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甜宠道具h_艳色妇的荡欲

2021年8月16日12:46:14sM甜宠道具h_艳色妇的荡欲已关闭评论

       

杭城最高档的夜总会醉梦人间包厢里,张子星正陪着几个年轻男女喝酒。

        

他笑语晏晏,对这几人很尊重,很客气,甚至有些伏低做小的姿态流露出来。

        

而这几人倒也没有白天那种倨傲和高冷,跟张子星推杯换盏,看起来喝得很尽兴。

sM甜宠道具h_艳色妇的荡欲

        

张子星一脸微笑的给几人介绍地球上的名酒:“葡萄酿制的红酒中,比较能够下咽的是黑皮诺;米酒里面,岛国的几款高端清酒也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喝小麦酿造出来的威士忌,我们华夏本土的酒太烈,好喝,但不宜多饮。”

        

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子小口抿了一下杯子里的白酒,微微蹙眉,然后道:“不好喝!”

        

身边一个二十五六岁的英俊男子笑着说道:“我来之前,曾学习过地球的文化,其中也包含了酒文化,这种酒叫白酒,基本上是男人喝的,你们女孩子,最好还是喝点红酒什么的。”

        

丰满女子瞥了他一眼:“看不起女人?”

        

说着一抬手,将杯子里半杯白酒一饮而尽,然后突然面色涨红,站起身,弯腰大声咳嗽起来。

        

“欢姐霸气!”

        

“牛逼!”

        

“我们都不敢这么喝!”

        

包厢里几人顿时欢呼着起哄。

        

女子咳了半天,眼泪都咳出来,狠狠瞪了他们几个一眼,然后对张子星说道:“那人不简单,我劝你还是别跟他结仇。”

        

“哦?”张子星眉毛轻轻挑了挑,笑着问:“怎么?欢姐看好他?”

        

被称为欢姐的丰满女子摆摆手:“地球男人,我还看不上,但那个人在武道上的天赋很不一般,现在看不出什么,可一旦让他找到合适的路,将无人可以阻挡他的崛起。”

        

另一个身材娇小,长相甜美的少女说道:“这要是在我们星球,他这种现在应该已经踏入大宗师境界了!”

        

“不是,你们两个站哪边的?是不是看人家帅就替他说话?咱们跟子星兄才是一伙的!”

        

一个皮肤十分白皙的金发青年不满的反驳。

        

欢姐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今天对人家出手,应该用尽全力了吧?也不过是稍微有一点影响,这大概很出乎你的预料。”

        

金发青年哼了一声,冷笑道:“一个武夫而已,我根本没用全力,我又没想弄死他……”

        

欢姐摇摇头,叹道:“你们这群人,霸道惯了,太过无法无天,当心遭到反噬。”

        

张子星这时候在一旁微笑道:“欢姐多虑了,这里是地球,那个人我调查过,家里不过是做生意的罢了,就是跟夫子走的貌似有点近,但也没什么。夫子是闻名天下的大儒,做学问没问题,其他的么……”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言语中依旧流露出几分淡淡不屑。

        

实际上在很小时候,他就从父母口中知道夫子,长辈们对夫子的推崇让他很是不以为然。

        

这都星际时代了,一个区区地球上的大儒,能顶什么用?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说的就是这种。

        

夫子那样的人,除了做学问,是能打打杀杀,还是能像修行者一样飞天遁地?

        

还是说他能制造出曲率飞船遨游星宇?

        

都不行!

        

“算了,不管你们了,不过将来有一天人家真找上门来,拜托你们跟他解释清楚,这件事,跟我和小墨没有关系。”

        

欢姐似乎喝白酒上了瘾,嘴上说着不好喝,手却拿起桌上的白瓷瓶,又给自己倒了半杯,还极力推荐身边的甜美少女小墨跟着一起喝。

        

小姑娘没经得起诱惑喝了一口,结果当场就喷了,眼泪都流出来,哭着说不好喝。

        

随着包厢里气氛渐渐热烈,张子星和金发青年几人慢慢凑到一起,商量起什么事情。

        

至于宋越这种,张子星还真没放在眼里,年少宗师?呵呵,谁又不是呢!

        

如果不是顾忌身份影响,他确信自己可以轻易将其镇压。

        

所以……事情没完才开始?

        

等着就是了!

        

不来还好,若真敢来找场子,他会让对方明白冲动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

        

夫子家里。

        

师娘很不开心。

        

宋越居然受伤了?

        

夫子脸上倒是看不出太多表情,但看起来,心情也不是很好。

        

“夫子,师娘,你们别担心,我就是叫人给阴了一下,对方打不过我就玩阴的,”宋越安慰两个长辈,“但是这种事情,我怕以后会越来越多,所以夫子呀……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给我弄个法器什么的?”

