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校园h_过度接触by乔段

2021年9月11日06:42:50浪荡校园h_过度接触by乔段已关闭评论

      

沈常乐和老爹一边聊着天,一天有一搭的看着春晚。

        

要说以前的娱乐方式少,过年春节联欢晚会难得能看见那么多明星,节目质量也高,那真是一秒钟都不舍得眨眼。

        

至于现在的话,一个春晚里边能找到两个不错的节目,网络上的评价就算是不错了,确实是已经完全比不了了。

浪荡校园h_过度接触by乔段

        

又过了两个节目,随着主持人报幕结束,开心麻花的郝建推着残缺的自行车走上了舞台,毫无疑问的又讲春晚的气氛提到了顶点。

        

“大妈我跟你说了,我这车是追尾追的…………”

        

“哎呀我的尾椎呀…………完了,大过年的尾巴根还撞碎了,算啦碎碎平安啊!!!”

        

“大妈你这车也起的太快了,车圈都瓢成这样了…………咋了您飙车啦???”

        

“嘿不愧是开心油条,演的是真好!”沈常乐看着屏幕上,前世看过无数遍的小品,虽然可以记住每一个包袱,知道每一句台词,但是依旧止不住在哪个时候一起大声的笑出来。

        

这就是开心油条的作用,他让春晚的导演,也让春晚的观众知道了,不是央妈的春节联欢晚会,观众眼界广了,大家不爱看了,也不是小品的表演方式也过时了。

        

都不是,其实就是单纯的因为优秀的小品演员老去,而春晚不敢用新面孔,慢慢的春晚的语言类节目青黄不接自己不行了………… 

        

好节目、好演员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会放光的,春晚让开心油条爆红,但是也确实是自开心油条开始,逐渐的新兴小品演员才一步步登上了观众的视野中,被更多的观众所看到。

        

“常乐,你说你什么时候也能登上春晚的舞台呀,到时候…………我俩也能把所有的亲戚都请到咱家,好好的开心开心…………你那手里边拿的是什么呀???”

        

《扶不扶》演完,沈常乐老爹沈涛情不自禁的感慨道,眼睛一扫却是突然看见,不知道多会儿自己儿子手里边多了一张小小的卡片,自己的儿子正在上面默默的写着什么字,好像是曹什么…………

        

沈常乐笑了笑,拿起那张写好字的卡片给自己老爹看了一眼,随后故作神秘道:“爹我给你变个魔术呗!”

        

“曹…………金???变什么魔术下咒吗???宝贝儿小时候的《封神榜》赵公明怎么死的白看了???想要咒人你好歹先花点钱买个草人和针呀。”沈常乐老爹一脸嫌弃道。

        

沈常乐额头黑线直冒:“不过还是顺着自己老爹的话说道,我这个卡片没有那么大功效。”

        

“它的作用的话…………就是你在卡片上写上谁的名字,用火把它烧光,先从哪里烧的,他那个地方的毛就会被烧光。”

        

“所以我给这个卡片起名叫不留毛之无痛去光光卡。”

        

沈常乐老爹沈涛挑了挑眉头道:“那要是先烧腿…………”

        

“腿毛啊”沈常乐自信道。

        

“那要是先烧肚子…………”

        

“胸毛啊!”

        

“那要是先烧大腿根…………”

        

“那当然就是白呸!!!…………爸你有点少儿不宜了啊,这话题你确定能跟我说吗???”

        

“sorrysorry…………那要是先烧头呢,是头发还是眉毛还是胡子?”沈常乐老爹脸上一红,故作严肃的转移话题道。

        

“…………应该是头发吧,来咱们烧一下不就知道了,来老爹打火机!”沈常乐嘴角上扬,十分阳光的笑了笑道。

        

“就算系统整出来个青龙、白虎卡有什么用,自己又看不见,要论可玩性,那当然还是秃头卡好玩儿。”

        

沈常乐老爹的打火机拿了过来,橘黄色的火舌从写有曹金两字的秃头卡头部舔了过去。

        

系统抽取到的秃头卡看着是一种质地比较硬的卡片,不过火苗一挨上去,却是几秒钟就燃尽了全部,连一点黑灰都没留下…………就像是某人即将不留分毫的秀发

        

_____________

        

央妈春晚后台的等待的休息室内,曹金和刘天此时已经化好了妆,正闭目养神呢。

        

春晚这么大的日子,两人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都是捯饬的分外光鲜,光是身上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就是专门从国外定制来的,都不用说价钱了,就是光衣服倒腾回来的运费,就够普通人买一身合适的衣服了。

        

休息室内,曹金正对着镜子摆弄着衣领:“诶刘天,怎么样合适吧???配上我这油头精神不精神???”

        

“确实不错,是够精神的,咱们这过年前几个月的肥还真没白捡,配上着西装,确实更帅了啊。”刘天也是努力吸了一口气,争取把小肚子再往回收那么一收。

        

“那是,要的就是这个精神劲儿,我把话放在这里,岳云朋那玩意儿,就算是现在上春晚了,那也是永远当配角当丑角的料。”

        

“只要有我曹金一天,那货永远就是一个陪衬,这话你记住,得瑟来得瑟去,春晚的唯一相声节目,那还得是我上!!!”曹金微抬下巴得意扬扬的说道。

        

“金子,是咱俩…………咱俩…………”刘天纠正道。

        

“嗨!那不都一个意思嘛,这么点事你跟我争竞搞笑,走吧去外边等着吧,时间上来算也快轮到我们了。”曹金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刘天点了点头,眼神突然扫向了曹金的头顶道:“诶金子别动…………你有跟白头发!”

        

“那赶快给我揪了啊!!!”曹金道。

        

“哦哦哦…………”

        

刘天答应了一声,直接上手去揪,结果还没等使劲呢,仅仅是一碰,那根白头发自己就飘飘扬扬的掉了下来。

        

“使劲啊!揪了吗???”曹金感觉头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耐烦的一抬手就要自己去揪。

        

结果就在曹金扭头的一瞬间,曹金一头朝后背过去的油头,突然头发随即晃了晃,仿佛没来及跟上脑袋的动作,一缕缕的脱落…………随风飘荡…………飘荡…………落在了地下,只留下了一个十分光洁、闪亮的卤蛋。

        

刘天瞪着眼睛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好半晌才说出来了一句话:“金子脱发这么严重…………你要不吃点何首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