玩笑开大了吧。”

        

“是兔头人,是它们……”

        

金发肌肉男冷哼:“不管是真是假,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撬开电梯爬出去。”

        

其他六人欢呼雀跃,合力撬开电梯后,却没人愿意爬出去,金发肌肉男挥舞拳头邀请,却被所有人拒绝,尤其红发女还嘀咕一句:“谁不知道爬出电梯被截成两半是恐怖电影经典桥段?是你提议爬出去,那你自己爬出去好了,我们要留在这里等救援。”

        

“胆小鬼。没种。”

        

金发肌肉男鄙视他们,然后颤颤巍巍地爬出电梯,当看到下方深不见底的电梯井,他心跳速度忍不住加快,肾上腺素飞快飙升,脑子里闪过很多恐怖电影桥段。

        

有爬到一半,电梯突然上升或掉落,也有半身伸到外面,电梯门突然关闭,还有一脚踩空的,总而言之死状很恐怖惊险就对了。

        

身后猪朋狗友怂恿着他,金发肌肉男满脑子都是爬出电梯嘲笑他们的一幕,因此壮着胆子摇摇晃晃爬到电梯井,试图撬开8楼电梯门。

        

忙活半天,终于撬开一条缝,有光透进来,金发肌肉男刚露出笑便见远处一双穿西装裤和皮鞋的腿朝这边走来,他当即想呼救,目光不经意向上,看到肩膀之上那颗恐怖兔头,呼救便死死卡在喉咙发不出来。

        

金发男屏住呼吸蹲下,后背靠着井壁,脚步声就停在头顶,光线再度被挡住,他死死捂住口鼻,一个气儿都不敢出。

        

好不容捱到脚步声再度响起,光亮恢复,那道身影终于走开,金发肌肉男松了口气,却在此时,电梯内狐朋狗友高声吆喝。

        

“嘿!你爬出去了吗?看见兔头人了吗?如果看见了,记得代替我打招呼。”

        

“哈哈哈……”

        

“——!”金发肌肉男窒息。

        

瞪着光线又从眼前消失,金发肌肉男缓缓抬头,正见一个兔头试图将自己塞进巴掌大的电梯缝以至于大脑袋完全变形,粉色浑浊的眼珠透着神经质和疯狂瞪着他,露出狰狞的笑——

        

“兔头人来啦。”

        

“啊啊啊啊!”

        

金发肌肉男再也控制不住地尖叫,连滚带爬跳下梯箱顶,上半身挂在箱顶而下半身已经跳进里面,此刻电梯门如同脆弱的纸张被兔头人轻易撕开,而后他跳进来,梆地重响,箱顶直接凹陷一个大坑。

        

里面六个作死的男女原本鬼哭狼嚎,瞬间噤声,面面相觑,看着上半身挂在外面的金发肌肉男讷讷道:“真、真的兔头人?”

        

一双长满尸斑的手突然从箱顶伸出,猛地抓住金发肌肉男的胳膊向上拉,同时一个恐怖兔头垂落,面目狰狞地打招呼:“快,快跑啊,兔头人已经杀红了眼。”

        

金发肌肉男和电梯里的几个人同时尖叫,前者挣扎幅度过大,双腿不小心瞪到外面,整个人向下坠落,直接悬空在电梯井内。

        

“救……救我……”

        

其中的黑人女工作人员见状颤抖着扑过去拽住金发肌肉男的双腿试图将其拽回来,呼喊其他人帮忙,几个狐朋狗友吓得肝胆俱裂,好半晌才回神,连忙将他拽回来,其中有一个雀斑男拿出打火机燃烧兔头人的手。

        

可是兔头人不畏惧疼痛,狞笑着嘲笑他们。

        

这人胆气上头,从身上掏出喝了一半的白酒猛地浇到兔头人的兔头上,而后火焰移动,猛地蹿到三尺高,兔头人发出惨叫并松手,金发肌肉男迅速被拉回来。

        

“快关门!”

        

就在齐心协力关上门的瞬间,又一双手从下面伸出来,轻易地撕开电梯门然后跳进来,一个不同于刚才那个兔头人的黑皮兔头,块头将近两米、身上全是肌肉,明显是个拳击手。

        

刚才拿打火机的雀斑男还想故技重施,却被这肌肉兔头人一把攫住脖子吊起,重重扔出去,口吐鲜血险些昏迷。

        

肌肉兔头人抓起金发肌肉男,掐住他的头颅就像拔酒瓶塞子一样将他脑袋给拔了出来,鲜血喷洒而出,电梯内有人瞬间被吓到无言,有人被吓到疯狂尖叫痛哭,可是肌肉兔头人不会因此放过他们。

        

他就近抓起瑟瑟发抖的黑人女工作人员,就要故技重施之际,一根金属长.棍骤然穿透坚固的电梯厢顶直没入肌肉兔头人的肩膀,而后猛力一搅,整条胳膊都给撕下来,随后便是哐当数声,箱顶被凿开一个洞,血肉模糊的兔头被扔下来,再然后就是一个密宗僧人身姿矫健地跳下来。

        

黑人女工作人员死里逃生,一见图腾立刻双手合十激动说道:“□□,是□□!佛祖!”