        

温柔那个平安扣实在没法要,哪怕他脸皮再怎么厚,也不能接。

        

一方面那是女孩子的贴身物,另一方面,他要了温柔的东西,那算怎么回事?

        

朋友关系再好,也要有个度。

        

但在夫子这,他就不管那么多了。

        

反正夫子也习惯了他死皮赖脸的劲儿。

        

“法器?”夫子看他一眼,“没有!”

        

“哎呀,不要那么无情啊夫子,”宋越又看向师娘,“师娘,他不管我!”

        

师娘想了想,道:“我身上倒是有一件法器……”

        

“算了算了……”宋越连连摆手,温柔的他都不要,师娘的,他也不能要。

        

夫子看着宋越,认真说道:“凭借外物,终究是小道,尤其你走的是武道,若是依仗外物惯了,遇到更强大的人,你该怎么办?”

        

宋越一脸苦恼:“那您说怎么办?”

        

夫子道:“原本很多东西,是想等引导激活你体内奔雷之气后再教你的,现在看来,可以提前先传授你一点,不然你回头到处去踢馆,终究难免遇到心胸狭窄之辈,使阴招出手暗算。”

        

宋越微微一怔:“真有办法?”

        

夫子起身,从书房里取出一个手抄本,只有薄薄的十几页,丢给宋越道:“这是我总结前辈经验,自创的一种护体罡气。”

        

宋越接过,打开,见上面是夫子的字体,然后开始研读那上的文字,以及观摩上面精致的插画。

        

夫子书画双绝,都堪称当代大家。

        

不说别的,就这份带插画的手抄本,进到拍卖场,没有大几千万肯定是下不来的。

        

这还是夫子活着……呃,呸呸呸!

        

夫子在一旁说道:“这种护体罡气,需要通过气血来进行转化,一经施展,便可在体表形成一道无形罡气,初期可挡同境界或高出你一些之人的精神攻击;修炼到高深境界,可阻挡对方实质攻击,刀劈斧砍,皆不能近身。”

        

“缺点则是,这种功法,对你身上气血消耗极大,很难长期施展。”

        

即便是这样,宋越也觉得无比振奋,腹诽夫子小气,有这么好的功法,之前怎么不拿出来,要是他已经修炼了这种护体罡气,今天还会吃亏吗?

        

夫子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修行路上,吃一点亏不是坏事,就怕从来没吃过亏那种,一旦吃亏,可能就是无法挽回的。”

        

师娘不怎么爱听夫子说教,在一旁道:“趁着这几天你需要休养,正好可以练练这护体罡气,不过夫子说的对,它对你身体气血消耗很大,你修炼过就知道了。”

        

辞别夫子和师娘,宋越迫不及待的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开始学习这种护体罡气。

        

夫子也真是,太懒,都不知道给这种功法起个霸气点的名字,比如什么玄武金甲术,再比如什么地动山摇我不动之金身神功……名字还是要长一点,听起来才霸气!

        

当然,有些时候短一点也挺厉害,比如“朕”。

        

一个字就够了。

        

还有日……

        

宋越肩膀受伤并不重,经过王姐的药敷和刚刚夫子的针灸之后,已经可以慢慢活动,以他目前身体的新陈代谢速度,最多也就三天,伤势便可痊愈。

        

修炼护体罡气不需要动,但却需要调动身体气血,所以对他肩头的伤还是有一点点影响。

        

主要是疼。

        

钻心刺骨的疼!

        

夫子甚至没提醒他,师娘还叫他这几天可以趁着养伤练一练。

        

宋越明白,这是夫子和师娘在为接下来的引导激活他体内奔雷之气做铺垫。

        

要连这点痛都忍不了,那还是别扯什么奔雷之气了。

        

所以哪怕疼得他冷汗直流,依旧默默在房间里,一声不吭的学习着。

        

夫子的学问,从来都不高深,准确说是深入浅出。

        

再复杂的东西,到了他那里,也有办法化繁为简,而这也是一直以来,宋越最服气夫子的一点。

        

不像有些人,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尤其对武夫来说,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

        

夫子总结前辈经验,加上自己的改良,写出的这本护体罡气,完全就像是给宋越量身定做的一样。

        

他很快学会。

        

咬着牙忍着疼运行一番,可以明显感觉到自身血气的迅速流逝,但同样,他的体表周围,形成一道他自己可以清晰感知的无形能量层!

        

这不就游戏里的魔法盾么?!!!

        

这玩意儿牛逼!

        

宋越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