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精灌孕h_太涨H肚兜

2021年9月7日09:25:01浓精灌孕h_太涨H肚兜已关闭评论

        

这个蛋糕, 千萤认真地吃完了。

        

她给自己和时陆一人切了一块,剩下都冻到了冰箱,明天再吃。

        

做完这一切, 时间刚好卡在十一点五十, 还有十分钟她的生日就要过去。

浓精灌孕h_太涨H肚兜

        

两人大晚上都吃撑了, 坐在床沿边消食, 双手后撑支着身子, 看时陆跟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小礼品盒。

        

薄荷绿色,上面还系着小小的蝴蝶结。

        

“生日礼物。”时陆晃了晃手里东西,递给她,姿态随意。

        

“阿千,生日快乐。”

        

千萤打开这个小盒子。

        

里面是个萤火虫造型的发卡,特别漂亮。两对翅膀是宝石材质, 晶莹透粉,中间身子镶着碎钻,其他部分都是金色, 整只发卡在灯下流光溢彩。

        

千萤抬起头,对上时陆漆黑专注的瞳孔, 她取下这只发卡递给他:“你帮我戴上。”

        

男生手很白,细长。两人靠得很近, 他微仰着头, 呼吸热气隐隐打在她额上。发间有细微动静, 他手指拨过发丝, 轻轻一紧。 

        

“好了。”

        

时陆把发卡别在了她头发一侧。

        

“好看吗?”千萤轻声问,抬起眼, 近在咫尺间,时陆刚好垂下视线, 在眼前撂下一片阴影。

        

“好看。”他低低道,目光一动不动凝视着她。

        

千萤睫毛轻轻颤动了下。

        

时陆手抚着她的脸颊,稍微一用力,低头下来。

        

两人靠在床边接吻,时陆的动作很轻,整个吻绵长而温柔,带着浅浅的湿热一点点吞食掉她的意志。

        

千萤最后脸红红的松开,眼角余光不由自主看向了墙上挂钟。

        

正好十二点了。

        

半掩的窗帘外,似乎闪过一道刺眼闪电。

        

“好像要打雷了。”她无意识念道,时陆垂着眼,再度在她唇上轻啄一口,手拍了下她的脑袋。

        

“快去洗澡。”

        

千萤出门时带了换洗衣物,她洗完澡穿着自己睡衣出来,房间已经只剩下一盏昏黄夜灯,时陆躺在那里,给她留了一侧位置。

        

千萤掀开被子爬上去,在他旁边躺下。

        

身旁的人放下手机,转过身来抱住她。

        

“阿千...”细密的吻轻柔落在她耳后。窗帘被拉紧了,布料摩擦不可避免产生细碎响动,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喘着气分开,时陆白皙的脸上也染上红晕。

        

“睡觉。”他眸色深而重,哑声道,抬手揿灭了灯。

        

黑暗中,静默无声半晌,千萤转身,扯了扯他衣角。

        

“鹿鹿...”

        

“嗯?”

        

“你好了吗?”

        

“.........”

        

“怎么了?”男生声音已经恢复以往清晰,只是仍然带着一丝哑,在昏沉光影中又多了抹认命和无奈。

        

“我想你抱着我睡。”

        

“嗯...”时陆动了动,从背后把她搂入怀中,下巴压在她头顶,嗓音安抚似的温柔。

        

“睡吧。”

        

千萤和他十指交握,终于安心地闭上眼睛。

        

昨夜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一觉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房间内漆黑一片,窗帘拉开,外头天昏地暗,大雨如瀑,风吹倒路边招牌,整座城市都像是被雨水淹没。

        

让千萤想起了去年的那个台风天。

        

只是这次她和时陆被困在了酒店里。

        

“下雨了。”她转过身,看向坐在床上刚醒来的男生,时陆抓了抓头发走过来,在她旁边掀开窗帘往外看了眼。

        

“刮台风了吗?”他眉眼倦怠,打了个哈欠。

        

“没有,应该就是下暴雨。”千萤抬头对他笑:“昨天还是大晴天,我刚过完生日就下雨了。”

        

“娇娇说生日那天出太阳未来一年运气都会特别好。”

        

“不止未来一年。”时陆拥住她懒懒地笑:“每一天都会有好运气。”

        

“为什么?”千萤故意较真,谁知道,时陆真的偏头想了想,接着认真答。

        

“因为我在你身边。”

        

下了雨哪都去不了,两人被迫只能在酒店待着。

        

好在吃食不用担心。

        

酒店送来早餐,吃完没多久,时陆又睡了过去。

        

他前一天几乎一晚上没合眼,此时就算睡下了,眼底也有淡淡的乌青,脸色疲倦。

        

千萤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把音量调成静音,放下遥控器,忍不住蹲在床边,静静望着他的睡颜。

        

时陆长得好看,她早就知道,千萤手指隔空描绘着他的五官,从额头划过高挺鼻梁,睫毛,脸颊,最后停留在嘴唇上。

        

男生的唇即便睡着了也是轻抿着,永远是浅红色,不浓不淡,刚刚好,让人有亲吻的欲望。

        

她看了片刻,忍不住低下头,在上面轻轻碰了碰。

        

千萤动作很轻,就像是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

        

但时陆还是察觉了,他睫毛轻动了下,困顿睁开眼,又闭上,嘴角有淡淡笑意。

        

“你偷亲我。”

        

“嗯。”千萤点点头,承认:“我在偷亲你。”

        