        

图腾面色严肃,目光杀气腾腾地回望,看得黑人女忽然闭嘴,便听他严厉纠正:“是僧人,不是□□,但我三十岁会当上的,不过我们这一派兴叫活佛,不叫□□。”

        

黑人女:“……哦。”

        

肌肉兔头只扫了眼同伴模糊的头颅便吼叫着朝他扑过去,图腾头也不回地甩棍,长.棍在三分之一的位置乍然断裂成长短不一的双截棍,棍头重重砸在肌肉兔头的头部,后者凄厉惨叫,而图腾只抖着胳膊,长棍的三分之二处也断裂并击向肌肉兔头人的两个膝盖。

        

瞬间清晰的骨裂声响遍小小的电梯,肌肉兔头双膝跪地,电光火石间,图腾抓起三节棍重重击向兔头人的脑袋,头骨顷刻间烂成粉末。

        

数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图腾几秒内解决肌肉兔头人,觉得他过分厉害。

        

图腾收起三节棍,这是他的武器,此前潜心修炼而封棍,月初的时候刚好解封,于是这次欧洲之旅特意带过来,既可做三节棍也能合成齐眉棍。

        

他瞟了眼尸首分家的金发肌肉男,皱眉说道:“如果你们等我就不会闹出人命。”

        

三个工作人员没说话,而那六名青年男女经过惊吓后已经清醒,不约而同感到悔恨不已,要是没私自离开,朋友就不会惨死在他们面前。

        

图腾撬开电梯门,让剩余的九个人转搭隔壁的电梯去三楼,其中六名被标记者前往二楼和乌蓝汇合。

        

到了地方,却见门口一只兔头人被绞杀成碎片,旁边还有蹲在椅子上围观的黄毛,再旁边还有站着的乌蓝和丁燳青,说实话三人各有千秋,如果‘她’们不是齐刷刷盯着地面一滩肉泥出神的话,这一幕应该非常赏心悦目。

        

图腾:“你们看什么?”

        

乌蓝回神:“岑今说打死兔头人能看到魂体从他身上飘出来,让其他无辜枉死的魂体报仇,结果这只兔头人的魂体被吓得不敢动,一直龟缩在肉.体里,我们就一边打一边看他什么时候出来。”

        

经她提醒,图腾这才发现四面墙壁里都有魂体探出头,六个青年男女被吓成尖叫鸡,推开一个房间门就冲进去。

        

“……”图腾开口:“能告诉我,你们查到什么了吗?”

        

黄毛抬头,将事情经过重新叙述一遍。

        

图腾:“所以防空洞被你摧毁,现在还剩最后一个兔头人,等弄死他,再找浸泡过圣水的银器彻底杀死其魂体就能解开酒店诅咒。最后找吉普赛人解决吉普赛小诅咒……去哪找圣水?”

        

“十字架泡过的水就能算圣水,酒店里很多十字架,还是银器。”黄毛扔出一支银器十字架。

        

图腾接过说道:“不用逼他出来,直接连魂体带躯壳一起杀了不行?”

        

黄毛不乐意:“我想看他拉出来的过程。”

        

图腾挪到乌蓝身边悄声问:“黄是不是受到什么重大刺激?”

        

乌蓝:“咱不知道,咱也不能说什么。就一般情况分析,性情大变,大有可能来自情变。”

        

图腾:“瞎说。”

        

乌蓝:“我也没说一定。”

        

图腾:“那是有可能。”

        

乌蓝抱着胳膊眼尖地瞥见地上那坨烂泥飘出一个魂体,“出来了。”话音刚落,那魂体就被其他魂体撕成碎片,可惜撕再碎也死不掉。

        

等死灵们发泄完毕,黄毛才跳下去,用银器杀死这只魂体。

        

死灵们心满意足,跟在黄毛身后前去寻找最后一个兔头人。

        

图腾突然说:“我刚才杀的两个兔头人没用浸泡圣水的银器,还得找他们的魂体。”

        

黄毛头也不回:“不用。这六个劫匪时刻都有魂体盯着,只要他们灵魂离开附身躯体和那颗兔头庇佑,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撕碎,等他们发泄完毕,会拖着残魂过来让我们动手。”

        

他停下脚步,将人骨手链扔给图腾并说:“那个吉普赛人在房间里,别浪费时间,找他解开诅咒。”

        

图腾接过人骨手链:“行。”

        

黄毛加快速度,飞奔至三楼宴会厅,听到里面嘈杂混乱的动静,便见宴会厅大门由内打开,一群人鱼贯而出,疯狂逃蹿,一见黄毛和围绕着他的死灵便倏地刹住脚步,双方目目相觑,陷入呆滞。

        

“鬼……好多鬼!”

        

酒店几百个住客翻着白眼,大半扶墙晕倒,有的浑身哆嗦,剩下一小部分冲进距离最近的防盗门,跑得比狗还快。

        

黄毛挥了挥手,全体死灵隐藏进墙壁里,他则穿过人群进入大厅,而身后‘昏迷’的人群在他走过后纷纷爬起,异常生猛地逃向大厅。

        

刚进入宴会厅,眼前一花,便有道黑影扑过来,黄毛一动不动,垂在身侧的左手仅抬起食指和中指,划出微小的弧度,就有强大重力施加在这道黑影身上,轰地重响,黑影摔落地板。

        

黄姜和于文从两侧走出:“黄?”

        

黄毛冲他们点头,视线落在地面这只瘦小的兔头人身上,语气略带疑问:“犹太是你的本人,还是你作为犹太人的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