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精h_短篇系列故事集h

2021年9月10日14:57:22堵精h_短篇系列故事集h已关闭评论

       

三年前关中之战,刘备军自长安周边退入汉中,沿途遭到曹军不惜代价的猛烈追杀。刘备以猛将断后,并反复数次依托险要地形,动用连弩设伏反击。

        

最终刘备军的主力经历诸多困难,终于大部折返,但在战斗过程中,黄忠所部的连弩被曹军缴获了两架。当时曹军便如获至宝,将之运回邺城,试图复制。

        

然而,自中兴以后,各地工官由大司农转隶地方郡县,已成定制。百余年来,不知道多少宗族世家、地方胥吏插手其间,贪饕之徒,竞约其财用,狡猾之人复盗窃之,较之于前汉时,所产铠则不坚,刀枪悉钝。待到丧乱以后各地工官更是松散荒废,让他们效仿打造精密的连弩,简直难比登天。

堵精h_短篇系列故事集h

        

这是百年积弊,其中牵扯盘根错节,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而邺城霸府与许都朝廷形同对峙,暗潮汹涌,曹操集中精力在上层的博弈,不欲本来就复杂的局面再生波折,于是就更难下决心在郡县基层管理事务上轻起事端,

        

之后的两年里,曹操不疼不痒地换过三任负责监察各地作场的给事中,杀了一批不堪大用的匠人,最终的结果,是以高昂代价复制了五十余把连弩,另外在此基础上制作了两个新的型号。

        

因为实在难以铺开生产,产品与其说是战阵利器,不如说是玩物。而曹军的征战杀伐,也依旧仰赖庞大的步骑兵力,并不将注意力转向这些零散物件。

        

好在虽然没有成规模复制,过程倒是有记载。

        

刘晔匆匆而去,匆匆回返,捧着打开的卷宗,将其中几句话指给曹操看。

        

曹操眯着眼睛,端详了片刻。

        

“没错了。此等连弩,必须使用八寸长的整根铁矢。这种铁矢较之寻常木杆、竹杆的箭矢更重些。故而,弩手随身携带的数量,必定有限。如连续作战,依靠辎兵背负专门的木匣,携带弩矢跟随,或者用驮马、车辆运输。”

        

曹操将卷宗还给刘晔,仰身靠在软枕上,闭眼想象着赤山周边的水泽地貌。

        

“按照子文所说,荆州军在赤山周围的湖沼间,一口气设下了七处埋伏,同时袭击。为了确保发挥强弓硬弩的巨大威力,他们将辎兵留在后方,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等待辎兵而无力继续作战,也是有可能的。”

        

曹操睁开眼,看看气得满脸涨红的曹彰,再看刘晔:“关平所部,是荆州军的主力。他们既然配备了如许弓弩,荆州军其余各部,乃至交州军,或许也是如此。弓弩之利使他们获得了与铁骑正面对抗的实力,也迫使他们放缓攻守进退的节奏,一切行动都要以保障弓弩为先。既如此……”

        

刘晔道:“万人对万人的战斗如此,及至襄阳附近,数万人对数万人的战斗时,他们只会更加谨慎。”

        

曹彰皱眉:“更加谨慎?”

        

刘晔应声道:“战斗规模愈大,愈是激烈,延续时间愈长,他们就愈加依赖后勤支援,再考虑到雨季的影响,荆襄之间的陆上通路很快就难以承载大军。所以……他们的兵锋所向,必须依托汉水。若不能保障汉水通道的安全,他们也就不可能展开对襄阳、樊城的攻势。”

        

曹操微微颔首。

        

他重新仰靠着软枕,慢慢地道:“所以,这是好事,对么?”

