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by慕吱/逃by番瓜小笼包

2021年9月9日13:51:39沦陷by慕吱/逃by番瓜小笼包已关闭评论

       

军部参谋部的协调,新华院和宪兵队虽然都不满意,但也没办法。当时情况太过混乱,根本就没办法还原真相。

        

周日,张西禾休息时,特意买了点猪头肉和花生米,提着半斤酒到了韩叔麟的住处。

        

韩叔麟握着张西禾的手,亲切地说:“这次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孟思吾同志已经回到清西,上级充分肯定了我们的工作,并给予表扬。”

沦陷by慕吱/逃by番瓜小笼包

        

张西禾谦逊地说:“我只是按照泉城地下党同志的计划行事,敌人完全按照我们的预期行事,营救孟思吾同志,感觉比我打入新华院还简单。”

        

韩叔麟说道:“宪兵队和新华院这次都吃了亏,恼羞成怒指责对方。还有那个江日胜的调查,简直是帮倒忙。各方因素之下,使得我们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

        

事情发生后,张西禾还没有离开泉城,他当时很紧张,以为敌人会全城戒严。哪想到,敌人一直都在推责,根本没想到这是我党在营救同志。

        

张西禾笑着说:“江日胜这次也找我谈了话,这个人没什么水平,只是随便问了几个问题。”

        

韩叔麟也笑道:“他要是太厉害,计划未必就能成功呢。”

        

新华院和宪兵队的狗咬狗斗法,江日胜虽没直接参与,但他的那份调查报告,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军部参谋部在协调双方时,参考了他的那份调查报告。

        

当然,江日胜不会表功,他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然而,这么大的事情,弄得沸沸扬扬,几乎满城尽知,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呢。

        

比如说郭同震,他就很关注这个事情。他找到寺田清藏,提出自己的看法:“寺田君,新华院的这十七个战俘,一定是逃走了。”

        

寺田清藏淡淡地说:“你想说什么?还要激起宪兵队与新华院的矛盾?”

        

郭同震连忙说道:“不敢,只是有些疑惑罢了。这次的事件看似偶然,也有可能是提前预谋。”

        

寺田清藏惊讶地说:“提前预谋?”

        

郭同震说道:“我仔细研究过那十七个战俘的资料,这些人看似普通,如果有重要人物,就能解释得通了。”

        

寺田清藏心里一动,问:“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重要人物?”

        

郭同震说道:“那就不知道了,但是,一定有人知道。”

        

寺田清藏摇了摇头:“你这是猜想。”

        

陈显的前车之鉴摆在眼前,特高支部是日本人控制的部门,特高支部可不一样,青井真光的军衔比武山英一还要高,得罪了新华院,寺田清藏都吃不了兜着走。

        

郭同震说道:“如果能弄出几个战俘审讯,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寺田清藏轻轻摇了摇头:“过段时间再说吧,新华院目前很敏感。”

        

郭同震得意地说道:“我们可以不向新华院要人,他们不是要给东北输送劳工么?可以把这次事件的参与人员列入名单,等劳工出了泉城,再截下来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寺田清藏沉吟不决:“这个……”

        

劳工的运输,也不是那么好插手的。一旦发生意外,这个责任,他这个剿共班长,也未必能承受得了。

        

郭同震诱惑道:“如果北洋大戏院事件真是预谋,我敢断定,一定是中共所为。那十七人当中,必定有他们的重要干部。而且,新华院也有他们的同谋。或许,我们能打掉中共地下党的一个组织。同时,宪兵队失踪的两位士兵,也会有个结果。”

        

寺田清藏缓缓地说:“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另外,不能耽搁太长的时间。”

        

他是剿共班长,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破获共产党的案子了。如果新华院有地下党,不仅能立功,也能得到宪兵队的奖励。

        

郭同震坚定地说:“一定会做好保密工作。”

        

这种事,他只会交给最亲信的手下去干。在他的手下当中,目前最值得信任的,非张志发莫属。

        

郭同震告诉张志发,这次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办好了,能反将江日胜一军。说到底,他向寺田清藏建议,还是针对江日胜。

        

郭同震不知道的是,他的计划张志发知道了,水草情报小组也就知道了,江日胜自然也就知道了。

        

江日胜没想到,郭同震竟然还不消停。

        

如果郭同震用刑,十七名战俘逃跑的事,肯定瞒不住了。但是,知道孟思吾身份的,只有张西禾。他是指导工,不会以劳工身份送走,不管郭同震怎么调查,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江日胜觉得,或许可以借用郭同震的行动,搞一次营救行动。

        

江日胜马上向城工科报告,郭同震想在城外审讯劳工,是想避开新华院。而在城外,我党的力量很强大。

        

在城工科没回复前,江日胜以水草的身份指示张志发,先按照郭同震的计划行事。在制定劳工名单时,尽量把我党的同志列上去。

        

他无法给张志发详细的名单,只是告诉他,把哪个大队哪个中队的人尽量送走。

        

以前运送劳工,都是保密的,就算是宪兵队,也无法知道。毕竟,这是新华院的行动,无需告诉宪兵队。

        

这次不一样,寺田清藏亲自打探消息,还利用关系,左右了劳工名单。

        

郭同震兴奋地向寺田清藏报告:“寺田君,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在泉城到德州之间的一个小站,我安排了三个参与北洋大戏院事件的战俘,最多不超过两个小时,就能让他们开口。”

        

寺田清藏叮嘱道:“哟西,如果没有收获,就让他们上车,要不然就悄悄带回来。”

        

郭同震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有收获。”

        

江日胜这段时间,每天都保持着常态,不是去鲁兴宾馆,就是在特高支部,下午会去新华院。偶尔会把长谷川约出来喝酒,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总而言之一句话,他对郭同震的行动“一无所知”。

        

城工科收到水草情报小组的请示后,当即决定,组织一支精干小部队,全力配合水草情报小组,武装营救自己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