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俏婢h文/夹住小核h颤抖

2021年9月9日06:06:08销魂俏婢h文/夹住小核h颤抖已关闭评论

     

格伦一手握着牌,也不怎么看,已经开始随便乱打了:“难不成你们今天是来找我谈和的?”他用手摸着下巴,舌头舔了舔嘴唇,“嗯......如果诚意够的话,我想我可能会考虑一下的。”

        

孟小贝看着格伦,淡淡一笑,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陈燃加完筹码,也朝格伦说道:“所以,格总能通融吗?”

销魂俏婢h文/夹住小核h颤抖

        

格伦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筹码,没吱声。

        

陈燃:“你也知道,我离开MDG后至今闲人一个,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颗粒无收了。”

        

孟小贝认真地说:“格总,至少容我们做一下数据转移吧?我想许多细节,都是可以坐下来商量的。”

        

“坐下来商量?”格伦想了想,“可我看不到陈总的任何诚意。”

        

一楼的咖啡厅。

        

陈涣给莱斯特解释了一下这次的计划,莱斯特听完恍然大悟,频频点头,笑着说:“太令人惊叹了,你们的计划简直妙不可言!”

        

陈涣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无奈地耸耸肩,大大咧咧地说:“人算不如天算,舍弟其实是个技术型的人,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也只适合做技术。”

        

莱斯特笑笑,转而朝李博豪说:“陈燃的确很有才华,他离开MDG后,西斯科基金非常看好水晶石和影立方。”

        

李博豪说:“我爸其实很后悔,当初就不该把陈燃引进来。”

        

莱斯特挟着雪茄的手稍稍摆了摆,摇头道:“格伦是个成不了大事的人,你们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应战准备,米国的议会选举下个月底才举行。”

        

陈涣也摇摇头道:“风险还是很大。”

        

陈涣的角色是对陈燃不够看好,这一点倒是很符合他现在的实际情况。

        

一时间大家各想各的,现场一片沉默。

        

莱斯特想了想说:“陈燃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擒拿手的称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李氏集团的前景,也将会是一片光明。

        

豪,以后可要靠你多多关照了。”

        

李博豪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西斯科基金购入了大量李氏集团的股票,李家股票摘帽后,大涨一番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李博豪也是很尽职的进入到角色,他忽然左右看看,表现出一种不安的神情。

        

莱斯特自然把他的不安看在眼里,却被解读成了即将背叛陈燃的某种焦虑感。

        

“你们李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莱斯特说,”如果想自主创业的话,科技公司倒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陈涣想了想,插进去一句话:“我的建议还是尝试一下其他领域。”

        

李博豪的扮演的角色是一名年轻有钱,却蠢蠢欲动的富二代,挺感兴趣的开口:“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人工智能,就比如像L那样的。”

        

梁颖马上给李博豪使眼色,示意他别再说下去。

        

李博豪却很高兴,装作没看见梁颖的眼色,说道:“孟小贝也给我装了一个,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招募到合适的技术团队,我相信我也能做出来。”

        

“诶。”陈涣立即很配合的制止了李博豪朝莱斯特演示的举动,迟疑地说道:“如果最后阿燃搞不过格伦……”

        

李博豪无奈打断道:“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我劝过了,但他那人你知道的,他决定了的事情任谁都改变不了。”

        

莱斯特说:“你们要对燃有信心,所有年轻人当中查尔斯最看好他,上个周末我刚和查尔斯见过面,他对陈燃的离开感到很惋惜,并祝福他开创出一片新的天地。”

        

陈涣:“可凡事总要预测一下最坏的结果,我可不想让服务器里的数据落到格伦手里。陈燃和孟小贝固然也出过力,但影立方的智能AI,可是我们好几代人的研究成果。”

        

会客室内复又恢复沉默,李博豪、陈涣与梁颖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莱斯特开始思考影立方和水晶石与陈燃所面临的处境,并将李博豪的提议也记在了心里。

        

李博豪还想说得更清楚点,陈涣却释放出了谈话结束的信号,轻松地说:“空了我上门来拜访?反正我现在也是一无所有了。”

        

莱斯特马上说:“欢迎!欢迎!真正的英雄,从不会一无所有。”

        

几个人便起身告辞。

        

李博豪望了一眼楼上,陈燃与孟小贝还没出来。

        

于是带着两人上楼,陈涣说:“我就不去啦,有人还在等着我。”

        

“那你去吧,玩得开心。”李博豪笑道,知道他去找何秋琳去了。

        

陈涣转身离开后,梁颖朝耳机里说:“L,给你一个任务,去监视陈涣,他这个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两面三刀的,我始终不太放心他。”

        

李博豪:“不至于吧,是什么令你把阿涣哥说的这么不堪。”

        

梁颖:“直觉,女人的直觉,你懂吗?”

        

L:“我觉得有秋琳表姐在,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楼上的赌局。

        

格伦和丁弘文面前的筹码已经堆成了小山。

        

丁弘文双目发直,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格伦则开出了他的条件:

        

他竖起一根手指头:“第一,我需要持有影立方30%以上的股份。”

        

陈燃与孟小贝对视一眼,没有作声。

        

够狠,直接就想当大股东。

        

格伦端起酒杯漫不经心喝了一口,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回去之后,立即遣散影立方与水晶石的所有员工,让那帮背叛MDG的家伙准备吃竞业官司。”

        

陈燃与孟小贝依旧默不作声,只是安静地听着,看看格伦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格伦想了想,竖起第三根指头:“第三,从今天开始,五年内不要让我在二级市场上听到跟你有关的消息,怎么样?这三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我就既往不咎。”

        

陈燃答道:“行,容我回去考虑一下。”

        

“你玩不转的,陈燃,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格伦用轻蔑的眼神毫无顾忌的扫视着陈燃。

        

“梭/哈了。”孟小贝把所有筹码一推。

        

“好。”陈燃也把剩下的所有筹码放了上去。

        

这是最后一局了,格伦闭着眼睛乱打,已经不看底牌了,放肆地朝陈燃笑道:“你只是表面看着硬气,骨子里,其实很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