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l高辣h文bl_尿在受身体里

2021年8月16日07:19:18乱l高辣h文bl_尿在受身体里已关闭评论

      

积蓄了一整月的太阳能,才唤醒了苏摩,在绑定完后,这一个月的蓄积,也损耗殆尽。

        

想要使用,只能等到下一个太阳天,才能开始“充电”!

        

但现在是下雪天,没有太阳,呆在车里的苏摩,只能等,等到太阳出来后,充了电,看看10点的能量点到底如何使用。

乱l高辣h文bl_尿在受身体里乱l高辣h文bl_尿在受身体里

        

雪一直在下!

        

厚厚的云层遮挡了阳光,在天空中形成令人畏惧且厌恶的阴霾。

        

夜晚里呼啸的寒风带来的冰冷,只能停留在冰封雪锁的地面上,深深钻进地下,把原本松软的泥土死死冻结,变成堪比金属的最坚硬物体。

        

大雪覆盖住了停着面包车的小巷,将坡脚丧尸的尸体掩埋的同时,也将面包车没有车胎的四个角全部埋住。

        

万幸,车感受不到寒冷。

        

当苏摩在车里煎熬的度过三天时间后,大清早,第一缕阳光映照在没有前挡风玻璃的仪表台上。

        

落在仪表台上的积雪,将阳光反射在车体内,耀耀生辉。

        

一道熟悉又亲切的提示音,再度出现在苏摩的脑海里。 

        

“火种系统收集能量中,当前进度0.01”

        

“...“

        

第三章

        

火种系统充电提示音带来的满足感,就和文明时代手机百分之0电量时,接入充电宝后一般,让人心生舒爽。

        

冬日的暖阳,虽然并不强烈,甚至不能给大地带来一丝温暖。

        

但对火种系统来说,够了!

        

自末世元年以后,蓝星就只剩下了两个季节。

        

寒冬包裹的冬季,暴雨滔天的夏季。

        

至于春秋两个季节,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逐渐消失在了末世幸存者的脑海里。

        

“火种系统收集能量中,当前进度10”

        

充电的速度并不慢,仅仅是小半天的充能,系统的电量就来到了可以点亮的最低限额。

        

没有马上点亮,耐着性子,一直等到下午太阳快要消失时,苏摩唤出了虚幻的系统屏幕。

        

明晃晃的屏幕右上角的50电量,给暴雪又开始落下的面包车里,带来了一丝安全感。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苏摩没有选择去点击屏幕上花里胡哨的其他按钮。

        

径直的点击了排在右上角第一项【车体】。

        

没有丝毫卡顿,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其他图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硕大的文字框占据了大半个屏幕,一个小小的青铜小框稳坐在两个大哥下面。

        

左边的大框是华夏文字【改造】,右边的则是【创造】。

        

最下面的是【修复】。

        

系统的功能并不难理解,甚至只要是接受过文明时代网络小说熏陶的有为青年,第一时间就能理解。

        

点选了几下后,看着为数不多开放的选项,以及系统少的可怜的解释后,苏摩渐渐明白了火种系统的功能。

        

第一项改造:在有限制的情况下,对于已有的功能组件进行改造,这是系统的解释。

        

在苏摩的理解中,系统的改造就是一个意思,不能无中生有。

        

比如我有一块1kg的铁块,我可以将它利用改造,肆意的改变成正方形,三角形,圆形,长方形,或者是更加复杂的小型机床,弓弩等等形状。

        

当然,越是复杂的形状,需要耗费的能量点就越多。

        

所谓的限制,则是,1kg的铁块,无论你如何改造,你都不能将其改造成1.1kg的铁块,甚至超出1g也不行。

        

受限于太阳系的物理法则,能量守恒。

        

就连来自赛博坦星系的火种系统,也不能突破这条限制。

        

第二项创造:在有限制的情况下,根据能量点进行造物。

        

这一点同样不难理解,就比如文明时代的建造游戏一般,只要能量点足够,在系统已有的图纸库中,可以选择凭空创造。

        

这种奇特的手段,不亚于文明时代神话故事里的仙家手段。

        

最后一项修复,就更好理解了,只要花费能量点,就可以将车体的损伤修复,但同样,不能将已经消失的车胎修复出来,也不能将丢失的后仓门变出来。

        

雪大了。

        

鹅毛般的大雪已经将第一排的皮座椅完全覆盖,整个车里充满了破败和肃杀。

        

但完全浇不灭苏摩心中的希望之火。

        

只要能让车动起来,就算只是个车,靠着前世的记忆,他也能先别人一步拿到那些遗迹中的好东西。

        

但这一切幻想,都离不开最重要的一个东西--能量点。

        

点开创造,空荡荡的页面中,没有任何可供使用的图纸,但这可难不倒苏摩。

        

“火种系统,帮我创造四个车轮”

        

“能量点不够,所需能量点500*4....”

        

“火种系统,帮我修复车体”

        

“能量点不够,所需能量点800”

        

“火种系统,帮我改造保险杠,改造尖刺”

        

“缺失尖刺模板,缺失尖刺模板....”

        

“...”

        

越问系统,苏摩的心越凉,不是缺失模板,就是能量点不够。

        

一只0阶丧尸可以提供10点能量点,如果是在有身体的情况下,以苏摩的实力,一天收拾个百八十只也不是问题。

        

但现在是灵体状态,连出车门都做不到,甚至连车里实体化都不行,谈何出车战斗。

        

“系统,帮我创造身体”

        

“权限不够,请努力收集能量,提升系统等级”

        

“等级0【10/10000】”

        

系统冰冷的提示音不带一丝感情,就像是一道天堑横跨在生与死之间。

        

没有能量点,意味着他只能是个车,是一个已经“死”掉的车。

        

他不能动,不能攻击,不能防守,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呆在这个昏暗的小巷里等死。

        

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涌上了苏摩的心头。

        

哪怕是前世在十拳城中战到最后一刻,苏摩的热血也从未冷却。

        

但这一刻,战士有点绝望了。

        

车不能说话,意味着就算有人类经过他的身旁,他也不能发出求救信号。

        

更何况,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末世,又有谁会去帮助一个会说话的“车”呢?

