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精厕女/销魂的浪妇

2021年9月8日12:52:42重口精厕女/销魂的浪妇已关闭评论

苏烟微看完了叶清梦寄来的信, 虽然她娘信上说去不去随她,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露着想要她去的意思。

        

不过她娘有句话说得对,她就算去了也就是凑人头, 肯定不会选她的。他们道门的传承,和她一个剑修有什么关系呢?

        

这般去一下倒也无妨, 也就走个过场而已。

重口精厕女/销魂的浪妇

        

苏烟微并未将此次太白宗上清祖师挑选传承继承人一事放在心上,但是因为这封信是叶清梦所写, 所以她想了想半响决定前去询问云霄剑尊的意思, 看师父他允不允许她去。

        

将信收了起来, 她便转身离开了屋子。

        

穿越长长的回廊, 苏烟微来到书房, 她踏进书房内,一袭墨绿色道袍的云霄剑尊正坐在前方红木书桌旁,正在翻阅着一卷道经。

        

“师父。”苏烟微走了进去叫道。

        

前方云霄剑尊抬起眼眸,看向她, 笑着说道:“微儿。”

        

苏烟微走了过去来到他面前, 说道:“师父,我有一事要与你说。”

        

说罢,她便将叶清梦信上所言的事情与云霄剑尊道了一遍。 

        

云霄剑尊听后,眸光看向她, 说道:“你想去吗?”

        

闻言,苏烟微顿时愣住。

        

她一时间无法回答他。

        

云霄剑尊笑了笑, 对她的沉默并不在意,他只是对着她温柔的笑,语气包容说道:“你想去便去。”

        

“按照你的心意去做。”

        

苏烟微听后, 看着他,想了想说道:“师父, 我想去的。”

        

“反正也只是去凑个人头,走了过场就回来。”

        

云霄剑尊看着她,颔首说道:“那便去吧。”

        

“多谢师父成全。”

        

得到他的应允之后,苏烟微遂放下心来,决意前往太白宗走了一趟。她给叶清梦写了一封回信,告知她,不日她将前往太白宗。

        

将信寄出去之后,苏烟微想了想,又去了梅园。

        

梅园种植了一片梅林,她无事的时候时常会去前往梅林,给梅林掐个灵雨诀,下场灵雨,浇浇水。

        

玄渊最近不在宗门内,他和几位蜀山剑派的剑君一同前去探索一处上古遗迹了,归期不定。

        

梅园如今空无一人,玄渊并不习惯有人服侍在身旁,他连道童也没要一个,整个梅园就唯有他一人,和时常过来将梅园当做是家的苏烟微。玄渊不在的时候,梅园的花花草草全都是苏烟微侍弄的。

        

她曾和钟英所说的“不知为何,我侍弄的花草总是死掉,不管是浇水也好,晒太阳也好,还是浇灌灵液,我都是严格按照书本上所写,但它们还是死掉了。”

        

就是指的梅园。

        

每回梅园的花草枯死了之后,苏烟微都很心虚,立马给换了新的一茬,但是没过多久又枯死了。每茬都活不过三个月,梅园至今为止已经不知换了多少茬花草了。

        

不过好在玄渊并不知晓,这是苏烟微唯一安慰的事情。

        

玄渊在蜀山剑派人缘不错,虽然他性子沉默孤僻,鲜少与人往来,但是因为他修为高深实力强大,为人沉稳可靠,所以备受蜀山剑派道君剑君们的信任,经常邀请他一道探索上古遗迹或是秘境探险。

        

久而久之,玄渊也有了一些交情不错的道友。

        

苏烟微对此十分欣慰,乐见其成。

        

梅淡雪希望他能够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修行、交友、玩乐,体悟为人的一切。

        

如今,玄渊按照他所期盼的那样生活着,生活亦是修行。

        

梅园。

        

苏烟微掐了个春雨诀,梅林里瞬间下了一场灵雨,淅淅沥沥的灵雨从天降落,渗入了地下泥土里,滋养着树木的根系。

        

光秃秃的梅林,毫无美感。

        

但在苏烟微的眼里,这里曾经是她眼中最美的风景,会开出最漂亮的花。

        

一入从前记忆里雪中盛开的艳丽红梅,以及那个伫立在红梅林前的俊美清雅青年。

        

她始终相信着,花会有再开的一日,人会有重逢的那一天。

        

在此之前,在花开的那一日前,她会心怀着美好的希望等待着。

        

……

        

……

        

从梅园离开之后,苏烟微便回去了道居。

        

沿着铺满了白色石板的平坦道路朝前走,远远地,她便看见了徘徊在她道居大门外的一袭雏菊黄长裙的方雅韵。

        

“方师姐?”苏烟微走了过去,声音疑惑叫道。

        

方雅韵闻言,转过身来,看见她眼底浮现了一丝喜色,“苏师妹。”

        

“方师姐有何事吗?”苏烟微看着她,问道。

        

方雅韵朝她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与几位同门打算前去雾霭秘境采集灵药,还差一个人,所以前来问问苏师妹,你有意向吗?”

