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熄月月/白浊灌满h强

2021年9月4日09:02:20色翁荡熄月月/白浊灌满h强已关闭评论

        

三位洞宇境界王突然撤离,出人意料。

        

寻常人怕都来不及反应。

        

但苏奕似早已料到如此,一剑朝顾灵韵斩去。

色翁荡熄月月/白浊灌满h强

        

轰!

        

剑气横空,一股可怕的禁锢力量随之弥漫而开。

        

那片虚空如被禁锢,太乙规则停滞。

        

顾灵韵正自逃遁的身影顿时如陷泥沼,浑身道行遭受到可怕的压制。

        

她俏脸骤变,猛地催动秘法,背脊猛地拱起,掌指捏印。

        

一道规则力量所化的光罩蒸腾而起,挡住了苏奕斩来的这一剑。

        

可顾灵韵自身则被震得一个踉跄,唇中咳血,差点从虚空中栽倒。

        

“可恶!”

        

顾灵韵眸泛怒意。

        

可还不等她站稳身影,苏奕已再度杀来。

        

轰!

        

又是一剑斩来。

        

磅礴的玄金法则力量,将附近百丈之地都禁锢。

        

而置身其中的顾灵韵,就像被蛛网黏住的虫子,登时惊得花容失色,不好!

        

她疯狂挣扎。

        

“死!”

        

这一刹,一道沉浑的暴喝响起。

        

轰!

        

一道剑气沐浴着仙光从天而降。

        

天地都随之暗淡,虚空颤抖,无法形容的恐怖杀意,让苏奕肌肤刺痛,毛骨悚然。

        

他霍然抬头。

        

就看到了那破空斩来的剑光,直似来自天上仙人的一剑,充斥远超界王境层次的无上威能。

        

那座仙道剑阵?

        

当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苏奕身影却不退反进,依旧朝顾灵韵杀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斩了这女人!

        

轰!

        

苏奕峻拔的身影上,映现出诸般恐怖的大道奥义,一身气机如火山般彻底爆发。

        

就见虚空中,六道轮回虚影掠出,遮天蔽日。

        

可仅仅瞬息,就被那一道仙道剑气劈开,轰然四分五裂。

        

紧跟着,苏奕身上涌现出玄禁奥义,交织成一道光幕,仿似浑圆的巨伞。

        

可这也终究是徒劳。

        

那仙道剑气太过凌厉霸道,瞬息就将玄禁奥义劈碎。

        

眼见这一道剑气就将斩在苏奕身上,就见一道璀璨若晨曦般的青色大道光辉出现,仿似一道天幕横亘苏奕头顶。

        

玄墟奥义!

        

一种来自命运长河上的无上大道奥义。

        

终于,这一道仙道剑气被挡住。

        

可还不等苏奕松口气。

        

眨眼间而已,玄墟奥义所化的天幕就被轰碎。

        

在这危机万分的刹那间,苏奕手中道剑蓦地化作一道滕盾,横挡身前。

        

砰!!!

        

那一道剑气斩落。

        

苏奕整个人倒飞出去。

        

这一系列的画面,看似缓慢,实则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发生,凶险到了极致。

        

当苏奕被这一道剑气斩飞,也让顾灵韵捡回一条命,她背脊直冒冷汗,根本不敢迟疑,朝山门内逃去。

        

可她没有看到,苏奕在被斩出去时,右手袖袍鼓荡,于刹那间斩出一剑。

        

这一剑,充盈着一抹缥缈若时光般的气息,空灵超然,可内蕴的力量,却恐怖无边。

        

宙光奥义!

        

观主生前最得意的一种大道法则。

        

何谓宙光?

        

宙者,时间之意。

        

在最初时,宇宙二字,前者代表空间,后者代表时间。

        

宙光,便是时之光。

        

宙光奥义,则是时间大道的一个分支,是构成完整时间大道的一种玄妙大道。

        

此等奥义,可斩寿元、可回溯和重现过往的一截光阴。

        

之前,苏奕曾调侃,要用秘术还原李寻真年轻时候被吓尿的一幕,并非夸口。

        

而是凭借宙光奥义,可重现当时那一幕光阴画面。

        

而所谓斩寿元,便是在瞬息之间,让对手如坠入骤然加速无数倍的光阴长河中,寿元会随之刹那间流逝殆尽。

        

寿元没了,性命便不复存在。

        

在星空深处的老辈人物,几乎都曾听说过“刹那芳华逝,弹指红颜老”这句话。

        

这就是形容观主的剑道,可斩在刹那斩落对手一身寿元,让其像枯萎的草木般,化作飞灰!

        

而宙光法则,配合观主所开创的“浮游剑经”,则能发挥出无以伦比的威能。

        

浮游沧海,以观其大、其变、其无尽也。

        

故而可得大逍遥、大自在。

        

浮游剑经,求的便是一个了无挂碍,无所不至,故无所不在。

        

而这,还是苏奕第一次动用这等大道和剑经!

        

嗤!

        

一剑如飞光起,凭空消失。

        

而苏奕的身影,则朝远处退去。

        

因为再有数道仙道剑气斩来,威能恐怖,见识过这等仙道剑阵的强大,苏奕也只能暂避锋芒。

        

嗖!

