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虐H强迫/新婚翁熄h文

2021年9月8日08:00:24NP虐H强迫/新婚翁熄h文已关闭评论

      

南宫清不屑地冷哼一声:“原来就是那个哑巴少爷,我都听说过了!”

        

陆千寻不会说话的事情在帝都整个上流圈子都是穿遍了的,陆云琛和林千夏两人堪称神仙夫妻,又是男强女强的组合,难免遭人嫉妒。结果就是这样一对夫妻竟然生出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儿子,那些嫉妒他们的人暗地里都把陆千寻当作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虽然南宫洛和米夕儿私底下从未议论过这些,但南宫家旁系众多,南宫清是从别的亲戚那里听来的。

NP虐H强迫/新婚翁熄h文

        

而且当初明明被绑架的人是陆千寻,最后出事的却是他的妹妹南宫沁,他本来就对陆千寻心怀怨恨,难得见到本人他自然要不遗余力地嘲笑他。

        

嘲笑完之后,南宫清好整以暇地打量着陆千寻越发阴沉的脸色,眼底尽是挑衅的促狭。

        

林笑笑从陆千寻背后钻了出来,目光在僵持的两个少爷之间转了一圈,然后暗暗扯了扯陆千寻的袖子:“千寻哥哥,你别生气了……”

        

陆千寻回过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表情显然再说:我没有生气。

        

南宫清这才发现了林笑笑的存在,于是也转过头问自己身旁的保镖:“这个小女孩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眼看到她,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个保镖抓了抓头发:“少爷,这个应该不是陆千寻的妹妹陆芊语,陆芊语不长这样。” 

        

南宫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废话,还用你说!”

        

保镖低下头不敢吭声了。

        

林笑笑把陆千寻挡在身后,双手叉腰对南宫清说道:“我叫林笑笑,是千寻哥哥的好朋友,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听懂了吗?否则我不管你是谁,我都要对你不客气了!”

        

开玩笑,好歹她在村子里也是小霸王,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朋友?那个哑巴也有朋友?”南宫清冷笑一声,“哑巴的朋友不是智障就是傻子,我看你就是个傻子!”

        

“你才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子!”林笑笑毫不客气地骂了回去,“再说千寻哥哥才不是哑巴呢,他会说好多好多话!”

        

“大胆,竟敢辱骂我们南宫家!”那群保镖见状,纷纷上前准备对林笑笑动手。

        

南宫清却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们:“算了,不用跟一个傻子一般见识。”

        

他从小就脾气火爆,平常别人敢这么骂他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但眼前这个小女孩总是让他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他甚至不想让别人伤害她。

        

刚才之所以对她恶言相向,就是看到她那么维护陆千寻,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陆千寻看着林笑笑小小的身子挡在自己面前,脑子里反复想着刚才她说的那句话——我是千寻哥哥的朋友。

        

“朋友”这个词对他来说有些陌生,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就算陆芊语和三个小表弟偶尔会找他玩,但他们是亲人关系,并算不上朋友。

        

严格来说,林笑笑确实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真正的朋友。过去他并不觉得有朋友是件多好的事情,但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朋友这个词里的温度。

        

不过陆千寻很快就收回思绪,冷冷地对身后的保镖说了一句:“把他们赶出去。”

        

南宫清顿时愣住了,这个哑巴竟然真的会说话了?

        

今天陆千寻带来的保镖本来跟南宫清带来的差不多,双方对峙了好一会儿,但正在里面伺候陆芊语玩耍的另一群保镖很快也听到动静赶了出来,于是双方强弱高下立见。

        

即使南宫清不服气,最后也只能带着南宫家的保镖灰溜溜地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前又透过车窗多看了林笑笑好几眼。

        

南宫琳就坐在他旁边的位置,放在膝盖上的手暗暗握紧。

        

刚才她在南宫清发脾气的时候,也曾经劝过他不要生气,却被南宫清当众拒绝。

        

而那个叫林笑笑的小姑娘跟她做了一样的事情,劝陆家少爷不要生气,那传闻中冷漠无理的陆家少爷却还是给了她面子。

        

最重要的是,南宫清似乎也挺给她面子。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南宫琳虽然年纪小但心思多,这么一对比之后感觉很不舒服。

        

但她也不敢表现出来,继续保持微笑看向南宫清:“哥哥,我们要不要去附近吃点东西?那边有一家卖冰淇淋的,看着挺不错的……”

        

南宫清本来就一肚子火,索性把她当出气筒:“没看到本少爷心情不好吗,还在这罗嗦什么?赶紧给我闭嘴!”

        

其实南宫琳也没惹过他,但他脾气就是不好,还莫名地看她特别不顺眼。

        

南宫琳见状,也没敢再吭声,默默地看向窗外。

        

南宫清对司机吩咐道:“回家去!”

        

今天他是没心情去别的地方了。

        

回到家之后,他谁也没理就关在房间里,还砸坏了不少东西,把大少爷脾气发挥到了极致。

        

晚上南宫洛和米夕儿回到家里,见他还关在房间里不肯下来吃饭,就跟南宫琳打听了一下情况。

        

南宫琳也不敢隐瞒,据实说道:“哥哥今天想去陆家的游乐场却没能去成,最后还遇上陆家少爷,两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南宫洛和米夕儿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顿时有数了。

        

“陆云琛这个狗东西以为建了个垃圾游乐场了不起啊,老子也去建一个!”南宫洛“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算了算了,这不是游乐场的事,是清清他非要强闯别人家的地盘,这一点本来也就不对。”米夕儿替他把筷子捡起来放好,犹豫再三又说道,“帝都就这么大,以后两个孩子总是会再碰面的……昨天帝都幼儿园的校长还给我打电话,说陆千寻的情况已经改善了许多,今年秋天也要入学,到时候就跟清清就在一个幼儿园了。你看他们现在就闹得这么不愉快,要不干脆让清清换一个幼儿园好了?”

        

“凭什么要我儿子换幼儿园?要换也是陆云琛换!老子就不换,到时候看看谁的儿子厉害,谁的儿子才是幼儿园老大!”南宫洛又摔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