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禁忌高H_宠妾po

2021年9月10日06:16:07古代禁忌高H_宠妾po已关闭评论

实验室内很是安静。

        

只有江羡敲击键盘的声音。

        

系统自毁,再想尝试打开的确有些困难。

古代禁忌高H_宠妾po

        

江羡还需要修复先前的数据,再接入自动开关系统,需要耗费很多时间。

        

楚蔓面容有些苍白,语气很是平淡,“看完了吗?该做决定了。”

        

祁渊抬起手臂,按下了腕表一旁的按钮,沉声说,“联系指挥部。”

        

“只要你父亲离开一个条件是么?”

        

“是,只要我父亲平安离开。”

        

祁渊淡淡道,“放了鬼爷,安排一辆车,让他走。”

        

“祁哥,可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人抓到,这就——”

        

“执行命令!”

        

V-02比鬼爷要重要很多,绝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不知过了多久,陆军长那边在处理鬼爷离开一事。

        

“给她调出视频。”

        

江羡暂时关闭了自己的通话频道,然后调出视频,屏幕正对着楚蔓,上面赫然是鬼爷驱车离开的一幕。

        

“开关在哪儿?”

        

楚蔓微微握紧了拳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慢慢的走向出口处。

        

在出口的右边,有一个隐藏的装置开关。

        

打开后,有红蓝两个按钮。

        

江羡看到这个按钮的时候,却微微顿住,刚刚尝试破解的时候,好像看到过这些资料。

        

楚蔓的声音响起,“红色按钮是开,蓝色按钮是关。”

        

指挥部那边却是有些担心,“能确定她说的话是真的吗?”

        

祁渊缓缓开口,“楚小姐既然知晓V-02的危害,就不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

        

楚蔓声音很轻,自嘲般笑了下,“看啊,你明明那么了解我,却唯独不爱我。”

        

说完之后,楚蔓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彻底瘫坐在地上。

        

过往的一幕幕不断映入眼帘。

        

他从未对谁这样照顾过。

        

也从未满心、满眼的装着一个人。

        

起码楚蔓认识祁渊这些年,除了江羡,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另眼相待。

        

印象中的祁渊,冷漠、无情、手段狠厉。

        

原来,他也会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啊。

        

楚蔓狼狈不已的坐在地上。

        

江羡走到按钮旁,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相关资料,“破解密码的时候看到过这两个信息,红色开启,蓝色关闭。”

        

祁渊视线落在江羡身上,“知道羡羡厉害,没想过会那么厉害。”

        

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明晃晃的秀恩爱真的好吗?

        

指挥部那边的人也全都听到了,原本紧张的气氛因为这番对话变得轻松不少。

        

江羡也是低头笑了下,然后按下红色按钮。

        

实验室的门开启。

        

外面的队员一个个都担心不已。

        

“祁哥,没事吧?”

        

“接应人员已经在楼下等待,陆军长正在赶来这儿。”

        

祁渊带着装有V-02的箱子,沉声吩咐说,“通知科研人员上来,转移V-02。”

        

“是,祁哥。”

        

江羡也准备出去,刚要走,余光就看到了还瘫坐在地上的楚蔓。

        

楚蔓是鬼爷的女儿,和Kl组织关系匪浅,必然是要带走调查。

        

至于鬼爷,放他离开也只是权宜之计,陆军长早有其他安排。

        

江羡缓缓开口,“是你自己走,还是让人带你走?”

        

楚蔓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听到江羡的话才有了点反应。

        

楚蔓踉跄着站起,“我自己走。”

        

祁渊喜欢江羡。

        

祁渊爱着江羡。

        

祁渊只在意他一个人。

        

楚蔓双眸中并无什么情绪,但这些事情不断的在她脑海中重复。

        

渐渐地,心里想法也变得偏执。

        

她得不到祁渊,为什么要让别人得到?

        

她可以接受祁渊不爱她,但接受不了祁渊和别人在一起。

        

楚蔓的喜欢已经彻底变得病态。

        

此刻像个疯子一样 ,露出渗人的笑意。

        

楚蔓走的很慢,在靠近江羡的时候,朝他说了句话。

        

江羡并未听清,“什么意思?”

        

楚蔓脸色苍白,无比渗人,“我说……”

        

“我得不到他,你也不会。”

        

说完,楚蔓猛地扑到不远处的红蓝按钮处,疯了一样的拼命按蓝色按钮。

        

江羡眼眸霎时间变得凌冽,直接握着楚蔓的手臂把人给反剪住,而后狠狠地抵在了墙边。

        

楚蔓一点都不反抗,笑着跟江羡说,“来不及了。”

        

门已经快要关上。

        

楚蔓被江羡反剪着手臂抵在墙边,毫无反击之力,她好像压根就没想要反抗。

        

就在楚蔓说完来不及了的时候,实现室内忽然喷出许多白色的类似雾气一样的东西!

