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禁h跪趴@调教h奴虐

2021年9月9日07:34:38失禁h跪趴@调教h奴虐已关闭评论

       

家养的劳动力真的太好使了

        

段璃璃怕旺财一次玩够了失去兴趣, 让它玩了一个小时就叫它下来好换狼。旺财不能违抗段璃璃的命令,只是下来的时候还有点恋恋不舍。

        

但当别的成年狼想上去,被它龇牙给喝退回去了。

失禁h跪趴@调教h奴虐

        

段璃璃:“?”

        

旺财伸爪子拨拉了一下淘气包, 把淘气包推上去了。嗬,自己玩够了, 就又像个成熟的长辈了。

        

段璃璃和修罗之外的狼心电感应没那么强烈, 只是隐隐约约的。大概能感受到旺财是想锻炼小家伙们。

        

大概是跟了段璃璃之后, 虽然也需要每天自己去捕猎, 但群狼的生活还是比从前野生的状态安逸了很多。小家伙们缺乏大自然残酷的锻炼。

        

“去吧,去吧。”段璃璃说, “你们也上去练练。”

        

小狼们挨个上去。

        

从石磨的转速上立刻就能看出差别来了。旺财你别管它疯不疯, 它的力量和速度真的是只在修罗一狼之下群狼之上的。

        

它在狼群里的地位基本上就是二哥。

        

甚至修罗过于高冷, 大狼小狼不管干什么,很多时候都是旺财扑腾着在管教它们。谁不服它就咬谁!

        

段璃璃忍不住看了一眼修罗。

        

从拿出石磨开始, 修罗就也到凉亭下来一边乘凉一边看着旺财推磨。

        

看小狼上去, 它也只是看着, 似乎认同了旺财的安排的模样。

        

段璃璃心中忽然生出一个疑问来。

        

旺财这么旺盛的、需要的发泄的精力和它超越了群狼的力量、速度显然是成正比的。

        

可以说它既是通过大量的活动发泄他于旺盛的精力,也可以反过来说是他通过大量的活动锻炼、维持着自己的体能。

        

所以它比谁都疯。

        

除了修罗。

        

是的, 除了修罗。这就是段璃璃的疑问。

        

修罗作为灰狼族群里的变异银狼,明明力量、速度都远超过其他的狼,为什么他不需要像旺财这样呢?

        

它既没有疯狂的发泄, 也没有疯狂的锻炼,却仍然拥有着超越别的狼的体能和战力。

        

这就是基因决定的吗?还是别的什么?

        

段璃璃忽然想起来六月初一三月凌空的那个夜晚, 游戏视界下,天地元气像萤火虫又像烟气一般地弥漫着, 渗透了修罗的身体,又流散。

        

那个晚上所有的狼都睡了, 只有修罗沉浸在月华里,一动不动,美如雕塑。

        

段璃璃后来从方老爷那里被科普了,三月凌空的朔日之夜,是每个月里天地元气最浓郁的夜晚。

        

但,只是那一夜最浓郁,意思是说,平时的时候,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这空气里都是弥漫着那个被称为“天地元气”的东西的。

        

在河谷这一片的生物里,就只有修罗能感受得到。

        

甚至段璃璃开了游戏视界,也只能在三月凌空之夜才能看到其具象化。哦,还有方老爷用斗气裹着刀身给黑猪妈妈开膛破肚的时候,也看到了。

        

而平时,达不到一定浓度,连段璃璃也是看不到的。

        

段璃璃想着这些,那边旺财督促着几只小狼轮流推磨。

        

淘气包已经下来了,呼哧喘着。这体能可比旺财差远了,果然需要锻炼。

        

段璃璃又等了了一个小时,手里的订单任务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太阳也没那么毒了的时候,站了起来:“好了,今天到这了。都去玩吧。我要出趟门。”

        

听见“出门”,修罗站了起来。而旺财霍然转头,一步窜过来,用毛茸茸的大脑袋使劲蹭段璃璃,给她推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到。

