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神&最爽的浪妇小说

2021年9月18日06:34:59乡村小医神&最爽的浪妇小说已关闭评论

    

“不好了!”

        

“大事不好了!”

        

“燕军就快到京城了。”

乡村小医神&最爽的浪妇小说

        

“那个领兵的燕将叫燕拓,太子殿下就是伤在他手中。他现在领着燕兵精锐来攻打京城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收拾东西赶快跑?”

        

“跑个屁!脑袋掉了就是碗大个疤,老子哪儿都不去。”

        

“说的倒是硬气!有本事腿别抖说话别结巴!”

        

没什么比燕军将兵临京城的消息更令人恐慌的了!

        

从两日前,这一消息不知从何而来,如瘟疫一般传至街头巷尾。京城百姓们人心惶惶,见面便凑在一起低声议论。越说越惊恐,越说越不安。

        

这么多年,外面四处打仗不太平。可这座城池从未受过战火,在李氏的庇护下安然无事。百姓们习惯了天子领兵打胜仗,偶尔吃了败仗也伤不到京城半分。

        

现在,燕军竟然直扑京城而来!

        

再高再厚的城墙,也挡不住人心的浮动! 

        

就连朝中文武百官,亦人心惶惶。

        

能征善战的武将都随着天子出征了,留下来的多是年迈或受过伤的武将。京城兵力不足五万,真正能领兵守城的,只有禁卫统领梁大将军。

        

一众文臣们聚在文华殿里,请了梁大将军前来商议对策。

        

五皇子李昌和吴驸马也都来了。众臣议事,年少的李昌根本插不上嘴。吴驸马也是文臣,不懂军事,只有竖耳聆听的份。

        

乔阁老眉头紧皱,声音沉凝:“燕军一路急行军,不出两日,就会兵临城下。如今守卫京城的重任,就要托付给梁大将军了。”

        

梁大将军话语不多,简洁有力:“末将定当竭尽全力。”

        

户部高尚书沉声说道:“京城存粮充足,足够半年。”

        

半年存粮,足够支撑到各地驻军来支援了。

        

兵部的杨尚书捋了捋胡须道:“兵部里的弓箭堆满了几个库房,足以支应打几场仗。不过,城中战马不足。”

        

绝大部分的战马都被永嘉帝带走了。如今现留在京城里的战马不足万匹。不过,守城的一方,无需太多战马。

        

吏部尚书说道:“从今日起,关闭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

        

梁大将军点点头:“从燕军来的方向,十之八九会直奔正德门。我会亲自领兵守在正德门。”

        

京城共有四处城门,最大最热闹的城门是正阳门。正德门是四个城门里最小的一个,直面燕国的方向。燕拓领兵奔袭京城,攻打正德门最便利。

        

……

        

这一议事,就是大半日。

        

梁大将军身负重任,议事结束后匆匆离去。

        

饿了半日肚子的李昌,迈着沉重的步伐去椒房殿。吴驸马拧着眉头和李昌同行。

        

慧安公主和李昌疏远淡漠,平日很少来往。吴驸马和李昌也不算熟络,各自心思重重,一路同行,连话也没说几句。

        

进了椒房殿,却未见到乔皇后。

        

乔皇后自听闻太子受伤一事后,一直病倒未起。眼看着有些好转了,燕军奔袭京城的消息又传进耳中。乔皇后既惊又惧,病又重了起来。

        

慧安公主寸步不离地守着乔皇后。如今在椒房殿里主事的,是太子妃陆明玉。

        

从陆明玉的脸上,看不出半分焦灼不安。

        

她就如平日一般冷静镇定,每天待在椒房殿里执掌宫务,像一支定海神针,稳住了宫中人心。

        

“见过二嫂。”李昌被收拾过几回,在陆明玉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地拱手见礼。

        

吴驸马也拱手:“见过太子妃。”

        

陆明玉无心寒暄,略一点头,直截了当地问道:“今日文华殿里议事,是个什么章程?”

        

李昌不算聪明,记性倒是不错,迅速将今日的议事结果告诉陆明玉:“……守卫京城的事,由梁大将军负起重责。四处城门都关了,有重兵把守。不管哪一处城门遇袭,都会燃烟示警。”

        

“梁大将军亲自领兵去了正德门。”

        

陆明玉略一点头。

        

吴驸马补充了几句:“城中存粮足够半年,兵器也不缺,战马少了一些。大概还有万匹战马,也足够来回支应了。”

        

在不主动出城的情形下,一万匹的战马确实够了。

        

陆明玉却皱了眉头:“不妥!战马太少了!”

        

李昌忍不住道:“反正又不派兵出城,战马少就少一些……”

        

“凡事总有个万一。”陆明玉神色冷然地打断李昌:“打仗的事,谁也说不准会怎么样。现在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比临阵缺马强得多。”

        

李昌讪讪住嘴。

        

吴驸马倒是颇有见识:“太子妃说的话颇有道理。真到了要紧的时候缺战马,可是要命的事,多防备些总没错。只是,眼下到哪儿去寻战马?”

        

战马也是训出来的。普通马匹,根本不能上阵。如今时间紧急,要训战马根本来不及。

        

陆明玉既然想到了这一点,自然也想到了解决之策:“先征召各府上的战马,以备不时之需。用不到最好,如果派上用场了,等彻底击垮燕军了,再还战马。”

        

大魏尚武风气浓厚。富裕些的百姓都爱养马,更别说文武官员了。尤其是武将们府中,马厩里有个几十匹战马不稀奇。

        

聚少成多,再凑出几千匹战马不成问题。

        

吴驸马立刻道:“这是个好主意。不过,眼下梁大将军忙着排兵布阵,没时间去借马。此事就交给我吧!”

        

“借马”这等差使,既琐碎又易得罪人。必须要一个身份够高脾气又够好的人出面才行。吴驸马确实是不二的人选。

        

陆明玉也没和吴驸马客气:“那就有劳驸马了。”

        

李昌下意识地张口:“我也和驸马一同去吧!”整日待在宫里,实在气闷。不如出宫“借马”,顺便散散心。

        

陆明玉瞥了李昌一眼:“朝中离不得人,你还像平日一样,每日听政就行了。”

        

凭什么都听你的?

        

也太霸道了!

        

李昌心中愤愤不平,抬头看向陆明玉,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陆明玉冷冷瞪了回来。窝窝囊囊地应道:“我听二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