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28&帝台春po

2021年9月11日12:22:20翁熄系列28&帝台春po已关闭评论

神赐之地的上空,神器智慧王冠幻化出的梦之月、精神力幻化出的潮汐海洋、还有自世界之外的神之意志这三种力量交错在一起,汇聚成了奇特无比的景象。

        

智慧王冠内蕴藏着大量未蜕变的智慧权能神话之血,精神力海化为的神之化身就是咒印之灵,加上神降术投影下来的意志。

        

三者达成了智慧权能四阶力量蜕变的要求。

翁熄系列28&帝台春po

        

这件智慧神器也随之发生了剧变,包裹在梦之月上的银色荧光散落入精神力海洋之中,光芒散尽直接露出了神器的本体。

        

暗银色的王冠静静旋转着,而浩瀚的精神力海洋发生了剧烈的风暴,在天空中卷起了漩涡。

        

漩涡和风暴之中,凝结出了密密麻麻的神恩石。

        

“轰隆隆!”

        

无数神恩石动了起来,它们轰隆隆的朝着中央砸去,不断的挤压累积在一起。

        

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后。

        

神器智慧王冠被封印在了其中。 

原本虚无缥缈的月亮此刻彻底变成了真实的星辰,一颗由神恩石组成的巨大球体。

        

球体再度散发出了光辉,这一次的月亮再也没有了曾经的虚幻和不真实感。

        

银色的光辉照亮梦境的妖精的脸,她仰着头从神殿前看向天空,那抬手就好像可以触摸到的银色晶球,巨大的月亮压在头顶上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视线穿透过那半透明的晶体,她甚至能够隐隐看到那凌驾于智慧权能之上的至高神器。

        

“神!”

        

希拉扭头看向身后,神的影子已经消失在了神之殿堂中。

        

生命之母莎莉突然发出了声,对着天上喊道。

        

“咕噜噜!”

        

妖精再朝着外面看去,便发现天上的梦之月一瞬间不见了。

        

现世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变化。

        

清澈如洗的天空,淡淡的薄云之中。

        

竟然多出了一颗银色的星辰。

        

它环绕着大地,它牵引着潮汐。

        

它也引起了整个希因赛国度和魔渊之国的轰动和无数震撼惊恐的目光。

        

神仆之城和天空神殿的一群祭司穿着罩袍跑了出来,他们仰望着头顶上的神之月,张大的嘴巴怎么也合不上。

        

“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出现两只月亮?”

        

“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历史里有记载过吗?曾经有出现过这样的场景吗?”

        

祭司们一个个吓得连连高呼,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神殿内打转。

        

在这种未知的天象和力量下,凡人彻底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难以名状的恐惧。

        

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力量,是一思考都会直接冻结意识的惊惶。

        

淡淡的云雾缓缓飘远,那颗月亮越显得越来越清晰,它散发着的光芒让三叶人感觉到一种源自于血脉深处的亲近,生出一种顶礼膜拜的敬畏感。

        

那是他们的血脉之源,那是智慧的至高神座。

        

为首的祭司一点点走到悬崖边上,他好像无比的渴望接近着那轮神之月。

        

“神啊!”

        

“这是您的神迹吗?”

        

也只能有这样一个解释,因为除了伟大的因赛神,他们无法想象谁还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竟然。

        

可以创造日月。

        

镶嵌着大量石板的真理圣殿,蓝恩将整理好的《神恩术》刻上了老师桑德安和自己的名字,放在了圣殿最显眼的正中央。

        

他刚刚走出真理圣殿,关上厚重的石门。

        

回过头就看到那轮大的出奇的神之月,月亮散发出的光芒照在身上,让他体内的神话血脉都躁动了起来。

        

“今天的月亮好亮啊!”

        

蓝恩脸上露出微笑,并没有察觉什么异常。

        

然而当他转过身,就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在他的身后赫然还有着另外一轮银月。

        

他一下子如同弹簧一般回过头来,看向了天空另一头的那轮大得出奇的月亮。

        

“两个月亮?”

        

蓝恩愣了半天,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脸色一点点变了,瞳孔急剧收缩。

        

“不对!”

        

“这不是月亮,这不是月亮……”

        

蓝恩的嘴巴喊出了那个他脑海之中条件反射映出的名词,一个一切难以言喻的强大和神秘都可以冠加在上的名字。

        

“这是……神?”

        

他全身不由自主打起了颤,那彻骨之寒来自于灵魂深处,是对于强大到难以言喻之存在的恐惧。

        

是对于能够制造月亮之存在的瑟瑟发抖。

        

人虽然嘴上说着信仰神灵,但是真正看到这样的场面的时候,他们心中第一刻浮现出来的不是信仰。

        

而是心底里最惊恐的寒意。

        

就像是人类向往着宇宙,但是当时当他真正被抛入宇宙深处,直面那永恒的寂暗之时。

        

所有的向往和憧憬会瞬间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只有战栗。

        

“老师!”

