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h粗暴/新房客po

2021年9月14日09:16:04虐h粗暴/新房客po已关闭评论

        

李莺微笑道:“其实,家父的收藏可不仅仅只有一位天缺大师的舍利。”

        

法空眉头微挑,笑道:“难道还有别的大师舍利?道主的珍藏还真是不少。”

        

“家父的珍藏确实很多。”李莺轻抿嘴笑道:“所谓狡兔三窟,他有数处珍藏,还以为藏得很严实呢。”

虐h粗暴/新房客po

        

法空笑道:“这天缺大师的舍利莫不是你偷令尊的?”

        

“他的与我的有何区别?”李莺摆摆玉手:“反正早晚是我的,提前拿出来也没什么。”

        

法空呵呵笑道:“道主有这般女儿,实在是幸事啊。”

        

李莺白他一眼。

        

两人关系好像极亲近了一般,这一幕被冉冉飘落下来的宁真真看在眼里。

        

“师兄。”宁真真无声无息的落到他跟前,带来淡淡幽香。

        

法空脸上笑容犹在,微笑道:“师妹你怎这时候过来了,可是有急事?”

        

宁真真如果没有急事,很少过来,都是自己在晚上偷偷过去,在她的院子里说话。 

        

两人偷偷摸摸,不过因为他有心眼在,所以并不怕有人发现,更为隐秘。

        

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不涉及儿女私情,而是关乎他们的大事。

        

他们一直在秘谋一件大事。

        

“嗯。”宁真真轻轻点头。

        

徐青萝跑到宁真真跟前问好。

        

宁真真笑着拉着她手,轻轻摇晃两下。

        

法空看向李莺。

        

李莺知趣的笑道:“那我便先行告辞了,大师,你考虑一下吧,别耽搁太久,免得刺客逃之夭夭,即使找到也追不上,那就太过可惜了。”

        

“好。”法空轻颔首。

        

李莺对宁真真笑笑,转身袅袅而去。

        

法空收回了目光,看到宁真真探究的看着自己,笑道:“这位李少主确实豪气,送了不少好东西,不能不帮忙。”

        

“师兄,别忘了她的身份。”宁真真提醒一声,强忍心里的不舒服。

        

李莺可是魔宗弟子,是魔女,师兄跟他这般亲近可不妥当,当初的圆智师叔可是教训。

        

有其师必有其徒?

        

如果师兄再走了圆智师叔的老路,纵使有神通,金刚寺也不会手软的。

        

法空失笑道:“想哪里去了!……有什么急事?”

        

宁真真轻声道:“外司捉了一个坤山圣教的弟子。”

        

法空眉头微微一挑。

        

宁真真道:“是外司的供奉亲自出手,全力出手,终于将这个坤山圣教弟子捉住,而没让他自杀。”

        

法空露出笑容。

        

宁真真轻声道:“外司准备审他,不过我觉得不妥当,好像这个弟子还有办法自杀。”

        

法空轻轻点头:“你想让我阻止他自杀。”

        

“是。”宁真真轻声道:“如果不能阻止他,那坤山圣教永远解决不了。”

        

坤山圣教弟子太过狂热,一旦被捉,便直接自杀,什么秘密也问不出来。

        

问不出来,那便是杀再多坤山圣教弟子也无济于事,谁也不知道坤山圣教到底有多少弟子。

        

更更关键的是,那些坤山圣教弟子都在哪里,是在宫内还是在宫外,是在王爷府上还是在一二品大臣府上?

        

好不容易捉得一个坤山圣教弟子,绝不能这么轻易的让他自杀身亡。

        

而坤山圣教的心法诡异,先废了他武功,再封了他穴道,令他一动不能动。

        

照理说,这般情况下,已经没办法自杀了,因为动都没办法动,武功都没了,怎么运功?

        

不能动不能运功,哪里来的力量自杀?

        

可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坤山圣教弟子有能力自杀,防不胜防,甚至还要因此伤人。

        

就怕外司的人松懈下来,被他趁机施展秘术,从而再折损人手。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司丞,人微言轻,说的话根本不管用,不会被他们听进去。

        

在这关键时候,她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师祖妙音神尼,二是法空。

        

她迅速分析,如果能请师祖妙音神尼,实在不想劳烦法空,可最终还是不得不劳烦法空。

        

她想:且不说师祖妙音神尼精擅的是慧心通明,与自己差不多,而且禁宫供奉未必会被外司的供奉放眼里,未必会听她的。

        

如果造成了相反的效果,那就没必要请师祖了。

        

最关键的是,师祖也没办法阻止这个家伙自杀。

        

师兄法空则不然。

        

他神通广大,想必是有办法的。

        

想来想去,还是直接过来寻找法空,一般的小事不想劳烦法空,这种大事还是要找他。

        

“……给他戴上这个便是。”法空从袖子里取出一串佛珠,递给宁真真。

        

宁真真道:“加持了清心咒的?”

        

法空点点头。

        

宁真真露出笑容:“师兄不去看看?”

