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吸蒂小说np/翁熄乩伦小说

2021年9月11日08:40:17色欲吸蒂小说np/翁熄乩伦小说已关闭评论

岑今从泥潭一样的黑暗里醒来, 闻到檀香味,产生身处佛堂的错觉。

        

“醒了就起来。”

        

旁边有人说话,岑今转头看去, 丁燳青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头柜, 右手拿着一根小铜勺正拨弄檀香粉, 手指前还有一个小巧的铜炉。

色欲吸蒂小说np/翁熄乩伦小说

        

丝丝缕缕的白烟从孔洞里钻出来, 味道沉静馥郁。

        

“我睡多久了?”

        

岑今一开口, 声音沙哑,喉咙刺痛, 太阳穴也一阵阵刺痛,难受地坐起身, 这次后遗症比任何一次来得严重。

        

“一天两夜。”

        

“这么久?”岑今愣了下,随即抱头蜷缩在膝盖处喃喃自语:“我该怎么解释灾难中心的我不仅消失一天两夜, 还能活着回去?”

        

“不用解释。”

        

“难道你帮我摆平了?”

        

“不是。”丁燳青捻熄铜炉里燃烧的檀香,转头看着岑今微笑:“他们都知道了。” 

        

“……?”

        

“是字面意思,也是你想的那样,你可能出名了。坏事是你在总机构灾害名单最高等级里, 以后出国可能会遭遇套麻袋、暗杀、绑架等奇葩事。好事是张畏涂李道一他们力保你, 没让你被抓去总机构做活体研究。”

        

岑今垂头丧气, 幸存一线希望:“我记得直播数据很差的吧。”

        

“一开始很差, 后来推到热门首页,前天关于你的小视频广泛流传网络,后来总机构出手帮你抹掉那些痕迹。”

        

岑今狐疑地看他:“你没动手脚?甘心总机构抹掉你做出的努力?”

        

丁燳青支着下巴,盯着岑今笑得很漂亮:“说什么呀,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无所谓他们做什么。”

        

岑今顿时绷紧肩脖和背脊,尽力回想丁燳青第一次搞出直播这骚操作时有没有表现出其他异常。

        

从头回想到现在, 每个事件捋清晰,还是猜不到丁燳青的真实目的。

        

就像去故事会只是心血来潮的念头,谁能想到莫名其妙招惹阿修罗和帝释天并引发后续一系列大事件?

        

“我喜欢做事循序渐进,直播事件只是第一阶段。但是有件事你可以放心,你屠杀帝释天的全过程没有播放出去。”

        

“然而你录下来了。”

        

丁燳青但笑不语,等于默认。

        

“你打算什么时候播放出去?给个友情价我买了,买不来的话,告诉我放出日期,我想先做好心理准备。”

        

丁燳青倾身,夹杂在长发里的一条银链子垂落下来,末端镶嵌的一颗小圆珠打在岑今脸上,触感冰凉刺骨。

        

岑今稍稍后撤,避开那颗小圆珠,顺着银链子往上,丁燳青长发高束,扮相宜古宜今,哪怕搭配西装都不违和。

        

“不播,留作收藏。”丁燳青伸出手扣住岑今的后脑勺问:“还记得你昏迷前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吗?”

        

岑今把扣住后脑勺的手当成靠垫靠着,反正脑壳又重又痛,有支撑不至于太累,然而回想昏迷前干过的事,半晌后摇头表示他都忘了。

        

崩坏的脑壳没有发疯时的记忆可以理解。

        

丁燳青凉凉说:“你咬了我一口,在肩膀。”

        

岑今倒吸一口凉气,瞳孔地震,难以置信,不愿承认。

        

丁燳青接着说:“吞了我的血,留下牙印,要不要看?”

        

岑今罕见地出现迟疑的表情,视线随丁燳青的话而下滑,落至两边肩膀,贴身西服严实地扣到最上一颗扣子,白皙的喉咙处,凸出的喉结没有任何痣或疤痕,肩颈线过于流畅优越,让人忍不住想窥探究竟是定制的服装线条带来的视觉效果,还是本身肩颈线就如此优越。

        

此刻大脑不合时宜地回荡着丁燳青的话,他咬了丁燳青的肩膀,在上面留下牙印……

        

意思是牙印还在?留下牙印的肩膀是什么样子的?

