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的男人&失禁h跪趴

2021年9月18日15:10:27蛇王的男人&失禁h跪趴已关闭评论

这一晚,江羽和我小舞没有回屋,在海边呆了一宿。

        

当东方泛白,旭日初升后,小舞便去了太微岛征询阁主的意见。

        

小舞前脚刚走,明炀后脚就来了。

蛇王的男人&失禁h跪趴

        

“哟,明公子还真来了啊!”

        

江羽颇为诧异,这货还真能跑来吃狗粮?

        

可惜小舞刚走,否则江羽一定要好好在他面前秀一番恩爱。

        

明炀环顾四周,冷冷道:“红月呢?”

        

江羽脱口说道:“哦,她在洗澡。”

        

明炀:“???”

        

江羽道:“明公子这是几个意思?你来天玑岛做客,我十分欢迎,可你张口就问我女朋友,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你还真以为你和红月都走到一起?” 

        

“那就用不着明公子操心了。”

        

“呵呵……”明炀冷笑连连,“一颗棋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告诉你,你和小舞永远不可能,她只能是我明炀的女人!”

        

“啧啧……”江羽叹道,“急了啊?不管可不可能,红月现在都是我的女朋友,明公子,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以后少在我女朋友面前晃来晃去,如果我发现你对她有不轨的想法,我一定会废了你!”

        

“你要是敢动我,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

        

“仗着自己有个当护法的爹?”

        

“是又如何?”

        

他很干脆的承认,因为他就是仗着他爹的厉害,才在天绝阁耀武扬威!

        

在天绝阁,除了阁主和各岛护法,明炀谁也不放在眼里,包括江羽这个新晋成员。

        

“那我再跟你说一句,我要杀你,莫说你爹了,耶稣都留不住!”

        

“有本事你现在动我一个试试!”

        

明炀伸着头,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来,往这儿打!”

        

江羽握紧了双拳,他很想满足明炀的愿望。

        

可惜这里是天绝阁。

        

正如明炀所说,他要是死在这里,江羽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的。

        

“不敢是吧。”

        

明炀笔直的站立,昂首得意的大笑:“哈哈哈……凭你也想跟我斗?”

        

江羽道:“是啊,我斗不过你,可红月是我女朋友。”

        

明炀胸中一窒:“我说过,红月迟早是我的女人,你只是一颗棋子!”

        

一开始明炀说棋子的时候,江羽还没在意。

        

毕竟对于天绝阁阁主来说,可能整个天绝阁的成员,都是他的棋子。

        

但明炀再次重申这句话,那就耐人寻味了。

        

看得出,这应该是明炀他爹告诉了他某个秘密,而这个人性子急,迫不及待的就跑来江羽面前寻找优越感了。

        

这种人,向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江羽眼珠子转动,心想着明炀对于天绝阁的了解肯定很多,说不定能从他身上套出一些秘密来。

        

但此刻,他还是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红月是我女朋友。”

        

闻言,明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他妈就没别的词儿了?

        

明炀气得浑身颤抖。

        

江羽朝他挥挥手道:“明公子请自便,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了,今日我要和红月一起去外面旅旅游,过过二人世界,就不方便带上明公子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

        

他并未直接说他要去哪里,因为觉得说出来意图太明显,万一明炀多个心眼……

        

不过走了几步,他心想就这货的智商,应该没几个心眼。

        

回到自己的住处,丫鬟小翠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江羽随便吃了点,小翠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着。

        

“羽大人,中午想吃点什么?”

        

江羽心说好家伙,这早饭还没吃完就问中午吃啥了,我像是吃货变的吗?

        

他淡淡说道:“中午的饭就不必准备了,我要去一趟西南临州市。”

        

他是故意把这事儿告诉给小翠的。

        

因为小翠是从天枢岛调过来的人,江羽有理由怀疑小翠是明炀的眼线。

        

告诉她,就等同于告诉了明炀。

        

小翠道:“大人又要出任务了吗?”

        

江羽道:“没有,就是去玩玩,咱们修者天天打打杀杀,偶尔也该放松一下。”

        

吃罢早饭,小舞就回来了,满脸笑容。

        

不用问江羽都知道,阁主同意了,否则小舞就该耷拉着脸了。

        

“小翠,你一会儿和黑狱说一声,就说我走了。”

        

拉着小舞的手,吹了声口哨。

        

岛中一直大雕疾飞而起,在空中盘旋两圈,然后落在江羽和小舞面前。

        

两人坐在乌云雕的背上,扬长而去。

        

当乌云雕穿进风暴之时,明炀来到了江羽的住处。

        

小翠正在收拾碗筷。

        

站在门口,明炀轻轻咳了一声。

        

小翠回头,立刻行礼:“明公子。”

        

明炀道:“他们走了?”

        

小翠点头。

        

明炀又问:“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小翠道:“羽大人说,要去西南的临州市。”

        

明炀兀自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半个时辰后,明炀祭出飞行法宝,孤身一人离开天绝阁。

        

……

        

江羽本来就打算要去西南陵水白家通知一声,和小舞突然在一起属于变故。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

        

他想着先去一趟临州市。

        

毕竟他和小舞是在临州认识的,那里还有小舞的家,有小舞工作的地方,有她的朋友。

        

江羽想着带她去看看以前那熟悉的环境,看能否唤醒被埋藏在她心底的记忆。

        

天绝阁有风暴环绕,在海上来说,属于极端天气,船只飞机都不敢经过这里,就连修者都难见踪影。

        

但在飞离天绝阁数百海里之后,就依稀可以看见修者的身影了。

        

最后海上比较热闹。

        

渤海海神宫一事,最后被大多数人认定为假消息,但古船空间的幻象众人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并不知道是黑龙王主导控制的。

        

但黑龙王这一头真龙的现世,也是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修者们心想,既然真龙都现世了,那海神宫应该也是存在的。

        

不在渤海,可能在黄海东海。

        

于是,东海海面,也能看到修者在寻觅,希望可以撞大运找到海神宫。

        

唧!

        

玉顶乌云雕在飞掠一座海岛时发出疾鸣,然后轰得一声!

        

山摇地动。

        

昨晚江羽和小舞一宿没睡,正在乌云雕背上小憩,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晃动。

        

小舞猛地睁眼:“发生什么事了?”

        

下一秒,就听到有修者发出幸灾乐祸的声音:“快看,有只沙雕撞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