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强h_摄政王×皇帝

2021年9月19日06:21:43高辣强h_摄政王×皇帝已关闭评论

随着双方不断的投入兵力,战团越来越大,若是能从天空鸟瞰下去,就见这片战场上到处都是横冲直撞的兵马,已杀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一彪身披素白劲服,披挂半身轻甲的骑兵,由前排平举骑枪的甲士撕裂开敌阵,后列健儿挥起雪亮的马刀挥砍厮杀,污血如泉,便又从那些溃乱的鞑靼骑兵身上喷溅而出!

        

肃州龙家的焉耆人,无论数目也有实力固然不及回鹘、党项,可是当初依附于归义军时,主要司职牧养马群与其他畜牧,族民也以轻捷善斗而闻名。兵刃纵横决荡,敌骑便仍如被狂风卷过倒下一片,破甲裂肉声,也变得格外激荡起来!

高辣强h_摄政王×皇帝

        

厮杀混战持续了好久,双方战马也已开始喘起了粗气...而回鹘后阵的骆驼骑兵,却在这个时候也朝着后唐部族军的斜侧撞杀了过去。

        

虽然双峰驼做为做为冲锋陷阵的军骑,不及战马的爆发力更强,然而按俗语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些鞑靼骑兵所乘体形就相对矮小的蒙古马,就见比自己身体大上几圈的动物直撞过来...又因骆驼身上还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味,竟使得一些战马扬蹄惊嘶,而直接将骑乘在背上的骑兵掀翻了下去!

        

由归义军阵中杀出,去支援回鹘骑众的锐骑,也以股一往无前的劲头,直接撞向定难军的党项骑阵,噗噗入肉的闷响声,铿锵激荡的兵刃相击声,亢奋癫狂的惨杀声,以及马儿希聿聿的悲嘶声交织响起...也将这场战事推向了白热化!

        

现在的归义军,固然不及张义潮在世那般威震河西,藩镇掌控的疆域大幅缩水,仅剩下瓜、沙两处军州,也唯有肃州龙家愿意共同进退...先前若不是魏朝牵涉河西局势,甚至还会被甘州回鹘杀至城下,只得请求结为父子之国的份上......

        

可是如今内附中原,重归汉土,归义军将士心中也有了底气...当年有义潮公,带领我们的父辈祖辈,喊出归国的口号驱逐吐蕃,豪取沙、甘、肃、鄯、伊、西、河、兰、岷、廓十一州之地,安抚诸族归顺,又是何等的风光?

        

当年我等陷于河西惨遭外族欺凌压迫,民生凋敝,先人日夜思归唐朝之时,尚且有议潮公振臂高呼,重振我汉儿声威。只可叹朝廷糜烂,而于中原有黄巢祸乱天下之时,藩镇内又逢夺权内乱,致使甘州回鹘等势力趁机再度做大,又将河西与中原隔绝开来......

        

然而中原汉家江山,现在也已是我们的靠山,而长安通往西北诸地的道路也已完全打通。为保我汉儿能永为河西之主,子孙后代永远能挺起腰板做人,也不会再任由外族统治。什么定难党项、河东沙陀,亦或北地鞑靼杂胡...当年我们的先人能得地四千余里,杀得各支部族臣服,这一辈的归义军将士复归汉土,有魏朝倚仗,自然也可以做到!

        

而战事愈发激烈,也激起了党项诸部的凶蛮之气,稳坐在战马上观望战事的定难军节度使李仁福面沉如水,眼见魏朝归义军、焉耆部陆续也派出部曲加入战团...他朝着一侧把眼乜去,终于把手一挥,又勒令随他拓跋部一并出战的党项其它部族,还要继续添将添兵,而同魏朝侵境的敌军继续鏖战下去...... 

