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辣文&摄政王×皇帝

2021年9月11日08:18:21攵女辣文&摄政王×皇帝已关闭评论

        

宣平侯微微眯了眯眼。

        

常瑛淡淡说道:“我和弟弟比过武了,他的剑法里多了许多我们暗夜门没有的招式,而他的身份也恰与你的相似。我猜,这些年我弟弟一直待在你身边吧?你们此次回暗夜岛,也仅仅是为了后山的那些野草吧?”

        

常璟背着她们去挖野草,真当她们几个不知道?

攵女辣文&摄政王×皇帝

        

宣平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露馅儿的。”

        

常瑛的宝刀指向他:“你很承认,说明你很聪明,你适才若是狡辩一句,我已经下令将你杀了!”

        

宣平侯笑道:“不聪明,也不能与几位仙子结缘了是不是?”

        

那声仙子十分受用,常瑛哼了哼:“瞎说什么大实话?”

        

只要仙子是实话,其余都是实话。

        

常瑛接着道:“虽说你拐了我弟弟,不过以我对弟弟的了解,你若非真心待他,他也不会将你带回岛上来。你可知,这些年踏足我们岛上的外岛人只有一种人。”

        

“什么人?”宣平侯问。

        

“爱侣。” 

        

宣平侯:“……!!”

        

常瑛收了宝刀:“看在我弟弟的份儿上,你的事我就不告诉我爹了。”

        

宣平侯笑了笑:“多谢。那么,我告辞了。”

        

“站住。”常瑛叫住他。

        

宣平侯客气问道:“仙子还有何吩咐?”

        

一口一个仙子,真是听得人心花怒放,原本答应了妹妹们,让你被她们一人揍一顿的……

        

算了,绕过你了!

        

常瑛吹了声口哨。

        

一只通体雪白头顶上顶着一个火焰印记的冰原狼自岛上跳了下来。

        

这只冰原狼的气场与别的狼不大一样,像是头狼。

        

它来到常瑛身旁,常瑛单膝跪地蹲下,摸了摸它的头,对宣平侯说:“灵王是我们岛上最厉害的头狼,我是机缘巧合碰见它受伤,才得到了它。我连我爹都不曾借过,今日我将它借给你。灵王对暴风雪十分敏感,事实上,所有的冰原狼都能感知暴风雪的来临,但灵王比它们更懂得如何避开暴风雪。”

        

她说着,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郑重起来,叮嘱宣平侯道,“你记住,如果灵王不肯带路了,那就是避无可避了,你千万不要硬闯。”

        

宣平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我穿过冰原后怎么把它和冰原狼还给你?”

        

常瑛说道:“这个你不必担心,灵王会带着它们回来。”

        

宣平侯拱手:“告辞了,常仙子。”

        

喊仙子都喊得这般正经严肃,谁会怀疑是假的呢?

        

在哄女人这种事情上,宣平侯就没栽过跟头,除了信阳公主。

        

常瑛将灵王放在了第一排领头的位置,为它系好缰绳,小声在它耳旁耳语了几句,是细细的叮咛。

        

为客人带路,你也要保重,要活着回到我身边。

        

辞别常瑛后,宣平侯坐上雪车,戴上兽皮手套,抓紧缰绳,大喝一声,灵王带着冰原狼们飞速地奔了出去。

        

高高的山坡上,常坤与儿子望着宣平侯与冰原狼们逐渐远去。

        

常璟穿着厚厚的皮子,戴着遮住耳朵的帽子,被姐姐编好的辫子井然有序地垂在肩头。

        

他眼神干净澄澈,却充满了忧伤。

        

这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该有的眼神。

        

他还太年轻,不该有这样的忧伤。

        

常坤双手负在身后,用庞大的身躯为儿子挡住凛冬的寒风,他叹息一声,说道:“你姐姐把灵王借给他了,这是我们暗夜门能为他做的极限了。并不是我舍不得给他人手,而是没有意义。”

        

见过了天灾就会知道人力的渺小,那不是武学上的境界能够弥补的。

        

常坤见不得儿子如此忧伤的眼神,他叹息一声道:“我答应你,开春后,去灭了剑庐。”

        

常璟抱着一盒弹弹珠,一言不发地走了。

        

……

        

昭国。

        

朱雀大街的宅子里,信阳公主哭过之后,去给上官庆准备好出行的衣物。

        

房中,收拾好了情绪的信阳公主将一个大包袱放在他的桌上:“娘不知道你还活着,这些衣裳是你弟弟的。”

        

这些衣裳全是新的,萧珩还没穿过,信阳公主完全可以谎称是让人方才专程去铺子里为他买来的。

        

可她没有这么做。

        

上官庆也不需要她这么做。

        

“不着急晚上走吧?”信阳公主问。

        

“嗯,明早动身。”

        

萧珩在门外听到了他的话,眉心微微一蹙。

        

不是说好了待三日吗?