        

“这难道就是您,进入神之国度时候看到的景象吗?”

        

刚刚成为四阶神恩祭司的蓝恩,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如此强大,拥有超越所有人智慧的老师桑德安。

        

对于神明却始终如此敬畏。

        

他信奉真理,他信奉知识能够解开世上的所有秘密。

        

却有同时坚信,神是超越一切真理之上的存在。

        

那种虔诚还有坚信,是蓝恩这种从小生长在凡尘世界的三叶人无法想象的。

        

他们的信仰更像是一种文化上的传承,唯独桑德安不一样,他的信仰是真正的敬畏和虔诚。

        

但是此时此刻,蓝恩却突然明白了老师桑德安的那每一次提起神灵的敬畏口吻从何而来了。

        

因为。

        

只有真正见到神明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明白自己的渺小。

        

不论是希因赛人,还是远在深海之中的魔渊之民,此刻都在为神之月下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他们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是世界出现了变化?

        

还是神的意志在修改这个世界?

        

他们只能够极尽表达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惊恐得好像一个无头虫豸。

        

亦或者疯魔一般的表达着自己的虔诚,痛哭诉说着自己的罪孽,高举着手颂唱着莱德利基誓约。

        

-----------------------------

        

大海之上,一个虚幻的神之影连接着海平面和天空的云层。

        

那恐怖的影子穿过海平面,消失在了另一头。

        

光影交错,虚空之中奇迹之力交错。

        

白色的丝线编制在了一起,渐渐化为了一副白色衣服。

        

一个披着长袍的身影披上了它,落在了大海之畔。

        

潮汐掠过他的脚踝,风微微撩起兜帽的同时也吹动了黑色的头发。

        

尹神感受着水冲刷着身体的微凉,他可以嗅到海水的味道。

        

他抬起手,感受着风。

        

虽然这具身体有些脆弱,脆弱得哪怕他的意识投影一个挣扎,这具身体就要瞬间化为尘埃消散。

        

就好像他曾经感觉到的那样,只要一个挣扎自己就可以脱离这个宇宙,然后被重新抛到宇宙之外的永寂之地。

        

这种重新拥有身体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充满了生命的律动。

        

尹神抬起头,看向了立于天空的神之月。

        

“真的是好大的动静啊!”

        

这轮月亮是尹神的化身,是神意志的载体。

        

每当尹神出现在现世的时候,它也会随之一同出现。

        

白天的时候它或许会隐藏在太阳的光芒之中,但是夜晚的时候,三叶人的世界便会同时出现两个月亮。

        

星光缭绕着从云头落下,降临在了尹神的身边。

        

希拉追着尹神的足迹从梦界来到了沙滩上,星光散去,化为了妖精的模样。

        

她站在海滩上静静的看着神,拥有了身躯的神,一个可以触碰到和真实存在的神。

        

她突然感觉有些不敢靠近。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神真正的模样,白色的兜帽下是一张和她想象之中一样的脸。

        

神拥修长的身姿,以及酷似妖精一般的面孔,因为神话之中妖精和三叶人便是神按照自己的模样制造出来的。

        

神的头发是黑色的,拥有着一双同样深邃的眼睛。

        

和吞噬容纳一切的宇宙深处一样。

        

妖精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一直记挂在内心深处的愿望一样。

        

“啊!”

        

“神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她之前很害怕,害怕自己终结以前连神的样子都没有见到过。

        

这样她的梦里,神永远只是一片伟岸的光,一颗永恒的星辰。

        

“神!”

        

“您终于成功了。”

        

尹神扭头看向了妖精,发现她不敢靠近自己的模样,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的问她。

        

“希拉!”

        

“你诞生多久了?”

        

希拉张开嘴巴本想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最后微笑着说道。

        

“应该有好几百年了。”

        

“神!”

        

尹神看了看希拉,也没有再追问究竟是几百年了。

        

“哦!”

        

他一直以来都并没有和妖精靠的太近,两个人之间始终维持着神与祂的造物的交流。

        

尹神拒绝和任何自己创造的生命太过亲近,因为他知道自己终将失去。

        

话题没有继续下去,但是原本欢喜的气氛变得略微沉重了起来。

        

梦境的妖精脸上依旧维持着微笑,眼睛里却露出了难过的情绪。

        

她不是为自己难过,她只是听懂了神的情绪。

        

虽然。

        

神没有说话。

        

但是她却知道神在想什么,她了解神,甚至超过了解她自己。

        

“或许。”

        

“只有莎莉这样永生而没有智慧的存在,才能一直跟随在神的身边。”

        

她又看向了天上从虚幻化为真实的梦之月,想到了那个桑德安的学生,生命蜕变过后的神恩祭司。

        

“突破四阶的话,是不是又能多存在一些时间了。”

        

虽然依旧渺小,就像是此刻天边另一头的那些凡人仰望着月亮。

        

而神却比月亮更加伟岸,拥有着真正的永恒。

        

但是妖精想要更久的沐浴着这月光,和今天这样站在月亮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