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小莹回乡下/催奶药h

2021年9月6日09:30:39翁熄小莹回乡下/催奶药h已关闭评论

面对滔天的民怨,和之前的军阀势力一样,财阀势力也选择了当缩头乌龟。

        

在他们心里,普通民众就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奇异生物:

        

只有七秒记忆的鱼!

翁熄小莹回乡下/催奶药h

        

所以他们认为:

        

民众闹就闹吧!

        

闹完了,累了,还不是得回去继续乖乖给他们干活?

        

他们这个月的借款还了没?他们孩子的奶粉钱或学费呢?他们父母的药费呢?他们自己的生活费呢?

        

一个人生活压力只要够大,哪还有多少精力去关心一些非亲非故之人的转职之事。

        

可以说,正是压榨力度够大,才让财阀势力对控制民众有了足够的信心。

        

且上次民众对军阀势力的群起抗议无疾而终一事,又给了财阀势力靠“躲”熬过去的一些信心,就真甘当缩头乌龟。

        

没办法,卡缪拉怎么说名义上也是个物权公有制国家!

        

然而,上层对下层压榨力度过大、持续不知悔改的话,往往只有以下两种下场:

        

一是下层将积累越来越大的叛逆和仇恨,终有一天将推翻整个上层,重建新的秩序。

        

身体上的屈服从不代表心灵上的屈服,乃至身体上越服从,内心就有可能越反叛。

        

二则是下层身心俱服,却亦不意味着就能万事大吉。

        

迟早有一天,当下层承受不住,彻底裂开、坍塌,上层也只能跟着共赴黄泉。

        

任何一个集体,基础从来不在上,而在下!

        

何况,有一位刚毅勇猛、手眼通天之人,还决定要提前勾出下层民众心中积压已久的叛逆和仇恨,提前割掉如跗骨之蛆一样黏连在国家身上的那一块块烂肉,防止它们病变成一个个恶性肿瘤。

        

很快,事态就进一步发酵。

        

第二天一大早,当女武神骑士团经费被卡的消息接着被曝光,有奸人在国会内兴风作浪、给前线战士后背捅刀子一事,就基本被坐实,又火上浇油般地进一步激起了民众的愤怒,让他们愈发无法平静下来。

        

人作为一种社会动物,对公平是很敏感的。

        

有人做过实验,如果给一只猩猩一个香蕉,而给另一个猩猩两个香蕉,那前者就会产生不满,会思考后者为什么能拿得比它多,更别说是聪明远胜猩猩的人类。

        

并且,之前那篇报道,相比现在的、后面的一篇篇报道来说已经算是温和的了,至少没指名道姓。

        

下午,《财阀七宗罪》、《某些大企业如何逃税?》、《星际通行费为何一年比一年高?》、《警惕我军内部严重的军阀化趋势!》、《凭什么正规军的蛀虫们骄奢淫逸、而民兵团的英雄们却老无所依,连养老保险都没?》等一篇篇犀利的报道接连发出。

        

哈列索斯已把讨逆之剑,直接地、同时地,对准了国会派内部的两股大势力,财阀势力和军阀势力,对准了他们的喉咙。

        

而哪怕早多少有所预料,整个世界亦不免为之一震,卡缪拉上下更是。

        

在国会派的辖区内,在每一条大街小巷的街头巷尾,在每个有人聚集的房间里,人们几乎都在议论相关事情,且大多怒意难平、咬牙切齿。

        

第三天,民众压抑已久的滔天怒火终于更猛烈地一下爆发出来。

        

在国会派辖区内,只经过简单的组织,各地就皆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连住在夜谷星的居民们都参与了这场因剿灭星际海盗而挑起的、继发性的大运动。

        

人们高喊着“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民兵团万岁”、“议长万岁”、“打倒财阀”、“打倒军阀”、“物权公有制精神永垂不朽”等口号,潮水般地涌上街头。

        

一时间,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第三日晚,不死鸟号上,看到几十亿民众团结一心、共同反抗财阀和军阀的压迫,琪琪不禁感动得泪流满面。

        

另一边的大杯不禁好奇地问道:

        

“琪琪,你哭啥?是失恋了嘛?”

        

琪琪没好气地回道:

        

“你才失恋了呢?我又没男朋友。我这是开心!”

        

大杯愈发不解,问道:

        

“什么事能让你开心成这样啊!”

        

琪琪感慨地说道:

        

“我相信,看到数亿居民走上街头,万众一心、不屈不挠,不管各大财阀还是大小军阀,以后一定都会有所收敛的!那样,不仅大家以后都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的国家也一定能更健康、更有力!”

        

大杯听得依旧有些疑惑,白兰度则点头表示同意。

        

“是的,有那么多人参与游行,国家的生产一定会受到重大影响。加上内战在即,生产受滞的影响就会被进一步放大,由不得各财阀、军阀不重视!”

