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青梅po/嗯啊h挺弄

2021年9月17日15:01:04他的小青梅po/嗯啊h挺弄已关闭评论

宋羡在座位上空想好久, 以前小李和何小英讨论情侣那些八卦她从来不参与,都是认真工作,今天却竖着耳朵悄悄地听, 在小李说:“这对估计没戏了。”她抬头看眼两人, 憋不住问:“还有吗?”

        

何小英一愣:“还有什么?”

        

宋羡说:“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吗?”

他的小青梅po/嗯啊h挺弄

        

何小英噗一声笑了, 把办公椅转宋羡身边:“那可多了去。”她掰着手指头刚准备数, 袁红从门外走进来,何小英坐直身体,给两人递了眼色:“上班上班!先上班!”

        

宋羡点头, 先开始做交接工作。

        

先前那个生孩子的同事虽然还没有回来上班,但新刊又招了一个摄影, 宋羡把手头的工作和她说了一遍,对方很快会意, 是个挺聪明的小姑娘。

        

“下期真的是采访闻人俞吗?”小姑娘眼底闪烁兴奋的光:“白老师的徒弟!”

        

宋羡点点头,语气平静:“嗯。”

        

小姑娘暗自高兴片刻,又问宋羡:“那你还回来吗?”

        

宋羡想了会:“还没定。”

        

小姑娘说:“希望师父能回来!”

        

宋羡低头:“师父?”

        

小姑娘一笑,还有个小虎牙:“是啊,第一个教我工作的师父。”

        

宋羡闻言看她一眼, 没说话,继续和她交接工作,只是余光一直瞄向手机,九点半了,江柳依不知道有没有醒呢,如果还睡在车里, 会不会有什么事?

        

她微微拧眉,有些心不在焉,一旁的小姑娘提了个问题, 宋羡没回话,小姑娘喊:“宋羡?”

        

她回神,看向小姑娘的脸,心理还是对江柳依有些不放心,她说:“你先自己看,我出去一趟。”

        

小姑娘点头:“哦,好。”

        

宋羡提着手机走出去,犹豫两秒给江柳依发消息:【你下车了吗?】

        

江柳依被敲窗户的声音吵醒,她揉揉眼角,车内暖气充足,座椅舒适,这一觉睡的还算舒服,她转过头,打开车窗,看到叶隐歌站在车外。

        

叶隐歌往后站几步,双手拎着包,第一次和江柳依正面对上,差点激动不会说话,她车就停江柳依车旁边,原本不打算多管闲事,但看到江柳依独自坐在里面睡了半个多小时了,她怕车里空气不循环,睡久了头晕,才鼓起勇气敲窗。

        

江柳依看着她,叶隐歌心跳加快,一张脸绯红,她喊:“江,江老师,我是叶隐歌。”

        

“叶总监。”江柳依点头说:“稍等。”

        

她说着合上窗户,借着后车镜整理妆容,末了理了理衣摆下车,江柳依身材高挑,比叶隐歌高出一个头,在车里浸泡许久,身上一股车载香水味,比平时更浓一些,叶隐歌脸上轰的烧灼,闻到这香水味觉得有些晕,她往旁边避开一些距离,对江柳依说:“江老师来这么早?”

        

“嗯。”江柳依淡笑:“顺便送我老婆上班。”

        

叶隐歌说:“宋羡啊,我都好久没见过她了。”

        

江柳依点头:“没关系,她马上就要回童刊了。”

        

叶隐歌说:“说的也是。”

        

她侧过身:“江老师,童刊往这边走,这边请。”

        

江柳依往她邀请的方向走去,宋羡下楼就看到江柳依和叶隐歌一起往童刊走的身影,她站在两人身后,听到叶隐歌问:“江老师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还好。”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柔,宋羡闷了闷,听到叶隐歌说:“我们童刊也有休息室,您要是觉得累,可以在里面睡一会。”

        

江柳依说:“谢谢,叶总监想的真周到。”

        

叶隐歌被夸了低头笑,背在身后的双手扭在一起,紧张又羞赧,宋羡看她这副样子胸口有点闷,她刚想上前,手机铃响起,是何小英给她打电话,通知开早会。

        

宋羡忍住往前走的步子,转身回到办公室,何小英说:“快快快,开会了。”

        

她拿笔记本就跟上去了。

        

会上是针对怎么采访闻人俞的,宋羡听着同事们的谈话一直低头,袁红看到喊:“宋羡。”

        

宋羡抬眼,袁红问:“你有什么好的意见?”

        

所有人都看过来。

        

宋羡面色平静的说:“没有。”

        

一贯的神色,倒也没人起疑,只有她自己知道,从进这个会议室开始,她就有些心神不宁。

        

江柳依明明醒了,为什么不回她消息?

        

宋羡又低头看眼手机,没有新消息。

        

江柳依还没意识到手机的静音问题,早上觉得叶隐歌一直发消息影响休息所以调了静音,到童刊都没有发现,也没有看到宋羡的消息。

        

主编坐在沙发旁边,茶几上是两份合同,童刊剩余不多的几个同事都巴巴看着她,谁都没想到叶隐歌这么厉害,真的把江柳依请过来了,最初听到是江柳依她们还不信呢,现在真人就在眼前,不得不信!