        

“好吧,好吧,今天带你去。”段璃璃同意了,“到镇上得听话。”

        

旺财开心得窜出去原地转圈,它要是个人的话,大概就扭腰摆跨跳起舞来了。

        

段璃璃带着修罗和旺财去了镇上。

        

胡祥可都等了她一天了。见到她来,他才放下心来,知道订单没问题了——他昨天可都去跟那几位客户把生意敲定了,就等着东家出货了。

        

段璃璃先把昨天他要求的那一千多刀彩色手纸给了他:“喏。好看吧。”

        

数量太大了,段璃璃纯色的1级衣服都扔光了,后来扔进去的都是2级带花纹的了。胡祥翻看了看,大赞:“东家术法愈发精炼了。”

        

当真好看。

        

拿到货了,胡祥说:“还有个事,需要东家今天做的。”

        

段璃璃:“?”

        

段璃璃跟着胡祥去了后面库房,就看见了一堆箱子半成品。什么是半成品呢,还没上油的。

        

优秀员工还叨逼叨:“东家怎么就不能做箱子呢?咱要是能自己做,何止是能省这刷油的成本呢。”那就连整个箱子的成本都省下来了。

        

段璃璃:“……”

        

段璃璃无奈地蹲下打开箱子研究了一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也不是不能做……”

        

箱子的结构主要是两部分,箱体和箱盖。二者的形状是一样的,就是深浅尺寸不一样。然后接口处,箱体会有一圈收缩,箱盖正好扣在其上,严丝合缝。

        

段璃璃一边研究一边已经在制造的【蓝图】里试了一下。

        

【蓝图】还做不到全完的自由设计,但可以把现有的材料自由缩放尺寸大小薄厚。

        

人家那个木箱口的收缩其实是箱体木板上打薄出来的,跟箱体是一体的。段璃璃则把现有的板材在蓝图里压缩尺寸和厚度,贴合融合在箱体上。

        

如果做出来的话,所有的材料都是融合在一起的,没有任何卯榫的结构,看起来像一整块木头雕刻出来似的。

        

“但是吧,”胡祥听了刚要高兴,段璃璃又说,“我只能做得出来箱子和盖子,我做不出来这些个金属配件的,这你还是得去买,然后还得安装。”

        

胡祥也蹲下,摸了摸箱体和箱盖那些连接的金属件,心里边算了一下,说:“等李大锤回来,我去订一批,再从木器行找个手熟的伙计,给他私活,让他来赚这个外快。这样的话,还是比买省不少钱呢。”

        

那可不是,都省在我身上了。段璃璃揉了揉额角:“以后再说了,我先把这批刷上油。”

        

成品刷油可以批量,段璃璃十只十只地刷。

        

刷好了的,胡祥就往里面铺上一层褐灰色的东西,把彩色手纸一卷一卷往里面放,放好了再用那层东西把纸密实包好,才扣上箱子盖。

        

“那什么啊?”段璃璃问。

        

“防水油布。”胡祥说,“这样出货,就不能像零卖那样只给东西了。这得连箱子、防水都给人家准备好。”

        

段璃璃:“哦哦!”又立刻说:“这个布我做不出来啊!”

        

胡祥一噎,他也没说要东家做啊。

        

一只箱子挤一挤能装20卷纸,这里纸按刀计量,段璃璃做出来的一卷,正好差不多就是一刀的量。就默认一卷就是一刀了。

        

有两位老板都是订的300刀,就是一人15只箱子。还有一位订了500刀,就是25箱。

        

胡祥一次性采购了100只箱子半成品,因为量大又不需要刷油,拿到的价格很好。段璃璃一炷香的功夫就把箱子全刷上油了。

        

胡祥最喜欢他东家的神通手段了这么方便了,赞了一句:“真好啊。”

        

段璃璃被赞得头皮发麻。总觉得被胡祥称赞不是啥好事。

        

胡祥穿着短衫卷着袖子忙着装货,她也不能干看着,就帮着一起装。两个人果然效率高了很多。

        

段璃璃问:“小栓呢?”从进门就没看见小栓的身影。

        

胡祥说:“我让他去镇守家了,装了一篮子紫豆送给镇守尝尝。”

        

段璃璃称赞:“挺好。”

        

俩人还没装完,小栓回来了。他哒哒哒跑着进库房:“掌柜,醉得搂的老板说他再要两筐紫豆,待会他伙计就过……啊,东家来了?”

