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饥渴诱受h&揉捏蜜核h

2021年9月9日09:38:21双性饥渴诱受h&揉捏蜜核h已关闭评论

几日后, 苏烟微便出发前往太白宗。

        

太白宗坐落在祁连山脉,山峰神秀,重峦叠嶂, 灵气充沛,人杰地灵。

        

苏烟微踩在飞剑上, 一路御剑飞行朝着太白宗赶去。

双性饥渴诱受h&揉捏蜜核h

        

数日之后。

        

祁连山脉近在前方,远远地便见了太白宗那座玉白的山门, 苏烟微从高空中落下, 却听闻一阵骚动。

        

她踩着飞剑降落在半空中, 低头看去, 只见太白宗山门前, 一头通体玄黑的妖狼正在攻击太白宗的几名弟子。

        

“吼!”妖狼发出一阵凶狠的吼叫,疯狂的攻击。

        

那几名弟子正与这妖狼缠斗,打的颇为束手束脚,拳脚施展不开。

        

苏烟微看了一眼, 二话不说当即拔出坠星剑, 从空中斩下两道剑气,封住了那头妖狼后退逃跑的道路,紧接着又甩出了一条金光绳,直接将那妖狼捆缚在地。

        

她从高空中落下, 收了飞剑。

        

“这位道友,多谢你的出手相助。”

        

太白宗的弟子走上前来, 朝她道谢说道。

        

“客气。”苏烟微说道,她看着面前的太白宗弟子说道:“蜀山剑派苏烟微前来拜见颐远道尊。”

        

她面前的太白宗弟子闻言顿时愣住,很快的反应过来说道, “你是叶师叔的女儿,苏烟微师妹吗?”

        

苏烟微闻言眨了眨眼睛, 然后点头说道:“正是。”

        

“原来是苏师妹啊。”面前的这几位太白宗弟子对她的态度骤然亲近了不少,“苏师妹你且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喊江师兄前来。”

        

说罢,这位太白宗弟子便转身进了山门,前去喊人了。

        

苏烟微站在外面等候。

        

她目光有些好奇的盯着前方地上那头被金光绳所捆住的妖狼,心下奇怪,这头妖狼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会有胆量前来袭击太白宗,这不是白送吗?

        

而且这几名太白宗弟子也很有意思,对战这头妖狼的时候,分明就没动真功夫,打的束手束脚的,似乎是怕伤到它。

        

莫非这是宗门哪位道君养的灵宠?

        

苏烟微不由地猜测道。

        

在她目光打量着那头捆绑在地上的妖狼时,那头妖狼亦目光凶狠的盯着她,金色的竖瞳里闪着仇恨的光芒。

        

苏烟微:这小东西还挺记仇!

        

“苏师妹!”

        

前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叫声。

        

苏烟微抬头看去,见一袭萱草色道袍的江寒正脚步急匆匆的从前方走来。

        

他来到苏烟微面前,歉意笑道:“苏师妹前来,有失远迎。”

        

“是我不打招呼前来,怨不得师兄。”苏烟微说道。

        

江寒看着她笑道,“苏师妹能来,便是最大的惊喜。”

        

“师祖定会很高兴。”他笑着说道,“自从收到叶师叔的回信之后,师祖便一直期待着与苏师妹见面。”

        

“或许你不记得了,但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师祖曾前去苏家见过你。”江寒说道。

        

苏烟微闻言神色惊讶,这她的确是没记忆。

        

不过既然江寒这么说,那必然是不会有错。

        

“走吧。”江寒对她说道,“我带你前去见祖师。”

        

“有劳江师兄了。”苏烟微说道。

        

二人转身进了太白宗。

        

江寒有意带着苏烟微在太白宗游览,因而放慢了脚步,带着她沿着平坦的汉白玉铺就的道路朝前走,“那里是太一阁,是宗门弟子做早课的地方,左边是天水广场,许多弟子喜欢在此相互切磋……”

        