        

“喂,想不想看啊。”

        

丁燳青声音冷淡带着一丝笑意,在诱导人心的昏暗氛围和特殊的地理位置比如床沿边发出邀请,还凑得挺近,两个巴掌的距离。

        

岑今开口:“脱吧。”

        

丁燳青:“……”

        

丁燳青看他的目光意味深长。

        

岑今面不改色:“我挺想看到底有没有牙印,不然过两天牙印消失、我没证据,可能会被讹诈。”

        

丁燳青:“承认贪花好色也没什么不好。”

        

岑今委婉:“我觉得影响不太好,不想认。”

        

丁燳青哼笑,扣着岑今后脑勺的手挪到前面,捏捏黄毛的耳垂、戳一下他脸颊才收回来,目光落在指尖,一边想着那份触感一边说:“没事,你可以贪我的色。不过我小气,看了得负责。”

        

岑今好奇询问:“那么多人看过你,你忙得过来吗?”

        

丁燳青抬眼,轻声:“杀得过来。”

        

岑今冲他笑了笑,就这话题选择闭麦,只是视线忍不住会瞟向丁燳青的肩膀,心想到底咬哪边,最后忍不住说现在三伏天,他穿全套西装不会觉得很格格不入吗?

        

丁燳青:“不会,因为我准备去参加葬礼。”

        

丁燳青起身,拿起搁置在床头柜的单边眼镜放在眼窝,镜片反光,像个披着西装绅士的皮其实准备在人家葬礼上砸场子的□□教父。

        

岑今诡异地联想到大雨中的葬礼,教堂附近的钟楼噹地重响,乌泱泱的黑伞像浮萍漂着,摩西分海般裂成两半,撑着把黑伞的丁燳青缓缓走出,在墓前放一朵白玫瑰,然后穿过一地死不瞑目的尸体,丢下沾血的白手帕走远。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岑今一个激灵,回神看到丁燳青黑白分明的眼正安静地看他,抠了抠指甲缝询问:“谁的葬礼?”

        

丁燳青:“兔子的葬礼。”他笑了笑,又说:“一群兔子的葬礼。”

        

岑今哦了声,兴趣立刻从此事转移,开始安排今天的行程表,先去山海昆仑探望和安慰部分诡异,再查看拘尸那罗的情况。

        

当时周满也在拘尸那罗,这回可没理由拒绝留下来教书的请求,虽然放暑假但是有些诡的基础太差,需要叮嘱里面的大人在教育这方面不能放轻松。

        

教材之类的,如果能重编最好,毕竟诡异不是人类,得因材施教。

        

话说回来,既然李道一他们知道他的秘密,山海昆仑还需要上交吗?他们知道昆仑里有诡异吗?能接受吗?

        

应该不知道,让他们接受诡异这事有困难,如果让他们知道他和诡异共存就会增加他的不确定危险因素,所以暂时得隐瞒下来。

        

“你不问?”

        

“兔子葬礼跟我有关吗?”

        

“无关。”

        

岑今下床,穿着拖鞋出房门,边走边说:“你知道有个flag叫一旦对无关事件表现出好奇心就会被杀死吗?所以无关的事不要找我,我对自己的运气毫无信心。”

        

刚拉开房门就听到客厅处传来有点热闹的声响,岑今不由沉默片刻,快步上前,看到沙发两小一大的脑袋正在看电视便绕过沙发,和周满、李曼云、怨童以及铜铃头打了个照面。

        

周满:“嗨。”

        

李曼云乖巧地喝奶茶,模样没有大变化,只是眉间多了颗红痣,有点小观音那味儿了。铜铃头泪眼汪汪,想念黄毛,被摁在原位扑腾。

        

变化最大是怨童,她身上狰狞的裂纹全部消失,皮肤微黑,头发纯白蓬松,五官颇为精致,倒是有点阿修罗和天人的外貌特征。

        

岑今:“你进化了。”

        

怨童点头,荡着小腿说:“五级高危诡异,再进化一次就能变成灭世级诡异。黄毛,你等我进化成初级神,以后能帮你打架。”

        

岑今欣慰地笑,宛如慈父:“谢谢,但是小孩读书最重要,不准打架否则罚抄课文。”