        

几乎是一瞬间就把实验室内全部给充斥满!

        

楚蔓丧心病狂的笑着,“V-02的气体病毒,吸入后必死无疑。”

        

所谓的气体病毒在顷刻间就布满了整个房间,江羡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速离开。

        

楚蔓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死死的攥紧了江羡的衣服,眼眶充血,像个疯子,“我要你也得不到祁渊!”

        

“我要你跟我一起死!我要祁渊永远活在痛苦中!”

        

外面一直在核对行动安排,祁渊也将最为关键的V-02交给了科研人员。

        

楚蔓刚开始说话时声音很轻,也几乎没有大声争执,所以外面人并未察觉到里面的状况。

        

是听到打斗声,以及实验室门慢慢关闭的时候才注意到。

        

祁渊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冲向实验室所在的方向。

        

“祁哥!!”

        

听到外面的喊声,江羡猛然间抬头,眼看着祁渊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也就在此刻,实验室内又一次释放了白色气体,这次比前一次要密集很多。

        

江羡隔着面罩都闻到了化学试剂的味道。

        

V-02,气体病毒,吸入后必死无疑。

        

门关上,气体还在继续释放。

        

楚蔓也偏头看向被拦在门外的祁渊,直接笑出了声,看着江羡,“你敢出去吗?你敢开门吗?”

        

“只要你敢开门,这栋楼的所有人都会死,包括祁渊。”

        

楚蔓来之前就知道了红蓝按钮各代表了什么意思。

        

她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还在继续说着:

        

“我原本想拉着祁渊一起死的,我们做不成夫妻,哪怕死,我也跟他死在一起。”

        

“后面想想,只要你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呢。”

        

江羡攥着楚蔓的手臂,狠狠的把人给甩在了地上。

        

楚蔓感觉自己的腕骨要碎掉了,倒在地上,面上满是痛苦,一句话都说不出。

        

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很安静。

        

只有源源不断注入气体病毒的声音。

        

江羡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失去了所有的判断。

        

实验室的门中间部分是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同样,祁渊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实验室内被雾气笼罩着,江羡站在原地不动,

        

祁渊握拳狠狠的砸向了玻璃,眼眶变得猩红。

        

很多事,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江羡自己把通话频道暂时切断,调出了鬼爷离开的视频给楚蔓看。

        

也因为关闭了通话,江羡和楚蔓的争执,频道内的其他人听不到。

        

实验室的门打开之后,江羡并未及时离开,给了楚蔓报复的机会。

        

就好像……是命中注定一样。

        

命中注定要经历这一劫。

        

江羡怔怔站了许久,直到看到玻璃门上被砸出了血,他才回过神。

        

江羡身形有些不稳,打开了电脑,重新开启通话。

        

四周安静到,连电话中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祁渊开口时声音甚至有些嘶哑,“把门打开。”

        

江羡目光落在祁渊身上,都这时候了,还不忘先安抚祁渊,“我没事的,KL向来阴险,多半是为了防止别人拿走V-02,故意设置的迷.药,三哥先——”

        

祁渊听不下去,打断道:“听话,把门打开。”

        

江羡自顾自地说,“三哥先带人离开,等我缓一缓……再出去。”

        

气味越来越浓,完全避无可避。

        

楚蔓毫无任何防护,倒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因为吸入了过分的气体病毒浑身颤抖。

        

四肢百骸都被病毒蔓延进去,无休止的折磨。

        

楚蔓痛苦难耐的声音也传到了所有通话的频道中。

        

众人全都心知肚明,压根就不是什么简单的迷.药。

        

“我带你出来,还是自己出来?”

        

“我说了没事的,三哥带人先走,撤到安全地点,我再——”

        

江羡大脑一阵晕眩,心口处一阵一阵的刺痛,很清晰的能感觉到疼痛在逐渐蔓延到全身。

        

到底是支撑不住,弯下身,倒在了地上。

        

祁渊疯了一样的砸着实验室的门,“羡羡!”

        

江羡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困难,每呼吸一次,便要承受化学试剂带来的煎熬。

        

“准备爆破,强攻。”

        

“祁哥你冷静点,实验室是特殊材料建造,即便爆破也是效果甚微!”

        

祁渊直接推开了身侧想要拦着他的人,情绪激动,“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让我冷静下来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吗?”

        

江羡呼吸已经有些不稳,但还是强撑着说,“陆军长,让他们撤走。”

        

陆军长也已赶来了实验室楼下,听到江羡声音的时候,身形微微怔住,“我需要得知你下这个决定的理由。”

        

“V-02的气体性病毒。”

        

通话频道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V-02炸弹是毁灭性的,研制炸弹的气体性病毒,同样是毁灭性的。

        

这扇门一旦开启,整栋实验楼的人都会受到波及。

        

“人不撤走,我不会打开这扇门。”江羡颇为艰难的笑了下,“如果三哥心中真的有我,想来,也不想看到我一直受折磨吧?”