        

苏奕身影退至千丈外,这才顿足。

        

与此同时——

        

李寻真、水天寒都已返回山门内。

        

当看到苏奕被仙道剑阵逼退,两者眉梢间不由浮现一抹轻松之色。

        

旋即,都不免有些遗憾。

        

之前,竟没能一举镇杀观主!

        

事实上,他们三位洞宇境老祖这次出手,本就是以身为诱饵,故意对苏奕进行牵制,从而给掌控仙道剑阵的翁濮创造灭杀苏奕的机会。

        

可苏奕的强大,完全出乎他们意料,根本无法被牵制,最多也仅仅只能打个平手。

        

以至于在这最后关头,没能让仙道剑阵的力量,一举将苏奕轰杀。

        

山门内,虚空中,翁濮掌握一块仙光弥漫的兽骨。

        

在其周身,有无数禁阵秘纹所化的剑气虚影,密密麻麻,仙气蒸腾,肃杀之气贯冲九天十地。

        

当看到苏奕远远退去,掌控这座仙道剑阵的翁濮也不免露出一抹不甘之色。

        

三位老祖一起出手,并且配合仙道剑阵的力量,竟都没能拿下对手!

        

“还好,躲开了。”

        

阿采暗松口气。

        

之前,她目睹翁濮动用仙道剑阵出手,那等恐怖的威能,让她也不寒而栗,替苏奕捏了一把汗。

        

“嗯?”

        

忽地,李寻真似察觉到什么,扭头朝一侧的顾灵韵看去。

        

旋即,他眼眸瞪大,惊得失声交出来,“灵韵,你……”

        

水天寒霍然转身,当目光看向顾灵韵,也不禁浑身一僵,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我……怎么了?”

        

顾灵韵皱眉,有些困惑。

        

旋即,她发出尖叫,“怎会——!”

        

那尖叫充满惊恐,也让所有目光都看了过来。

        

就见绝美如少女般的顾灵韵,忽地变得苍老无比,原本光洁晶莹的雪白肌肤,变得松弛暗淡,吹弹可破的绝美俏脸,浮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皱纹。

        

连那秀丽乌黑的长发,都骤然间变得花白,而后扑簌簌飘落。

        

眨眼间,这位绝代丽人,化作一个风烛残年的耄耋老妪!

        

这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彻底色变。

        

“怎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顾灵韵惊慌尖叫,似彻底崩溃般。

        

而在众人注视下,她躯体的精气神都像在流逝,生机消散。

        

几个眨眼间而已,她整个人忽地散了架,化作漫天灰烬飘洒。

        

全场死寂。

        

众人皆骇然,都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到。

        

一位洞宇境界王,寿元绵延,与日月同寿,俨然如同长生不死。

        

更别说,顾灵韵还是邓左老祖的关门弟子,道行无比深厚。

        

可现在,就在她逃进山门后,却失去一切寿元和生机,眨眼间灰飞烟灭!

        

这无疑太吓人。

        

李寻真似反应过来,满脸铁青,声音沙哑道:“刹那芳华逝,弹指红颜老,这……这是观主当初最得意的剑道力量之一……”

        

刹那芳华逝!

        

众人想起顾灵韵临死前衰老的那一幕,都不禁悚然,背脊直冒寒气。

        

更可怕的是,自始至终,他们都不曾察觉到,顾灵韵是何时中招的!

        

“可惜,我对宙光法则的参悟仅仅才初窥门径,否则,这刹那间的一剑,便可让她衰朽而亡,灰飞烟灭。”

        

远处,苏奕有些遗憾。

        

大道奥义,是一种玄妙的规则力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纵使继承观主的阅历和记忆,苏奕要想掌控宙光法则,也只能从新参悟和掌控。

        

“姓苏的,本座非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太乙神山的山门内,传出翁濮那震天般的大喝,尽是怒意和杀机。

        

锵!锵!锵!

        

一阵剑吟响彻,恐怖的仙光从太乙神山上冲出,直冲云霄。

        

整座太乙神山像从沉寂中苏醒。

        

无数缭绕着仙光的禁制力量,化作一道道璀璨炽盛的剑气,映现在虚空中。

        

这座被太乙道门活化石级老古董邓左亲手布设的仙道剑阵,在这一刻被翁濮全力催动。

        

剑气满乾坤,仙光射斗牛!

        

太乙道门上下,皆倍感惊艳和震撼。

        

这座仙道剑阵,还是头一次被运转!

        

可那等威能,强大到让李寻真、水天寒这等洞宇境界王都为之心颤。

        

“斩!”

        

翁濮大喝。

        

无数剑气呼啸而出,仙光灿灿,铺天盖地,恰似天上剑仙大军驾临,声势浩大。

        

附近八百里山河,都被恐怖的杀机笼罩。

        

苏奕眉头微皱,心生强烈的危机感,第一时间退避。

        

轰!!

        

他原本伫足的地方,直似天地翻覆,虚空都炸开,万象崩坏,无匹的剑气四溅,仅仅那等余波,都能威胁到洞宇境人物。

        

可这一击,终究是落空了。

        

因为苏奕根本不曾被困在这座仙道剑阵中,哪可能会被波及?

        

“这等力量,可要比戏法师的那一道分身厉害多了,无愧是仙道层次的剑阵……”

        

苏奕赞叹。而在太乙道门内,当见到苏奕避开这一击,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下来,恨得直咬牙,却无可奈何,气得快要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