        

※※※※※※※※※※※※※※

        

直至鲜血遍野,伏尸枕藉。由曹仁贵统领的归义军,斛嗢素统率的回鹘军,以及肃州龙家焉耆部骑众,与李仁福统掌的定难军党项诸部、鄜延镇部族军各自都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代价。

        

不过对于守方而言,这样的战果,也足以使得魏朝暂时无法再往鄜延镇腹地侵攻。双方战至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也只得暂时鸣金罢战,各自退返数里,并安营扎寨加以整顿。

        

然而清点阵亡伤损的兵马数目,由党项八部所组成的定难军部众,各自还要单独计算折损的族人数量。入夜时分,大批的士兵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营帐,甫一躺在塌上便昏沉沉的睡去,还有不少伤兵在席上辗转反侧,仍不住的呻吟哀嚎...而一处大帐当中,倒有人忽的恨声说道:

        

“李仁福说得好听,说什么比起北地杂胡,到底我等党项儿郎性命更为精贵...可是到底不还是要我们几个部族添兵前去填命送死?”

        

说话的那个人,却是党项八部当中往利氏的首领乌罗弋,很明显他已对如今身为定难军节度,同样又是统掌党项八部的李仁福很为不满。而除了这个乌罗弋,竟还有其它三支部族的首领也都盘坐在大帐当中...其中名为苏零则的费听氏冷笑一声,便接茬说道:

        

“我等党项羌尊奉白石大神,而拓跋部笃信佛教,本来便非我羌人族裔。当初鲜卑人厉行汉化,不愿奉从者便流徙远方,而后拓跋氏入我党项羌族,便是为势所迫。

        

先前便因为定难军投从沙陀晋人,我等便枉遭魏朝兴兵大举侵袭洗荡。如今还要为鄜延军抵挡魏军,我等却又能落得多少利处?拓跋李家,对晋地沙陀也着实太过殷勤,呵呵,只怕也没把我等诸部当做同族看待......”

        

苏零则之所以如此说,则是因为当年被唐朝赐予李姓的拓跋氏,祖上也的确就是鲜卑族。而党项则是属于古羌族的一支,西羌人为先祖,于汉朝时节大量内迁至河陇及关中一带;至于拓跋鲜卑兴于大兴安岭,在南北朝北魏时期大批迁至中原。

        

虽然拓跋氏已融入党项,可真要是追祖朔宗,与党项其它部族祖上血脉确实不同。时至今日一些族群的风俗,甚至也仍有差异。

        

然而拓跋氏却是后来者居上,逐渐成为党项八部的首领,而其余七部本是羌人血脉后裔的族民,反而要受先祖为鲜卑人的拓跋氏掣肘...所以早年闹起叛乱,动辄冲突,本来也是常例。

        

即便到了宋朝时节,拓跋部于定难军五州扎下坚固根基,拉拢党项其余部族齐心自据一方,为建立西夏国打下根基...可宋太宗赵光义便曾向归附中原,而后叛宋降辽的李元昊叔祖父李继捧询问“汝在夏州,用何道以制诸部?”,而李继捧的答复则是“羌人鸷悍,但羁縻而已,非能制也”...说白了以他个人的立场,就始终没有认为拓跋氏出身的自己,与其它党项部族不算血脉同源。

        

然而当年拓跋部李思恭、李思谏兄弟为唐朝抵御黄巢反军,受封定难军节度,党项其它部族因此也得以至夏、绥等五州扎根繁衍...既然是受了拓跋部的恩惠,党项其余七大部族纵然心怀不满,也能按捺下来,认同拓跋部为党项八部共主的地位。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唐朝覆灭,定难军拓跋部先从梁国,再附后唐,起码在选择阵营站队这件事上,已经与党项几支部族的首领产生分歧...再经历魏朝大肆洗荡定难军,藩镇内部有叛将弑杀拓跋氏节帅,乃至如今又要为后唐出战,葬送自己部族的儿郎性命......

        

既对我有利,那边认同你是我们民族的首领,可是如今我们觉得你立场选择偏差,便是要致使我族裔受株连灾厄的祸害...所以已有党项几部首领的怨懑情绪与日俱增,甚至也有了要扳倒拓跋部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