        

“还是说,三哥想让我恨你一辈子?”

        

江羡语气很平静,平静的逼着祁渊带人离开。

        

耽误的越久,江羡的处境就越危险。

        

陆军长就要下令让人撤走,就听到耳麦里传来祁渊的声音,“好……”

        

“一楼集合,准备撤离。”

        

这一刻,江羡打从心底里觉得轻松。

        

再次抬头看向祁渊的时候,江羡是笑着说的,“我知道,三哥舍不得我难受的。”

        

他们身上都背负着许多责任,继续僵持下去的结局也只是宣泄情绪。

        

祁渊甚至没有再看江羡一眼,下完命令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陆军长也在所有通话频道中开口说,“所有人,即刻准备撤离,并疏散实验室周围易接触的人群,时刻注意四周情况。”

        

“帮我接通最高医学研究院,我需要他们的支援,另外,V-02安置好后,持续跟进的科研人员全部在医院待命。”

        

“是,陆军长!”

        

耳麦内传来楚蔓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偶尔也能听到几声江羡的难捱声音。

        

祁渊下来之后,面无表情的打开了一辆车的车门。

        

“滚下去。”

        

“祁哥——”

        

祁渊抬眸看了他,眼神仿佛卒了冰一眼寒冷,没有半点温度。

        

陆军长摆了摆手,“让他开。”

        

“所有人,撤离到安全地带以外。”

        

江羡在耳麦中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确定他们都撤走了,才真的撑不住倒在地上,喃喃唤了声,“祁渊……”

        

频道内的所有人都默契的不开口,把这个频道留给他们两个。

        

江羡说话时明显能感觉到很虚弱,“你生我气了,是吗?”

        

“三哥……陪我说说话……”

        

祁渊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扯走了一样疼,“不是要赶我走?”

        

江羡好难受好难受,在听到祁渊声音的那一刻,眼泪霎时掉了下来。

        

“因为我舍不得。”

        

江羡已经分不清是过于难过,还是病毒作祟。

        

眼泪完全止不住的往下掉,他说话时,语气也变得有些哽咽,“我也想你陪我一起……我也想自私的不顾一切……”

        

“可,舍不得……”

        

“只要想到三哥这些年的隐忍,想到三哥所遭受的痛苦,想到三哥为了国家付出的一切的信念……”

        

“就觉得三哥太苦,太累了……”

        

江羡紧紧咬着下唇,承受着钻心的痛苦。

        

“舍不得三哥再承受这些了……”

        

祁渊卧底的这些年,没人知道他到底承受了什么。

        

也无人在意祁渊过的苦不苦。

        

江羡看过任务资料,知道祁渊从来到Y国之后的所有事情。

        

服从命令,执行任务,任务完成。

        

没人知道祁渊身份被质疑,无数次生死攸关差点丧命。

        

没人知道祁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试探,稍不留神就会尸骨无存,需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

        

没人知道他是付出了多少才走到如今这一步。

        

所以江羡心疼,不忍。

        

一点都不舍得祁渊再承受这些痛苦。

        

他已经过的很苦了。

        

所以这一次。

        

江羡自己承受。

        

说完这些话,江羡很久都没缓过来。

        

耳麦那边传来了他压抑的闷哼声,所有人的心都是揪着的。

        

硬生生扛过这一波煎熬之后,江羡面色苍白,额头满是冷汗。

        

下唇还残留着些齿印,已经咬出血了。

        

“羡羡。”祁渊低低唤了一声。

        

江羡合上眼眸,好久好久才回应。

        

“我们已经撤离到安全地点之外,实验楼内空无一人,周边街道也被控制,所以,可以乖乖把门打开了?”

        

“医学研究院的教授和V-02的科研人员都在待命,你总要给我们一个机会,是不是?”

        

祁渊这辈子都没这么温柔跟谁说过话。

        

江羡眼眶仍然是湿润的,眼泪不受控的往下掉,“我知道三哥没走。”

        

祁渊死死的握紧了拳头,他的确没走,此刻就在实验室楼下,看向江羡所在的房间。

        

“当三哥求羡羡,把门打开。”

        

江羡摇头,声音虚浮,“三哥别担心,雾气没继续释放了……”

        

“但现在不行……”

        

“等消散后,再开……”

        

江羡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才把实验室的门打开。

        

他尽可能的撑着,撑到自己的极限。

        

只为了不让前来营救他的人接触到更多的病毒气体。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

        

江羡在昏迷前,好像看到祁渊红了眼……

        

紧接着,就被他牢牢的抱在怀里。

        

祁渊单膝跪地,嗓音轻颤,“不怕,羡羡不怕。”

        

……

        

裴医生:别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