        

段璃璃:“啊?紫豆已经卖出去了?”

        

胡祥还没回答,小栓已经抢着说了:“掌柜已经卖出去8筐啦。待会醉得搂的伙计就过来再搬两筐,说好了结现,但他家老板非说让咱们再多饶他几个。”

        

段璃璃有点傻眼,昨天她给胡祥留了20筐,还说如果卖不完就自己吃也行。才一天胡祥就卖出去了8筐?

        

她问:“怎么卖这么快?”

        

胡祥酒窝现了现,说:“昨天东家一走,我就去镇里几家酒楼客栈了。”

        

乌桐镇是产业型小镇,商业经济比较繁荣,做生意,饭局酒局常有。镇上酒楼和客栈不少,都做的是行商和本地商户的生意。

        

胡祥直接去找这些酒楼、客栈,谈好了按每颗5文的价格卖给他们,每10颗饶1颗。

        

“我还跟他们说好了,烤紫豆零卖8文,谁也不许压价不许抬价,大家统一了。要卖不动,我就原价收回来,饶出去的不收回,白送他们。”他说,“几家酒楼就都收了一筐两筐的先试试。”

        

昨天晚饭档,许多客人就知道了酒楼里有了烤紫豆。

        

说起来烤紫豆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吃食,是个野物。但因为平时不好得,所以偶得了大家就都馋。

        

5文一个生的,8文一个熟的,要论斤按单价的话,着实不便宜了。但一个人也就吃得下一颗,5文8文的,生意人谁还掏不起呢?

        

今天酒楼老板又要进货,就可知昨晚上和今天中午销得很好。

        

正说着,前面有人喊:“有人吗?胡掌柜?”

        

胡祥去了,很快又回来,抱了一筐紫豆往前面去。

        

小栓:“醉得搂的伙计来啦?”

        

“没有,是徐家桐油的徐老板。”胡祥笑着说,“他可真精,昨晚和今天中午在两家不同的酒楼都吃到了紫豆。他问店家哪里来的这么多紫豆。店家不说,他直接来了。”

        

徐老板说,只见过有人挎着篮子,七八个卖的,都是偶尔挖到的。忽地各家酒楼都有,可知量不少。事有反常。这镇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只除了璃璃家的段仙姑来了之后,我去璃璃家瞅瞅去!

        

他就摸过来了,果然,就是仙姑家在卖紫豆。

        

不零售,百颗(一筐)起售。

        

那就来一筐,反正经放。

        

徐老板才走,醉得搂的伙计就来搬货了。胡祥果然多饶了他们几颗。

        

他还夸段璃璃说:“东家可真是细致人,我原说数一数每筐多少颗好计数。那知道数了4筐,每筐都是百颗。我便知道不用数了。”

        

段璃璃有什么办法,用锄头收割,紫豆直接进入随身仓库,一个格子满格就是100颗。她做了箩筐,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往箩筐里装,可不就是每筐100颗嘛。

        

才都弄好,又有酒楼铺子来要紫豆,都是整筐地要。

        

段璃璃忽然明白过来了——她就说她这个杂货铺子之后,怎么总觉得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呢?

        

在她过去的想象里,开的应该是一家精品杂货,很悠闲。老板坐在柜台后面端一杯咖啡,今天卖三件,明天卖五件……这样子。

        

简单滴说就是,零售。

        

可她家这奋斗逼员工,不走零卖走渠道,愣是把精品店给开成了批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