        

怨童的表情瞬间阴翳,对黄毛的爱第无数次消失。

        

岑今看向周满:“果然你和丁燳青的关系没断过。”

        

“请形容明确点,是‘资本阶级剥削老板和无产阶级打工人的合作关系’。”

        

“不要忘记你的出身。”

        

“封建帝制已经被摧毁一百年,西周灭国也过去三千多年,我现在一穷二白,不要给我扣帽子。”周满瞥见餐桌旁盛装华服的丁燳青,赶紧打招呼:“老板早上好。”

        

丁燳青从旁边的水桶里抽出把大黑伞,应了声便朝门口走去,光亮泄进来,然后是大开的黑伞迅速挡住阳光走了出去。

        

门吱呀着关上,人走了。

        

岑今喝着水,余光送走丁燳青的身影,视线收回来,脸色有些严肃,所以到底咬没咬?牙印在不在?

        

说了要看又不肯脱,难道丁燳青有什么守身如玉的观念?

        

“关于丁燳青的事,你到底还瞒我多少?”岑今拉把椅子坐周满对面,握着玻璃杯,没精打采地问:“别骗我,我们山海昆仑要有政审的。”

        

周满不可思议:“政审是针对我的吧。”

        

黄毛点头:“对啊。”

        

周满深呼吸,一个两个就知道欺负压榨他,忍着吐槽欲配合所谓的政审:“真没隐瞒什么,我知道的不多。能说我都说,不能说你就是当场弄死我,我还是不能说。丁燳青是我老板,只有想到工作时才会联系我,啥话没说就让我东奔西跑地干活,我甚至不知道他究竟什么目的。

        

说实话,当初他突然让我跑李氏老楼二楼某个房间书房,找一部电话,在里面刻奇怪的符文阵法,激活咒术拨通到异世界诡镇,让我接受电话另一端的请求。

        

然后就是你所知道的,我接收到他们询问我解脱的办法,我告诉他们有人会带他们成佛,而我当时并不知道你。”

        

“二楼电话能够沟通现实和里世界是你干的?”

        

“啊。”

        

黄毛啧了声,李氏老楼情况危急,事后发现二楼的电话消失,当时一心不愿搞事于是忽略电话沟通里外两个世界的异常,将其当成里世界磁场扭曲的缘故。

        

没想到原因竟在于此。

        

“你预知到我会出现在李氏老楼吗?能预知到我拨打过那个电话吗?”

        

周满摇头:“我只能预知答案,过程如何完全不知道,不然我为什么千方百计引导你去李氏老楼?即使是诡镇摆脱我预知,我也只能知道‘有人使他们成佛’,而不知道这人是谁,用什么手段送他们成佛,我都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怎么做,早就告诉他们了。”

        

“丁燳青也不知道?”

        

“不知道。”周满苦笑:“我是说我不知道,我也猜不透黄泉。”

        

黄毛:“换个问题,西王母合作过的神明,除了帝释天还有谁?”

        

周满:“都合作过。”

        

黄毛脑壳嗡嗡响:“六大神系联盟?胜者是谁?”

        

周满:“我一个人类不可能直接参与那场诸神混战,所以根本不清楚。”顿了顿,他又说道:“你还记得红岩天书吗?书里记载那场战争,不仅记载主要的参与者,也记载了最后的赢家。”

        

黄毛若有所思,突然说:“你博闻广识、见多识广,有没有兴趣尝试编写诡异学习的教材?”

        

周满:“??”话题怎么转变如此之快?想了想,他说道:“编写专属于诡异能学的教材确实有利于教化,不过我需要人手。”

        

“昆仑里有很多高知分子,我拨几个人给你。顺便如果有时间过于漫长的历史问题,你可以请教烛龙。”

        

光周满一个,人才还是缺乏,下回记得找些历史学家、教育学家和高数之类的居民,文理教材都得准备起来,不论人还是诡异只要读了书,气质就提上来。

        

就算顶着异形丧尸一样的脸,也能靠气质取胜不是?

