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控制/h文翁熄媛媛

2021年9月4日15:13:28深度控制/h文翁熄媛媛已关闭评论

     

何志盟去泉城饭店调查,当然找不到买家的。那里原本就是一个临时住处,与成德树见面的地方。

        

扑空的何志盟,在泉城饭店门口的人力车夫处,打听到一个消息:买家离开泉城饭店后,去了天丰织布厂。

        

何志盟当即去了天丰织布厂,四处打探了两天,结果消息没打探到,反而暴露了身份。

深度控制/h文翁熄媛媛

        

情况很快反馈到了水草情报小组,江日胜得知后,很是忧虑,何志盟这样搞,清西地委的同学不好开展工作了嘛。

        

“江部长,我是成德树,你们特高支部的何志盟到底想怎么样?搅和我一桩生意还不收手,难道要让我没饭吗?我不吃饭没关系,手下的兄弟要是没饭吃,可是不会答应的。”

        

成德树在快下班的时候,突然给江日胜打来电话,语气很是不善。

        

江日胜笑了笑:“老成,你的那个买家,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嘛。”

        

成德树没好气地说:“共产党敢到泉城来交易吗?我原本卖了好价,他四处嚷嚷说人家是共产党。结果那人一听,马上不买了。后来好说歹说,我把价格压了三成,人家才愿意交易。这三成是多少钱?他给吗?”

        

江日胜说道:“调查一下也好,何志盟现在去了天丰织布厂,说你的买家可能在那一带搞地下工作。”

        

成德树骂道:“放他娘的狗屁。”

        

何志盟晚上回来的时候,与人撞到一起,结果那人让他赔钱。何志盟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气?动手就要打人,结果,他被打了。

        

不仅被打,身上的财物还被抢劫一空。

        

要不是附近有人报警,正好旁边又有巡警,何志盟恐怕会被活活打死。但就算如此,他的头也被打得跟猪头一样,差点认不出来了。

        

至少,江日胜到医院看望他时,就没有认出来。

        

江日胜望着脑袋缠满绷带的何志盟,苦笑着说:“何兄,你这又是何苦?”

        

何志盟愤愤不平地说:“打我的人抓到了没有?他们是故意找茬,肯定是共产党。”

        

这几天他挨的打,比这辈子加起来还多。

        

江日胜安慰道:“那些人就是一帮地痞流氓,看到你有钱,就动了歪念头。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了,过几天就抓回来让你收拾。”

        

这一出还真不是他安排,何志盟在天丰织布厂用钱收买人心,结果被几个流氓看到,动了坏心眼。如果是江日胜出手,何志盟此时已经在停尸房了。

        

何志盟说道:“明天,我还要去天丰织布厂,一定要跟他们斗到底。”

        

江日胜说道:“明天还去?听医生的话,先休息几天,这事交给特务组的人,他们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何志盟摇了摇头,坚持着说:“不,我感觉已经抓到了共产党的尾巴。”

        

何志盟抓没抓到共产党的尾巴不知道,但江日胜觉得,他已经快到黄河了。因为不到黄河不死心,只有到了黄河,何志盟才会死心嘛。

        

晚上,成德树请江日胜在鲁兴宾馆吃饭。这里是江日胜的买卖,肥水不流外人田。

        

成德树饶有兴趣地问:“我听说何志盟被人打了一顿?”

        

江日胜问:“受了点劝功,不是你干的吧?”

        

成德树嗤之以鼻地说:“要是我的人干的,他还能活?”

        

治安军打仗不行,碰到八路军,软得跟绵羊一样。但在这种事上,却心狠手辣得很。不要说何志盟是个中国人,哪怕是日本人,只要敢挡他们的财路,一样杀无赦。

        

江日胜随口问:“这笔买卖做成了吧?”

        

“差不多了。”

        

“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但让他们快点走,特别是不能再去天丰织布厂。知道吗,明天何志盟还会去天丰织布厂,他是准备跟你的买家死磕到底。”

        

成德树微笑着说:“没事,今天我已经把货发出,货物出城后,钱就到手,再怎么样跟我都没关系。就算他们真是共产党,也是他们的事。需要我配合的话,我还是很愿意效劳的。”

        

江日胜提醒道:“如果让何志盟发现,你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那就麻烦了。”

        

成德树心里一动,问:“你说他明天还会去天丰织布厂?”

        

江日胜说道:“对,他伤还好,医生原本建议至少要在医院观察三天才能出院的。”

        

成德树喃喃地说:“有些人就是不听劝,他们哪知道,听人劝才能吃饱饭啊。”

        

江日胜第二天上午,依然去了泺源公馆武山英一的办公室。他向武山英一汇报了何志盟的事情,这个固执的家伙,换成其他人,早被江日胜踢走了。

        

武山英一问:“你觉得何志盟会有收获吗?”

        

江日胜沉声说道:“他做事鲁莽,还没行动就已经打草惊蛇。如果他不是我的同学,我早把他关禁闭了。”

        

武山英一点了点头:“看来你知道何志盟在胡闹,只是没有拆穿。”

        

江日胜郑重其事地说:“武山君,我建议把何志盟调回泺源公馆。他是一名很好的翻译,却不是一个好的外事股长,更不是一个好的特工。他跟我一样,只适合在办公室工作。只不过,我很明白自己的短处。而何志盟,似乎并没意识到,他的做法给别人带来了多么大的创伤。”

        

何志盟是我的手下,江日胜完全有资格把他调回来。

        

武山英一说道:“先让他把这个案子查完吧。”

        

他知道何志盟很固执己见,如果不让他办完这个案子,就算回来也不会甘心。

        

何志盟上午,不顾身上的伤,毅然去了天丰织布厂。此时的何志盟,每走一步,都会牵动着全身的伤口。可他依然很坚持,身上的伤,有的时候抵不过心里的信念。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何志盟的坚持下,还真让他有了收获。他从一个工人那里得知,天丰织布厂原来一个工人,确实参加了共产党。

        

这次,那人又回来了,不仅要继续参加共产党,还想请他帮忙,能留在天丰织布厂继续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