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小嫩苞h/交换派对

2021年9月6日07:17:32强开小嫩苞h/交换派对已关闭评论

    

“第五场!”

        

陈星河全神戒备。

        

这是第五场,如果顺利通过,也许能够逃出生天。

强开小嫩苞h/交换派对

        

可是……

        

有那么简单吗?

        

鬼族王朝将黄泉修士弄来,就是为了召集鬼修豪赌一场?

        

陈星河不信!

        

他不信此事这般简单。

        

“砰”的一声,有身影踏上擂台。

        

陈星河大吃一惊,周围山峰上无数鬼修也颇为吃惊。

        

只见一名少年背着剑匣,穿着轻便道袍,前胸绘有太极图,拇指上扣着一枚铜虎扳指。 

        

“辛未然?”

        

这真是出乎意料,辛未然竟然作为鬼朝一方踏上擂台挑战。

        

“哈哈哈!我们又见面了!陈星河。”

        

“为了等这一天,我已经期盼千年之久,你不知道那种滋味有多么难熬!”

        

“想看看我的真面目吗?我辛未然原本高高在上,拥有天灵根和道体,却因为出自一名小妾腹中,乃是庶子,那些人就可以随意剥夺我的灵根和道体。若非我还有分魂天赋,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陈星河啊!这千年来,我不停寻找驻脚,希望可以获得力量重返云端!奈何,那么多选择都不合适,我最终选定了你!”

        

“哈哈哈,是不是感到很荣幸?要怪就去怪那些人吧!我是一个受害者,也是一只游荡世间的活死人……”

        

随着瘆人笑声,辛未然扯开宽大道袍,伴随着阵阵恶臭显露真身。

        

这是怎样一具躯体?半生半死,半腐朽半新鲜,布满恐怖疤痕!背后脊椎骨更是被掏空。

        

“啊啊啊啊啊……”辛未然仰天发出惨烈叫声,疯狂向外渲染积累千年的怨气与痛苦。

        

“吼……”黑色浪潮向外冲击,陈星河只觉得头晕眼花,险些昏迷过去。

        

周围山峰升起层层叠叠骨盾骨墙,即便这样仍然抵挡不住千年之恨。

        

“轰隆隆……”几座亭台楼阁倒塌。

        

这一幕镇住了在场鬼修,纷纷看向陈星河这座擂台。

        

附近多座擂台受到影响,台上之人暂时罢手看向这边。

        

只见辛未然全身上下贴着金色和黑色灵符,身上绘满各种符咒,此中符力咒力颇为玄妙。

        

这等手段必然出自高人之手,说明有通天彻地人物为辛未然护法,否则绝对活不到今天。

        

“哈哈哈,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

        

“陈星河,你本身气运不凡,我再借你九成天运,仅留一成护身,所以你这两年经历生死时总能突破。”

        

“这就叫绝地通天,哈哈哈,绝地通天!”

        

“我是那牧羊人,你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待宰羔羊,养了这么久终于要收割了。”

        

陈星河掐诀放出飞剑,开启身阵准备化作齐天大圣,岂料光影闪烁之间,一张黑色灵符贴到他身上。

        

没有任何征兆,贴在辛未然身上的灵符忽然在陈星河身上出现。

        

“哈哈哈,享受这一时刻吧!将你的火灵根献与我,将你的火焰道体献与我。”

        

陈星河大怒:“做梦呢?”

        

“以你的层次,还不能理解我身上这些符咒的高度!”

        

“疾……”以辛未然为中心,荡起数之不尽符咒,一环接着一环套住陈星河。

        

“不好!”陈星河大惊失色,他从来没有这等遭遇,爆发身阵试图挣脱出去,然而没有任何用处。

        

“不要做无谓挣扎了!”

        

“我与你数次争斗,已经摸清你的高度,你很难想象我这一身符咒来自何人,那是超越元婴的存在。”

        

“给我动起来……”陈星河大吼,身体微微颤动挪移一寸。

        

就一寸,再多就不能了。

        

辛未然点头:“不愧我看中之人,在符咒束缚之下居然可以移动,这更加证明我的选择没错。”

        

陈星河受到全面镇压,咬牙说道:“辛老鬼,我是从底层爬上来的修士,可没有什么天灵根和道体,你打错算盘了。”

        

“为了今天,我准备千年之久,自然要调查清楚。”

        

“你是双灵根修士,修炼了洪荒焚天葬元经,右手有些奇异,可以侵蚀法器甚至灵器。”

        

“我要剥夺你的全部机缘。”

        

“这个世界就是这般残酷!你的一切将为我所有,你的机缘划分为三六九等,我看不上眼的尽皆扫落,我看得上眼的发扬光大。”

        

“陈星河呀!放心去吧!”

        

“想一想,世上有人运用你的力量一步步登上那云端天阙,这或许是一种欣慰。”

        

陈星河怒从心起:“辛老鬼,你被人夺取灵根道骨时,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辛未然缓缓靠近说道:“你想说别人害我,我害人,这有什么分别。”

        

怨气轰然暴走,辛未然高声叫道:“我当时尚在襁褓之中,知道个屁!你放心,我会为咱们两个报仇的,那些人一个都别想跑掉,还有我那名动诸天的同父异母亲哥哥,都要关押起来折磨千万年……”

        

“那些人是你的仇家,不是我的仇家。”陈星河并未放弃希望,他仍在用力挣扎,希望挣脱束缚,尽管收效甚微。

        

“嗡嗡嗡……”陈星河觉得不妙,大不妙。

        

此时此刻就是不祥预感的来源。

        

“哈哈哈,来吧!火灵根,以我这具残躯全部灵根残余做燃料,熊熊燃烧吧!”

        

“对了,还有你的光灵根,在这符咒圈禁下,也来为火灵根添威助燃吧!”

        

嗡鸣声中,陈星河感觉自己失去了最为重要的根基。

        

“灵根?竟然真的有办法夺取灵根?”

        

辛未然微微一愣,接着激动,感怀,兴奋,脸上混杂着十几种表情,最后掉泪道:“我终于踏出这一步了,我成为天灵根修士了。难怪他们想要掠夺他人根基,不劳而获,真是舒爽。”

        

陈星河知道这次难了!

        

灵根没了!真的没了!

        

修为开始退潮,永久性退潮!

        

辛未然忽然抬手抓去,畅快笑道:“来吧!交换根骨之基,先从脊椎骨开始。”

        

“轰隆隆……”陈星河身躯剧震,痛不欲生!

        

这种痛毕生难忘!

        

雷击之痛不及这种痛苦之万一。

        

“咯嘣”一声响,陈星河晕了过去,又痛得醒过来,反复多次已经接近崩溃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