        

“有你在便好。”

        

“……那我走啦。”

        

法空摆摆手。

        

宁真真轻盈如一片白云,冉冉浮起,掠过墙头,在空中朝徐青萝摆摆手,消失不见踪影。

        

徐青萝道:“我要是有宁师叔这般轻功就好啦,太美了。”

        

周阳哼一声:“你这么偷懒,想练成这样的轻功,那得猴年马月了!”

        

徐青萝笑看法空:“师父,难道不去看看?”

        

法空摇头。

        

徐青萝抿嘴轻笑一声。

        

法空失笑。

        

这个弟子还真是机灵,一眼看破了自己的想法。

        

“师父,你真要帮英王的三世子捉刺客吗?”徐青萝好奇的道:“真被李少主吓住啦?”

        

“你觉得该不该帮?”法空问。

        

徐青萝甭头想想,轻轻点头:“该帮。”

        

“为何?”法空笑问。

        

徐青萝道:“师父你救世子,已经是与刺客结怨了,那肯定要小心他报复呀,不如下先手为强。”

        

“唔……”

        

“况且,送佛送到西嘛,这不是师父你常说的话吗?既然送人情,那就送到底。”

        

“嗯,有道理。”

        

“再者说啦,李少主刚才的话也没错,不能厚此薄彼嘛,落人口实。”

        

“这刺客确实不易找。”

        

“师父你也没办法?”徐青萝惊奇道。

        

她觉得什么事都难不住法空的,觉得师父无所不能。

        

法空摇摇头。

        

徐青萝蹙眉:“那确实是麻烦了,如果帮忙,师父却找不到凶手,会损了名声,……要不然,还是拒绝吧。”

        

法空笑了笑:“这样挺有趣的,越是不容易做,做成了才真正有趣。”

        

“……是。”徐青萝轻轻点头。

        

法空喝了一盏茶之后,放下茶盏。

        

脑海虚空,光轮里飞出两团光,在空中飞成四道,分别钻进了药师佛像的双耳与双眼。

        

天眼通。

        

天耳通。

        

——

        

宁真真飘飘来到西丞。

        

西丞院内,一个中年男子正直挺挺的站在中央,身边围着数个年轻男女。

        

司马寻黄玉枫赵之华他们也在其中。

        

他们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同时好奇的看一眼大厅的方向。

        

大厅里正坐着三个中年男子,正惬意的喝着茶。

        

“这里的司丞怎不见影子了,跑哪里去了?”

        

“明月庵的天才弟子宁真真,果然姿容不俗。”

        

“她这是够傲气的,把我们往这里一晾,是给我们下马威不成?”

        

“不应该吧?好像这宁姑娘没这么不懂事,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出去办一下。”

        

“坤山圣教的弟子,还有什么事比这个更大的?”

        

“倪兄,这其实应该归内司的案子,我们抢过来,是不是有点儿不妥当?”

        

“呵呵……,迟兄啊,我们外司行事何须理会内司?”

        

“话是不错,但是……”

        

“行啦,他们这群酒囊饭袋,真要让给他们,他们能捉得住这个人?”

        

“那倒也是。”

        

他们议论之际,宁真真飘然进来,抱拳一礼,先是道过谢,然后将那串佛珠递给当头的中年男子:“倪供奉,先将这个给那家伙戴上吧。”

        

“这是什么?”

        

“法空师兄那边求来的,可以镇压自杀的。”

        

“哦——?”当头的魁梧中年接过了佛珠,随即感觉到了一股清凉直接进入脑海,然后瞬间遍及周身。

        

好像夏天钻进了冰泉里,一下清醒过来。

        

“哟!”他惊奇的看着手上的佛珠,感慨道:“不愧是法空大师。”

        

“法空大师的佛珠?我来瞧瞧。”

        

“我也瞧瞧!”

        

三人轮流看了,都感受到了清心咒的威力,让宁真真将它戴到那坤山圣教弟子的胸口。

        

有了这佛珠的镇压,坤山圣教弟子想必是自杀不了,就可以问问题了。

        

当头的倪照负手来到院子,站到那坤山圣教弟子跟前,打量着他,与他坦然对视。

        

他扭头对宁真真道:“我现在便要问了,宁姑娘费心了。”

        

“好。”宁真真淡淡微笑。

        

倪照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感慨道:“谁能想到,堂堂的顶尖高手,竟然屈身为一个奴仆,让人目瞪口呆。”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不屑神色。

        

“看来你是觉得为了目标,牺牲再大也应该的。”倪照点点头:“可惜,别人不这么想。”

        

宁真真看一眼倪照。

        

倪照道:“他说了什么?”

        

“都是骂人的话。”宁真真淡淡道:“不值一听。”

        

倪照点点头:“他肯定在心里骂我,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宁真真道:“没这般恶毒。”

        

倪照道:“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必震他掩饰。”

        

“是。”宁真真应一声。

        

倪照看向青年:“值得吗?为了坤山圣教,脸面一点儿不要了?”

        

中年男子再次露出不屑神色。

        

“坤山圣教在神京潜伏了多少弟子?

        

倪照将目光投向宁真真。

        

宁真真沉默,摇摇头:”没有。“

        

中年男子与另外两个不由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