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的燃情岁月&1v1h紧致双处

2021年9月4日14:11:59傻子的燃情岁月&1v1h紧致双处已关闭评论

        

卢克共为浮游装甲设计了三种战斗模式:

        

第一种,也就是普通模式,用身体操控装甲,可以应付大多数敌人或超级英雄;

        

第二种,心灵模式,以扎马伦心灵科技为导引,抛弃视觉上的感官,用心灵感受周围的一切,这种模式有极快的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即使面对氪星人也有一战之力。

傻子的燃情岁月&1v1h紧致双处

        

第三种,也是最后一种,灵魂模式:抛弃肉体,灵魂与装甲融合,不受血肉限制,可以随意变换体型,剑、锤、刀、枪等等等等,在绿炎加持下,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巨剑刺穿骇尔的肚子,火焰汹涌而出,不断向他体内侵蚀,火苗中浮现卢克的面孔,那双眼睛燃烧着火焰,散发的杀意让人窒息。

        

啊!!!!!!

        

骇尔口吐鲜血,凄厉地大叫起来,双手抓住剑身一点一点往外推。

        

血液向下低落,随即被剑风搅碎。

        

一人一剑在天空对峙,突然,骇尔的眼睛变成漆黑色,无形念力汹涌而出,重重打在剑身上。

        

开!

        

骇尔大吼,全力把巨剑推出身体,身形一闪,来到上方,

        

“去死吧!”

        

包含能量风暴的铁拳击中巨剑上侧,咔嚓!剑身向内弯曲,表面出现裂痕。

        

一道红光从天而降,击穿楼房后,炸开几十米宽的深坑。

        

骇尔双手拂动,周围的建筑仿佛活过来,化为一道道泥土洪流,大地震动,无数石柱凭空而起,在念力操控下叠加、扭曲,以巨剑为中心,从四面八方聚拢。

        

附近的居民发疯似往外跑,跑着跑着,身体腾空,融入洪流当中。

        

从天空向下望去,小镇仿佛巨人的手掌握住,房屋一栋接一栋倒塌,碎裂的石块向镇中心汇聚,仅仅过了几十秒,小镇就消失了,光秃秃的地面像被犁了一层,镇中心出现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石球。

        

骇尔捂住嘴巴,痛苦地咳嗽起来,血液涌出,把手掌染成红色,制造石球消耗了很多念力,相比结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倒要看看你的装甲能坚持多久。”

        

话音未落,石球震了一下。

        

震感迅速增强,左右摇晃,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咔嚓!

        

表面崩开裂纹,巨剑冲破缝隙,来到骇尔跟前,与之前相比,剑身黯淡了许多,给人一种灰扑扑的感觉。

        

骇尔嘶声道,“你的装甲支撑不住了。”

        

“那么你呢?”

        

卢克做出回应,“挡了那么多次攻击,你的念力还剩多少。”

        

骇尔仰起头,“无穷无尽。”

        

“我也是。”

        

巨剑破空而至,骇尔连忙避开,伸手抓住剑柄向膝盖砸,忽然,巨剑消失了,红色粒子飞速流转,变成被绿炎包裹的铁臂。

        

铁拳撕裂空气,重重打在骇尔胸口上,

        

砰!

        

空气炸开绿色冲击,紧接着是骨骼断裂的声音,骇尔口吐鲜血,从天空坠向大地,撞碎石球后,去势不减,滑行数百米才停下来。

        

卢克正要追击,脑中响起艾娃的声音,

        

“能源即将耗尽,目前存量12.4%,已启用备用能源。”

        

卢克想也未想,再次化身红色巨剑,剑身撕裂空间,宛如从天而降的流星,半空中,光芒一闪,突兀来到骇尔跟前,

        

噗嗤!

        

剑锋撕裂血肉,左臂齐肩断开。

        

啊!!!!

        

骇尔发疯似地大叫起来,一拳打飞巨剑,双腿蹬地,腾空而起,身形不断闪烁,向外太空飞去。

        

卢克紧追不舍,巨剑化为流光,直冲天际。

        

在他们离开后许久,躲在角落里的人们才小心地冒出头,看到变成废墟的家园后,瘫软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

        

大都会。

        

干掉佐德的克拉克回到穿梭机所在的位置,看到他,菲奥拉忍不住道,

        

“将军呢?他在哪?”

        

“他已经死了。”

        

“你撒谎!”

        

克拉克微微摇头,把被白布包裹的尸体放在地上,微风吹来,白布掀开,露出毫无血色的脸,正是氪星军事统领—德鲁·佐德。

        

菲奥拉僵硬在原地,仿佛被雷电劈中一般,其他氪星士兵也是面容呆滞、战意全无。

        

他们从十几岁开始就跟随佐德,佐德不仅是他们的将军,更扮演着父亲、战友、人生导师、指引者的角色。

        

他们尊敬佐德,从没有一丝一毫怀疑,即使后者发动军事政变,也毫不犹豫地紧随其后。

        

现在,将军死了。

        

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为将军复仇。”

        

菲奥拉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身后的士兵纷纷抬头,眼神泛着死气。

        

与此同时,坐落在南印度洋的穿梭机离开海面,向大都会方向飞去。

        

战斗以惨烈的方式展开,和以前不同,菲奥拉等人放弃防御,全力进攻,眼中燃烧着复仇火焰,就像一群疯子。

        

疯狂的战斗,疯狂的氪星人。

        

离穿梭机不远处的一栋楼房里,上校德雷格终于和机甲部队汇合在一起,看着远处那场非人类之间的战斗,众人都显得很沉默。

        

刚穿上动力装甲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是无敌的,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氪星人与地球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一套装备能弥补的,除非像浮游装甲那样的超级武器。

        

来的时候,德雷格雄心壮志,发誓要展现力量,现实却给他一巴掌。

        

副官拿出通讯器,

        

“指挥部发来电讯,让我们保持隐蔽,不要参与穿梭机下的战斗。”

        

“除了隐蔽,还说什么。”

        

副官把士兵支开,附耳低语道,

        

“指挥部让我们想办法搞到氪星人的尸体。”

        

德雷格苦涩地摇头,不知道该接受,还是拒绝。

        

副官叹息道,“我知道这样做让你很难受,但这是莱恩将军的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执行。”

        

“你说的没错。”

        

德雷格缓缓起身,“但我绝不会像贼一样窃取别人的果实,告诉将军,我会执行命令,用自己的方式。”

        

话落,一脚踹开大门,向战场走去。

        

身后的士兵相互看了一眼,纷纷跟在后面。

        

他们穿过废弃的街道,来到战场边缘,以地球人的身份参加了这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