        

刘晔向曹操告罪出堂,回返时,取了襄阳周边的舆图来,铺在自家案几上看了半晌。

        

过了会儿,他起身郑重施礼:“大王英明,这确是天助我军的好事。”

        

曹操哑然失笑。

        

“子扬不妨细说。”

        

“雨季时汉水宽阔,荆州水军又训练有素、规模庞大。我们固然有襄樊之间的浮城、浮桥,有布置在淯水以南、鹿门山、苏岭山西北沿线的发石机保障航道。可荆州军若坚决不加理会,继续猛攻浮桥以断襄、樊之间的联系,我方能造成的威胁,其实有限。”

        

曹彰忍不住起身,站到刘晔身旁观看。

        

刘晔探着纤长的手指,点划舆图,侃侃而谈:“另外,如果荆州水军暂时不顾樊城,转而在鱼梁洲以南集结掩护,首先支持步骑西向,直攻蚬山、凤凰山、白马山一线的高地,则我方的前期谋划便全然无用,甚至等若拱手将战场的主动交给了荆州军。”

        

就在数日前,曹操召集荆襄和南阳群臣,大张旗鼓地宣布了自己在襄阳周边的作战应对,此刻刘晔却一会儿说威胁有限,一会儿说全然无用,实在是大胆的很。

        

曹彰忍不住偷偷看看曹操的脸色。

        

刘晔也顿了顿。

        

曹操抬一抬手:“无妨,继续说!”

        

“是。”

        

刘晔继续道:“但是,经昨日一战,可见荆州军的装备与往日不同。他们成为了一支依赖弓弩和后勤的军队。试想,当荆州步骑在与我方激烈鏖战,前方乃至陆上营地的储备倾尽,急需箭矢、弩矢供给的时候,船只却遭我方巨量飞石袭击……”

        

曹彰霍然醒悟。他用力拍了拍手,大声接道:

        

“无需造成多少实际的损失,只要打乱荆州军的船队,阻碍他们的转运,使物资支持的速度稍缓些,陆上的强弩便成了废铜烂铁,那些弓弩手都要抽刀作战了!”

        

他从刘晔手中夺过舆图,仔细再看。

        

“没错!没错!到那时候,荆州水军就陷入两难境地,而荆州的陆上步骑一旦失去强弩的掩护,就成了没牙的老虎。而我军则可兵分两路,一路自襄阳城南的山地出兵,居高临下攻之。另一路则以铁骑劲旅,出襄阳城,沿汉水西侧的长堤猛扑……必可大破敌军!必能全胜!”

        

曹操哈哈大笑。

        

他道:“子文,你想的没错。可是,你能想到的,荆州人莫非就想不到?我们要在鹿门山、苏岭山一带设发石机阻遏水路,他们应该已经探听到消息了。而他们又比原本预期的更加仰赖水路后勤的支撑……这时候,他们会直往襄阳方向去么?”

        

曹彰皱眉思忖。

        

“他们非得确保汉水转运沿线的安全,也就是说,必须先往汉水以北,拿下我方预设的发石车阵地?按照此前议定,发石车设在河滩营垒,毗邻霸王山、鹿门山、苏岭山一线的高地。想来,曹文烈所部会进驻三山,以为形援。那么,为了拿下这片山地,荆州军又非得继续向北包抄?”

        

曹彰有些糊涂了:“这样的话,敌人的兵力就被分散了?不不,荆州军此番动用的兵力甚是庞大,足以在襄阳周边作短途的包抄分合。他们包抄霸王山、鹿门山、苏岭山一线,然后直逼到淯水东岸,与樊城的守军隔河对峙,然后呢?怎么就看出,天助我军来了?”

        

他久在荆襄驻守,此番魏王挟天子南下,一切军政上的安排早在邺城就已议定,其中有些细节,曹彰完全不得而知。

        

故而推算到这个程度,他反而愈发迷惑了。

        

与此同时,曹操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其舒畅神情,简直像是一个小孩子把某件玩具藏了很久,终于可以拿出来把玩炫耀的样子。

        

刘晔连忙探身过来解释:“君侯,我们正希望荆州军如此应对。”

        

“这又如何?”

        

“君侯请看。”刘晔指画舆图上荆州军的行军路线:“荆州军要拿下鹿门山,估计至少要动用两万人东向包抄。而他们行军的整条路线,都是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