“师祖的道场在云海深处的观音山,他老人家如今已经不问俗事,隐居不出,参悟大道。”江寒说道。

        

苏烟微听着他的话,对太白宗粗略有了一个了解。

        

前方便是驿站了。

        

江寒在驿站租借了两只仙鹤,其中一只给苏烟微,“苏师妹,我们乘仙鹤前往云海观音山。”

        

虽然苏烟微很想御剑飞行,她刚学会御剑飞行,这会正迷这个。不过江寒既然如此说了,她也没拒绝。

        

乘坐在仙鹤背上,雪白仙气的仙鹤驮着苏烟微展翅飞起,与同样骑着仙鹤的江寒飞往了云海深处的观音山。

        

云雾渺渺,仙气飘飘,宛若仙境。

        

四周皆是一片雪白的云海,缥缈美丽,不像是在人世间。

        

骑着仙鹤一头扎进了云海深处,颇有些不知天南地北的意味,沿着云海朝前飞了许久,许久之后,一座青翠的小灵峰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便是观音山了。”江寒说道,“师祖便是在此隐居清修。”

        

苏烟微看了眼前方藏于云海深处的观音山,说道:“这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仙境灵山。”

        

清灵之气环绕,在这地方修行,修行一日千里。

        

骑着仙鹤一头朝下往观音山冲去,苏烟微和江寒来到观音山的山峰之上,从仙鹤的背上下来。

        

“就让它们在此栖息,等候我们。”江寒对苏烟微说道。

        

苏烟微闻言答应了一声。

        

然后二人便朝前走,去拜见颐远道尊。

        

沿着平坦整齐的山道走了约一刻钟之后,一座朱红的道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那便是师祖清修的道场。”江寒对苏烟微说道。

        

二人便走了过去。

        

“江寒师侄,你怎么今日来了?”道场的守门童子看见他,奇怪说道。

        

江寒看着他笑眯眯说道,“你就没发现我身旁多了个人吗?”

        

那道童才转头看向他身旁的苏烟微,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好奇的打量她,疑惑说道:“她是谁?以前从未见过。”

        

“这是叶师姐的女儿。”江寒说道,“特意带她前来拜见祖师。”

        

道童听后睁大了眼睛,“是清梦的女儿吗!”

        

“都长这么大了啊!”他惊呼道,“以前清梦带她回来,还是小小的一个奶娃娃,这一眨眼,就这么大了啊!”

        

苏烟微:……

        

自从来了太白宗,就感觉自己的辈分直线下降。

        

“小丫头来了,道尊一定会很高兴的!”道童满脸喜色说道,“我这就进去禀告道尊。”

        

说罢,他就转身蹬蹬蹬的跑了进去。

        

苏烟微和江寒等候在外面。

        

“江师兄。”苏烟微看着他问道,“师祖是个什么样的人?”

        

“师祖他是个很和善的人。”江寒看着她,朝着她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师祖一贯很疼爱我们这些徒孙,所以不必紧张。”

        

“凡人有句话叫做抱孙不抱子,隔代亲,师祖也是如此。”他说道。

        

苏烟微:……

        

这比喻就很神奇。

        

她的脑海里不由地便浮现了一个慈祥可亲的白胡子老爷爷的形象,颐远道尊大概就是如此模样吧。

        

片刻之后。

        

道童去而复返。

        

“你们随我进来吧。”道童对他们说道,“道尊在里面等着你们。”

        

“有劳师叔了。”

        

苏烟微便和江寒一道走了进去。

        

穿过长长的中庭,沿着朱红的回廊往前走,最终来到了一间道室。

        

“道尊便在里面了。”道童说道。

        

然后苏烟微便和江寒走了进去。

        

一踏入道室内。

        

苏烟微便闻到了一股像是雪一样的冷冽清香,她抬眸看去,只见前方一个身穿着雪白道袍光风霁月俊美若芝兰玉树的青年站立在那里。

        

“????”苏烟微。

        

说好的慈祥可亲老爷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