        

雾霾秘境是蜀山剑派所管辖的一个秘境,其中生长着大量的灵药,修界百分之七十的已知灵药在此秘境内都有生长,是蜀山剑派弟子最常去一个采集灵药的秘境。

        

苏烟微身兼丹修和医修的身份,时常会与同为丹修的方雅韵和几位丹修医修同门前去雾霭秘境采药。若不是她即将前往太白宗,她还挺想答应下来的,正好她几味常用的灵药都快没了。

        

“抱歉方师姐。”苏烟微对方雅韵遗憾说道,“我接下来要下山一趟,恐怕无法前去。”

        

方雅韵闻言惊讶问道:“苏师妹要下山吗?”

        

“莫不是下山历练?”

        

苏烟微倒也不瞒她,“不是,我要前去一趟太白宗。”

        

听到太白宗,方雅韵心下便咯噔了一下,那早被她忘却到脑后的前世记忆再次冒了上来,在前世的记忆里,苏烟微,不,乘光道尊该是太白宗的弟子。

        

不知命运发生了什么,让本该是太白宗弟子的乘光道尊拜入了蜀山剑派门下。

        

方雅韵一听苏烟微要前去太白宗,立马就在意的不得了,她甚至心下有些慌张,她试探地问道:“苏师妹,缘何前往太白宗?”

        

听见她如此问,苏烟微倒也不隐瞒,这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况且也瞒不住,消息迟早会传出去。

        

“方师姐或许知道,我娘曾是太白宗的修士。”苏烟微说道。

        

方雅韵闻言颔首,“有所耳闻。”

        

乘光道尊与太白宗的渊源,修界无人不知,都说若非是因为乘光道尊的母亲清梦仙子出自太白宗,乘光道君不一定会拜入太白宗门下。虽然这话很酸言酸语,但也有一定道理,若非是因着这层渊源,乘光道尊可选择拜入的宗门很多,并不一定会选择太白宗。

        

“太白宗的上清祖师欲从四代徒孙中择一人继承传承,我师祖那一门没有合适的人选,遂让我去凑个人头走个过场。”苏烟微说道。

        

方雅韵:……

        

她闻言顿时瞳孔地震,面容神色复杂看着她。

        

你该不会真的这么以为吧?

        

方雅韵见苏烟微一脸不在意的说着去太白宗凑人头走个过场,心下一言难尽极了。

        

她可是清楚的很,最后得到了上清传承的那个人,不是旁人,正是苏烟微!

        

乘光道君一身精妙高深道法正是出自上清传承,她的道号乘光二字,亦是上清祖师所赐下。

        

不过,在她的前世记忆里,上清传承该是在十年后才开启啊!

        

怎么如今提早了十年?

        

方雅韵面上神色顿时犹疑,随即想到,虽然这一世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但是很多大事上依旧是没变的。

        

改变的,譬如林星河和陆横的命运。

        

林星河本该因为噬灵散,散尽修为灵根侵蚀,从一代天子骄子沦为无灵根凡人,远离修界前往人界,几经沉沦,沉寂二十载后,一鸣惊人。林星河武破虚空,以武入道,再次踏上道途,以强势之姿重归修界,轰动四方。

        

陆横也会在几年后因为误杀了白帝城的城主之子,与白帝城结下死仇,为了不连累家人和天麓城,他宣布与陆家一刀两断恩断义绝,远走修界,被白帝城一路追杀,昔日得罪的仇人们也纷纷趁机寻仇。放目望去,举世皆敌,亲朋无一人。或许是悲愤,或是走投无路,最终陆横沦为魔道,多年后成为了魔道至尊,杀戮无数。

        

这一世,林星河好好的,噬灵散解了,修为也突破进阶,数年前便碎丹结婴,成为新晋的元婴剑君。

        

陆横也洗心革面,一改从前凶戾,向曾经得罪结仇的修士们道歉补偿请求原谅,风评扭转,想必日后也不会再四处寻仇挑衅,从而避免误杀白帝城城主之子,改变原本的命运。

        

不变的,譬如苏烟微依旧是天秀大会的魁首,只不过从十年后的那一届天秀大会,变成了这一届。

        

上清传承依旧开启,只不过从十年后,变成了现在开启。

        

苏烟微也依旧前往太白宗参与上清传承的考核,只是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不会有所改变。

        

……

        

……

        

一时间,方雅韵心绪复杂。

        

她看着面前一袭烟青色道袍灵气溢满姿容清丽的少女,心道,不变的只有她。

        

其他人的改变因她而起,而她始终是不变的。

        

正是因为她的不变,所以才令其他人改变。

        

所以这一次,上清传承的考核,最后的结果应当亦是不会有改变。

        

“苏师妹。”方雅韵看着面前苏烟微,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就那么肯定你不会被选中吗?”

        

苏烟微闻言看着她,自信满满说道:“当然,我肯定。”

        

“上清传承肯定不会选中我的,因为我是个剑修嘛。”她肯定确定及一定说道,“道门的传承,和我一个剑修有什么关系呢?

        

知道一切的方雅韵:……

        

她看着面前自信并且确信的苏烟微,露出了怜悯的表情,希望到时候苏师妹你还能像这样,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