        

想要靠着守株待兔,继续在这里等待下一个撞死在车前的丧尸?

        

理智告诉苏摩,人在绝望中诞生出来的想法到底有多么可笑。

        

与其期盼着下一个撞上来送死的丧尸,还不如去想想天降五百万能量点来的实在。

        

感受到了苏摩长时间没有操作,系统黄橙橙的屏幕波纹闪过,变得越来越淡。

        

逐渐消失在了深夜的大雪天里。

        

没有了屏幕的亮光,整个小巷变得昏暗又恐怖。

        

小巷的深处像是择人欲噬的恶魔,吸引着不怕死的勇士进来探索。

        

偶尔从远处传来的人类哭喊声,丧尸的咆哮声,让这个深夜盖上了一丝血腥的绸缎。

        

在末世,只要一日没有进入人类强者建立的庇护所,一日就要活在提心吊胆的日子里。

        

渐渐地,坐在车里盼望着有奇迹发生的苏摩也困了。

        

灵体也需要休息,和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需要足够的休息时间,灵体才能充能。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车里的苏摩,随着均匀的呼吸,化作了一道灵光,钻入了挂在面包车前的护身符里。

        

整个小巷中最后的生气也随即消失,变得死寂起来。

        

这是充满绝望的深渊。

        

但,谁又能知道奇迹不会发生在下一秒。

        

夜越来越深了。

        

渐渐的,一道代表着希望的曙光渐渐浮现在了天边。

        

“吱,吱吱,吱吱吱~”

        

从小巷恶臭的下水道中,钻出了几只肥硕的老鼠。

        

老鼠一路嗅着一切能果腹的食物。

        

突然,一缕鲜美中带着腐臭的味道,极大的刺激了他们的感知。

        

惊喜的它们,飞快的爬到了一辆面包车前,两个小爪子在积雪中疯狂刨动。

        

渐渐地,盖在跛脚丧尸上的积雪逐渐被扒的一干二净,露出了丧尸腐烂的脸庞。

        

食物!而且是美味的食物!

        

几只老鼠兴奋了,自从末世来以后,他们的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好,本来瘦小的体型,也发生了不知名的变化。

        

三只肥老鼠顾不上去交流食物的美味,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但没人看得到,在三只老鼠上来的小水道旁,一道猩红的目光盯着他们。

        

直到三只老鼠啃食了有半分钟后,目光的主人似乎也忍不住了,从下水道中一跃而出。

        

一个比起三只肥老鼠加起来还要大的体积,像是瘦弱的小猫一般。

        

在它出现的一瞬间,三只还在进食的肥老鼠瞬间停了下来。

        

但下一秒,没有智商的他们,经受不住食物的诱惑,再度埋头苦干。

        

大老鼠似乎对三个肥老鼠的态度感到了不满,强健的后腿在地上一蹬,像是小型炮弹一样,直接射向三只老鼠中较大的一只。

        

巨大的冲击力,让可怜的肥老鼠撞在了面包车上,缓缓的掉了下来。

        

眼看是活不成了。

        

借助面包车前昏暗的路灯反光,这只体型庞大的老鼠才让人看到了他的真面目。

        

强壮到夸张的后肢,锋利如刀片一般的前牙,猩红的眼眸。

        

要是苏摩醒着,肯定可以第一时间认出来,这是后世野外随处可见的变异兽。

        

一阶变异兽-嗜血鼠。

        

干掉了肥老鼠的老大,嗜血鼠对自己的战绩感到满意。

        

摇了摇粗壮的尾巴,吓得其他两只肥老鼠夺路而逃。

        

它开始独自享受这顿来之不易的美餐。

        

但很可惜,在肥老鼠老大死亡的地方,面包车粗大的保险杠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缺失了一半的保险杠骤然掉落了下来。

        

生锈的尖角带着下坠之势,一下刺在了嗜血鼠的后颈。

        

鲜血飚出,像是凄美的花朵。

        

在苏摩听不到的车里,两道提示音骤然响起。

        

“成功击杀0阶硕鼠,获得能量点1...”

        

“成功击杀1阶嗜血鼠,获得能量点50...”

        

末日的清晨,让在夜晚只能苟延残喘的人类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和电影里的丧尸不同,真正的末日丧尸多选在昼伏夜出,白天,丧尸们并不会大范围的进行移动,攻击欲望也会随之降低。

        

一到夜里,这些嗜血的“畜生”就会激活凶性,择人欲噬。

        

在十年间和丧尸的斗争中,直到苏摩死前,也没有任何科学家能解释这一现象。

        

刚一到六点半,多年来的生物钟,让沉睡在护身符里的苏摩准时醒了过来。

        

天边的太阳朦朦胧胧的散射了过来,虽然微弱,但还是激活了系统的充电功能。

        

“火种系统收集能量中,当前进度46.39%”

        

听到系统的声音,苏摩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即又暗淡了下去。

        

纵然有电又能有什么用呢?

        

面包车的躯体虽然可能是这末世里最安全的地方,但同时,也是将苏摩困死的地方。

        

唤出系统屏幕,静静的盯着它慢慢消失又慢慢出现。