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精h/古代禁忌高H

2021年9月7日07:27:48堵精h/古代禁忌高H已关闭评论

几千年时光流逝,哪怕当年再重要的秘密,对于如今的莽荒武帝郭宁来说,也不过是一些奇闻异事罢了。

        

郭宁提起这些陈年往事,语气也不禁有些惆怅:“早年的莽荒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血腥竞技场,在这个竞技场里,做任何与生存无关的事情都意味着自杀。那些远古强者虽强,但精力却都花在别的方面,很快就被新一代强者逐个除掉,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雪风好奇道:“打不过,难道也躲不过吗?”

堵精h/古代禁忌高H

        

郭宁冷笑道:“在远古时代的莽荒域,想要逃避杀戮是根本不可能的做到的事情!哪怕是武皇境强者,被真气强化过的五感都称得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于武宗境以上的高手来说,只需凝神屏息,哪怕数十里外的动静都可以听得纤毫毕现。在这种情况下,弱者根本躲无可躲,只能沦为强者的鱼腩。但你要知道,强弱是相对的,哪怕是武圣境强者,相对武帝也只是弱者。哪怕是武帝之间,也恨不得除对方而后快,被其他武帝境强者偷袭的武帝,也只是弱者而已……”

        

“这听起来还挺黑暗森林的!”

        

“啊?黑暗森林又是什么?”

        

陆洋连忙摆手道:“没啥,是我们老家一种非常搞笑的社会学理论,就是讲在一个黑暗森林里,谁主动露头就会被打死。”

        

郭宁不疑有他:“当时的情况,确实很像一个森林中的竞技场。但在这个竞技场中,隐藏自身是没有意义的。对于武宗境以上的强者来说,哪怕你挖地三尺躲起来,除非一动不动,否则别人照样找的到你。与其说古代强者是在黑暗森林杀戮,倒不如说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一决雌雄。每一位武帝都想奴役更多人为自己服务,每一位武帝都时刻防备其它武帝的偷袭,每一位武帝都想除掉其它武帝以绝后患。”

        

“然后呢?”

        

郭宁摊摊手道:“没有然后了,心狠手辣的新一代强者,逐渐消灭了做事畏首畏尾的远古强者,然后新一代强者之间,又开始了更残酷的无尽杀戮。而我郭宁就是这个竞技场里笑到最后的角斗士。我虽然是远古文明陨落之后才诞生的武帝,但是运气还算比较好。在我出生的年代,出生于远古文明鼎盛时期的武帝已经死了七七八八,就连整个莽荒域都被杀了个千里无人烟,大地也被强者战斗的余波破坏得七零八落,人类几乎濒临灭绝——”

        

陆洋再次打断了郭宁的叙述:“你应该也不是天生就是武帝吧。在这么一个杀戮为主的世界中,你又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我的情况很特殊,为了躲避战乱,我从小到大都是躲在星都域内修炼的!”郭宁给出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我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星都域修炼有成的武帝,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星都域会如此了解。而当我修炼有成回到莽荒域时,莽荒域总共就剩下了三位武帝活着。经过了一番争斗之后,我成功杀掉了他们所有人,成为了这个世界唯一的王者。之后的事情,你们应该都能猜到吧!”

        

陆洋试探着问道:“然后,你就又干掉了所有武圣、武尊还有武皇,成立了世界政府?”

        

郭宁点点头:“没错。不过整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从我杀掉最后一位武帝,到世界政府成为现在的模样,我差不多又花了上千年时间,才最终缔造了如今的莽荒域秩序。”

        

虽然能够猜到答案,但陆洋还是想听郭宁亲口确认一遍:“你为什么要成立世界政府?”

        

“因为我无聊啊!”郭宁微微叹了一口气,“你恐怕难以想象,在我建立世界政府的时候,整个世界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到1万人。很多时候我甚至连续搜索方圆数百公里的地界,都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的踪迹。如果世界上就剩我一个人,就算我天下无敌,又有什么意义?”

        

陆洋想到了莽荒域山贼的样子,忍不住皱眉道:“就凭现在这帮莽荒域山贼的鬼样子,我看还不如直接灭绝了好。”

        

郭宁显然不认同这个观点:“一个人若是无聊倒了极点,哪怕是看蚂蚁搬家,也能缓解一点心中的抑郁。如今的莽荒域虽然混乱,但至少还是个人类社会,至少比动物世界还是有趣一些。平时我没事的时候,就会化身为‘陆军本部中将郭宁’,去观察一些这些山贼互相之间的打打杀杀。你别看这帮山贼都粗鄙不堪,但有些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陆洋对此表示理解:“我懂的,与人斗其乐无穷嘛。装逼打脸、扮猪吃虎,向来都是人类玩不厌的套路。就连远古文明高高在上的银河贵族,都喜欢去玩这一套。”

        

“扮猪吃虎,这话总结得太好了,不愧是强大的远古文明!”郭宁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这种玩法确实百玩不厌。我有的时候也会扮演底层山贼,潜伏在某个山贼团中,然后再找一个特殊时机跳出来摊牌,把所有之前想欺负我的人血洗一遍。若是在残忍虐杀这帮‘反派’的同时,再说些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类的话,那就更好玩了!”

        

你这低级趣味,也没比萧煌强多少啊!

        

郭宁种视生命如草芥的言论,放在网文小说里一点违和感没有。可当他满脸笑容把这些话讲出来时,还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

        

陆洋早就知道,郭宁根本就算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否则他也不可能从古代强者中杀出重围,成为君临整个莽荒域的莽荒武帝。

        

他已经统治了无法无天的莽荒域整整4000多年,要是还能三观很正,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郭宁因为无聊就随手杀掉成百上千的无辜山贼取乐,这就和地球人无聊时随手弄死几只蚂蚁取乐一样;但他也可以因为陆洋几人很有趣,就一口一个“山贼王大人”,跟着陆洋屁股后边混一路子。

        

陆洋觉得,不管这家伙说了几分真话、几分假话,有一点他肯定是没骗人的。

        

这家伙真的是非常无聊!

        

这一路上,郭宁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兢兢业业的老戏骨。哪怕他已经把“可疑”俩字贴在自己脸上,哪怕陆洋几人已经把“怀疑”俩字也挂在脸上,他还是一丝不苟扮演着“郭宁中将”的角色,这颇有种导演不喊停,我能演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本来陆洋以为赤火大将作为演员已经很敬业了,没想到郭宁这位莽荒武帝不仅修为远胜赤火大将,演员的自我修养同样更胜一筹。

        

这家伙,究竟无聊到了什么程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