        

主编说:“那江老师先看合同?”

        

江柳依点头,接过合同,其他人动作一致的看过来,主编说:“出去吧,该上班上班去。”

        

一股脑凑在这里,把江柳依看不高兴就完了。

        

江柳依淡笑,低头看合同,其他同事都被撵出去了,就剩叶隐歌没走,她给江柳依倒了一杯咖啡,咖啡香味浓郁,江柳依抿一口,继续看合同。

        

身侧主编咳嗽一声,喊:“叶总监。”

        

叶隐歌抬头:“啊?”

        

主编说:“你是不是该去开早会了?”

        

叶隐歌看眼腕表说:“今天你去开吧,江老师这边我来。”

        

主编睨她一眼,语气凶巴巴的说:“去开会。”

        

叶隐歌舍不得的看眼江柳依,还是去开会了,路上同事们提到她请江柳依的事情,个个竖起大拇指,叶隐歌也乐了。

        

新刊办公室里,何小英笑嘻嘻的问宋羡:“你老婆今天来杂志社了?”

        

宋羡转头,余光瞄向手机,说:“来了。”

        

“哎哟,你是不知道那个叶隐歌,请到你老婆尾巴翘到天了!”

        

小李听到这话探头:“叶隐歌?我知道她,江老师的铁粉了!”

        

何小英说:“我也听说了,说江老师每次发微博,她都要抢前排,铁粉都自叹不如。”

        

微博前排?

        

宋羡捕捉到这几个字打开手机,点进江柳依的微博里,江柳依鲜少发微博,一般都是要演奏才会发消息,寻常生活照都没有两张,所以很好找,她一眼就看到叶隐歌的微博,确实十条微博里,有九条都是前排,唯一那条是上次艾特她澄清和余白的关系。

        

她往下翻了翻,叶隐歌没有评论。

        

宋羡手指点在江柳依的微博上,几秒后,给江柳依加了个特别关注。

        

就这么一直到快要中午,她都没有收到江柳依的消息,何小英叫她去吃饭时她手机震动,低头看,是江柳依发的:【我在车里。】

        

宋羡对何小英说:“你们先去,我一会来。”

        

何小英微诧:“你去哪?”

        

宋羡说:“停车场。”

        

何小英还没来得及问就看到宋羡离开的背影,居然看起来,比平时匆忙,她耸肩,和小李她们去吃饭了。

        

宋羡快步往停车场那边走去,快到车那边时看到车里坐着江柳依,正低头不知道忙什么,她走过去,打开车门,空调暖气吹过来,还有淡淡的香味。

        

江柳依说:“你这个音乐怎么选择?”

        

宋羡坐在主驾驶室,低头挑音乐:“哪个?”

        

“第三个。”

        

宋羡选了第三个,车内响起淡淡的钢琴音,宋羡转头看江柳依,江柳依说:“刚给你加载进去的,都是舒缓的音乐。”

        

“哦。”宋羡心底有点发甜,她说:“知道了。”

        

江柳依打开手机,问:“给我发消息了?”

        

宋羡点头:“你没回我。”

        

江柳依解释:“没看到,手机那会静音了,后来去签合同,还没来得及看。”

        

宋羡闷闷的情绪好了点,她唔一声。

        

江柳依偏头:“宋羡,我有点头疼,你帮我揉揉。”

        

“头疼?”宋羡问:“哪里?”

        

江柳依说:“你坐后面去。”

        

宋羡打开后车门坐进去,江柳依调低座椅,半躺下,然后自然的拉过宋羡的手,按在自己的两侧太阳穴,说:“就是这里。”

        

她带宋羡的手指,按在那处,揉了揉。

        

宋羡低头,神色认真的依葫芦画瓢,车内安静,淡淡香味充斥两人身边,江柳依问:“你午饭吃了吗?”

        

宋羡说:“还没有。”

        

江柳依抬眼:“一会我们一起吃,就去你食堂?”

        

宋羡点头:“好。”

        

江柳依抿唇,宋羡垂眼好几秒才开口问:“你之前说钢琴要送人,什么时候送?”

        

语气依旧平静,听不出什么起伏,江柳依抬起眼皮,看宋羡目光澄净,她说:“怎么了?”

        

“没什么。”宋羡说:“你送了之后,我想再送你一架。”

        

车里有片刻安静,宋羡又说:“我让叔叔单独定制的。”

        

江柳依侧过身体,趴座椅上看宋羡,说:“单独定制?”

        

宋羡想到小李的话,点头:“嗯,全世界只有一架,独一无二的。”

        

她照旧一本正经,目光清透,完全不知道她这句话在江柳依心底会掀起什么狂浪,江柳依定定神,却悄然红了眼眶,很想镇定,但一开口就暴露了。

        

江柳依看着宋羡,声音微哑的说:“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个红包么么哒。

        

宋羡:有点开心怎么回事?

        

江柳依:小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