        

怎么提前到了明早?

        

难道——

        

没错,上官庆体内的毒开始急剧恶化,国师殿为他配制的药逐渐失去效力,他撑不了三天了。

        

他倒是可以一口气吃下一大瓶,但那样的代价是昏睡不醒。

        

他将会在睡梦中安详离世。

        

这是药物对他最后的仁慈。

        

可他不想吃,他不想睡,他想好好看看自己的母亲,好好地做一回自己,人生最后几个时辰,他不要睡过去。

        

他宁可承受千刀万剐的痛苦,也要明明白白地离开这个世界。

        

信阳公主心如刀割,面上微微一笑:“那,娘今晚陪着你好不好?”

        

拒绝的话他怎么也讲不出来。

        

他都要死了,就让他任性一回吧。

        

他也想躺在娘亲的身边,想最后再多亲近她一点。

        

母子俩都舍不得入睡。

        

信阳公主坐在床头,为他讲昭国的事。

        

其实她更想听他说说他在燕国的事,他是怎么长大的,他喜欢做什么,不喜欢做什么,都经历过什么。

        

可她知道他没力气了。

        

他像个孱弱的婴孩静静地躺在她身旁,拉着她的手,连呼吸的力气都快要没了。

        

“娘喜欢种花,花房里种了不少牡丹,你要是喜欢,明早娘给摘几朵。”

        

一个男孩子怎么可能会喜欢牡丹花?

        

她是心都乱了,眼泪在心口肆掠,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我爹呢?”

        

他忽然虚弱地开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信阳公主的思绪一秒清醒,她思忖半晌,实在不知该如何去形容那个男人,半晌,她低低地说了一句,“是个好父亲。”

        

……

        

冰原之上,白雪茫茫。

        

宣平侯与十一头冰原狼在寒风中呼呼地吃撑着。

        

宣平侯站在雪车之上,他身后乌云翻滚,整个天色阴沉一片。

        

来的路上,灵王已经带着他与其余的冰原狼躲避了两场暴风雪、一次山体雪崩,它如今仍不遗余力地向前奔跑。

        

冰原狼在它的带领下,没有一个同伴因疲倦或胆怯而倒下。

        

宣平侯要控制雪车的转向与平衡,其实也不能歇着。

        

回去的湖面都结了冰,本以为不必再绕行,但因暴风雪的侵袭,他们还是时不时需要的改道。

        

他们穿过了陆地,来到了一条湖泊的冰层之上。

        

宣平侯望着在前领跑的冰原狼,眉心微蹙道:“灵王跑这么快,是又要有暴风雪了吗?”

        

他的心底升起不祥的预感,总感觉接下来的暴风雪可能没那么简单。

        

他拽紧了缰绳。

        

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不好!

        

是雪崩!

        

“灵王!”

        

他大喝。

        

灵王似有所感,再次加快了速度,冰原狼也跟着它一起快了起来。

        

宣平侯回头一望,只见雪山上的雪块成片成片地塌方了下来,如冰雪洪流一般朝着他们的方向席卷而来。

        

灵王忽然改道,一个急转弯朝右侧奔了过去,整个雪车队伍都被它带偏,往右边拐去,从陆地窜上了湖面的冰层。

        

宣平侯的雪车在队伍的最后方,险些没让这个急转弯生生甩出去!

        

亏他起先还觉着赶这玩意儿刺激。

        

眼下只觉太要命了!

        

常璟不愧是打小玩雪车长大的,小心脏不是一般的强大!

        

宣平侯直接被吹到面瘫。

        

而就在他们拐弯后不久,雪崩的洪流便淹没了他们方才所在的地方,一路直铺过去,连小山都被吞没了。

        

若是没有灵王的急转弯,这会儿整个雪车队也全被雪崩吞没了。

        

宣平侯暗松一口气。

        

然而一口气没松完,他身后的冰层传来嘣的一声裂响。

        

宣平侯眉心一跳。

        

嘣!

        

嘣!嘣!嘣!

        

闷闷的开裂声在冰下传来,白色的裂缝自冰层内部蔓延开来,整个冰面像极了要被人敲碎的冰蓝色琥珀糖块。

        

冰层下的水温极低,掉下去用不了多久便会浑身麻痹,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高手能在这种低温下游过去。

        

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