        

大杯这才听得一知半解。

        

他本就不算特别聪明的人,过去的文理科成绩很一般,且因身为平民,见识也有限,能成为一个对文理科知识要求非常高的太空战舰观察员,已经可以说是拼了半条命才换来的结果。

        

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刚来一中时害顾雷被罚两万贾比的事,一直认为自己对此负有很大责任,深感愧疚,也一直在努力弥补自己的过错。

        

即使顾雷都快记不清曾花出去那点冤枉钱。

        

突然,吴雪莲也附和道:

        

“应该吧!虽然我对你们国内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可财阀势力还好,军阀势力却组分复杂,大小军阀难以计数、关系杂乱,肯定很难在短时间内团结起来。因此,我认为,在如此势不可挡的民意面前,财阀势力和军阀势力大概率是得屈服的。”

        

而纳斯塔西娅果然很快就反唇相讥道:

        

“既然你不了解就最好不要轻易下结论!要知道,唯有充分的信息才能推导出正确的结论。另外,在我看来,军阀势力虽难以团结,但在财阀势力的穿针引线下,也未尝不能迅速团结起来、并和财阀势力组成临时同盟。对大集体来说,利益大于天!如今,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希望我们的上层千万不要大意啊!”

        

再而,吴雪镜当然是向着姐姐的,马上就绵里藏针地反驳道:

        

“西娅小姐说的很有道理,可我认为西娅小姐了解的信息也不够充分。据我了解,各军阀一直很警惕财阀势力对他们的拉拢、分化、渗透,与财阀势力的隔阂极深。故我还是觉得,我姐姐的推测会更加符合局势的走向。”

        

纳斯塔西娅当然不服。

        

于是,三个贵族大小姐就渐渐唇枪舌剑地斗在一起,听得琪琪和白兰度大开眼界,却只听得大杯头大如斗。

        

伊曼则看得双目越来越圆,大感不解:

        

这节奏好像不对啊?这点问题至于吵得这么激烈吗?西娅是和雪莲小姐有前怨吗?不,她们之前根本不认识呀!

        

后仔细观察一会,伊曼就有种奇妙的感受,好像一下就懂了点什么的感觉。

        

她不禁有点不信、又有点幽怨地瞥了顾雷一眼,却发现顾雷双手抱胸地仰躺在座位上,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模样。

        

她又不禁嘴一鼓,生气地再不看顾雷。

        

而她那真是误会了顾雷。

        

顾雷真不是事不关己,却是根本没心思关心纳斯塔西娅和吴家姐妹在吵什么。

        

实际上,在顾雷心中,财阀势力和军阀势力都不是最值得担心的。

        

在顾雷看来,目前他们议长势力最该担心的东西,在外不在内,且不是总统势力,却是远在国境之外。

        

良久,顾雷才心情异常沉重地长长出了口气,低声自语道:

        

“希望我当时的冲动,不会给国家带来太大损害吧!”

        

而没过几分钟,远在雪京的某处,就有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正在联络外国的另一位大人物。

        

……

        

“哟,是卡缪拉的副总统阁下啊,深夜来电,不知有何贵干?”

        

“哈哈,阁下近来如何?”

        

“承蒙您关心,近来还好。还有,星际通讯信号不好,就请您直奔主题吧!”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不知远在紫枫的您近几日是否有关注我们卡缪拉国内的动态,并是否有介入的意愿!”

        

“不,那是你们国家的破事,我们可没一点兴趣掺和!”

        

“哈哈,让您见笑了。还有,前些天,我卡缪拉人——顾雷,桀骜不驯、不懂礼数,严重冒犯并深深伤害了贵国几家特意来我卡缪拉投资、帮助我卡缪拉发展的公司,恩将仇报、十恶不赦,我在此深表歉意。”

        

“……”

        

“可惜,顾雷现已蛊惑亿万愚民,让他们跟着一起犯傻、并充当他的保护伞,才让我暂时无法将其绳之以法。不过,若贵国国会能给我卡缪拉国会一些压力,我就能尽早让那个恬不知耻的罪犯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呵呵,我还是那句话,那是你们的国家的事,我们没一点兴趣介入。”

        

“……您何必非要我说得那么清楚呢?那真是我们国家自己的事吗?财阀和军阀,又不是我国独有,贵国的情况才比我国更严重吧?那么,请您好好想一想,如果贵国的那些贱民们看到只那样罢工、游行就能轻易让上层屈服,他们会怎么想呢?你们位置,也还能那么安稳吗?”

        

“……”

        

“……”

        

“行,我知道了!”

        

……

        

第四天,惊雷乍响,有雷霆自卡缪拉境外袭来,震得无数卡缪拉人脸色惨白。

        

紫枫国会通过紧急议案,决定:

        

因卡缪拉预备役军人——顾雷,忘恩负义,对紫枫特意前往支援卡缪拉建设、发展的某些紫枫公司的名誉和利益造成极大损害,即日起,紫枫共和国将报复性地对从卡缪拉共和国进口的钢材、铜材、铝材、蔬菜、合成肉等总计价值7000亿的商品,加征25%的额外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