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女儿&奶水(H)

2021年9月9日08:57:01大团圆结女儿&奶水(H)已关闭评论

    

“听,听我说,我不是你的敌人,而是来自远方的朋友,我没有任何恶意,而是和你一样想要拯救包括鼠民在内的所有人,让你梦境中那个无比美好的明天,真能化作现实!”

        

孟超向古梦圣女怒不可遏的潜意识,发送出去一道强烈的精神波动。

        

对方的回应是,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喷涌出了一道猩红和惨白交错的风暴——组成风暴的,尽是密密麻麻,张牙舞爪的骷髅鼠!

大团圆结女儿&奶水(H)

        

万千骷髅鼠瞬间将孟超淹没。

        

犹如食人鱼般疯狂啃噬着他的身体。

        

虽然在梦境中人并不会真正死去。

        

甚至连被骷髅鼠吞噬殆尽的血肉,都会在一眨眼后重新生长出来。

        

但那种抽干骨髓,痛彻心扉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刺激着孟超的中枢神经和大脑皮层,令他感觉自己现实当中的大脑,被人凿开了天灵盖,灌进去一瓢沸腾的热油。

        

不等孟超将蜂拥而至的骷髅鼠,统统从身上扒下来。

        

一只铺天盖地的怪手,就狠狠拍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方梦魇世界,完全由古梦圣女主宰。

        

她在噩梦中化作了顶天立地的神魔,只用一只手,就将被骷髅鼠纠缠的孟超紧紧攥住,高举到了半空中。

        

孟超被她挤得灵魂出窍。

        

听到了自身每一根骨头的尖叫。

        

眼前冒出成百上千颗金星,感觉肺泡都被挤爆。

        

忍不住张嘴呼吸,那些沾染着斑斑血迹的骷髅鼠,却又顺着古梦圣女如同桥梁和立柱般的手臂,爬到了他的面前,试图钻进他的嘴里。

        

孟超感觉自己的灵魂之火即将熄灭。

        

只能从记忆数据库的最深处,提取出更加清晰的末日图景。

        

不管三七二十一,朝古梦圣女砸了过去。

        

狂暴无匹的信息流,化作万千燃烧的陨石。

        

恍若一场流星火雨,从天而降,在古梦圣女的梦境中,重演了末日毁灭的一幕。

        

这回,轮到古梦圣女发出不敢相信的尖叫。

        

在噩梦中顶天立地,恍若神魔雕像般的巍峨身躯,被流星火雨射得千疮百孔。

        

席卷天地,涌起惊涛骇浪的骷髅鼠潮,亦在熊熊烈焰的焚烧下,化作一望无垠的滔滔火海。

        

孟超终于挣脱了古梦圣女的掌控。

        

在末日烈焰的帮助下,开始争夺这片梦境的主导权。

        

“怎么可能?”

        

古梦圣女的巍峨身躯开始崩塌。

        

这意味着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潜意识和一直坚持到今天的信仰。

        

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在梦境深处肆虐的末日烈焰,喃喃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潜入我的梦境,这又是什么力量!”

        

“我说过,我是来自远方的朋友,而且严格来说,并不是我潜入了你的梦境,而是你潜入了我的梦境!”

        

孟超深吸一口气,尽量确保自己的脑电波足够平静,不至于再次刺激古梦圣女的潜意识狂性大发,“至于你看到的,毁灭一切的烈焰,你可以将它当成‘未来的另一种可能性’,和潜伏在你脑域深处的‘预言’一样!”

        

“什么!”

        

古梦圣女的四枚瞳孔一起收缩。

        

同时喷涌出了利刃般的光芒。

        

这是最重要的秘密,被人窥探之后的本能反应。

        

“很抱歉,或许我不该刺探隐藏在你脑域最深处的秘密,但是,如果你是真的关心大角军团的存亡,千千万万鼠民的生命,以及这个世界的未来,你就应该稍稍控制自己的怒火,听听我的解释——既然你在梦境中,可以无限延长时间的感知,至少给我几秒钟的时间来解释!”

        

孟超唯恐古梦圣女再度发难,连珠炮般道,“想知道我是怎么潜入你的脑域最深处,读取那些记忆的吗?

        

“要知道,你可是古梦圣女,心灵专家,伟大的梦境制造者和操纵者,大角鼠神在图兰泽的代言人,心灵防线应该无比坚固,怎么可能被人随意渗透,如入无人之境呢?”