“不准偷亲。”时陆说完,把她拉下来,亲了上去。

        

千萤窝在他怀里,陪着他睡着,两人偶尔接吻,他大部分时候都闭着眼睛,循着她的唇一点点吻着。动静逐渐平息下来。

        

时陆在昏昏暗暗的上午中又睡着了。

        

大半天时间就这样消磨过去。

        

中午酒店来送餐,时陆醒来,两人简单吃过东西,打开了投影仪。

        

睡完一觉,时陆精神看起来好很多,客厅里游戏手柄一应俱全,两人打了几把游戏,在天色渐暗前,找了部电影慢慢看着。

        

外面暴雨依旧,路面已经有雨水倒灌,底下不见一个行人。

        

乌云仍然阴沉沉的,狂风大作,气候前所未有的低。

        

幸好房间里有暖气,两人裹着被子在床上看电影,周遭昏暗,只有投影的光偶尔散落下来。

        

千萤半靠在时陆怀中,面前小茶几上放着一堆零食,薯片脆响伴随着主角台词声在耳边回荡,千萤吃的时候顺手会往后面塞一块,时陆低头咬进嘴里。

        

薯片吃完换成酸奶,千萤没喝两口,时陆蹭了蹭她肩膀,她侧头,把手里吸管往后递。

        

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分食着面前这些零食,只是吃着吃着,千萤突然发现有点不太对劲。

        

她回过头,不知何时,时陆目光早已不在屏幕上,专心盯着她吃东西。

        

两人视线恰好对上,不过短短一瞬,千萤脑中刚出现某种征兆,果不其然下一秒,时陆眸色加深,俯身下来。

        

无法出门的下雨天,被困在酒店的情侣,一个眼神接触就不受控制黏到了一起。

        

千萤搂着他的脖子被迫往后仰,时陆吻的很深入,身体本能往后倒,小茶几倒下,零食通通散落地上。

        

她发丝凌乱铺开在床被间,身上的吻灼热散乱,滚烫难以忽视,混乱过后,就像昨晚一般。

        

时陆紧紧埋在她颈侧,呼吸乱而热。

        

两人身下被单已经皱得不成样子,千萤头上的萤火虫发卡不知何时掉在了被褥上,无人察觉。

        

不同于上午的和风细雨,此时此刻的时陆,明显有种难以抑制的渴望和横冲直撞的不温柔。

        

他被子底下的手紧紧抓着她的手,忍得指尖都在轻颤。

        

“鹿鹿。”千萤眼睛潮湿,望着天花板,突然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偏过脸。

        

“我不怕了。”

        

他轻动了动,抬起头,闷不吭声盯了她好几秒,漆黑的眸子深处仿佛蕴藏着火星子。

        

千萤朝他笑了下,温软动人。

        

她抬起两人十指交握的那只手,把他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漆黑瞳孔中的隐忍克制一瞬间轰然崩塌,时陆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唇狠狠咬了上去。

        

“阿千...”绷紧的声音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窗外雨水骤然加重,噼里啪啦敲打着玻璃,发出清脆敲击声。

        

风声呜咽。

        

千萤轻轻蹙起眉,本能挤出一个字:“痛。”

        

“...放松一点。”另一道难耐的声音。

        

“你别乱动。”千萤伸手去推他,又被时陆捉住压在身侧。

        

一阵慌乱又压抑的动静。

        

外面天色再度暗了一寸。

        

“现在可以了吗?”

        

“嗯......”拉长的一声似痛楚似低喃。

        

房间响动许久未曾停歇。

        

就如同窗外不知疲倦的暴雨。

        

夜幕悄然降临,雨声渐小,水洗过的世界一切湿漉漉的。

        

千萤浑身像是被碾压过的酸软无力,泛着红,发丝却又湿湿黏在额上,仿佛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她不舒服蜷缩在那里,时陆静静拥了她一会,把她抱去了浴室洗漱。

        

千萤在浴缸里泡了很久,出来时床单被子都被换过一套,她刚刚平息下去的热度又再次席卷上来。

        

先前的衣服穿不了了,昨天睡衣洗了还没干,千萤只能穿着酒店浴袍,窝在落地窗旁的躺椅上,捧着杯子小口喝着温水。

        

时陆从后头拥着她不说话,他从先前开始就很安静,手里却一直抱着她不放,似乎就想无时无刻和她黏在一起,紧紧依偎。

        

“你怎么不说话。”千萤喝过水的嗓子还是有点哑,叫着他的名字。

        

“鹿鹿。”

        

“我不想说话。”时陆闷声道,头往她肩上埋着,用力蹭。

        

“干嘛呀?”千萤摸着他的头不禁笑出来。

        

“阿千。”他深吸一口气,抬起脸,眼睛有点红。

        

“我好爱你。”

        

千萤静了静,手轻捧着他的脸,盯着他眸子认真道:“我更爱你。”

        

眼前阴影落下,他唇骤然覆盖上来,又狠又急,这是这次没亲太久,千萤边喘边笑着把他推开。

        

“鹿鹿...不能再亲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唇,郑重其事。

        

“肿了。”

        

当晚,雨慢慢停了。

        

时陆确实接吻很克制,几乎很少碰到她的嘴唇,只是,在另一新的方面精力无限地探索着。

        

假期整整三天,两人没有踏出一步房门。

        

第四天,千萤在手指都抬不起来时,挣扎着从被子里拿过他的手机,给时陆订了张两个小时后飞往京市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