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蛟by上灵/在厨房里做h

2021年9月10日15:08:56饲蛟by上灵/在厨房里做h已关闭评论

“大哥多虑了!”小雨笑着说:“您是陛下的亲儿子,我和博王都是义子,这老话说的好,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正因为您是陛下的亲子,再怎么疏远你,你也不会真的记恨,但我们这些义子又不一样,所以......陛下这也是权衡之术,让我等多为江山社稷出力,但他的心......肯定还是在你这儿的。”

        

“咳......”郢王长长的叹了口气:“话虽这么说......但友贞啊,咱们家的情况,和历朝历代还不太一样,父皇喜欢友文,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错,父皇也不会责怪他,你来的时间还短,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罢了,不提这事儿也罢,但求吾弟以后在父皇面前,多替我说几句公道话就行了,咳!你今天开衙建府,我这当大哥的也没什么好的东西给你,只是带来了白银二十万两,黄金一万两,以做吾弟之国宛城资用。”

饲蛟by上灵/在厨房里做h

        

“大哥,你这太客气了.......”小雨有些不好意思。

        

郢王摆摆手:“你初来乍到,没什么家底,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打赏下人,修院盖房,去了宛城重修城池,这些都需要钱,我给的这点不值一提,另外.....宛城太守也是博王的心腹,你要多留个心眼儿,别啥话也都跟他说......”

        

兄弟俩一直聊到了亥时,这郢王才起身告辞离开。前前后后,都是在说皇子间勾心斗角的事。

        

关于和小雨之前的一些“遭遇”,郢王只字不提,估计他觉得小雨并不知道那老鹰就是他分身的事儿。

        

郢王走后,司马阳唏嘘感慨道:“二十万两银子,一万两黄金,这郢王出手也真阔绰!这下咱们可不缺钱了,正好可以沿途从富户那里购粮,以解百姓过冬燃眉之急。”

        

小雨微微叹了口气:“司马兄,这钱......我们不能要啊。”

        

“哦?此话怎讲?”司马阳颇为不解。 

        

小雨说:“我虽为王,但钱财之物,只能来源于俸禄,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件事要是传到父皇耳朵里,对我会是什么看法?”

        

司马阳一愣,感觉小雨说话的语气怪怪的,不像是在和自己推心置腹的聊天,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小雨,小雨向他使了个颜色,司马阳这才心领神会,原来家里有“耳朵”!

        

朱温再喜欢博王,也在他的身边安排了一个叫刘光举的刘大人,密切注视博王的一举一动,那对于自己.....岂能没有防范?

        

白天的时候,小雨已经给宫里派来的这些下人们“相”过面了,其中几个姿色绝佳的婢女萦绕的真气,和朱温的气息一模一样,虽是很微弱,但还是可以察觉到的,这说明什么?岂不是说明她们相当于是朱温的耳目或者分身?

        

在阴间给上官月“看病”的经历,让小雨对每个人的真气特点有了特殊的关注。

        

以前并不留心这一点,但是自从被弘帝戏耍过几次后,小雨对这方面特别的敏感。

        

婢女之间也分上下等级的,有专门干粗活的,有照顾主子起居的,这几个姿色绝佳的婢女,一来就定义为专门照顾小雨起居的贴身丫鬟,朱温的用意也很明显,就算小雨去了宛城,这几个贴身丫鬟肯定是要带上的。

        

一开始小雨就觉得朱温不可能不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于是就特殊的“体察”了这几个丫鬟的气息,发现果然有问题。

        

“那......殿下的意思是?”司马阳问。

        

小雨沉吟道:“明天,把这些钱送到户部,归入国库,不属于分内的钱,我一分也不要。咳......怎么说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打算收这个钱,只是担心郢王多想,再以我为敌,到时候我博王,郢王两边都交恶,在朝中又该如何自处?”

        

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那几个婢女都是在隔壁或者身后偷听的,她们以为小雨发现不了,实则上她们并不知道,拥有地煞战袍的均王,那是长着“后眼”的。

        

次日,小雨带着伙伴们辞别了朱温,准备开赴宛城,令他和司马阳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是......朱温下令,小雨准备上缴国库的这些钱,非但不用上缴,还专门重新拨了五十万量白银,两万两黄金给小雨,以作“安国”之用。

        

朱温放下话来:均王宅心仁厚,克己奉公,实为楷模,越是一心向着朝廷,没有私心的人,朝廷越不会辜负他。

        

这样一来,称王后的第一桶金非但没有打水漂,还翻了三倍入账,小雨真可谓是“名利双收”。

        

作为一朝的王爷,戍边“之国”,出行自然不能还是以前的排场,司马阳好歹也是镇南将军,朝廷里直接拨了3万名军兵归他管属,也作为小雨的私人卫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汴梁,开赴宛城。

        

行坐的车马,自然也是王爷的规格,虽然速度很慢,肯定比不上他和伙伴们之前逍遥快活的行走江湖,但这派头和气场,却是没法比的。

        

到了此一刻,小雨手中也算是有兵了!再不只是浪荡江湖的侠客头子而已。

        

从汴梁到宛城,途径十几个州,小雨也不着急,走一路买一路,从富户手中买了大量的粮食,车拉马驮的,浩浩荡荡的向南进发。

        

这俗话说,天下不患贫而患不均,到什么时候也是!真格的没粮食吗?其实不是的。很多富户囤货居奇,抬高粮价,让本来的天灾人祸陷入了更严重的恶性循环中。

        

但普通人买粮和率领着军兵的王爷买粮,效果肯定不一样!他们也不敢要黑心价,小雨一路上把所有的钱挥霍一空!全部都变成了粮食,总有400万担。

        

这粮食比宛城的库存还要多一倍!

        

沿途有无数的饥民,都可怜巴巴的向均王讨饭要粮,小雨丝毫也不吝啬,走一路管一路,只要跟着均王走,管够吃饱。

        

这一下子可了不得!途径十几个州,他一路从汴梁到宛城,跟随的流民居然汇聚了三十八万之众!加上自己原来携带的军兵,足足四十万人!

        

这些老百姓拖家带口的,就像当年的刘皇叔携民渡江一样,浩浩荡荡一望不到尽头。

        

原本小雨以为,自己率领的三万人汇聚在一起,已经是一望无际的规模了,但当四十万人都跟随着他,徒步向南挺进时,那阵势真是排山倒海,简直跟海洋一样。

        

有奶就是娘,人都是为了一口吃的,小雨看着这群可怜巴巴,骨瘦如柴的老百姓们,还有那一个个瘦的跟干巴鸡一样的小孩儿,小脸脏脏的......不禁又想起了当初在宛城南门儿,那些活活被冻死饿死的人们。

        

要是自己能早一点称王的话,或许......那些人就不用死了,想到这儿,小雨亦是一阵阵心酸,不禁潸然落下泪来。

        

“殿下,您和其他的王爷可真是一点也不一样!”司马阳的副将校尉宋宪说道。

        

“哦?如何不一样?”小雨微微皱眉。

        

“您可真是一点儿钱也不留啊,这钱变了粮,让老百姓们都吃了,就没了,他们吃了这顿,没有下顿,还会管你要,到时候坐吃山空,你拿什么养他们?”宋宪笑道。

        

他顿了顿继续说:“而且,皇上给您的钱是有数的,您一点也不为自己打算啊?不留着点家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