        

这个问题,果然深深激起了古梦圣女的兴趣。

        

虽然从孟超的潜意识中喷涌而出的末日烈焰渐渐熄灭。

        

部分骷髅鼠逃脱了灰飞烟灭的结局。

        

但古梦圣女并没有操纵这些骷髅鼠,再次朝孟超发起进攻。

        

她死死盯着孟超,在梦境中展开了深深的思索。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并不是第一个潜入你脑域深处的人,在我之前,早就有人潜入过你的大脑,不知道多少次!”

        

孟超放出大招,“你的脑域,就像一座被人打通暗道的宝库,无论宝库明面上的墙壁有多么坚固,大门有多么厚重,警戒有多么森严,开锁方式有多么精密和巧妙,但我只要能找到前人留下的暗道,自然可以吹着口哨,插着口袋,轻轻松松就钻进宝库的内部!”

        

古梦圣女再次尖叫。

        

披挂在身上的白骨战甲,都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

        

那些焦头烂额的骷髅鼠,也再次躁动起来,冲孟超龇牙咧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啸叫。

        

这是古梦圣女的潜意识,非常抵触孟超的话,根本不愿意思考的象征。

        

孟超非常清楚,想让一个执迷不悟的人,认识到惨淡的现实,究竟有多么困难。

        

很多时候,真相就像一把利刃,会将人的心灵,割得鲜血淋漓。

        

但为了唤醒古梦圣女,孟超还是愿意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毕竟,他别无选择!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大角鼠神!”

        

孟超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大角鼠神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你的梦境里,给予你各种‘预言’和‘启示’,告诉你失落神庙的位置和开启方法,帮你找到足以蓄养上万名精锐士兵的地下基地,教会你如何强化自己操纵梦境的能力,还教会你战场搏杀以及指挥部队的技巧,我没说错吧?”

        

古梦圣女微微一怔。

        

她曾经无数次在梦境中得到“神启”。

        

这是整个大角军团,包括千千万万鼠民都知道的事情。

        

甚至是她和大角军团的祭司们,故意宣扬的事情。

        

她对此深信不疑,当然不会否认。

        

“但是,古梦圣女,你有没有想过,根本就没有什么大角鼠神,潜入你的脑域深处,向你灌输各种信息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祖灵和神祇,而是一个居心叵测的阴谋家,一个将你和所有鼠民都当成棋子来摆布的傀儡师,一个即将毁灭大角军团,也毁掉你的恶魔!”孟超掀开底牌。

        

古梦圣女周身暴突的骨刺越来越长,变成了一簇簇吹毛断发的利刃。

        

扣在脑袋上的白骨头盔,亦像是拥有诡异的生命,不断生长,渐渐将双眼和耳朵都笼罩住,恍若一颗白骨材质的巨蛋。

        

这象征着古梦圣女正在封闭自己的心灵,她在潜意识里,根本无法接受孟超如此亵渎的言语,不愿意对自己的信仰,生出一丝一毫的怀疑。

        

孟超却不愿意半途而废。

        

他咬紧牙关,投下猛药:“古梦圣女,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的声音,也相信你还没有完全沦为稀里糊涂,任人摆布的傀儡,为了大角军团和全体鼠民的未来,你还愿意思考和战斗!

        

“果真如此的话,我希望你能仔细回忆一下,在你的儿时记忆中,当你的家乡遭遇瘟疫侵袭,所有人都死于非命,只剩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危在旦夕之时,你遭遇了大角鼠神降临,然后,大角鼠神还给予了你大量的‘启示’,向你展示了大量的未来图景,对吧?

        

“能告诉我,儿时的你,究竟看到了什么样的未来吗?”

        

这应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简单到孟超和古梦圣女都知道答案。

        

但古梦圣女却像是被无形的大网困住。

        

被头盔完全笼罩,没有五官,宛若蛋壳般的面孔上,亦流露出浓浓的困惑和不确定。

        

孟超笑起来。

        

“让我猜猜看,你同时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未来——在‘好未来’里,所有鼠民都得到拯救,一起将图兰泽建设成为无比美好的明天;在‘坏未来’里,包括鼠民在内的所有人,甚至整个世界,都在末日烈焰的焚烧下彻底毁灭!

        

“当然,这个‘坏未来’是我刚刚植入你脑域深处的,是一段根本不存在的记忆。

        

“现在我没有证据,表明‘坏未来’一定会发生,事实上,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它变成现实。

        

“我需要你认真思考的是,既然我可以将一段‘坏未来’植入你的脑域深处,让你误以为,它是你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你怎么知道,那段‘好未来’,一定是儿时的你,获得的‘神启’,而不是最近才被人植入进去,虚假的记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