        

对面的李曼云三小只听着他俩对话,看着黄毛沉思的表情,手里的薯条快乐水都不香了,还突然想放声尖叫。

        

之后黄毛去趟山海昆仑,西边原本是灰雾的地方多出一座机械城池,城门有界碑名拘尸那罗,意识和山海昆仑一样暂时沉睡,河柳、百目女等人都在里面居住并修行,形成颇为正统的佛教制式。

        

李曼云和怨童也可以在里面住,不过两小只喜欢留在林中小屋,岑今倒是随他们。

        

和他们说过话,又巡视了一圈拘尸那罗,岑今对一些正在适应新身份的士兵说,等哪天稳定了可以去青铜城报备,经大门管理同意可以离开拘尸那罗,去见亲朋好友。

        

原本灰心失意的士兵(超凡者)顿时喜出望外,开始积极接受新身份。

        

黄毛接着去青铜城看发展情况,已经有发达城市的雏形,就是人口还有点少,一些街道颇为空旷,其他都还行,正步入安居乐业的正轨中。

        

恰好西王母的死躯被分享完毕,诡异基本进化,鬼影们都有了若隐若现的躯.体,同时还进化出一批四-五级高危诡异,临门一脚就能成为初等级神明。

        

虽然初等级神明水平不一,有些差距颇大,好歹也是神明,所以一个个干劲十足,内心充满朝气。

        

“……”

        

岑今心想,诡异老大爷比他还朝气阳光。

        

他把帝释天的躯体拿出来,顶替西王母死躯成为新的奖励品,一些基础事件叮嘱完毕就离开。

        

从正门走,顺便跟烛龙打个招呼。

        

烛龙半昏半醒,岩浆滴滴答答从祂巨大的头颅掉落下来:“待不到三个小时就要走了吗?”

        

岑今笑了笑:“再不走,可能会让师长们担心。”

        

烛龙:“黄泉找到人了吗?”

        

岑今心念一动:“他找谁?”

        

烛龙定定地看他,慢吞吞说:“哦,找到了。”顿了顿,祂继续说:“睡太久,我记忆力变差,很多事情不太记得住。如果你好奇,可以问黄泉。”

        

岑今心知问不出什么来了,想走,但烛龙好像还有话,于是留原地耐心等待。。

        

烛龙鼻孔里发出响亮的鼾齁声,迟钝地思索很久,久到岑今以为祂睡着了。

        

祂突然开口:“山海昆仑有攻击和防守两种形态,西王母用的是攻击形态,你用的是防守形态山海昆仑国。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岑今:“不管意味什么,我都没兴趣。”

        

烛龙:“昆仑臣服于你,你的王国里,诸神皆臣民。”

        

岑今挠着头发:“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我坚决反对一切封建帝制复辟。”

        

烛龙定定地看他:“你确定没有众神之首领导和镇压,诸神能和平相处?”

        

岑今沉默很久,老实回答:“不能。”

        

套用一句最经典且简单易懂的话‘侠以武乱禁’,能力越强大者越难以受拘束,神话传说里不管哪个体系都有诸神混斗的时期,而祂们随意一场打斗就会给普通人带来重大灾难。

        

比如共工怒触不周山,天塌地陷,人间末日。

        

“慢慢来,进化成神没那么容易,还有时间教化。如果屡教不改,包藏祸心,那就斩下头颅,以儆效尤。”黄毛语气平静,神色冰冷,毫无转圜余地。

        

“所以不需要创建王国,昆仑是自由的,只要不触犯原则,自由属于昆仑的万物生灵。”

        

烛龙半阖的眼睛缓缓抬起,定定注视着黄毛,发现他说这些的时候没什么情绪起伏,仿佛他只是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相当明确的事实。

        

他不会建国、无意众神之首的位置,他觉得全体诡异可以慢慢教化,不在乎耗费多大的心力和资源,不会树立条条框框的规则,而要全体诡异和平相处。

        

如果诡异犯禁,他也会毫不留情地斩杀。

        

一旦山海昆仑违背他认为的规则,估计也会被斩杀,而他不会可惜昆仑的价值,不会心疼他曾经的付出。

        

就像他会收留诡异,和诡异相处融洽,面对诡异挑衅多有留情,但是一旦判定诡异触犯规则就会迅速做出清除的指令。

        

中立公正,遵守秩序,慈悲铁血。

        

烛龙阖眼,沉回岩浆深处,心想着,这是一个成圣的好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